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雲霧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師弟。apモ.一名青衣男子站在蕭塵面前,臉上帶著陽光一般和煦的笑容,輕聲問候道。

    蕭塵定了定神,竟然是那個什麼百里笑花落,那剛剛的殺氣怎麼回事?他向百里笑花落身後望了望,只見人來人往,似乎那股殺氣已經消失了。

    “蕭師弟是來報名的嗎?”百里笑花落微笑著問道,英俊的臉龐,爽朗的笑容,讓人看著很舒服。

    蕭塵收回目光,看了看他,心想此人真是自來熟,自己還沒進入雲霧院的呢,笑著道︰“正是,只是城里太大,初來此地迷了路。”

    當然,他並非迷路了,有楊青等人在怎會迷路,只是想四處逛逛,熟悉一下,反正離報名還有一天時間,倒也不急。

    百里笑花落笑道︰“如此,那麼我帶師弟過去吧。”他說完又看向初七︰“初七師妹也是來報名的嗎?”

    初七面無表情,沉默不言,至于楊青等人,百里笑花落也向他們點頭微笑了一下,隨後便帶著一行人去到家馬車行,那車行老板似乎也認識他,熱情道︰“百里公子,好久不見啊,又接新師弟嗎?”

    “是啊,何老板這幾日很忙吧。”百里笑花落也很隨和的向店老板打著招呼,完全不似雲霧院其他一些青年那樣愛擺架子。

    要了輛馬車,一行人便即往雲霧院所在的方向而去,一路上百里笑花落都很隨意友好,言笑晏晏,倘若是雲霧院里其他一些寂滅境的弟子,大多不會如他這樣跟新人說話,那些人往往十分傲氣,看人都是斜著眼看的。

    “對了蕭師弟,你們路上看見江師妹了嗎?”

    蕭塵回過頭來,看著他笑了笑︰“這一路來得比較急,沒有踫見江小姐。”

    不知為何,蕭塵始終覺得此人似乎熱情過了頭,也不知他是否向來待人如此,但總覺得此人身上……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感覺,還是少跟他說話為妙。.

    百里笑花落點了點頭,又道︰“在北城區你們可以隨意走,但是注意,千萬不要去中城區,那邊很危險,至于南城區,南城區是黑角的地盤,雲霧院的弟子更是去不得,他們也不會來我們這邊。”

    一路上,百里笑花落都很耐心的講解關于白霧城的一些事情,通過他,蕭塵也了解到了,雲霧院不插手黑角的事情,黑角的人也不會來北城區,雙方互不侵犯,但若有哪一方的人去到對方的地盤鬧事,便是死了也是活該。

    馬車行了半個時辰,來到一片尚在翻修的城區,整個城區都彌漫著一層煙塵,有些嗆人,蕭塵看見外面許多干活的人都長得很奇怪,那些人有的長著熊頭,有的生著狼爪,看上去力大無窮,驚道︰“那些是什麼人?”

    “是獸人。楊青淡淡說道。

    “獸人?”蕭塵覺得很是奇怪,在五大洲從未見過這樣的種族,難道也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嗎?

    “不,不是獸人,他們只是半妖而已。”百里笑花落突然說道,此刻只見他眉宇微鎖,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了。

    半妖乃是上古時期人與妖的混血種族,天生力大無窮,但是修煉方面卻遠不如純妖和人類,所以到了如今,大多半妖已經淪為人類的奴隸,獸人便是人類對他們的貶稱,其實他們體內流淌著的血液,一半是人,一半是妖,但卻為兩者所摒棄,被視為異類,被視為低等種族。

    听楊青解釋一番後,蕭塵點了點頭,原來苦境里有許多半妖,但大多卻是人類的奴隸,他們有的一生下來,便已淪為奴隸。

    放眼望去,只見許多半妖默默干著人類所不能承受的重活,甚至許多半妖身上皮膚已被大石頭擦得鮮血淋灕,但依然要干活,若是敢停下來,那麼等待他的便是狠狠的一鞭子。.

    “手腳利索點!誰再偷懶,三天不許吃飯!”一名手持黑鐵鞭的士兵狠狠喝道,不遠處一個渾身是傷的熊頭半妖終于忍受不住了,將肩上扛著的石塊用力砸了下去。

    “做什麼!”

    立即便走上去三名士兵,狠狠往他身上抽了幾鞭子,不遠處一名狼頭半妖目光一厲,兩臂一伸,化出十根鋒利的爪子,便朝三名士兵撲去,然而遠處一道劍光忽然飛來,嗤的一聲,鮮血飛濺,直接取了那狼頭半妖的級。

    蕭塵心里一震,這好歹也有著一半人類的血液,難道就像妖獸一樣被斬殺了嗎?他們的性命未免被看得太輕賤了。

    百里笑花落臉色也完全變了,指骨捏得直作響,這一刻,他臉上再沒有了笑容,甚至神情看上去有些可怕,兩眼露出野獸一般的凶光,盯著高台上那個祭出飛劍的寂滅修者。

    “百里兄?”蕭塵見他神色有異,出聲問道。

    百里笑花落回過神來,將車帷放了下來,搖頭嘆氣道︰“這就是半妖的命運,在妖的世界里,他們不被妖承認,在人類的世界里,他們……呵呵。”說到最後,無力的笑了笑。

    蕭塵皺了皺眉,倒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去同情一個半妖。

    馬車一直行到下午,才抵達雲霧院這片城區,遠遠望去,只見一座山峰直入天際,半山腰已是雲霧迷空,上面建築若隱若現,如似建在雲端一般,即便是遠遠見著,也不禁令人肅然起敬,一種豪邁的感覺隨即油然而生。

    馬車停在了山腳下附近的城區,一行人下了車,百里笑花落微笑道︰“明天才是正式報名的日子,蕭師弟,初七師妹,你們就先在附近找間客棧暫時住下吧,如是不熟悉,我帶你們去。”

    “多謝百里兄,不必麻煩了,我們自己去。”蕭塵立即說道。

    百里笑花落點頭笑了笑︰“那好,記得明日起早,到時候還有入門試煉,那麼師兄就先告辭了。”說完,捻指一幻,化作一道青光往雲霧山上飛去。

    蕭塵皺了皺眉,不知為何,始終覺得此人怪怪的,也說不上來究竟是為什麼,也許是自己想多了,當下便和楊青等人就近找了間客棧住下。

    夜里還須商議接下來的計劃,由他和初七進入雲霧院拉攏勢力,楊青七人則在附近租間庭院,負責打探與任天行有關的消息。

    次日清晨,蕭塵和初七便即打算前往雲霧院山腳下,臨行前楊青囑咐道︰“由于雲霧院的特殊性,所以定然也有其他人專門進入拉攏勢力,蕭兄萬事小心,盡量不要與他們生過多沖突。”

    蕭塵點了點頭,也道︰“你們也是,小心那個黑角,盡量別去黑角城那邊,有事我會讓初七出來與你們聯系。”他到現在,自然知曉了之前楊青等人逃到紫境,就是被黑角里的人追殺。

    接下來,蕭塵便與初七去了雲霧院山腳下,昨天只是遠遠望著,便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而今日來到山腳下,才現此地之大,遠非紫境一些門派可比。

    如此一座山峰,直入蒼穹,仿佛連接天與地,給人一種既威嚴又肅穆的感覺,千百年來,雲霧山始終巍峨不動,同時也令整個死境不動如山,即便是四大境里的勢力,也絕不敢輕犯白霧城,它就像是天地間的一根支柱,默默支撐著整個死境。

    蕭塵和初七來到一片空曠的峽谷空地,雲霧山巍峨聳立,但前方卻是一片雲霧迷空,看不清峽谷對面是什麼,而周圍已然聚集了上千人,當然真正報名的只有幾百人,其余的則是做陪同。

    而這些人里面,有的是貴族子弟,有的是天才少年,他們來自苦境各地,包括四大境,而他們既然萬里迢迢的來雲霧院,足以說明,雲霧院是多麼令人向往。

    雲霧院並非只有那些神話傳說,而是真正有實力,千百年來,他們培養了一個又一個的強者,這些強者如今往往已是苦境的一方勢力。

    現在的雲霧院有著三真人,三真人往上便是三聖,無人知曉三聖的修為,曾有傳言,三聖其實早已能夠飛升天界,他們有著真仙以上的實力,但他們卻依然要留在人界,只因為一個人。

    那個人,曾是百年前他們悉心栽培出來的最優秀的弟子,短短百年,那個人已經組建了苦境最大的勢力。

    峽谷空地,許多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多半是些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初來雲霧院,他們大多有些緊張,興奮的同時又有些忐忑不安。

    看著這些人,蕭塵不禁想起了當年凡塵,自己和蕭寒蕭婉兒拜入三清門時的情景,曾經自己也是十六七歲的少年,轉四年了,回想起當初和上官嫣落師姐,還有三皇子一同進行考核,心中多少有些黯然。

    便在他出神之際,忽然間大地劇烈一震,隨之一聲龍嘯響起,震耳欲聾,剎那間風雲變幻,天上雲層翻滾不休,場面十足的震撼人心。

    許多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風雲變化嚇了一跳,包括那些已經有元嬰修為的青年,忽然間又是一聲震天龍嘯響起,跟著只見遠處天際忽然馳來一條數百丈長的紫色神龍。

    “龍!上古神龍!”

    這一刻,所有人心神劇震,目瞪口呆的望著那條越來越近的紫色神龍,只見那神龍身上貫滿了紫色閃電,模樣恐怖至極,在這股強大的龍息之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即便是化神修者,只怕在那神龍五爪之下,也要灰飛煙滅。

    蕭塵定了定神,真的是上古神龍嗎?可是龍不是早已經絕跡了嗎?但這確實是一條真實的龍,絕非他龍吟掌化出來的那種虛影,難道是……想到什麼後,他臉色也變了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