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水月的往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周圍的氣氛一瞬間凝固了,按理說,此人年齡比蕭塵小,也是後來的,應當稱蕭塵為師兄才是,但他偏偏還要把話說那麼清,說什麼自己後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在挑釁蕭塵一樣。ap*

    蕭塵目光也變得銳利起來了,此人身上有一種不一樣的氣息,而且完全感受不到他的修為深淺,便在此時,遠處有老弟子驚聲議論了起來︰“是那個北宮琴?前兩天沖上地榜的北宮琴?”

    北宮琴收起了銳利的眼神,淡淡一笑︰“听說前些日,蕭師弟拒絕了來我們紫雷閣?”

    蕭塵余光向他身後掃了掃,至始至終沒有看見江芊芊和宇慕十三,想必這二人是因百里笑花落的緣故,而直接去了老弟子的修煉區域。

    “你有話就說。”

    北宮琴笑了笑︰“師弟不要誤會,師兄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為什麼要選擇待在一個……一個完全沒有前途的地方?”

    “跟你有關?”蕭塵語氣仍是冰冰冷冷。

    北宮琴聳聳肩,忽然手往半空一揮,雲霧散去,呈現出了玄天閣那邊的三道光柱,眾人立時朝那邊急視過去,只見地榜排名上面,北宮琴的名字,赫然懸浮在第二十七名。

    “竟然是真的!是他,北宮琴!”

    這一回,遠處所有老弟子都驚呼了出來,幾天前他們听說有新人打進地榜前三十六了,這根本無法令人置信,地榜前三十六,便是上一屆的青色徽章弟子也進不去,全然是上上屆的紫色徽章老弟子佔據著,但是這個白色徽章的新人,竟然打進了第二十七。

    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要知道三十六以下還有不少紫色徽章的老弟子,一個新人的玄力,竟然直接越那麼多的老弟子。

    四周驚呼不斷,這必然將會在雲霧院掀起一場極大的風波,此人必將受到三真人的重視,甚至將來很有可能把天榜第一那個人踢下來,當然,這只是因為他們根本不了解天榜第一那人有多麼恐怖,所以才會這麼認為。d.dd

    北宮琴往前走了兩步,看著蕭塵笑道︰“看見沒?你我差距很大,所以你被擠出榜並非我的原因,所以你也不必這樣對我抱著如此大的敵意,就算少了我一個,你同樣也要被擠下去……”

    “說完了沒有……”蕭塵聲音變得有些陰沉了。

    北宮琴笑了笑,隨後看向其他兩批新人,說道︰“雖然你們被分配到其他區域了,但是既然肯稱我一聲師兄,那麼隨時可以來我修煉的區域。”

    能去一等修煉區域,自然再好不過,折劍閣和望月雅築立時便有許多少年附和著道︰“多謝北宮師兄!”

    蕭塵算是明白了,這個叫做北宮琴的人,很可能與自己來雲霧院的目的一樣,北宮琴笑了笑,又看向他這邊的人,說道︰“如果你們也肯稱我一聲師兄,那麼你們要來一等區域修煉,我也不會阻攔。”

    此言一出,確實有不少人動心了,畢竟他們是去過一等區域的,那里和四等區域完全有著天壤之別,尤其是此刻那幾個元嬰修者,眼神閃爍不定,似是極力權衡著什麼。

    在他們看來,那些紫雷閣的弟子,有的甚至修為和資質都比自己差,憑什麼自己要被分配到四等區域?難道就因為自己的師長是水月而不是大師公的緣故嗎?

    “呵呵。”秦天羽冷笑了一聲︰“你們誰要認他做師兄的,盡管去好了。”說完看向蕭塵︰“塵哥,我們走。”

    “切!”先前那幾十個一直跟著蕭塵的少年少女,也都向北宮琴啐了一口,隨後便跟著蕭塵走了。 ap;  

    後面還有一部分人仍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跟了上去,只剩下十幾個元嬰境的弟子還停留在原地。

    那十幾人見所有人都走了,這才拱手向北宮琴笑道︰“往後就請北宮師兄多多照顧了。”

    並沒有人會笑話他們,在雲霧院就是這樣,想一個人混下去,幾乎不可能,這就像是縮小了的苦境,一個道理。

    蕭塵一行人去往傳送陣,一路上仍是有許多上一屆的青色徽章老弟子對他們指指點點,多半還是說水月不管他們如何如何,說水月怎麼沒用如何如何。

    蕭塵緊緊捏著手指,他不想去與這群人爭辯,而他身後的許多少年少女都低頭不語,之前他們不明白,現在總算明白了,原來听風閣的歷屆弟子,都是被人看不起的,都是最差勁的……

    快到傳送陣時,忽然一名佩戴紫色徽章的男子走了上來,見著上上屆的弟子,听風閣眾新人皆是一愣,蕭塵皺了皺眉,剛才的事導致他對這些老弟子已經沒什麼好感,冷冷道︰“有事?”

    男子溫和的笑了笑︰“師弟不要誤會,我是你們師兄,我是三師公的弟子。”

    一听他是水月的弟子,蕭塵倒是有些意外,緊接著又覺得心里酸酸的,方才一路上受盡了其他幾位師公的弟子的白眼,現在總算遇到一個自家人了。

    男子笑了笑,又嘆了聲氣︰“你們不要誤會三師公,並非她不管你們,而且她也並不是那麼差勁,甚至比起二師公跟四師公,她更加……只是如今,她……”

    說到此處,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還記得剛才長老跟你們說,這百多年來,出了兩個能夠同時承受五行陣淬體之人嗎?第一個是夜滄溟,這沒什麼好說的,第二個就是當年三師公的弟子。”

    “什麼!”眾新人都驚訝無比,蕭塵也愣了愣,水月指導出過這麼厲害的人?

    男子點了點頭,說道︰“比起夜滄溟自然有所不如,但是那個人,當年確實是最出色的,當時沒有任何人能夠越他,包括那些老弟子。”

    蕭塵皺了皺眉,向一眾新人道︰“你們先上去吧,我稍後過來。”

    “好,塵哥快些。”

    眾人走後,蕭塵向男子拱了拱手︰“還未請教師兄如何稱呼?”男子笑道︰“我姓何,你叫我何師兄就好。”

    “好,何師兄,可以麻煩你告訴我一下,當年那個人的情況嗎?他叫什麼名字?”蕭塵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大尋常。

    男子嘆了聲氣,搖頭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叫什麼名字,雲霧院也沒有記下來,而且他留在玄天榜上的名字,當年是第二,可已經被抹去了……”

    “抹去?”蕭塵愣了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是怎麼回事,百里說過,即便將來學成離開雲霧院,玄天榜上的名字依舊保留,直到被人踢下去或是掉出榜。而被抹去,必然是說,此人是被逐出去的,既然如此出色,為何會被逐出去?

    何姓男子搖了搖頭︰“太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也不好說。”說到此處,笑了笑︰“不過你們要相信三師公,她人還是很好的。”

    “恩。”蕭塵點了點頭︰“多謝何師兄告知。”

    二人辭別後,蕭塵回到修煉區域,眾新人見他回來,又見他似乎心事沉沉的樣子,紛紛問道︰“塵哥怎麼了?”

    蕭塵回過神來,笑了笑道︰“沒什麼。”又坐回自己的位置,向眾人道︰“你們記住,三師公雖然不常來看我們,但她絕不是放棄我們。”

    眾人紛紛點頭︰“恩!我們一定要給三師公爭口氣!”

    蕭塵笑了笑,又低下頭,陷入了沉思,那天早晨見著水月,她問自己為何不去大師公那里,那一瞬間,似乎她看自己的眼神,有那麼一瞬間的異樣,就像是在對另一個人說著一樣。

    而如今,她不愛管理弟子,有時候更像是一種……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她之所以變成這樣,會不會是跟方才何師兄說的那個人有關?

    正沉思間,遠處忽然爆出一陣雷霆轟響,眾人抬頭看去,只見中間那座懸浮島嶼上面火光沖天,而半空中,被烈火包裹著的,儼然便是之前那個北宮琴。

    道道凶猛的烈焰向他沖去,每一次沖擊,都堪比元嬰巔峰修者的一擊,而且還要承受如此的高溫,他是在以五行陣中的離火陣淬體!

    原本許多老弟子已經打算離開了,這時听見背後異響,又都紛紛轉回了身來,只見五行台上,道道火柱猶如火龍一般纏繞著北宮琴,而北宮琴卻是絲毫不亂,竟以真元護住了要害。

    “淬體!他在淬體!”

    許多人都驚呼了出來,還從未听說過哪個新人剛來第一天就以五行陣淬體的,不少人都目瞪口呆看著五行台上的火柱︰“這起碼已經達到六級淬體了吧?”

    “以六級離火陣淬體……怪不得此人能夠打進地榜第二十七名,我們跟他,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啊,唉……”

    片刻後,道道火柱終于消退了下去,直至完全退回離火陣,而北宮琴依舊懸浮在半空,此時看上去毫無損,令得許多老弟子嘖嘖稱奇︰“以六級離火陣持續淬煉了半柱香時間,居然毫無損,這人……是不死之身嗎?”

    然而,眾人余聲未落,又只見北宮琴淡淡一笑,手一伸,向坎水陣打去一道玄力,立時又將坎水陣的元素玄力牽引了過來。

    “什麼!”

    這一次,眾人的驚呼聲更甚了,要承受一次完整的淬體已經很難了,此人竟然還要連續進行兩次淬體嗎!而且還是水火兩個完全不同的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