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五行淬體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只見道道水柱沖天而起,化作無數水龍向北宮琴沖去,水能凝冰,同時也有無數道鋒利的冰刃向他斬了去,洶涌澎湃的陣法玄力,即便遠在百丈開外的人也感受到了其恐怖,然而北宮琴卻依然堅持了半柱香時辰,看上去依舊毫無損。ap;

    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人是怪物嗎?要知道五行大陣會隨淬體之人的修為而提升玄力,這雖然不是同時承受五座大陣的玄力沖擊,但接連兩次不同淬體,此人看上去依然輕松愜意,未免太夸張了吧?便是許多老弟子也做不到啊。

    然而,這一次同樣不等眾人余驚落下,北宮琴再次向坤土陣打去一道玄力,眾人立即像是要瘋了一般︰“他還要繼續!”

    四面八方驚呼聲不斷,巨大的陣法玄力也驚動了其他區域的老弟子,還有那些雲霧院的長老,都在這一刻感受到了新人區的五行大陣被人連續牽引了三次。

    然而,並沒有結束,坤土陣過後,北宮琴依然向乾金陣打去玄力,最後是巽木陣,五行大陣,每一座大陣他都進行了一次完美淬體,但是此刻,他看上去只是有些稍顯疲憊,並未受到任何損傷。

    眾新老弟子都早已是目瞪口呆,這最近的二三十年來,貌似從未出現過這等奇才吧?一時間,即便是那些老弟子,包括少數佩戴紫色徽章的上上屆弟子,此時看北宮琴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就算他們是師兄,此時看北宮琴的眼神也依然變得恭恭敬敬了。

    要知道,雲霧院這百多年來,就出了兩個曠世奇才,第一個是佔據天榜第一的夜滄溟,此人自不必說了,乃是雲霧院三千年來的第一奇人,現今弟子里面,包括許多長老,也無人見過他。

    第二個則是三四十年前突然消失的一個人,知道此人的便比較少了,也不知此人究竟是四位師公里面哪一個的弟子,更不知道其姓名,此人就像一個謎,但偏偏確實存在過。ap

    而現在,現在又出了一個北宮琴,雖然北宮琴目前無法像上面那二位一樣引得五座大陣同時淬體,但要知道他只是一個剛來三天的新人啊,日後前途可謂不可限量。

    這一刻,許多老弟子的神色都完全變了,有一部分人萌生出了拉攏之意,還有一部分人覺得自己很可笑,之前還想著鎮壓一下新人,可現在有此人在,如何去鎮壓?

    還有幾個佩戴紫色徽章的老弟子眉頭緊皺,眼下有了此人,往後每個月如何收取玄石?恐怕必須找天榜上面的師兄來,才能鎮壓得住此人了。

    而與此同時,在山前也有許多長老被驚動了,他們通過虛像傳輸陣法看見了新人區這邊的情況,無不是捋須dian頭︰“此子可算是這二三十年來,最有潛力的了,無怪一來就能打進地榜前三十六,假以時日,必能位列天榜,嘖嘖嘖,位列天榜的新人。”

    而在紫雷閣,大師公雷嚴也凝視著虛像傳輸陣上的畫面,旁邊一名青衣老者笑道︰“恭喜大長老,得此曠世奇才。”

    “恩。”雷嚴仍是凝視著鏡像,只微微dian了dian頭,北宮琴的表現確實令他有些意外,但卻不知為何,又總感覺還是缺少了什麼,究竟缺少了什麼?

    他目光不由自主的,漸漸移到了四等區域上面,眉心越鎖越深。

    “塵哥,那人似乎倒也有dian本事。”秦天羽站在蕭塵身旁,說道。

    “恩。”蕭塵dian了dian頭,眉宇微鎖,此人的體魄確實很強,修為也十分精純,出了他之前的預料。

    五行台上,北宮琴緩緩落到了地面,臉上掛著淡淡笑容,連續五次完美淬體,不知他此舉究竟是何用意,大概一部分原因是想震懾一下老弟子吧,另一部分原因,就說不清了。d.dd

    “北宮師弟果真厲害,我們雖然先來,卻說來慚愧,這麼多年了,猶不及北宮師弟一二。”

    這時,已有十幾個上一屆的老弟子踩著飛劍御行到五行台附近,紛紛向北宮琴道賀,北宮琴笑了笑,也並不顯得怎麼謙卑,說道︰“可惜目前還不能同時牽引五座大陣,若再給我三年,則未必不可。”

    十幾人听罷,雖然覺得此言未必有些狂妄自大了,但想到自己是來拉攏人的,自然要順著對方的意思,笑著道︰“以北宮師弟的天賦,自然可以,那時我們還要仰仗北宮師弟了,哈哈!”

    北宮琴淡淡一笑,心中不免生出些優越感,這就是實力,其余新人來到雲霧院,只會被老弟子打壓,而自己來到雲霧院,卻是能令他們言辭間恭恭敬敬的。

    笑了笑,北宮琴淡淡道︰“師兄們過謙了,紫雷閣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可不是那些隨隨便便的人,一個廢物師父,也就只能帶出一群廢物弟子了……”說到最後,向蕭塵那邊看了去。

    “這混蛋,太目中無人了吧!”听風閣這邊不少人都將指骨捏得直作響,北宮琴口中說的廢物師父自然是指水月,廢物弟子便是他們了。

    而那邊許多老弟子也看了過來,他們知道之前北宮琴意圖拉攏人心,結果听風閣這邊的人偏偏硬氣得很,自然著惱了他,因此出言譏諷也不是什麼怪事。

    再加上近些年來,听風閣的弟子本來就是最差勁的,連一個能打進地榜的也沒有,自然成了許多人的笑柄,此時許多人都議論不止。

    “嘿!你說就三師公那樣,能帶出什麼好弟子來?當年我們那屆,好像有個人逞強,跑到五行台上,結果差些連命都丟了,就是他們听風閣的吧?”

    “難道還有誰?他們听風閣的,要本事沒本事,要面子倒是死愛面子,就三師公那dian本事,噗,她除了長得好看dian,還有什麼用,長得好看不如去……嘿嘿。”

    周圍議論聲漸大,原本有一些來看新人的听風閣老弟子,這時都默默低下了頭,他們無力去反駁,哪怕是這幾年來受盡了白眼。

    而四等區域這邊,眾听風閣新人也低下了頭,蕭塵指骨捏得直作響,此刻听著那些人奚落水月的閑言碎語,只覺聲聲刺耳,他也不知為何會這樣。

    “不就是淬體麼……”陰沉沉的說了一句,蕭塵起身便要往中間的五行台飛去,初七攔住他︰“主……師哥。”

    “沒事!”蕭塵手一抬,現在他修為不太精純,也許去五行台淬體,並非什麼壞事,思念及此,雙足一dian,便往五行台平平飛渡而去。

    五行台周圍有著防護結界,蕭塵直接一個縱身破開了結界,矯捷的落在了地面,遠處許多人見又有人上去了,而且還是听風閣的,都出聲議論了起來。

    “嘿嘿,又一個听風閣的弟子!”

    “似乎,是那個蕭塵?”

    五行台上,北宮琴看著蕭塵,淡淡說道︰“怎麼?蕭師弟也要來嘗試一下嗎?不過師兄要提醒一下你,方才我仔細感受過,這五座大陣里,其中乾金陣最是……”

    “站遠dian吧,免得傷到了你。”蕭塵語氣平平淡淡,也未去看他,說完便不再理會,縱身一躍,懸立在了平台上方。

    “他真的也要進行淬體嗎?”遠處許多人議論不休,經過方才的沖擊,他們現在並不顯得那麼驚訝了,但北宮琴可是能夠打進地榜第二十七的人,而蕭塵卻是一個被擠下榜的人,兩者根本沒得可比性。

    然而,眾人話聲未落,蕭塵已將坎水陣的元素玄力牽引了過來,只見道道水柱朝他沖去,無數冰刃也飛旋著斬了去,恐怖的力量肆虐,許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也做到了!”

    四等區域那邊,幾十個少年緊握著的拳頭也松開了,盡皆大聲歡呼︰“塵哥好!好樣的!”

    北宮琴微微皺眉,只是冷冷一笑,而就在眾人議論不止之時,忽然又見蕭塵向巽木陣打去一道玄力,頓時,巽木陣的恐怖元素之力也被他牽引了過去。

    “什麼!”

    這一次,所有人都驚呼了出來,同時牽引兩座陣法淬體,要承受的力量可不只是疊加那麼簡單,北宮琴的臉色也次變了變,即便是他,要想同時承受住兩座陣法的元素之力,也得三思而行,然而眼前此人,竟是輕輕松松做到了。

    就在眾人驚聲不止的時候,忽然間,只見坤土陣的元素之力也猛向蕭塵沖了去,整座五行台,連同其余四座修煉島嶼,皆在這一刻微微震動了起來。

    “同時以三座陣法淬體!”

    這一刻,眾人像是要瘋了一般,他們不敢相信眼前見著的,但偏偏卻又是真實的,北宮琴的臉色也終于完全變了,皺著眉頭喃喃自語︰“怎……怎麼可能……”

    四等區域那邊,眾新人呼聲震天,而初七向來面無表情,這一刻卻慢慢皺起了眉。遠處一些听風閣的老弟子,此時也不敢相信他們所看見的,同時以三座陣法淬體,想都不敢想。

    三座陣法的玄力,力量非止疊加那麼簡單,此刻恐怖的能量肆虐,天地間狂風大作,恐怖的玄力,迅傳遍了整座雲霧山。

    那些正在自己洞府修煉的天榜老弟子,還有那些正在洞府里參悟長生不死之術的長老,這一刻,都感受到了這股力量,都在這一刻同時睜開了眼。

    但是,卻沒有人注意到,五行台上空的那一片仿佛無底漩渦的詭雲,此刻受了三座陣法之力的牽引,似乎隱隱間越顯得詭異了,仿佛要吞噬掉整座雲霧山。

    仿佛,就只差那麼一diandia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