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震撼人心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凶猛的陣法元素之力瘋狂沖擊著這片空間,許多人都往遠處避了去,只見蕭塵懸浮在五行台之上,同時承受著三座陣法的元素之力,臉上青筋暴起,渾身筋骨像是要被生生碾碎一般。.ㄟ.モ

    此刻他痛苦不已,但這種痛苦絕非白白承受,為了承受這巨大的力量,他身上每一寸筋骨都在不斷增強,玄力也變得越來越精純。

    眾人早已失色,然而就在失色之際,卻又見蕭塵緩緩將手向乾金陣伸了去,這一刻眾人更是臉色大變︰“他還要去牽引第四座陣法!他會死的!”

    這一刻所有人都像要瘋了一樣,驚呼聲震天,他們絕不相信有人能夠承受得住四座陣法的同時轟擊。

    而四等區域那邊,眾少年也變得十分緊張了,連初七都變了臉色,她已經感受得到五行台上的恐怖力量了,倘若是她的話,一靠近便是灰飛煙滅。

    北宮琴同樣臉色大變,身子往後一縱,御劍遁出數十丈,之前他還能勉強停留在五行台邊緣,但現在蕭塵要同時牽引四座陣法,他不能再繼續待在上面了,否則必然承受不住余力激蕩。

    此刻蕭塵臉上青筋暴起,眼神里帶著一絲憤恨,或許並不完全是他想要淬體,還可能是因為之前那些人奚落水月的緣故吧。

    “呃啊!”

    一聲沉喝,蕭塵終于將乾金陣的元素玄力也牽引了過來,頓時山動地搖,萬里雲層也隨之翻滾了起來,恐怖的玄力一重一重透出,即便此刻遠在百丈外的人群,也感到一陣陣窒息,忙往更遠處遁去。

    玄力滔天,令所有人心驚膽顫,無人敢相信他們此刻親眼所見的一幕,關于曾經雲霧院出了兩個能夠抵抗五座陣法同時轟擊之人的傳說,那也僅僅只是傳說而已,沒人親眼見過,但是眼下,他們卻親眼見到了能夠同時承受四座陣法之力的人。 ap;  

    而此時此刻,四座陣法之力已經迅傳遍了整座雲霧山,那些處于修煉中的老弟子俱是一驚,許多人立即祭出飛劍,往新人區這邊趕了過來,當他們看見懸于五行台之上,正以四座陣法淬體的蕭塵時,無不是目露驚駭之色。

    “咻咻!”兩道劍光落在了後山一座青峰上面,卻是江芊芊跟宇慕十三兩人,緊接著又有兩道劍光落下,乃是百里笑花落和另一個青衣男子。

    四人見著眼前一幕,同樣露出了微微驚色,百里笑花落隨即目光一凝,沉聲道︰“是他……”

    青衣男子短暫驚訝過後,嘴角露出些許玩世不恭的笑容,緩緩道︰“來了快十年了,還從未見過能夠同時以四座五行陣淬體之人呢,不過既能做到如此,何不將離火陣也牽引過去呢?豈不完美?”

    江芊芊皺了皺眉,沉吟少許,終是道︰“他似乎很怕火,但是……但是又特別精通火系術法。”

    直至現在,她回想起那次苦境問劍,被困于對方的恐怖火柱里,都還覺得有些可怕,如果是真正的對敵,那次自己已經死了吧。

    “哦?既怕火又精通于火,這還真是有趣呢,那麼……”青衣男子嘴角帶著別有意味的笑,說話時,手指已經開始對著遠處五行台結印了。

    五行台上,蕭塵同時承受四座陣法之力的轟擊,已然是極限,就算他再貿然,也畢竟有著分寸,絕不敢去牽引那座離火陣,倘若離火陣也被牽引過來,恐怕就真的要灰飛煙滅了。

    然而,就在他這般想著的時候,那離火陣忽然動了一下,緊接著火光大作,蕭塵凜然一驚,立即意識到有人在遠程控制這座離火陣了,但是想逃,已經逃不了了,倘若突然收功離去,只怕會被四座陣法之力轟得灰飛煙滅。d.dd

    青峰上,百里笑花落同樣一驚,向身旁青衣男子疾道︰“你做什麼!快住手!”

    “哎喲?似乎已經停不下來了呢。”青衣男子笑著說道,說話時神色輕松,眼楮看著五行台那邊,似乎覺得大是有趣。

    五行台上,離火陣爆出幾道恐怖的火柱,直接向蕭塵沖擊而去,蕭塵神色一驚,完蛋了,這回玩大了……

    “轟隆!”

    一聲震天巨響,五座陣法終于同時被牽引了,頓時玄力滔天,仿佛整座雲霧山都劇烈震蕩了起來,而天空上那一團巨大的詭雲,似乎也旋轉了起來。

    恐怖的火焰,頃刻間便將蕭塵整個人吞沒了,四等區域那邊,眾少年盡皆失聲喊了出來︰“塵哥!”

    初七臉色也陡然而變,她觀察入微,察覺到了最後一刻蕭塵臉上神情有異,絕不是他自己將離火陣牽引過去的。

    目光一凝,初七看見了遠處青峰上的百里笑花落等人,眼神,立時變得寒冷無比。

    附近人群早已亂了,這等震撼的場面,他們畢生見所未見,而此刻,五座陣法的玄力波動,終于驚動了雲霧山深處的三位真人,重陽真人、清虛真人、紫徽真人。

    三真人臉色一變︰“糟了!有人同時牽引了五座陣法!”話未落,三人同時化作三道疾芒往後山新人區而去。

    五行台上,五座大陣的玄力洶涌無比,恐怖的力量,仿佛要摧毀附近的一切,眾人目瞪口呆,沒人相信蕭塵還能存活下來,而遠處北宮琴也早已是臉色慘白,五座大陣,能夠承受住五座大陣同時轟擊的人,三千年來,雲霧院就出了兩個……

    眾人驚呼聲不斷,然而下一刻,詭異的一幕又出現了,只見道道火柱正在迅消失,不,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吸入了蕭塵體內。

    “什……什麼情況!他竟能把離火陣的元素之力吸入體內!”

    這一次,眾人真的是要瘋了,他們看見了最瘋狂的事情,什麼人才能夠把五大陣的元素之力吸入體內??而且還是最暴躁的離火陣!便是傳說中的那兩位,也不過是承受五大陣的力量吧?哪有將元素之力吸入體內的!

    只見道道通紅耀眼的火柱確實是被吸入蕭塵體內了,但是,這只是眾人所看見的,實際上,此刻蕭塵腦海里響起了一個玩世不恭的笑聲︰“離火什麼的,我最喜歡了。”

    蕭塵苦笑,還好離邪救了他這一回,正是南明離火陣的陣靈離邪在吸收這些火元素,上一次蕭塵借用南明離火劍對付煉尸宗,後來沒來得及將離火劍送回南明谷,于是就存放在了元鼎里。

    但因這是離邪之物,所以他不能像拿自己的武器一樣拿出來隨便用,而離邪附于劍上,想要吸收這些普通離火還不簡單?

    所以,現在的實際情況,其實是蕭塵只牽引了四座陣法,離火陣的力量完全不用他去承受,而且離火陣的玄力也不會與其他四座陣法融合,否則的話,就算他不怕火,那也得灰飛煙滅了。

    五座陣法雖然跟四座陣法只相差了一座,但力量卻是有著天壤之別,非他目前能夠承受得下來的。

    片刻後,離火陣這一次爆出的元素之力被吸盡,火勢漸漸退了下去,而其他四座陣法的玄力也退了回去,然蕭塵懸立在空中,卻像是什麼事也沒生一般。

    “怪物!怪物!”

    無數人都驚呼了出來,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蕭塵,而遠處,三真人佇立半空中,紫徽真人道︰“還好,五座陣法並未真正被同時牽引,想來此子身上是有著什麼法寶吧,走吧,回去。”

    話末,三真人又悄無聲息離開了,而天空中,那片漩渦詭雲,似乎也因五陣法停止了,同樣寧靜了下來,像是什麼事也沒生一般。

    蕭塵緩緩落到地面上,雖然未受創傷,但此刻幾乎已是真元耗盡,連御劍回四區都做不到了。

    “咻!”一道人影閃至,卻是初七來了,初七輕輕將他扶著,輕聲道︰“師……師哥走吧,咳咳。”

    走至邊緣時,蕭塵向不遠處北宮琴看去,見他臉色煞白難看,淡淡一笑︰“師弟沒事吧?”

    北宮琴一捏手指,冷冷道︰“光是體魄強有什麼用?我等你把我踢下去那一天!”

    “踢你?抱歉,你的地榜第二十七,我並不感興趣,初七,扶我上去。”

    初七也不多言,左手攬在他腰上,右手抓著他手臂,雙足一蹬,便帶著他往四區島嶼飛去。

    “塵哥沒事吧!”以秦天羽為的數十個少年,立即跑了上來,蕭塵笑了笑︰“沒事。”

    人群里仍喧嘩議論了許久,最終才6續離去,這一次,蕭塵恐怕是要名揚整個雲霧院了,當然,也會有人覺得最後的離火陣是他借助了法寶,因為那最後的力量雖然的確很強,但還不像是五座陣法同時被牽引的力量。

    而此刻在紫雷閣中,雷嚴通過虛像傳輸陣法目睹了這一切經過,他臉色越顯得陰沉,終于明白是缺少什麼了。

    此時旁邊其余三個老者都低頭默然不語,沒有把蕭塵劃分到紫雷閣來,當真是太可惜了,哪怕是十個北宮琴,也不及一個蕭塵啊。

    雖然他們也看出來了,最後的離火陣並非蕭塵憑自身實力抵抗下來的,但是能夠同時承受四座陣法的淬煉,已是百年難得一見了。

    青衣老者壓低聲音道︰“大長老,你看現在怎麼辦?此子不同尋常,難道……”

    雷嚴面色十分陰沉,他知道那天是蕭塵自己拒絕來紫雷閣的,此刻他凝神不語,似乎思考著什麼。

    縱橫上面每天都會更新,不會斷更,內容也不會錯誤,其他地方如果錯了或斷更,是因為盜版的緣故,推薦下載“縱橫”app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