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黑沙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撐起一團白光照亮四周,只見到處濕漉漉的一片,說道︰“走吧。 ap;  ”其實他已經多少猜到原因了,也無需多問。

    半個時辰後,幾人穿過了水洞通道,外面光線逐漸亮了一些,水也漸深,普通人需要船只方能離開,但他們幾人皆是修煉之人,踏水而行並不難,當下便展開輕功,離了河面,回到了岸上。

    黑角城很大,有些郊區也不奇怪,隨後幾人便回了附近的城區,只听一路上許多行人都在小聲議論。

    “听說了嗎?昨晚血月區那邊出大事了,黑角被殺了一千多人,還有兩個堂口也被滅了,太可怕了。”

    “這是真的?誰有那麼大本事啊?難道天下又要不太平了嗎?哎,可憐我們這些遭受兵燹之禍的老百姓啊……”

    “當然是真的了,今天天不亮,森王就在城里大肆搜捕凶犯,听說凶犯有六個人……”

    “六個人?你看那邊就有六個人,他們像不像凶犯?快走快走……”

    ……

    一處屋檐下,楊青身旁一名男子恨恨道︰“森王這王八龜孫子!擺了我們一道!”

    蕭塵皺了皺眉,其實他早已料到了,今晨來幻香坊搜捕他們的便是森王的人,之前他一直暗示共同敵人是黑角,森王自然想削弱黑角的力量,于是便對他們幾人的行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有些地方還會給予幫助。

    但是昨晚,幾人行動失敗,事情敗露,森王迫于黑角的壓力,亦只能棄車保帥,說明白一dian,在森王眼里,他們現在已是棄子了。

    所以現如今,他們在黑角城的處境,便是黑白兩道都在搜捕他們,除非回白霧城,否則接下來的行動可謂寸步難行。

    蕭塵捏了捏手指,他自然能想明白,這一切都是夢無魘的游戲,夢無魘昨晚有機會殺死他們,但是夢無魘並沒有選擇下手,夢無魘,是想玩死自己等人……

    其余人,自然也能想明白這個道理,當下幾人悄悄走進了一間客棧,暫時找了個落腳之處商議接下來的行動。?ap;?  ?

    片刻後,房間里幾人眉頭緊鎖,面對黑白兩道的搜捕,顯然他們已陷入了困境,有些無計可施了。

    蕭塵甚感無力,之前確實是他小瞧了黑角,現在楊青的兩個兄弟被關在無魘堂,正飽受非人的折磨,隨時都會喪命,而任雲天大概也被關在無魘堂,但是憑他們現在這幾人想去闖那種龍潭虎穴,無異于送死。

    深吸了一口氣,蕭塵捏了捏手指,苦境不是紫境,在紫境自己有熠瞳非花他們相助,甚至素憐月都會相助自己,而正道中,玉卿門紫青二老也一定會相助自己,還有仙墉門風兮老頭大概也會幫自己的忙。

    可是苦境沒有人,沒有人會幫自己,雲霧院更不會為了自己而去與黑角起沖突,大概……大概這里也沒有誰會關心自己吧,想到此處,蕭塵有種淡淡的憂傷。

    時間一刻一刻過去,客棧里幾人一籌莫展,而外面,沒有什麼是比流言傳得更快的,很快,白霧城那邊也都知曉了昨夜有人殺了黑角一千多人。

    其實昨晚加上初七殺的那些人,最多也不過兩三百,很明顯,森王將青石堂、紫風堂被滅堂也算在了他們頭上。

    白霧城傳得沸沸揚揚了,雲霧院里自然也鬧開了鍋,今天一上午,無論新老弟子,都在議論這件事,畢竟黑角一夜之間被殺千人,兩個堂口被滅,這已經算是重大事件了。

    玄天閣里,吳長老吃著香蕉,慢悠悠道︰“水月長老啊,你就放心吧,那小子大概就是憋不住,想去哪玩了,年輕人,我懂的,他還是不會胡來的。”

    水月雙眉微蹙,搖了搖頭︰“這小子跟我告假時神神秘秘的,就是不肯說他下山做什麼……”說到最後,眼神一凝,看著吳長老道︰“我賭一百塊玄石,這家伙肯定是跑去黑角城了!”

    “噗!”吳長老險些將香蕉噴出來,怔怔道︰“難不成你還認為這事是他做的?你覺得有可能麼?”

    水月仍是雙眉微蹙,道︰“是不是我不清楚,但藏龍深淵那邊最近頻頻傳來異動,這個月三真人讓弟子們去查探歷練,這小子七天內肯定不會回來,早知道前天我就不該放他走……”

    吳長老搖了搖手︰“罷了,水月長老,你安心回去吧,我看等他玩夠了,自然就回來了。?ap;?  ?”說著又多看了水月一眼,繼續道︰“不過話說回來,水月,你最近很怪啊?似乎近些年來,你從未如此關心過哪個弟子吧?”

    水月雙眉一蹙︰“我有麼?”

    “沒有麼?”吳長老聳聳肩說道。

    “我沒有。”說完,水月轉身往室外去了,雙足一dian,輕飄飄往傳送陣那邊落了去,只剩石室里,吳長老一人獨自嘆息了一聲。

    而此刻在修煉區,弟子們同樣是議論紛紛,一名少年走到秦天羽身旁,皺眉道︰“塵哥去了兩天還沒回來,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秦天羽立即瞪了他一眼︰“你瞎說八道什麼!”

    那少年捂了捂嘴,片刻後又道︰“可是真的好嚇人啊,一夜間死了一千多人,而塵哥也剛好是這兩天出去的,又不肯告訴我們他去做什麼,我就怕他……”

    秦天羽瞪了他一眼︰“別瞎猜,好好修煉,過幾天塵哥就回來了!”

    “哦……”

    而在二區那邊,北宮琴皺眉不語,一名青年走到他身旁,小聲道︰“北宮師兄,昨晚的事情听說了嗎?一夜間殺了黑角一千多人啊,這是千人斬嗎?太可怕了……”

    北宮琴眉頭皺得更深了,沒好氣道︰“有什麼好怕的?沒見識,這又算得了什麼?你沒見過真正的戰爭!那是伏尸百萬,血流成河!”

    說完,北宮琴冷哼一聲,又朝玄天榜上蕭塵的名字看了去,心想這兩天剛好不見這混蛋蹤影,難不成……不可能,就算他有那個膽子,也沒那個本事,更何況,他也沒有那個膽子去闖黑角。

    修煉區許多弟子都在議論紛紛,所有人都不知道昨晚的大事件是誰弄出來的,唯有一人,唯有一人知道是誰。

    那人佇立在一座青峰上,眺望著玄天榜上蕭塵的名字,衣衫獵獵作響,額前一束頭飄飄,看上去翩翩瀟灑。

    ……

    已經時近中午,黑角城客棧里,蕭塵幾人仍是眉頭緊鎖,光憑他們這幾人想去無魘堂將兩位兄弟和任雲天救出來,根本沒可能,是毫無可能。

    楊青道︰“沒辦法了,只能去找黑沙了。”

    “黑沙?”蕭塵皺了皺眉。

    楊青diandian頭︰“是個黑佣兵組織,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他們不像那些正規雇佣兵,他們什麼事都干,比如在幾個國家里制造矛盾沖突,竊取機密,殺人,只要出得起價錢,他們什麼事都干。”

    蕭塵眉心一鎖,細細沉思起來,若真是如此,倒也不失為一個方法,眼下須得盡快將二位兄弟救出來,昨晚他已經見識過夢無魘的手段了,此人可說已經完全泯滅人性了,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好,事不宜遲,即刻動身!”

    “那行,不過蕭兄,有件事我務必提醒下,黑沙的領黑沙王,此人很不好打交道,你說話時千萬不能得罪了他,等會路上,我再跟你細說。”

    于是,接下來幾人立即動身前往黑沙,黑沙區離他們現在所在的江月區較遠,兩個時辰後,幾人才抵達,雖然黑沙區也屬于黑角城,但是在這里,黑沙是地頭蛇,無論是森王還是黑角,都不會來犯。

    六人來到一座建築前,只見石階下方守著四個人,不待他們開口,蕭塵先道︰“來做生意的。”

    “那麼,里邊請。”一名守衛恭迎道。

    隨後,六人隨著一名守衛來到建築內的一間大堂,大堂里有著許多人,都在各做各的事,當然也有和他們一樣來“談生意”的。

    守衛給六人安排到一張大桌子前坐下,微笑道︰“如果是找沙王,請稍待片刻,沙王正在與另外的客人談事,稍後會來。”

    說完後,那守衛便離去了,蕭塵坐在桌前,這殿堂里的氣氛,給他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不似紫境那些正道玄門,也不似那些魔道宗門,而是一種黑勢力的感覺,倘若讓水月知曉自己來這種地方,一定會罵自己吧。

    過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終于大堂內一間房的房門打開了,隨後出來個黑衣男子,男子約莫二十七八,眼角有刀疤,面相有些凶狠,手臂上紋滿了刺青,絕對是個狠角色,周圍人見了都紛紛恭敬dian頭︰“沙王。”

    此人便是黑沙王了,只見他走到蕭塵幾人這邊,往椅子上一坐,雙腿抬起來放在了桌角上,隨後打了個響指,旁邊的侍員立即走上來,恭恭敬敬遞了一支類似卷煙的東西,給他dian燃。

    吸了一口,吐出煙霧,黑沙王這才看向蕭塵幾人,淡淡道︰“說。”

    蕭塵皺了皺眉,直覺告訴他,此人確實有些不好打交道,當下也不多言,從懷里摸出兩塊牌子,順著桌面推了過去。

    黑沙王往兩塊牌子上斜視了一眼,自言自語道︰“紀修,常寧。”隨後看了蕭塵一眼︰“是救,還是殺?”

    那兩塊牌子上寫的是被抓走的兩個兄弟的名字,蕭塵淡淡道出一個字︰“救。”

    黑沙王打了個響指,旁邊立時走上來一名侍員,黑沙王斜視了牌子一眼︰“這兩個人,救。”

    “是。”侍員立即拿起牌子往後面走了去,蕭塵道︰“你還沒問我去哪里救。”

    那侍員停了下來,黑沙王則吸了一口煙,然後朝對面蕭塵吐去煙霧,冷不丁道︰“我知道怎麼做,你急什麼?”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