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目中無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知道怎麼做,你急什麼?”

    隨著這一句話的到來,附近也有不少人看了過來,氣氛,忽然變得有些緊張了,楊青站在蕭塵身後,小聲道︰“蕭兄……”

    蕭塵揮開面前的煙霧,靠回了椅子上,過得片刻,之前那侍員又走了回來,在黑沙王耳旁小聲道︰“沙王,確認無誤,可以營救。ap;*.”

    黑沙王仍是將腿放在桌上,背靠著椅子,擺了擺手,示意那侍員退下,隨後才斜視了蕭塵一眼,漫不經心道︰“說吧,人關在哪。”

    “黑角。”

    蕭塵淡淡說道,這一次,隨著他口中“黑角”二字道出,氣氛再一次變了,附近忽然安靜了下來,紛紛朝他看了去,因為很多人今天早上都听說了昨晚黑角被斬殺了一千多人,還被滅了兩個堂口的事情。

    而黑沙王的臉色也仿佛在這時凝重了些許,將腿放了下去,身體坐直,正視著蕭塵︰“黑角哪個堂口?”

    “十二堂之一,無魘堂。”

    這一次,黑沙王的神色終于變得真正有些凝重了,蕭塵目視著他,淡淡道︰“怎麼?救不出麼?”

    “哈哈!”黑沙王仰頭一笑,又將腿擱在了桌上,身子往後一靠︰“就是天王老子那里,老子也能給你把人弄出來!”

    這時,蕭塵旁邊一名侍員也不再傻乎乎跟個木頭似的杵在那里了,畢竟去黑角救人,那就是大客人了,自然不能怠慢了。

    侍員立即端上茶水送來,只有蕭塵跟初七坐在桌前,楊青等人站在二人身後,那侍員便只端出兩個杯子,一杯放在蕭塵面前,另一杯放在初七面前,但因多看了初七一眼的緣故,有些失神,于是不小心將茶水倒在了她肩上。

    那侍員一下子慌了,本來按理應該立即用手帕擦去客人身上的茶水,但卻因初七是女子,看著她香肩如玉,那侍員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小……小姐,對不起……”

    “混蛋!”

    黑沙王怒拍桌子,直接將手里的卷煙向那侍員臉上砸了去,緊接著又一把將他隔空抓了過去,按在桌上,從腰間抽出一柄,一刀直接往他手背上插了去,嗤的一聲,直接連同桌子都刺穿了。ap;

    桌上頓時血流不止,那侍員疼得撕心裂肺的慘叫,周圍的人見這情形,也都個個嚇得臉色白,不敢說話了。

    “這是老子的客人!你找死嗎!”黑沙王怒斥道,臉上狠厲無比,眼神恐怖至極。

    隨後,後面又來了兩個紋身的黑衣男子,黑沙王將抽出,把那侍員丟給二人,冷聲道︰“拖下去,砍了他的手!”

    “啊!沙王饒命!饒命……”那侍員不斷求饒,但還是被兩個黑衣男子拖了下去。

    黑沙王將放回腰間,攤手笑了笑道︰“抱歉,蠢貨不懂事,讓二位客人見笑了。”

    蕭塵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心想好大的一個下馬威,當下直切主題道︰“兩個人,多少錢。”

    “三百萬靈石。”黑沙王看著他道。

    蕭塵皺了皺眉︰“三百萬靈石?”

    黑沙王聳了聳肩︰“我說的是一個人三百萬靈石,兩個,六百萬。”

    蕭塵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寒冷了,楊青在後面按了按他肩膀,輕聲道︰“蕭兄……”

    “六百萬,交了錢,今晚就把人給你弄回來。”黑沙王淡淡說著,隨後打了個響指,旁邊另一名侍員立即走上來遞了支卷煙。

    吐了口煙霧,黑沙王看著蕭塵,繼續道︰“如何?”

    “不如何,你知道六百萬靈石堆在一起有多高嗎?”蕭塵看著他,冷冰冰道。 ap;  

    氣氛,仿佛再一次凝固了,黑沙王慢慢將腿放了下去,身子慢慢前傾,看著他道︰“那你知道我是去哪里幫你把人弄出來嗎?你以為我是去大街上隨便給你拖兩個人回來嗎?”

    說到此處,突然暴喝了出來︰“老子是讓兄弟拿命去黑角幫你把人弄出來!你以為黑角是什麼地方?你他媽以為是菜市場嗎!干你娘的!還他媽跟老子討價還價!”

    說到最後,黑沙王一推桌子,又靠回了椅子上,隨後兩只腿又放在了桌上。周圍一片沉默,離得較遠的,則捂著嘴說著什麼,或是對蕭塵等人指指diandian,小聲議論什麼。

    蕭塵捏了捏手指,此刻真的很想把此人一刀宰了,但是不能。便在這時,殿堂里邊忽然走來一個身著白色上衣,下面只穿了一條紅色短裙,姿色動人的貌美女子。

    那短裙女子走到黑沙王旁邊,附耳低語了幾句,黑沙王dian了dian頭,隨後看了蕭塵一眼,拿著卷煙向他dian了dian︰“好好考慮一下吧。”說完便站起了身來。

    旁邊侍員見他起身,立時走了上來,捧出雙手,黑沙王將卷煙往他手上按去,便往殿堂後面去了,那短裙女子看向蕭塵,微微dian頭一笑,也跟著黑沙王去了。

    待人走後,楊青才松了口氣,小聲道︰“蕭兄,你別氣,黑沙王就是這樣,從來都是目中無人的……”

    蕭塵眉宇微鎖,倒不是很氣,只是想如何才能弄到這六百萬靈石,他現在全身加起來也不過兩百萬靈石,總不可能去把法寶這些東西賣了吧?再說現在時間也不夠了。

    過了片刻,黑沙王又和那名短裙女子走了出來,短裙女子面帶微笑,似乎很是高興,手放腹前,兩只腿修長雪白,安靜站在一旁,黑沙王往椅子上一坐,臉上帶著笑容,看著蕭塵道︰“如何?想好了嗎?”

    說話時,黑沙王手里把玩著兩枚乳白色的丹藥,丹藥成色一般,不過似乎黑沙王卻因為這兩枚丹藥的緣故,這回心情舒朗了許多,說不定現在一高興,也會給蕭塵降價。

    不過蕭塵倒是沒有急著回他的話,而是將目光放在了那兩枚丹藥上面,憑他的神識,立時看出來了這是兩枚聚靈丹。

    所謂聚靈丹,並非服用後直接提升修為,而是屬于能夠加快修為度這一類的丹藥,在這一類當中,聚靈丹只能算是中品丹藥,副作用很大,黑沙王手里這兩枚成色一般,屬于五階中品丹藥,應是一位六階藥聖煉制出來的。

    蕭塵收回目光,淡淡一笑︰“聚靈丹,五階中品,怎麼?鼎鼎大名的黑沙王,每天服用的,就是這種垃圾嗎?”

    隨著他這句話說出口,整間殿堂的氣氛都凝固了,不知道的人都是心中一顫,沒人敢這麼跟黑沙王說話,而知道的人更是一顫,因為黑沙王最近一直在讓團里的六階藥聖研究聚靈丹,現在應該是終于煉制出來了,但卻被對方說成了垃圾。

    旁邊的短裙女子身體輕輕顫了顫,臉色已經變了,不再面帶微笑,楊青等人更是變了臉色,怕是蕭塵性子高傲,為了方才的事情而故意奚落黑沙王,殊不知這回當真是禍從口出了。

    一瞬間,周圍突然出現了許多人,都是黑沙王的手下,還有黑沙團的殺手,這一刻,氣氛真的是十分僵硬了,黑沙王臉上的笑容也沒了,手一伸,示意這些人退下,隨後身體往前傾了傾,看著蕭塵道︰“你說,這是垃圾?”

    蕭塵也將身體往前傾了傾,對著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我說,這就是垃圾。”

    “找死!”一名手下暴喝道,黑沙王手一伸,仍是凝視著蕭塵︰“你再給我好好看看!”說完凝指一彈,“咻”的一聲,飛了一枚丹藥過去。

    蕭塵手一抬,兩指接住那枚飛來的丹藥,但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目光仍然停留在黑沙王臉上,淡淡道︰“我說,這種垃圾,吃了只會得病。”

    說完,兩指一揮,將那丹藥往桌上扔了去,那丹藥踫著桌面,砰的一聲彈了起來,又“啪”的一聲打在了黑沙王臉上。

    “沙王……”這時旁邊的短裙女子渾身一顫,連忙抽出手巾替黑沙王擦了擦臉,黑沙王嘿嘿冷笑了起來,這一刻,殿堂里的氣氛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黑沙王身上恐怖的殺氣,這回連黑沙王的手下都變得噤若寒蟬起來。

    便在氣氛最僵硬的時刻,後堂里忽然走出來一名青衣老者,那老者臉色已是難看至極,衣襟上紋著一株六葉草藥的圖案,標志著他六階藥聖的尊貴地位。

    “這位小友……”青衣老者聲音很是陰沉,說話時已經走到這邊來了,看著蕭塵陰沉沉道︰“這聚靈丹是老夫煉制的,你這話,是否太過自大了?倘若你沒有說這種話的本事,你今天很可能走不出這里。”

    此言一出,後邊楊青等人皆是渾身一顫,楊青暗暗叫苦,早先便給蕭塵說得很清楚了,在這里絕對不能得罪黑沙王,結果還是出現這種事了,這回別說去救紀修常寧兩人,他們能否安然無恙走出這里都成問題了。

    楊青連忙拱了拱手,道︰“沙王,藥聖前輩,我這位兄弟……”話未說完,蕭塵手一伸,隨後從元鼎里取出一個小玉瓶向那青衣老者丟了過去。

    那玉瓶里裝的是上次天元城仙劍大會,他拿去拍賣行拍賣的一氣三清丹,這是剩下的,一直丟在元鼎里沒用。

    一氣三清丹乃是藥王經里面記載的丹藥,也屬于聚靈丹這一類,並非直接提升修為,而是加快修煉度,當初蕭塵讓青鸞和紫芸兒拿去拍賣時,化名脫胎換骨丸和一日十年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