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慘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啊”北宮琴慘叫聲回蕩在整座山谷,蕭塵淡淡看了他一眼︰“叫這麼大聲,是想將人引來麼?我還沒動手呢。ap;ㄟ.”

    “啊?”北宮琴回過神來,滿臉冷汗,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還好東西還在,連忙道︰“蕭師兄!你听我說!那一晚我並沒有……”

    當下,北宮琴將那一晚的詳細經過說了,蕭塵總算松了一口氣,還好萱萱仍是清白之身,沒被這畜生玷污,北宮琴見他臉上神色輕松了下來,又連忙道︰“蕭師兄,後來的事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听我解釋,是千殺,千殺御風那個混蛋!”

    蕭塵目光一冷︰“說下去。”

    北宮琴渾身一顫,咽了一口口水,連忙道︰“那次你昏迷過去後,千殺御風肯定不會放過秦師弟他們,後來我一想……”

    說到此處,只見他聲淚俱下︰“我一想事情也是我造成的,我痛定思痛,覺得自己太不是人了,後來我便想保護秦師弟他們,以償清自己的罪孽……”

    蕭塵點了點頭︰“不錯,繼續。”

    “當時,如果我不收取秦師弟他們的玄石,那麼秦師弟他們就會歸千殺御風所管,那時候,恐怕他們的苦日子無法想象,所以我才,我才……”

    “恩,很好,你替自己贏得了一線生機。”蕭塵點點頭,將他丟了下去,北宮琴趴在地上,連連磕頭︰“謝……謝師兄不殺之恩……”心中卻在謀算,等我回族里搬來救兵,必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蕭塵突然話聲一冷,兩道眼神比之前更加恐怖了,北宮琴抬起頭來,觸及到他的目光,登時如同快要窒息一般,坐在地上,不斷往後面爬去,驚恐的看著他︰“蕭……蕭師兄……”

    “你要殺我沒關系,但你千不該……萬不該……”蕭塵眼神冰冷,猶如死神般一步步慢慢向他走去︰“不該毀了初七的靈脈!”

    喝罷,蕭塵手一伸,五指直接刺入了他胸膛里,北宮琴頓時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ap;

    “那麼,就用你的靈脈,來償還她的靈脈吧!”這一刻,蕭塵雙眼泛紅,眉心隱隱間又出現了一絲黑氣,同時手臂上也有一股黑氣不斷往北宮琴體內注去。

    北宮琴慘叫連連,體內玄功正不斷流失,便在這時,遠處忽然一道凌厲劍氣斬來,蕭塵瞬間反應過來,縱身往後躍出數丈遠。

    “砰!”一聲巨響,那道劍氣威力甚大,直接將地面斬出一條鴻溝來,北宮琴得救了,立時爬起來向劍氣來的方向跑去︰“大師公救我!”

    來者正是大師公雷嚴,他目光冰冷,看著蕭塵道︰“什麼時候醒的?”蕭塵笑了笑︰“大師公來得真及時啊,不巧,剛剛醒來。”

    “哦?”雷嚴雙目如電,冷冷道︰“那還真是不巧,剛剛正好有兩個弟子的生死明燈滅了。”

    “那麼,大師公懷疑是我殺的人咯?”蕭塵從容不迫的看著他,氣定神閑說道。

    “是他!就是他!是他殺了吳浩和張青二人!”北宮琴神色驚慌,躲在雷嚴身後,指著蕭塵道。

    “啪!”一聲清響,雷嚴轉過身一巴掌扇在了他臉上,北宮琴捂著臉,不敢出聲了,隨後雷嚴又轉過身看著蕭塵︰“既然醒了,不去三真人那里報個平安嗎?”

    “去,自然是要去,但,不是現在……”說著,蕭塵冷冷的目光,又移到了北宮琴身上,北宮琴再次渾身一顫,小聲道︰“他要殺我,大師公救我……”

    “滾。 ap;  ”雷嚴只淡淡道出一個字。

    “什……什麼?”北宮琴一時間懵了,但想來,應該是自己剛才的話被听去了,雷嚴沉聲道︰“我雲霧院,沒有你這樣的敗類,滾,立即滾!”說完,指尖一凝,砰的一聲打碎了他胸前的徽章。

    北宮琴有些失魂落魄,這一回,是真的什麼也沒有了,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在地上連磕三個響頭︰“不肖弟子北宮琴,多謝大師公兩年來的教誨。”

    當然,他此舉此言,意思便是看在往日師徒情分上,希望他幫自己攔下蕭塵,否則蕭塵一旦追上來,自己定然死無葬身之地。說完後,只見他起身結了個印,立時化作一道劍光往遠處天際去了。

    蕭塵身形一動便要去追,然而卻忽感一股大力籠罩了下來,當下捻指結印,試圖沖破這道結界,雷嚴一瞬間移至了他面前,冷冷道︰“怎麼?要跟我動動手嗎?”說話時衣袍無風自動,一番話自有一番威嚴。

    蕭塵笑了笑︰“弟子豈敢冒犯大師公?”他心中明白,憑他此時的功力,斷不可能是雷嚴的對手。

    ……

    出了白霧城往西二十里,有一條古道,名曰“踏古”,年月已無從追溯,只知春秋之時多有商旅經過,現正值三月開春,來往商旅倒也頗多,只是要防著山林里野獸傷人。

    北宮琴一路御劍逃出,來到此地時已是日色向西,暮色沉沉,但見道旁草木幽深,蝶去無影,北宮琴大喘粗氣的落到了地上,之前最後一下他被蕭塵重創,已經無法再繼續御劍了。

    一路又疾奔出三五里,北宮琴口中粗氣大喘,誓定要讓蕭塵生不如死,正自思量,前方不遠忽有馬蹄和車輪聲傳來,北宮琴乍然一驚,現在沒了鐘離震在身邊,他便如同驚弓之鳥一般。

    前方的馬車來得不徐不疾,車里傳來陣陣少女的嬉笑聲,趕車的是個年過六旬的白須老翁,老翁見天快黑了,還有個年輕人孑然于此,身上還帶著傷,立時將度慢了下來,向北宮琴和顏笑道︰“小兄弟可是被山里的大蟲傷了?前邊二十里便是白霧城,要不要老朽載你一程?”

    “韓伯,誰啊?”車里隨即傳來個少女銀鈴般的聲音,接著只見一個少女撩開了窗簾,那少女相貌清秀,朱唇皓齒,看著北宮琴笑嘻嘻道︰“大哥哥,你受傷了嗎?”

    北宮琴心中一凜,心想糟了,絕不能讓這幾人進城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忽然間眼中寒芒一閃,“錚”的一聲祭出一把飛劍,登時取了那趕車老翁的級。

    “啊!”車里兩名少女頓時嚇壞了,還有一名中年人,中年人嚇得臉色慘白,護住兩個女兒,連忙道︰“小友若是為財……”話未說完,嗤的一聲,被飛劍取了級,鮮血濺了兩個少女一臉。

    “啊!爹爹!爹爹!”

    兩少女早已嚇壞了,又見父親慘死面前,頓時泣聲不止,又驚又怕,緊緊抱在了一起,渾身顫抖不止,北宮琴走過去看車里還有沒有其他人,年齡稍大的少女緊緊抱著妹妹,睜大眼楮看著他,呼吸急促︰“別……別殺……”

    話未說完,北宮琴眼神一冷︰“抱歉了!”嗤嗤兩劍,取了兩個少女的性命,鮮血濺了一臉。

    往臉上抹了一把,北宮琴也顧不得掩藏尸體,立即往另一條岔路奔跑了去,一直跑出十余里,來到一座廢棄的長亭,亭子上方的頂蓋被人給端了,只剩下幾根荒涼的柱子,上面爬滿了荊棘藤蔓,此刻暮色四合,附近又有烏鴉的淒厲聲傳來,說不出的陰森可怕。

    北宮琴終于跑不動了,盤膝坐在亭子里運功歇息,當天快黑時,總算恢復了幾分真元,可以再次御劍趕路了,正當起身離開,然而這時他背後卻傳來了腳步聲。

    “誰!”北宮琴猛然一驚,轉過身去,只見暮色下,一個青衣少年緩緩走來,少年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雙眸如同沒有星辰的夜一般深邃,手里,握著一把寒光陣陣的長劍。

    “嗒……嗒……嗒……”

    少年的腳步聲很慢,很沉,不過北宮琴卻沒有一絲緊張感了,冷笑道︰“原來是你啊……怎麼?來做什麼?”

    “殺你。”少年的聲音很低沉,北宮琴仰頭一笑,目光一冷︰“憑你一個元嬰?”

    “足夠了。”話音甫落,少年身形如電,仿佛一瞬間消失了,下一瞬間已出現在北宮琴面前,一劍斬斷了他的左臂。

    “啊”北宮琴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竟是全然猝不及防,連忙提運真元,一掌向少年打去,然而,少年身如鬼魅一般,又一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又一劍斬下,將他右臂也斬去了。

    北宮琴慘叫聲不斷,往前一撲,轉過身驚恐的看著面前這個少年,顫聲道︰“你……你……”說到最後,猛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出,便要施展血遁之術逃走,然而級卻在這一瞬間被斬飛了。

    下一瞬間,少年連數劍,將他的身體斬成了七八截,最後一劍,向他半空中的頭顱刺了去,“嗤”的一聲,一劍刺穿了北宮琴的頭,但是晚了一步,一縷青煙已從北宮琴眉心竄出,片刻間便消失在了天際,只遠遠傳來一句淒厲的話︰“我一定會回來報仇!你們沒有一個逃得了!”

    夜幕輕垂之下,聲音听來格外淒厲,少年目光仍然冰冷,用力一揮劍,將頭顱甩了出去,正要轉身離開亭子,身後卻傳來一句醉氣燻燻的話︰“呃……小兄弟,殺氣很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