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千殺的圖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冷風透過窗戶縫隙,吹動燭火搖晃,初七起身下床,臉上淡若止水,但是再一次看見桌上的藥碗時,似乎,眼神里還是那麼的眷戀,她將三件事物拿起,把傳訊玉箋和信封留在了桌上,最後拿著匕,一步步,慢慢向屋門走了去。.モ.

    腳步很慢,每走一步,每一回頭,眼神里是如此的眷戀和不舍,但是,宿命就是宿命,躲不開,逃不了。

    “吱呀”一聲,門終于還是被她打開了,冷風卷著一片離開樹的枯葉吹了進來,寒夜里帶著幾分說不出的淒涼。

    初七抬起頭來,猛然一驚,連忙將匕藏在了身後,只見蕭塵負手而立,站在屋外,背對著她,肩後長,隨風而揚。

    “主……主上……”初七還是第一次看見他時,卻變得有些緊張了。

    蕭塵慢慢轉過身來,臉上帶著幾分慍色,眼神很冷,聲音也有些冷︰“這麼晚了,你想去哪?”

    “我……”初七慢慢往後退了一步,蕭塵眼神仍然冰冷,向她走近了,一把將她藏在身後的手抓了出來,手里握著的匕,寒芒陣陣。

    “你想做什麼?”蕭塵看著她的雙眼,聲音很冷,不等她回答,兩指一並,奪過她手里的匕,“咻”的一聲向側邊一根柱子射去,“鐺”的一下,匕釘在了柱子上,還在不斷搖晃。®. ® &reg

    “屬下……屬下只是……”初七聲音很小,也不敢直視他此刻寒冷的雙眼,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但是,什麼也不用她說,下一刻,她已經感受到一股暖暖之意了,前一刻的緊張,這一刻隨風而散。

    蕭塵將她緊緊抱著,輕輕撫著她的長,聲音從冰冷變得有些淒苦︰“為什麼?為什麼我每天拼了命的努力,你自己卻要放棄?為什麼?”

    “我……”初七仍是說不出話來,也許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吧。

    “這個陌生的地方,我們一起來的,自然要一起回去,難道不是嗎?”蕭塵不善言辭,也不知說什麼才能讓人覺得動听,只是輕輕撫著她的頭︰“我還記得剛開始那會兒,你連話也不肯和我多說一句,可是現在……現在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每次叫我主上,可我從未把你當過屬下,我一直把你當做師妹……可為什麼,你們卻總是……答應我,不要再做傻事……”

    “師……師哥……”

    蕭塵深吸了一口氣,慢慢松開她,凝視著她的眼楮︰“我一定會替你續好靈脈,藥王經里記載的奇藥無數,我一定能找到,而且這件事,回去後我不會告訴青鸞,你放心。d.dd”

    初七仍然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蕭塵忽然從元鼎里取出一個墜子,慢慢替她戴在了頸項上,這是當初在五岳山,熠瞳交給他的木靈傀,是白素素親手煉制的。

    “主……主上……”初七拿著木墜,不知說什麼。蕭塵輕輕一笑,扶著她的雙肩︰“外面天冷,回去休息吧。”

    回到屋中,初七靜靜躺在床上,不言不語,蕭塵輕輕替她墊上枕頭,這一年,她不也是如此照顧自己的麼?

    “主上對每個人都是這般麼?”初七忽然輕輕動了動嘴唇,開口問道。

    “人待我好,我自然待他好。”蕭塵一邊說著,一邊替她蓋上被子,初七忽然道︰“那如果是……如果是……”

    “如果是什麼?”這一刻,蕭塵停了下來,凝視著她的雙眼問道。

    “沒什麼,屬下累了,主上請回吧。”

    ……

    冷月無聲,陰風颯颯,此刻在千殺御風的洞府外,月光之下,洞口盤膝坐著一人,那人正在吸收月光天華,儼然便是千殺御風,只是與上次不同了,上次他還只是血尸之身,這次身上慢慢長出了皮肉,漸漸變得和白天的他別無二致。

    而在他身體四周,還懸浮著九顆骷髏頭,每顆骷髏頭里都飄著一道森綠的幽火,九道幽火,隨著他雙手不斷結印,一下子全被他吸入了體內,這一剎那,他的氣息暴漲了無數倍。

    “呵呵,終于成了……”千殺御風忽然睜開眼來,瞳孔里,仿佛也有著兩團幽火,隨後只見他目光一冷︰“出來罷……”

    “恭……恭喜千殺師兄……”這時,不遠處的草叢里才鑽出一個人來,那人正是先前的吳姓男子,連滾帶爬跑到千殺御風面前,不斷阿諛奉承。

    千殺御風冷冷一哼,淡淡道︰“勢力,都收回來了麼?”

    吳姓男子連忙低頭哈腰道︰“都,都收回來了,北宮琴一完蛋,那群人還能怎樣?嘿嘿……”

    千殺御風冷冷哼道︰“也好,那小子醒了,倒也省去本座親自動手的麻煩了,只是……”

    “只是……什麼?”吳姓男子連忙抬起頭來,渾身打了個冷顫,千殺御風冷冷道︰“只是本座要的東西,卻遲遲沒有看見,周一卓那個沒用的廢物,想來留著也沒什麼用了!”

    吳姓男子連忙道︰“是是是,那廢物留著也沒用,不如拿去給尊上……”話未說完,“啪”的一聲被扇了個耳光︰“本座行事,不用你指導!”

    “是是是,小人多嘴!小人多嘴!”吳姓男子連忙往自己臉上狠狠抽了兩巴掌。

    “哼!”千殺御風一拂衣袖,冷冷道︰“如今本座的九幽冥煞功終于練至第九重,看來還是需要我親自出手了……”

    吳姓男子捂著臉,低聲道︰“是是,千殺師兄親自出馬,戰無不勝,只是我怕,我怕那幽冥鬼圖,到處都找不著,恐怕是水月藏在她自己的紫府元嬰里了。”

    “不可能,若說百花秘訣她收在紫府元嬰倒也罷了,幽冥鬼圖的陰氣她無論如何也承受不住,斷不可能收入元嬰當中。”

    千殺御風眼神冰冷,那吳姓男子又道︰“那師兄你看,要不要把那個姓蕭的先收拾了?我怕關鍵時刻,他會出來壞事,而且他身邊那個叫初七的,拿給師兄做雙修爐鼎再適合不過了,師兄你看要不……”

    這吳姓男子自然是心生了毒計,對當日初七以一粒石子令他蒙羞之事懷恨在心,時時刻刻想著要報復回來。

    千殺御風眯著眼沉思細想了一會,最後衣袖一拂︰“區區螻蟻,現在無須再去理會,免得節外生枝,倘若他敢冒出來礙事,本座如今……不介意多踩死一只螻蟻!至于那個女的,確實是不可多見的絕佳爐鼎,倘若被尊上拿去糟蹋了,未免有些可惜……”說到此處,陰寒的目光中又帶了幾分貪婪。

    “那女的過些時日再說,她怎樣也逃不過本座的五指山,現在的要任務是……”過了許久,千殺御風才又抬起頭來,望著天上冷月,眼中寒芒乍現︰“水月,你的死期將至,本座會親自剖開你的元嬰,以報當年家父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