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殺機重重的夜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次日清晨,蕭塵煎好藥,這些日初七的肺疾也快痊愈了,庭院里也讓人來收拾了一下,又回到了從前那般,清風拂葉,水池里鯉魚游來游去。apeΔ  小Δ說モ

    這幾天蕭塵也沒有心思去管其他事,一心花在藥王經上面,煉制了一些丹藥讓初七服下,暫時止住功力流失,而要恢復功力,現在則需要兩樣天材異寶。

    一樣名為三仙葉,三仙葉是專門用來恢復靈力和功力的,當初他遇見慕容仙兒時,慕容仙兒就愛生吃三仙葉,當然,一般人是不能生吃的,抵不住凶猛的藥性。

    另一樣名為九花玉葉,九花玉葉可以後天溫養出一條靈脈,是給無法修煉之人用的,對于修復受損的靈脈,也大有奇效,當年在凡塵,皇甫家來蕭家退婚時,皇甫哲便帶了一株九花玉葉,實際上那株九花玉葉是皇甫心兒在天風門舍命求得的。

    到暮色時分,院子里微風徐徐,蕭塵才合上藥王經,道︰“你待會好好休息,我去找三師公問問,看看有沒有這兩樣東西。”

    夜幕輕垂,蕭塵來到了水月居住的樓閣,正巧踫見兩名女子出來,那其中一人,正是趙瑩瑩,趙瑩瑩差些撞在他身上,抬起頭來,登時如見了鬼一般,臉色刷的慘白︰“師……師……”

    蕭塵輕輕一笑︰“二位師姐好。”說完只微一點頭,不多做言語,便往院子里走了去,後面兩個女子,隨即也匆匆忙忙離開了。

    石桌上放著幾碟清淡的小菜,水月見他來了,放下手中剛拿起的筷子,道︰“小家伙,這麼晚了,吃過飯了嗎?沒吃,就一起吧。”

    蕭塵拱了拱手,微微笑道︰“弟子方才已用過飯了。”

    “哦哦,那有什麼事嗎?”水月點了點頭,又拿起桌上筷子,蕭塵道︰“打擾三師公用餐,抱歉,我其實是想找三仙葉和九花玉葉,不知師公這邊有沒有?”

    “這個啊?”水月听他要找這兩件東西,沉思細想片刻,說道︰“我修煉洞府那邊種植了三仙葉,至于九花玉葉,以前好像也有一株,現在不知道枯萎了沒,要不你等會自己去看看吧?”當下水月將修煉洞府所在地告訴了他。ap

    “如此,多謝三師公了。”蕭塵拱了拱手,正要離開,水月又將他叫住了︰“你不要去我洞府里面哦,我設下了禁制的。”

    “這是自然,三師公不必擔慮。”說罷,蕭塵離開了院子,回了自己庭院,準備些小鏟子等事物,初七也靜靜入眠了。

    一個時辰後,天上明月高懸,蕭塵按照之前水月的指示,來到了她的修煉洞府,此處是一座山丘,山坡後面的土地種植了許多仙草,不過似乎很久沒人來打理過了,隱隱間還能看見許多雜草。

    蕭塵走近了些,便在這時,卻忽然感到洞府里面傳來了一絲陰氣,他對陰氣尤為敏感,別人無法感受到的他卻能夠感受到,此時不禁一詫,心想這里是水月的修煉洞府,怎會有如此一絲陰氣?而且這絲陰氣有些詭異,七分陰氣里卻又帶著三分邪氣。

    好奇心驅使他走近了一些,只見那洞府十分幽深,黑漆漆的一片,完全看不見里面是什麼,神識探進去,也被一些禁制阻了回來,蕭塵想到來之前水月警告過不許進去,沉思片刻,終于還是退了回去,正事要緊。

    將好奇心收起,蕭塵便去到了山坡後面的土地,月光下,只見滿滿一片雜草,偶爾能尋見一些泛著淡綠幽光的三仙葉,葉子呈條狀,比較厚實,若是白天,要從這片雜草里尋找到三仙葉,那還真不容易。ap;

    取出鏟子,蕭塵開始小心翼翼挖,以免損壞其根,失了三分藥性,差不多過了將近一個時辰,才終于挖到十來株完整的三仙葉,接下來便是尋找九花玉葉。

    九花玉葉不似三仙葉那般常見,極難尋獲,水月說這里曾種植了一株,也不知是真是假,閉上眼,蕭塵開始以神識去探尋,片刻後,才在另一邊斷崖層的峭壁上現了一株泛著白光的仙寶。

    “果然是九花玉葉。”蕭塵睜開眼,足尖一點便往那邊縱飛過去,到達懸崖邊,但見峭壁如削,無處落腳,偏偏那株九花玉葉生得奇特,哪里不好長,偏要長在峭壁中間。

    挖采九花玉葉不似三仙葉那般,三仙葉挖采過程中若是損壞了其根,頂多只是失去三分藥性,但是九花玉葉挖采過程中若有一絲損傷,那麼一整株便會立即枯萎,所以挖采時需要站得十分平穩。

    微一皺眉,蕭塵祭出飛劍,控制著飛劍,“錚”的一聲刺入了那峭壁的堅石里,隨後展開凌仙步,輕巧的落在了飛劍上,起初飛劍上下搖晃了兩下,但漸漸的便平穩了許多。

    蕭塵抬起頭來,面前這一株九花玉葉通體碧綠,生有九朵玉花,和當初心兒求得的那株不差一二,此時心中多少也還是泛起些漣漪,片刻後,他收斂了心思,開始小心翼翼挖采。

    過了一炷香時辰,月涌中天,已經過了子時,四下里萬籟俱寂,唯有鏟子鑿石,碎石子滾下懸崖的聲音不斷響起,然而片刻後,洞府前邊卻忽然有人聲響起︰“就是這里了吧?”

    那聲音听來帶著幾分鬼鬼祟祟,蕭塵神色一凝,立即停止了挖采,又拿一只手托著九花玉葉根部,以免脫落掉入懸崖。

    “是這里沒錯了,只是水月在這里設下了禁制,我們這樣進去恐怕會被察覺啊……”

    “那……要不看看後面有沒有崖洞?打個洞進去?”

    “那好,過去看看。”

    蕭塵心中一凝,這兩人鬼鬼祟祟的是誰?想溜進水月的修煉洞府做什麼?絕不是什麼好人,思索之余,那二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蕭塵這才凜然一驚,他們是朝自己這邊過來了,若被他們現的話,難免動起手來,動手倒沒什麼,就怕損壞了這唯一的一株九花玉葉,初七就沒得救了!

    那兩人的腳步聲離懸崖這邊越來越近了,蕭塵此時動也不敢動一下,此刻月明昭昭,這崖壁如削,自己根本沒可能不被現,忽然間他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立即以真氣抵住喉嚨︰“老夫在此清修三百年有余,二位小友深夜來訪,可是凌霄子讓你們來的?”

    那二人忽然听見這樣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懸崖下方響起,登時嚇了個魂飛天外,魄散九霄,又听對方直呼三聖排行位的劍聖前輩的道號,更是覺得對方有如天人一般,連忙跪趴在地上︰“晚輩……晚輩無禮!打擾前輩清修,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蕭塵不禁在心里覺得好笑,為了使氣勢更加逼真,拿著鏟子那只手在下巴上做了個捋須動作,又道︰“既無事,便回去罷,告訴凌霄子,我已經三百年不問世事了,若是為夜滄溟的事,那便不用再來找我了。”

    上邊那二人一听對方還提到夜滄溟了,更是對他的身份深信不疑,連忙磕頭︰“是是是,弟子這便回去!”

    說完,二人慌慌張張往來時路跑了,跑出十余里,兩人又對視一眼,其中一人有些疑惑道︰“不對啊,我來了這麼多年,怎麼從未听說過雲霧院還有如此一個高人前輩?似乎輩分不在三聖前輩之下啊?”

    另一人道︰“我也覺得有些奇怪……”

    “你們在奇怪什麼?”就在這時,忽然一陣風響,一名蒙著面的黑衣男子不知何時落在了二人前邊,那二人連忙低頭拱手︰“孟……孟師兄!”

    來者正是孟庭軒,一年前蕭塵只是廢了方子鶴,但那次孟庭軒只是重創,現在已然恢復元氣了。

    “回……回孟師兄,剛才我們……”當下,那二人將方才之事說與孟庭軒听了,孟庭軒冷冷一哼︰“膽小如鼠,我看怕是有人在裝神弄鬼!走!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聖!”

    後面那兩人對視一眼,一咬牙,也只好硬著頭皮跟去了,懸崖那邊,蕭塵料必那二人又會回來,所以之前便加快了度挖采,但是卻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多了一個修為不淺之人,當真是陰魂不散。

    “不知懸崖下的前輩如何稱呼?”當三人走到離懸崖還有四五丈距離時,孟庭軒手一伸停了下來,然後冷冷說道,後面兩人則縮著腦袋,有些害怕。

    蕭塵心中一凜,既然對方折回來了,那想必是開始懷疑了,但現在九花玉葉還差一點就能采下了,絕對出不得半分意外,也只好再次以真氣抵住喉嚨,故作怒狀︰“放肆!”

    然而孟庭軒卻不懼不怕,聲音兀自冰冷︰“近來雲霧院風聲漸緊,不容外人潛入,既然前輩不肯說,那晚輩為了確保雲霧院安全,也只好得罪了!”說罷捻指結印,“咻”的一聲,祭出一把金光燦燦的仙劍,朝懸崖下斬了去。

    那飛劍來的甚疾,蕭塵凜然一驚,現在不能貿然催動真元,否則立時便會震壞九花玉葉,當下一只手托著九花玉葉,另一只手也顧不得拿鏟子了,閃電般伸出,抓住了斬來的飛劍。

    他此刻沒有催運真元護體,“嗤”的一聲,那飛劍便將他手掌割破了,鮮血一滴一滴往懸崖下滴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