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暗夜激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凌晨十二點,祝天天生日快樂!天天開心!

    懸崖上面,孟庭軒感應到飛劍染了鮮血,更是心念一動,欲殺人滅口,身形一晃便往懸崖那邊沖去,而就在這時,身後卻突然傳來“砰砰”兩聲巨響,緊接著是兩聲慘叫,卻是他身後那兩人被一道突如其來的人影踢飛了。ap*

    “誰!”孟庭軒察覺到背後殺機襲來,顧不得懸崖下面,立即轉過身,然而還未待看清面前人影,便被對方扼住了喉嚨,雙足漸漸離了地面。

    “你……你!”當孟庭軒看見眼前之人時,登時嚇得魂飛魄散,臉上驚恐不勝︰“蕭……蕭塵!是你!”

    此刻的蕭塵眼神冷峻,這自然是他一瞬間化出來的一道分身,本體還在下面小心翼翼挖采著九花玉葉。

    “敢打擾前輩清修,膽子不小啊?說,來此有何目的!”分身畢竟還是分身,目前還沒有真正的本體意識,故無法分辨出眼前此人是誰。

    “你……”孟庭軒當初已然被蕭塵嚇破了膽,其實以他目前的實力,未必敵不過蕭塵這道分身,但是再加上他此刻做賊心虛,便又怯了三分。

    “砰!”一聲巨響,孟庭軒被分身蕭塵一腳踹飛了出去,哇的一口鮮血吐出,落定站穩後正要御劍逃跑,分身蕭塵再次欺身上去,然而這時,半空中卻忽然有一道黑霧襲來,“砰”的一下打在了分身蕭塵身上。

    分身蕭塵立時一口鮮血吐出,連往後大退了七八步,而懸崖下邊,本體蕭塵也險些受創,手一抖,差點把九花玉葉毀了。

    蕭塵情知上面有高手來了,更不多想,加快度挖采九花玉葉,也顧不得那具分身了,現在只能拖一刻是一刻。

    懸崖上邊,那道黑霧漸漸化成一個人形,只是臉上也遮了一條黑巾,不過很明顯,此人是千殺御風。ap;

    分身蕭塵目光冷峻,身形一動再次攻了上去,但別說是一具分身,便是本體,此刻也未必能穩贏滿月之下功力大增的千殺御風。

    “呼”一聲風響,千殺御風瞬間繞到分身蕭塵身後,一掌狠狠打下去,幾乎打得分身蕭塵筋骨欲裂,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孟庭軒和那另外兩名男子在一旁都看得駭然心驚。

    “呵呵……”千殺御風一聲陰沉沉的冷笑,手掌忽然一抬,半天空中驟然出現一只巨大的黑手印,狠狠朝分身蕭塵壓了去,“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一顫,草木亂飛,竟是直接將蕭塵的分身壓得形神俱滅。

    孟庭軒和另外兩名男子皆是一驚,這……這就把蕭塵給滅了?

    懸崖下邊,蕭塵一口鮮血涌出,好在最後一刻把九花玉葉挖采完畢了,上次以分身對戰北宮琴,最後是他自己將分身收回的,但這次,卻是直接被千殺御風給滅殺了,本體自然要受到重創。

    “師……師兄,你……你把他殺了?”懸崖上邊,孟庭軒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此刻他雙目圓睜,有些心驚膽顫的問道,畢竟今夜之事他也參與了一份。

    “呵呵,沒有呢……”千殺御風森然一笑,話末向懸崖邊看了去,便在這時,崖下忽然一道人影飛了上來,猛然一掌便向千殺御風拍到。

    “轟隆”一聲巨響,四周草木花石瞬間被震為齏粉,孟庭軒跟那兩名男子猝不及防,被掌力直接掀飛了出去,口中登時大吐鮮血不止。

    狂風呼嘯,草木亂飛,只見懸崖前丈許處站立著一道人影,長飛揚,衣衫獵獵作響,正是蕭塵的本體,此刻眼神有如鋒利的刀刃一般,凝視著千殺御風。

    “這……”孟庭軒跟那兩名男子皆是凜然一驚,這才反應過來,蕭塵已經臻入化神境了,而且練成了分身之術,剛剛那只是一道分身而已。ap

    “呵呵……”千殺御風森然一笑,淡淡道︰“我說過,倘若有螻蟻敢冒出來礙事,我不介意踩死他……”話到最後,目光一冷,眼神有如針尖上的鋒芒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蕭塵眼神同樣冰冷如霜︰“給你一次機會,說,來這里,做什麼?”

    “是麼……”千殺御風不再多言,身形一動,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本體瞬間移至了蕭塵面前,五根手指,猶如鋒利的刀刃,直取蕭塵脖頸而去。

    蕭塵頭一偏,閃電般騰空丈許,一掌對著他拍下去,這一掌力拔山河,直接將整座懸崖打得粉碎,亂石飛滾之下,而千殺御風卻不知何時瞬間移到了他頭頂上方,兩臂一伸,化出道道黑霧朝他席卷而去。

    蕭塵瞬間往後移開十丈,雙手不斷結印,道道玄門金光印從他指尖打出,震散了這幾道來襲的黑霧,但自身也被震得往後退了幾步,不禁心中一凜,此人目前的功力已然在自己之上。

    思忖未定,千殺御風又已襲至,隨著他口中一聲“九幽魔嬰!”,半空中頓時出現九道魔影,初時只嬰兒般大小,但漸漸的,每一道都有二三丈來高,模樣恐怖至極,雖各不相同,但氣勢皆是凶猛無比,透著一股森然邪氣。

    蕭塵目光一凝,見那九道魔影由嬰兒化成,立時想到了什麼,沉聲道︰“你喪盡天良,竟然修煉此等邪物,天理不容!”

    很明顯,那九道魔影乃是千殺御風以九個初生嬰兒,再加上無數嬰兒生魂淬煉而成的,厲害非常。

    “嘿嘿,天理不容?天理不容的是她!今天就讓你看看本座的實力!螻蟻!”千殺御風冷冷喝道,緊接著不斷掐訣結印,那九道魔影立時宛如生了靈智一般,目露凶光,厲嘯著朝蕭塵撲了去。

    狂風呼嘯,草石亂飛,蕭塵再次凜然一驚,口中疾念咒訣,無垢劍“咻”的一聲,瞬間化作一道百丈長芒飛出,然而,也只抵得下一道魔影,甚至百邪不侵的無垢劍,這時竟然也隱隱有被魔氣濁染的跡象。

    “砰!”一聲巨響,蕭塵一掌震退一道來襲的魔影,但自身也被反震退了好幾步,情知那後面幾道魔影非同小可,立即掐訣結印,瞬間騰空十余丈,這一刻,只見他身懸半空,身上泛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金光,宛若仙人一般。

    “瑤光星辰印!”

    隨著他喝聲甫畢,只見漫天星辰忽然移動了起來,自動形成一座金光大陣,孟庭軒幾人見著連天上星子也移動了起來,皆是猛然一驚,這是什麼功法?竟能撼動億萬光年外的星辰?

    當然,其實星辰並沒有移動,只是光線被折射了,這是當年凌音自創的功法,可借助星辰之力,重創修魔之人。

    “煞煞煞!”

    此刻九道魔影也帶著淒厲之聲沖了上去,但蕭塵視而不見,專心結印,口中突然一聲疾喝︰“誅魔!”

    隨著他口中“誅魔”二字落下,剎那間,但見漫天星光匯聚成柱,一道道激射下來,那九道魔影一觸踫到星辰光柱,頓時淒聲慘叫不斷,在漫天星辰光柱轟擊之下,整座山丘也震蕩了起來,若非有著水月布下的陣法,只怕早已灰飛煙滅。

    片刻後,那九道魔影在星辰光柱一陣狂轟過後,又變回了如嬰兒般大小的形態,帶著淒聲厲嘯又回到了千殺御風的元嬰之中。

    雖然九幽魔嬰被暫時打回了原形,但是千殺御風卻絲毫不亂,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玄門高階玄術,不錯……”說到此處,忽然臉色一厲︰“但是老子最恨的就是你們這群自稱玄門中人的王八蛋!”

    越往後說,千殺御風臉上神色越是淒厲,甚至不顧身份的破口大罵了出來,接著只見他神態若瘋,身上魔氣暴增數倍,凶猛的朝蕭塵攻了去。

    “轟隆”

    一聲巨響,蕭塵直接被震飛了下去,落回地面,終于一口鮮血噴出,連連往後面退了去,千殺御風仍然目光狠厲,帶著無比的怨恨之色,眼神越的恐怖︰“今夜!老子就幫你們這些玄門王八蛋羽化成仙!”

    在這里,千殺御風可以肆無忌憚的動用魔功,不必擔心被人現身份,說罷,只見他一聲厲喝︰“吞天魔煞!”

    喝聲甫畢,只見他渾身上下突然騰起了一股滔天魔焰,宛如上古魔神一般,氣息再一次暴增了數倍,這一回,連孟庭軒等人都嚇了一大跳,這氣息,儼然已經逼近大乘境了。

    “去死吧!”千殺御風猶如一個滔天大魔般,凶猛的朝蕭塵沖了過來,這附近登時狂風大作,亂石橫飛,蕭塵猛然一驚,除非運轉逆魔三變,否則絕無可能是此人的對手,但是不能,絕不能再動用逆魔三變!而伏羲琴,也來不及了!

    “鬼封!”

    “末將在!”鬼封三丈魔影憑空而現,一刀向千殺御風斬去︰“小兒!休要傷我家主公!”

    “滾開!”千殺御風神態若瘋,一聲疾喝,左掌一抬,一只巨大的黑色手印朝鬼封拍去,“轟隆”一聲巨響,直接將鬼封掀飛了十余丈遠,身上盔甲支離破碎。

    蕭塵這才猛然驚醒,鬼封目前還尚未進化到六階,怎麼可能會是此刻功力暴漲了無數倍的千殺御風的對手?眼見對方襲至近前,容不得細思,猛提全身真元,將蒼龍吟施展了出去。

    “轟”一聲驚天巨響,山體險些被二人震得崩塌,蕭塵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頓時只覺五髒六腑俱裂,不斷往後退去,當退至七八丈遠時,才終于停了下來。

    卻是他肩膀被人從後面按住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醇厚的真元,注入了他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