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幽冥鬼圖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千殺御風一招尚未收力,繼續朝著蕭塵攻去,然而忽然一道指尖凝出的劍氣向他打了去,“砰”的一聲,劍氣打在他羶中穴上,千殺御風隨即悶哼了一聲,往後一退,衣袖一拂,化作一片黑霧,順帶也將孟庭軒那三人一起卷走了,很快,便消失在了無邊夜色下。.

    “三師公?”蕭塵轉過頭去,見按著自己肩膀的人是水月,心想當真好險,若不是她及時趕來,今夜自己怕是要交代在這里了,另一邊,鬼封也慢慢退下了。

    “月圓之夜功力大增,這種功法,很熟悉……”水月凝視著千殺御風離去的天際,淡淡說著,方才千殺御風以黑霧遮面,另外三人又都蒙著面,是以她並未能看清對方的模樣。

    “是千殺御風。”蕭塵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說道。

    水月淡淡道︰“我知道是他,我是說這功法……”說到此處,不再繼續說下去了,而是轉過頭看著蕭塵︰“小子你沒事吧?讓你來采藥,你卻把我整座山都快挖沒了。”

    蕭塵看了看四周狼藉一片,訕訕一笑,正待言說什麼,另一個方向忽然有三道劍光飛來,卻是三真人趕來了。

    “水月,你們……”三真人落到地上,看著四周狼藉一片,還有些殘余的魔氣,此刻不禁也有些驚奇,其實他們三人是被剛才蕭塵施展瑤光星辰印時的異象引來的。

    “哦,沒什麼,剛剛只是在這里演習陣法,驚擾到三位真人了。”水月拱了拱手說道,蕭塵也隨即擦去嘴角鮮血,微一拱手︰“弟子蕭塵,見過三位真人。”

    其實三真人早就知道他醒了,只是他也一直沒有去找過三真人,這時重陽真人走了過來,看著他道︰“你……沒事了嗎?”

    此刻連同其他兩位真人在內,均有些想不明白,蕭塵陷入假死一年多,為何又會突然醒來,而且修為還提升了這麼多。 ap;  

    “弟子無礙,多謝三位真人掛念。”

    重陽真人微微頷,道︰“那便好。”說著又向水月看去︰“既然無事,我們先走了。”

    “恭送三位真人。”水月隨即擺出一個“請”字,三真人微一點頭,便即又化作三道劍光破空而去。

    待許久後,微風徐徐,水月才又回過頭看著蕭塵︰“真的沒事了?”說著踏前一步,兩指一並按住了他手腕,察覺他體內真氣仍是紊亂不堪,便又送去真元,助他調息。

    蕭塵靜靜看著她,這一刻就像看著師父凌音一樣,當年自己喜斗,常常受傷,每次不也是師父這樣幫自己運功麼,師父每次都是那樣疾言厲色的教訓自己,但也總是她幫自己運功療傷……

    水月抬起頭來,瞧他此刻這般奇怪的看著自己,微一皺眉︰“怎麼?嫌傷得不夠重?”

    “啊?”蕭塵這才回過神來,咳嗽了兩聲,又看了看之前千殺御風離去的方向,問道︰“對了三師公,那千殺御風來做什麼?”

    “如果我猜得沒錯,是為幽冥鬼圖而來。”水月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往前走了去。

    “幽冥鬼圖?”蕭塵也跟了上去,單听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必定又是魔道邪物。

    水月一邊走,一邊微微點了點頭︰“沒錯,是我幾十年前,從一個魔教那里繳獲而來的。”

    “魔教?怎麼苦境也分玄門和魔教麼?”蕭塵不禁感到有些好奇,不是說苦境沒有正魔之分麼?但是這話一問出口,立時便大感不妙,有些後悔口無遮攔了。

    果不其然,水月忽然停了下來,接著一轉身,這一剎那的眼神竟是有些令人難以呼吸,只听她緩緩道︰“你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蕭塵微微一驚,怪自己太多嘴,問這句話不就等同說自己不是苦境的人麼?這下如何是好?不知為何,他總感覺現在不能暴露自己的來歷,因為兩境的關系,似乎有些惟妙惟肖……

    “幽冥鬼圖,是許多年前一個魔教老祖祭煉的,算得上是一件至陰法寶……”

    就在蕭塵不知如何作答的時候,水月又轉過了身去,緩緩往前邊走著,蕭塵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跟上去問道︰“然後呢?”

    “當年繳獲此法寶後,我便一直封存在此地,此法寶威力甚大,圖卷一旦完全展開,立時可從冥界召喚百萬鬼兵,便是天界下凡神仙也難抵擋,當年祭煉此法寶的天心老祖,通曉陰陽之術,算得上一位曠世奇人,可惜後來,慘遭此法寶的至陰之氣反噬,最終落得尸骨無存。®. ® &reg”

    水月在前面一邊走著,一邊若無其事的說著,蕭塵在後面卻是听得凜然一驚,若當真如此厲害,倒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絕世法寶了,不過連那什麼天心老祖也慘遭反噬,看來這法寶也並非人人可以使得,稍有不慎,形神俱滅。

    “怎麼?小子你不會也打起這法寶的主意來了吧?”水月忽然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他道。

    蕭塵訕訕一笑,撓了撓腦袋︰“哪有,這法寶,厲害雖是厲害,但終究還是邪乎了一點……”話雖如此,但他剛剛其實已經心念百轉了,若是拿這法寶去對付萬仙盟的千軍萬馬,豈不正好?而且陰氣……難道自己還怕他個陰氣不成?

    水月又往前走去,繼續說道︰“千殺御風來盜此物,必是有所圖謀,但此人究竟……”蕭塵道︰“可惜沒能將他逮住,所以現在也沒有證據說他什麼。”

    水月點了點頭︰“正是如此,你也知道我和大師公……一向不是很和睦,所以剛才有些話,不能對三真人說。”

    月光之下,兩人漸行漸遠了,微風輕拂,吹動樹葉沙沙作響,而在剛才那個地方,遠處一座樹林里,月光下站著一個少年,一雙眼楮,仿佛沒有星辰的夜那般深邃。

    ……

    回到院子時,已是寅時將近了,蕭塵走到初七窗邊,見她已安然入睡,便也不去打擾,輕聲回了自己的房間,準備了一下,立即開始煉丹,他要煉制的丹藥乃是藥王經上面記載的一種奇藥,名為“九花玉靈丹”,專門針對初七這種情況恢復功力,大有奇效,同時也能溫養斷掉的靈脈,使之不再繼續枯萎。

    眼下也只能先將初七功力恢復了再說,若最後自己實在無法替她續脈,那也只好等回了紫境,瞞著青鸞,再悄悄讓鬼仙幫忙。

    清晨天亮時,蕭塵才總算煉制出一枚九花玉靈丹,還特意添加了半片冰蓮,以中和藥性,而初七也醒了,去到外邊院子,蕭塵興沖沖遞出手里的丹藥︰“初七,你先把這藥服了試試效果如何。”

    初七見他一臉倦容,顯然一夜未有合眼,而且衣領上還沾著點點血跡,驚聲道︰“主上,你……”

    “不礙事,你先服藥。”

    “哦……”初七接過丹藥,輕輕放入嘴里,那丹藥入口即化,初七也感受到一股清涼之意走遍全身,舒暢無比,蕭塵見藥這麼快就起效了,心里大是高興,走到她身後︰“你坐下,我幫你運功。”

    半個時辰後,初七功力又從結丹恢復到了元嬰,氣色看上去也好了許多,蕭塵喜道︰“不愧是藥王經上記載的丹藥,果真有奇效,剩下的九花玉葉還可以煉出八枚,必然使你功力恢復至寂滅境。”

    初七功力恢復了,但卻是一點也沒顯得高興,柳眉微蹙︰“可是主上你……”

    她如何看不出蕭塵煉制這丹藥有多麼不易,這等奇藥豈是說煉便煉的,乃是需要蕭塵以自身三昧真火來煉,極其消耗精氣神,而精氣神乃人之根本,一旦消耗,可不是真元消耗那般簡單的。

    蕭塵搖頭微微一笑︰“我不礙事,現在最重要的是你……”說到最後,站起身道︰“好了,不說這些,走,我們今天去修煉區看看,听說北宮琴那群猴子猴孫最近還來搗亂,是時候修理下他們了。”

    “去修煉區麼……”初七捏著手心,慢慢將頭低了下去,自從她靈脈被毀,別說去修煉區,便是庭院,也從未邁出過一步。

    蕭塵回過頭看著她微微一笑,輕輕道︰“我不是說過了麼?從現在起,換成我來保護你了。”

    “屬……屬下不敢……”初七低著頭,話未說完只覺手心一暖,如此刻暖暖的朝陽,卻是蕭塵拉著她手了。

    蕭塵也不管那麼多,拉著她往外面走去,大笑道︰“哈哈!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時隔一年多,當二人再次來到修煉區這邊時,心境不知不覺已經起了一番變化,但是其他人,似乎依然未變,前方的新老弟子岔路口,堵著許多人,附近還有許多看熱鬧的。

    “呵呵,怎麼?北宮師兄這兩天有事不在,你們就可以不用交玄石了麼?誰給你們的膽子?”

    只見紫雷閣一兩百人堵著秦天羽等人,為的乃是北宮琴當初的幾條“走狗”,大概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北宮琴已經不可能再回來了,也不知道蕭塵已經醒了。

    此刻听風閣其余人都有些害怕,他們也並不知道蕭塵已醒一事,唯獨秦天羽、徐靈兒幾人有恃無恐,秦天羽兩手束在胸前,冷笑著道︰“這還沒到月底呢,說了不交,就是不交,怎麼?”

    那為之人目光一冷︰“什麼時候說話這麼沖了?沒被打夠是吧?”

    就在這時,人群外面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他們,確實可以不用每月交玄石了,而你們,從現在起,每月五千玄石,一枚也不能少……我說的是,一枚,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