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黑山老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水月,認罪。ap;Δ.”水月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這四個字,在大殿中輕輕回蕩,殿里殿外的人又開始小聲議論了,清虛真人手一伸,示意安靜,隨後冷冷看著水月︰“那麼,按照雲霧院千年律條,水月,你殺害弟子,且逃避罪責,應當……”

    不待清虛真人把話說完,殿外以秦天羽幾人為的幾百听風閣弟子,一下子通通涌了進來,撲通撲通全部跪了下去,徐靈兒、楚萱萱等少女淚流滿面︰“求三位真人開恩!”

    “求三真人開恩!”幾百個弟子開始替他們的師公求情,雖然平日里水月很少管過他們,但是水月待弟子如何,他們心中都是明白的。

    “放肆!三清殿上,不得喧嘩!還不退下!”右邊殿上,一名執法長老立即起身喝道,隨後走出十來個弟子,開始將幾百听風閣弟子往外面“請”。

    但是,幾百個弟子跪著怎樣也不肯起來,這一起,沒人替水月求情的話,水月無疑逃不過這一劫,徐靈兒、楚萱萱等少女哭得稀里嘩啦,而外面,二師公門下望月雅築的弟子,也紛紛開始求情了。

    緊接著是四師公鐵如心折劍閣的弟子,求情的人越來越多了,大師公雷嚴臉上冷笑連連,這時他身旁兩名執法長老站起身來,向外面喝道︰“放肆!不得喧嘩!”

    殿上,三真人眉心深鎖,所謂法律之外不外乎人情,這事情已經過去三十多年了,更何況當時水月出手殺人,必有隱情,可惜這些事已經無從追溯了,現在已定下了水月殺害弟子一罪,雲霧院千百年來的律條,這是無法更改的。

    二師公風無痕神色一凝,眼見三真人躊躇不決,而外面弟子們也鬧得越來越凶了,倘若再鬧下去,驚動了三聖,那水月可就真是必死無疑了,當下走到大殿中間,拱手說道︰“眼下水月門下弟子初七生死未知,當務之急是營救初七,三真人看此事是否擇日再議?”

    三真人近來為夜滄溟一事忙得焦頭爛額,此時听風無痕這樣說,未必不可先拖延一下,清虛真人正待言說什麼,雷嚴冷冷道︰“怎麼?拖了三十幾年,還要擇日嗎?師公殺害弟子,此事若不從嚴處理,只怕我雲霧院三千年清譽,就要毀于一旦了!”

    此言一出,整座大殿,立即又安靜了下來,氣氛再一次變得緊張了,雷嚴雖然只是師公,但他的實力已然不遜于三真人,而勢力的話,他身邊的人就更多了,許多人都已是被他拉攏過去了。 ap;  

    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所說的話字字有力,師公殺害弟子,本就是死罪,這是雲霧院千百年來不更的律條。

    一名執法長老道︰“依我之見,此事確實大過營救弟子,此事一旦傳出,若無法及時給出一個交代,只怕我雲霧院會在苦境立足不穩,屆時便讓一些心懷不軌之人有機可乘。”

    右邊殿上,雷嚴眼神越來越陰冷了,他無論如何,也絕不會放過水月,一時間,殿上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或是搖頭,或是扼腕嘆息。

    蕭塵坐在水月身旁,不言不語,此情此景,仿佛似曾相識,只是對調了一下角色,當年玄青大殿上,諸位長老審判自己,師父在旁百般回護,甘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如今,水月被審,自己,自己能替她做什麼……

    殿之上,三真人眉心深鎖,正待言說什麼,外面忽然匆匆跑進來兩個弟子,一人拱手道︰“報告三真人,外面有兩位客人求見,說是……”

    “說是什麼?”重陽真人見他說話吞吞吐吐,皺眉問道。®. ® &reg

    另一名弟子拱手道︰“先是說來找蕭師弟的,後來又說什麼,說什麼是故人來訪……”

    “故人來訪?”三真人向蕭塵看了一眼,又彼此對視一眼,清虛真人捋了捋白須,道︰“讓他們進來。”

    “是。”兩名弟子又退了出去,半柱香後,秦天羽等人已退至殿外,只听外面有腳步聲響起,跟著又是一個淡淡笑聲︰“好重的尸妖之氣啊,我在山下就聞到了……”

    一听這聲音,蕭塵頓時神色一凝,這聲音是……

    “二位,里邊請。”

    只見殿門外走進來兩個青年男子,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過去,只見那二人,左邊一人,瞳孔似火而紅,身著一件紫白相間的長衫,頭整齊束在肩後,腰間懸掛著一只巴掌大的紫金小葫蘆。

    而右邊的人,面如白玉,身著一件白色羽衣,不染縴塵,手里拿著一把精美的雕花羽扇,方才說話之人,就是他。

    蕭塵神色一凝,怎麼會是他們兩個?正要起身打聲招呼,但又想起剛才來報的弟子說什麼故人來訪,還是靜觀其變罷了。

    殿之上,三真人凝目一看,清虛真人道︰“不知二位小友如何稱呼?”

    塵染非花笑了笑,拿著羽扇微一拱手︰“一葉花,一葉塵,一夜花落不留塵,塵染非花,見過雲霧院三真人。”

    旁邊熠瞳也面帶溫和笑容,但是並未如塵染非花一般自報名諱,而是向三真人看了去,拱手笑道︰“轉眼百年,三位真人可還好?”

    周圍人一听此言,皆是一怔,瞧他聲音笑貌,分明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怎跟三真人說什麼轉眼百年?難不成是一個修成仙身的高人前輩?

    三真人看了又看,似乎覺得有些印象,但確實是想不起來了,清虛真人道︰“你……你是……”

    熠瞳拱手一笑︰“在下熠瞳,百年前曾隨姐姐一起來過貴院,三位真人可是不記得了?”

    “你!你是熠公子!”听他如此一說,三真人總算是想起來了,前些日他們為夜滄溟一事,不得已,暗中讓人去紫境凡塵,向身在落玉霞的白素素求援,本是沒報多大希望,竟沒想到對方真的讓人來了。

    三真人向熠瞳看了又看,想到當年白素素和熠瞳來時,自己等人尚還年輕,那時白素素宛若天仙下凡一樣,轉眼百年已過,自己等人皆已是須皓白,而對方,對方依然年輕,容貌竟是一絲一毫也未改變。

    修仙之人常言道的仙身,那也只是暫緩容顏衰老,可對方竟卻……三真人感到有些驚奇,清虛真人忙道︰“快給二位公子上座!”

    眾人見連三真人也對這兩人甚是客氣,均想這二人究竟是何來歷,弟子們更是不敢怠慢,立時端上來椅子,熠瞳輕輕一笑︰“三位真人客氣了。”說罷,這才向蕭塵看去︰“蕭師兄,別來無恙。”

    蕭塵這時也站起身來了,微笑道︰“熠兄,非花兄。”

    這一來,殿里殿外的人更是驚訝,原來他們三人認識,此刻唯獨大師公雷嚴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很明顯,今日是無法再繼續審理水月一案了。

    塵染非花道︰“方才听聞貴院有弟子被擄走,可否詳細說明一下?”

    當下,三真人將剛才的事情說了,塵染非花淡淡一笑︰“我就說,哪來這麼重的尸妖之氣。”

    “尸妖?”三真人同時一皺眉,他口中的尸妖必然是指千殺御風,可這千殺御風好好的,最多只是修煉了魔功,如何就變成他口中的尸妖了?不過似乎千殺御風之前好像真的自稱什麼“本座”……

    雷嚴嘿嘿冷笑道︰“尸妖?他在我門下好幾年了,我可從來沒看出他是什麼尸妖。”

    “肉眼凡胎,看不出,也沒什麼好奇怪。”塵染非花手搖羽扇,說話毫不留情面,雷嚴眼神登時一厲,但想對方來歷不淺,便也不好作,冷笑道︰“那小友又何以如此斷定?”

    塵染非花淡淡笑道︰“因為我是非花,我說他是尸妖,那麼他就一定是尸妖,就算他以前不是尸妖,那他現在也是尸妖了。”

    “你!”雷嚴登時一怒,而其余人你看我我看你,這幾句話,未免有些強詞奪理了,而且似乎還帶了幾分挑釁味道。

    塵染非花淡淡一笑,拿著羽扇向西邊方向指了指︰“往那邊方向逃走的,現已在數百里之外,要追,也來不及了。”

    殿外的人向西邊方向看了去,那個方向確實是之前千殺御風遁走的方向,殿之上,三真人似乎想到了什麼,重陽真人神色一凝︰“那個方向!我想起了!出了城往西兩千多里,有一處名為黑窟山的地方!”

    “黑窟山!”大殿上除了弟子輩的人,諸位長老及三真人皆是神色一凝,重陽真人道︰“黑窟山,乃是黑山老鬼的修煉之地,千殺御風,難道……難道他是黑山老鬼的徒兒!”

    “黑……黑山老鬼是誰?”殿外許多弟子都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彼此對視搖頭,都不知道這個黑山老鬼是什麼人。

    他們當然不知道,但是老一輩的人卻不乏有知道的,水月凝神道︰“是個千年尸妖,專門吸取女子的精元,采陰補陽,以達到長生不死的目的……”

    外面眾弟子听罷,皆是一驚,尤其是那些女弟子,個個嚇得臉色慘白,水月忽然臉色一變,向蕭塵看去︰“糟了!快去救初七!”

    注意︰千年尸妖非千年尸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