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楚天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無極孩兒!”黑山老鬼淒厲的吼聲回蕩在整座石殿,影無極的人頭飛了出去,滾落在地上,仍然雙目圓睜,至死一刻,他也不敢相信,蕭塵真的敢向他出手。ap;

    “你們!你們殺了我無極孩兒,我要你們償命!償命!”黑山老鬼的聲音越淒厲,“轟隆”一聲巨響,石殿的大門被封鎖了,緊接著,整座石殿開始劇烈震動了起來。

    終于,黑山老鬼也顯形了,竟是一股巨大的黑風,唯獨兩只幽綠的眼楮最是清晰可見,石殿也震蕩得越來越厲害了,黑樹下那十六只壇子里的少女終于驚醒了。

    十六個少女驚醒過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又見自己身上沒穿一件衣服,還泡在水壇子里面,立時捂著肩膀驚叫了出來。

    “喝啊!”黑山老鬼一聲沉喝,立時化出兩道黑風向壇子卷去,僅一瞬間,便吸走了那些少女的命元,十六個少女被吸走命元,立時變成了白蒼蒼滿臉皺紋的老嫗。

    “啊”十六個變成老嫗的少女驚恐的看著彼此,看著水里自己的倒影,容顏剎那老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又暈厥了過去。

    “行動!”塵染非花身形一動,瞬間一分為三,朝黑山老鬼沖去,仿佛此刻,他比蕭塵更要著急。

    “死!”黑山老鬼一聲震喝,抬掌瞬間化出一道黑風向塵染非花壓去,那道黑風凶猛無比,仿佛能撕裂空間一般,即便塵染非花有著三道分身抵擋,恐怕也禁受不住這股恐怖的力量。

    “非花!”熠瞳一聲疾呼,身如疾電,瞬間催妖神之力,體型暴漲數倍,力量也在這一瞬間暴漲了數倍,沖過去與塵染非花勉強合力抵擋住了黑山老鬼的黑風攻擊。

    “蕭兄弟!救人!”

    蕭塵更不多言,身形一晃,凌仙步瞬間展開,眨眼已飛至那棵大黑樹附近,黑山老鬼暴喝一聲︰“無命可逃!”喝罷一道黑風卷去,蕭塵運足真元,兩掌一齊推出去,頓時兩條金色龍影呼嘯而去。ap

    “轟”一聲巨響,整座石殿一顫,蕭塵被震飛了出去,卻剛好撞在了那棵黑樹上,正要去解救初七,黑山老鬼又瞬間化出一條手臂拍來。

    急忙中蕭塵不及細想,立時祭出了噬魂戟,一戟掃出去,戟風掃在黑山老鬼的手臂上,黑山老鬼頓時將手一縮,兩只巨大的幽綠眼楮一瞪︰“你就是蕭塵?”

    “我是你祖宗!”蕭塵滿臉青筋暴起,顧不得去與他糾纏,一戟斬斷縛住初七的黑色藤蔓,初七單薄的衣裳此刻已經濕透了,身上冰冰涼涼的,呼吸也很微弱,蕭塵抱著她便往石門那邊飛了去。

    “留下命來!”黑山老鬼一聲叱喝,又化出一道黑風追去,“留你姥姥!”蕭塵見初七受盡折磨,已是恨怒交加,一手將她抱著,一手拿著噬魂戟一戟斬去,然而這一次,黑山老鬼似乎不再懼怕了,一掌便將他震飛了出去。

    蕭塵被震飛數丈遠,手中噬魂戟拿捏不住,立時脫手飛了出去,黑山老鬼雙眼一亮,立時化出一只手臂向半空中旋轉不停的噬魂戟抓去,蕭塵雙眼一睜,目露驚色,眼見噬魂戟要被搶走,忽然間塵染非花的扇子飛了過來,砰的一下,將噬魂戟打偏了方向。

    蕭塵趁機一躍而上,將噬魂戟收回了元鼎。

    “可恨!”黑山老鬼暴怒不已,在半空中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朝塵染非花打去,“噗”的一聲,直接將塵染非花打飛十余丈遠,一口鮮血噴出。

    這黑山老鬼的實力,姑且看來,怕是也有散仙級別了,好在三人均非普通人,不然早就死了,初七迷迷糊糊睜開了眼︰“主……主上……”

    蕭塵道︰“初七別怕。d.dd”說完向熠瞳那邊看去,疾聲道︰“快走了!”

    熠瞳身形一動,將塵染非花抓起便飛了過來,“我沒事。”塵染非花看了看後面追上來的黑山老鬼,剛才他只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而已,並未受多重的傷,隨後一掌向石門打去,然而那石門竟是堅不可摧。

    “一個也別想走!”黑山老鬼一聲暴喝,化作一股巨大的黑風飛來,然而飛出十余丈,忽然身形一滯,緊接著悶哼了一聲,隨後只見他向那樹下十六只壇子里變成老嫗的少女看了去,喃喃自語︰“怎麼回事?我的功力?御風孩兒,難道是你……”

    “趁現在!”塵染非花捻指結印,連連向那石門打去數道金光,但是依然破不開門,後面黑山老鬼冷哼一聲︰“死!”

    轉眼間,黑山老鬼又攻了過來,雖然度慢了些,但力量依舊不弱,塵染非花疾道︰“紅眼楮!還不把你那破葫蘆拿出來!”

    “不行!這里空間太小,我們也會被反震死。”熠瞳說著,再一次使出妖神之力,兩條手臂瞬間暴漲數倍,頓時變得通紅,像是燒著了的火炭一般。

    “轟!”熠瞳一拳向那石門捶去,那堅不可摧的石門竟然裂開了幾道裂縫,跟著又是幾拳捶去,石門終于破開,熠瞳更不多想,一聲疾喝︰“妖神領域!”瞬間便帶著身後三人離開至百丈外。

    蕭塵抱著初七,三人將度施展到了極致,一路沖出洞窟,然而去到外面,竟是黑漆漆的一片,不見日月。

    “剛剛還是早上,天怎麼這麼快黑了?”

    “不對!”

    三人御劍到半空中,但見天際如墨,全然和夜晚沒什麼分別,便在此時,下方忽然一陣劇烈震動,只見一座黑色大山仿佛活過來了一般,竟能如人一般移動起來。

    “黑山無盡,這里是本仙的天地,你們出不去了!”

    那座黑色大山朝三人移動過來,三人凜然一驚,立即御劍遁逃,然而無論度多快,都仿佛逃離不了這片空間。

    “糟了,是這老妖的無相天地,只有外面才能打破進來,里面的人怎樣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殺我無極孩兒,我要你們償命!”黑山老鬼恐怖的聲音仿佛回蕩在整個天地間,三人腳下飛劍一顫,險些就此跌落下去。

    “怎麼辦!”蕭塵抱著又昏厥過去的初七,左右四看,待會一旦等黑山老鬼的真身出來了,那時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便在三人一籌莫展之際,東天際忽然出現了一道亮光,三人抬頭望去,只見那亮光越來越長,仿佛一把劍,從外面斬破了黑夜一般。

    “誰!誰破了本仙的無相天地!”

    “呃……”只听一個醉氣燻燻的聲音響起︰“呃……呃?”

    蕭塵頓時心中一凝,是那醉酒大叔,不,是水月當年的弟子,楚天闊!

    “趁現在!快!”三人立時將體內真元催至極致,化作三道劍光往那東天際的亮光沖了去。

    三人去到外面,周圍景象立時明朗了起來,黑窟山上方雖然陰雲沉沉,但是其他地方卻是艷陽高照。

    “大叔,是你……”蕭塵如何也沒想到,這個楚天闊,竟然會來相救自己等人,而且,他又如何得知自己等人在這里的?難道是三師公?不,不對,三師公在雲霧院被看守起來了,根本見不到他……

    “呃……三位小哥還不走?還是想做黑山老鬼的下酒菜了?”

    蕭塵這才驚醒過來,此地不宜久留,當下抱著初七,與楚天闊御劍離開了此地,飛出百余里,幾人才落到地上,蕭塵慢慢蹲下去,將初七小心翼翼放在腿上,然後才抬起頭看著楚天闊︰“我知道你是誰。”

    “呃……那又如何?”楚天闊仍然醉氣燻燻的,仰起頭,拿著酒葫蘆往嘴里倒了倒,可惜沒酒了,他又向熠瞳腰間的葫蘆看去︰“呃,小哥你這有酒嗎?”

    熠瞳輕輕一笑︰“我這葫蘆里,賣的可不是酒,如要飲酒,前不遠便有一西淮鎮,熠某請大叔喝酒。”

    “呃……那還是算了,我自己找酒喝去咯。”楚天闊說著,將空葫蘆套在食指上轉來轉去,搖搖晃晃便往前邊走去了。

    “等等!”蕭塵手一伸,此刻也不知他是真醉還是假醉,說道︰“三師公出事了,只有你和她知曉當年的隱情,她不肯說,你能否回去幫她?”

    當下,蕭塵將昨日的事情說了,楚天闊沉默了許久,才道︰“我幫不了她,你幫得了……”說完,手往後一拋,像是扔了個什麼東西過來。

    蕭塵接住那事物,拿手中一看,見是一塊類似黑色令牌的東西,不過小一些,而且上面雕刻著許多復雜的圖紋,里面還隱隱有一股玄力波動傳出。

    “這是什麼?”蕭塵抬起頭來,然而楚天闊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了。

    輕嘆一聲,蕭塵將那令牌收起,又低頭看著虛弱不堪的初七,起身將她輕輕抱起,運功逼干了她衣服上的水分,怕她受涼,又拿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

    此刻初七依舊昏迷不醒,恍惚間,忽然說起了夢話,只是聲音斷斷續續,且十分的微弱,難以叫人听清楚。

    “屬下……屬下,無法再繼續……請……請尊……尊……另……”

    “初七,你說什麼?”蕭塵沒能听見她說什麼,當下將耳朵湊到了她嘴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