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靈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將咕嚕獸護在身後,他也不知道咕嚕獸為什麼如此害怕見到三聖和三真人,說道︰“咕嚕兄莫怕,他們不會傷害你的……”

    “嗚……咕嚕咕嚕……”咕嚕獸點了點頭,仍是像個小孩一樣藏在他身後,慢慢探出腦袋來,向三聖和三真人偷偷看去。ap;

    “呵呵,有趣啊,這頭蠢獸終于肯出來了麼?”遠處,夜滄溟淡淡一笑,咕嚕獸听他稱呼自己為蠢獸,咬牙切齒,出“嗚嗚”怒聲,滿臉怒氣的向他沖了去。

    “咕嚕兄!別去!”

    蕭塵想要阻止,但是咕嚕獸度太快,猶如一道閃電般,力量也太大,他根本阻止不了,可咕嚕獸力量再大,又豈是夜滄溟的對手?

    果不其然,夜滄溟只是輕輕一拂衣袖,一股磅礡大力打出,轟隆一聲,便將咕嚕獸打了回去,只見咕嚕獸不停在空中轉圈,最後砸到地面,像一顆圓球一般,滾到了蕭塵腳邊。

    “咕嚕兄!”蕭塵立即將他按住,咕嚕獸站起身來,在空中轉得有些暈乎乎的,最後搖了搖頭,示意沒事,但臉上仍是怒氣勃,狠狠看著夜滄溟,咬牙切齒。

    遠處,凌霄子忽然向三真人一聲疾喝︰“若木靈出來了!你們還等什麼!”

    三真人這才猛然驚醒,隨即,三人各自念起一種神秘咒訣,然後向咕嚕獸打去了一道玄力,蕭塵還沒反應過來,咕嚕獸便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走了。

    “咕嚕!咕嚕!”咕嚕獸滿臉驚恐,被吸過去後,一股神秘力量將他固定在了空中,動彈不得,而三真人正從三個方向,不斷往他身上打去神秘的玄力。

    蕭塵轉過頭去,見咕嚕獸臉上布滿了驚恐,眼淚不斷滾落,正在向自己求救,一聲大喊︰“你們做什麼!”足步一動,便要沖過去,水月卻忽然將他一拉︰“別過去!”

    “咕嚕咕嚕!嗚……咕嚕!”咕嚕獸看著蕭塵,不斷掙扎,兩只眼楮不斷流出眼淚來,不斷向他“咕嚕咕嚕”叫著。.

    奈何咕嚕獸無法口吐人言,蕭塵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但從此刻的情形來看,三真人一定是要害他的!

    “住手!”蕭塵一聲大喝,掙開水月便要沖過去,水月連忙再次將他死死拉著︰“蕭塵!你听我說!听我說!”

    水月將他拉過來,按著他的肩膀,看著他的眼楮道︰“若木靈只是一只傀儡,是當年靈寂間聖妙仙子和三聖,以西山神樹若木煉制出來的一只傀儡!當年靈尊被重創,元神需要一只爐鼎來承載,這樣才能慢慢恢復,若木靈就是這只爐鼎!可是後來,若木靈因吸收了靈尊的靈氣,還有這天地間的精元,便自生了靈智,也就是現在……你的咕嚕獸。”

    “爐鼎……”

    蕭塵雙目圓睜,終于明白了,現在三真人要將咕嚕獸體內的靈尊放出來,但是作為爐鼎的咕嚕獸就會死去。所以,所以咕嚕獸才會那麼害怕出來,可剛才,他是感應到自己有危險,才出來救自己的,不是那什麼靈尊要保護雲霧院,而是咕嚕獸要保護自己,才出來的!

    “不”蕭塵一聲大喝,猛地推開了水月,又朝咕嚕獸奔去,忽然間一道人影擋在了他面前︰“臭小子!你瘋了嗎!靈尊不放出來,今天我們都要玩完!”

    那人卻是玄天閣的吳長老,蕭塵一腳將他踹開,神態若瘋︰“滾開!你個老騙子!”

    吳長老一咬牙,又將他死死拉住︰“臭小子!你給我冷靜!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說著向夜滄溟那邊指了去。

    只見棋聖跟琴聖十分吃力的牽制著夜滄溟,棋聖已然受了傷,口中鮮血不止,劍聖獨斗風幽,其余人則抵擋此刻漫天襲來的魔兵,不少弟子又受了重創。®. ® &reg

    “你看見了嗎!靈尊今天不放出來,你的初七,你的三師公,你的天羽師弟,靈兒師妹都會死!”吳長老按著他的肩膀狠狠說道。

    漸漸的,蕭塵終于冷靜下來了,木訥訥的看著遠處狼藉一片,戰火繚亂,淒聲不斷……

    “嗚……咕嚕……”咕嚕獸力氣漸漸小了下去,但仍是看著蕭塵,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悲涼,慢慢的伸出手,慢慢的向蕭塵伸出手︰“咕嚕……咕嚕……”

    他以為蕭塵會去救他,但是……沒有。

    蕭塵看著咕嚕獸慢慢虛弱下去,慢慢垂下手,慢慢閉上眼,兩行眼淚簌簌而落,又想起了初次見面時,咕嚕獸那憨厚的模樣,不停對自己吐舌頭,第一次見面時就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仿佛親人一般。

    後面每一次進入玄室自己都能輕易找到他,別人神通再大也找不到他,因為咕嚕獸始終不會害怕自己,因為咕嚕獸最喜歡的,就是自己了,自己身邊有很多伙伴,可是咕嚕獸,只有自己一人……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長嘯,蕭塵終于無力的跪倒了下去,自己不能去打斷三真人施法,靈尊不出來,所有人都會死,所以,所以……

    此刻他頭散落下來,遮住了臉龐,但是能夠想象得到,這一刻他內心有多掙扎,他雙手撐在地上,眼淚一滴一滴濕了地面,哽聲自言自語︰“他那麼害怕出來……他是為了救我才出來的,我卻……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

    “啊!”說到此處,蕭塵一拳往地上打了去,一拳接一拳的打,一邊打一邊咬牙喊著自己的名字︰“蕭塵!蕭塵!蕭塵……”一直將地面打得粉碎,一直打得滿手是血。

    看著他此刻痛苦的樣子,後面水月、徐靈兒、楚萱萱等人都忍不住落淚了,吳長老眼眶也紅了,背過身去,抹了一把老淚,其實那晚他在三清殿與三真人商議時就猜到了這個結局,若木靈對蕭塵產生了依戀之情,他最擔心的便是,蕭塵也會對若木靈產生感情。

    幾人悲傷之際,忽然間,一聲遠古獸鳴響起,那聲音宛如龍吟一般,震耳欲聾,整座雲霧山劇烈一顫,緊接著,只見咕嚕獸體內一道白芒沖出,那道白芒在空中越放越大,最後宛若連接著天與地一般,一股洶涌澎湃的仙靈之力,剎那間籠罩了整座雲霧山,連白霧城的百姓都感受到了。

    隨後,只見那道白芒慢慢縮小,最後變成了一只身高三丈的靈獸,但見那靈獸渾身如玉雕刻的一般,泛著一層白芒,高大威猛,龍龍尾,麒麟身,肩生雙翼,頭生一角,正是當年雲霧老人飛升之際留下來的靈獸貔貅。

    “吼”靈尊貔貅出一聲吼,吼聲震天,音波所過之處,所有魔兵皆被震得形神俱滅,但雲霧院的弟子卻不受傷,只是感到十分震撼,不少弟子露出驚異之色,這就是相傳守在雲霧院三千年的靈尊嗎?原來傳說是真的!

    三聖、三真人這一刻見到靈尊出來,但臉上著實沒有喜意,因為這次是在情急之下將靈尊請出來的,靈尊根本沒有完全恢復,六人立即向靈尊拱手道︰“參見靈尊!”

    靈尊貔貅向他們看了一眼,又向風幽等人看去,氣勢甚是威嚴︰“爾等闖我雲霧山,退去,既往不咎!”

    聲音來回傳蕩,猶如從天際落下一般,震人心魄,這只貔貅已修煉了幾千年前,自然能和芝巒一樣,口吐人言。

    而另一邊,蕭塵抱著身體逐漸冰涼的咕嚕獸,無論怎樣輸送真元也無濟于事,咕嚕獸的生命跡象越來越虛弱了,呼吸漸漸緩慢,眼楮也閉著無法睜開,熠瞳迅走了過來︰“蕭兄弟,當日給你的木墜呢?”

    蕭塵抬頭看著他,立即取出承載木靈傀的木墜交給他,熠瞳隨即開始掐訣念咒,只能犧牲了木靈傀,將這木靈傀的命元轉到咕嚕獸身上先,最後,咕嚕獸慢慢化作一道白光,鑽入了木墜當中。

    熠瞳嘆了聲氣道︰“現在也只能等白姐了,咕嚕獸是白姐煉制的,白姐應該有辦法救活咕嚕獸。”說到最後,想將木墜交給蕭塵,但想了想,還是收在了自己懷中。

    “轟”這時突然一聲巨響,整座廣場一顫,卻是靈尊貔貅跟風幽等人打起來了,青蘿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被轟得倒飛了出去,口中鮮血不止,風幽也不見好,至于那些魔兵,更是直接被震得形神俱滅。

    “水月,帶他們先離開!”吳長老先前去迎敵,現在急匆匆跑了回來,現在靈尊出來了,雲霧院的情勢已緩和下來,不少弟子都在長老帶領下,有序的往廣場外撤去。

    水月點了點頭,向蕭塵等人看去︰“跟我走!”

    秦天羽等人立即跟了上去,蕭塵卻還愣愣站在原地,仿佛出了神一般,抬頭愣愣看著遠處天際,剛才那里,好像有一道人影一閃而沒。

    “還什麼愣!走了!”水月見他愣在原地,開口喊道。

    “哦!”蕭塵這才回過神來,剛跑了兩步,卻又愣住了,這一刻心里不知為何,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再一次轉過身,向之前的天際看了去,而巧合的是,計都此刻也與他一樣,抬頭看著那個方向。

    “蕭兄弟?怎麼了?”熠瞳見他魂不守舍,怕他還為之前咕嚕獸的事傷心,開口問道。

    蕭塵回過神來︰“我不能走。”就在話剛說完之時,計都轉過身來,遠遠的看著他,兩人再一次如先前那般凝視住了。

    他也不知為何,總感覺今日會有大事生,收回目光,向水月看去︰“三師公,你先帶他們走,我要留下來。”

    蕭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堅持留下來,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他,也許今日,一切謎題都會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