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面具下的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白姐……”面對風幽夜滄溟等人,蕭塵正想言說什麼,然而白素素手指一拈,倩影一動,又如閃電般向風幽攻了去,白素素的攻擊以柔見長,一招一式如美人輕歌曼舞,嬌柔無限,但卻是招招暗藏了最致命的殺機。d.ddㄟ.

    而風幽真正打斗起來的招式則以詭異多變見長,但見他在場上時而飄移,時而消失,時而又出現在白素素身後,時而又變化出無數分身,虛虛實實,變化莫測,教人難辯虛實。

    場上兩人對戰越來越激烈,蕭塵眼見二人不分上下,心念一動,心想當年師父與人對戰,自己便在旁以琴音擾敵心神,眼下白姐與師父的招式都以柔見長,自己何不效仿當年?

    思念及此,蕭塵立即取出九霄環佩,九霄環佩乃是他從蕭家起就一直帶在身邊的琴,伏羲琴因不完整,故無法奏樂。

    取出九霄環佩後,蕭塵立即盤膝坐下,將琴放在兩腿上,十指開始輕挑慢撥,初始時,琴聲悠揚,如松下涼風,悄無聲息滲透進廣場中央兩人的戰圈里,漸漸的,琴聲加急,最後如怒海狂濤,音浪一重接一重的向風幽襲去。

    層層音浪,變得有如實質化的劍氣,可摧金裂石,又可擾人心神,風幽一個猝不及防,便被白素素一指神力打在胸膛,登時一口鮮血噴出。

    白素素心知這琴音乃是蕭塵所,當下乘勝追擊,由柔轉剛,一掌拍下,掌力頓時如山壓下,風幽連忙避開,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廣場劇烈一顫,地面被印出一個巨大的掌印來。

    蕭塵嘴角閃過一絲詭笑,琴音再變,曲聲漸高,直沖雲霄,另一邊,琴聖天虛子見他能出如此厲害的琴音,竟是不在自己之下,轉念一想,自己何不也以琴聲助白素素御敵?

    于是,天虛子也盤膝坐下,取出天虛琴,也開始彈奏起來,曲音與蕭塵相和,白素素通曉琴理,配合二人琴曲,手上攻勢越來越凌厲,風幽被二人的琴音擾亂心神,連連受挫,已然處落下風。

    夜滄溟見勢不妙,身形一動,便朝三聖那邊攻去,阻斷了琴聖繼續彈奏,而計都身形一動,也要朝蕭塵攻去,羅將他一拉︰“我去。d.dd”說罷如一道鬼影般,瞬間沖至了蕭塵面前。

    “砰!”一聲巨響,卻是熠瞳和塵染非花將他阻下了,而其他的人,這時也終于交戰在了一起,三真人、楚天闊等人與青蘿、夢無魘以及夜滄溟帶來的其他人對上了。

    終于,廣場上展開了最後的大混戰,所有人都陷入了生死苦戰當中,唯獨計都听從夜滄溟之命,沒有展開任何行動。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這一戰打得天崩地裂,廣場幾乎已經毀去大半,遠處許多宮殿樓閣也被震得塌了,白素素跟風幽之間的對決最為激烈,終于,一聲巨響,兩人最強的攻擊對撞在了一起,廣場終于裂開了,滔天玄力波及出去,直接將附近的人震得吐血倒飛了出去。

    夜滄溟、三聖、三真人、楚天闊……所有人皆被這最後的恐怖力量震飛了出去,口中鮮血大吐不止,白素素跟風幽同樣不見好,二人也都吐血倒飛了出去,想必皆是受了重創。

    此刻,狂風呼嘯,雙方的人各站一邊,明顯都受了重創,短時間內即便再戰也是兩敗俱傷,夜滄溟臉色慘白,手捂胸膛,口中鮮血不止,沉聲道︰“計都星君!你過來!”

    雲霧院這邊的人站在一起,三聖都受了重創,此刻不知夜滄溟要做什麼,只見他手一招,半空中突然多出了七張面具,只听他沉聲道︰“這是另外七位星君的力量,現在,要取大地靈脈,須合九曜之力……計都,你的體質異于常人,只有你才能同時承受九曜之力。”

    夜滄溟顯然是有備而來的,這便是他最後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使出的底牌,九曜合一,力量可不是單純疊加那麼簡單,要承受九曜的力量,沒有特殊體質,即便是他自己,也要爆體而亡。

    計都不多言,立即走了過去,夜滄溟向羅看去︰“羅星君!”羅也不多言,立即走過去,按著計都肩膀,將自己的力量往他身體里送去。?ap;?  ?

    夜滄溟一拂衣衫下擺,立即掐訣結印,七張面具頓時光芒大盛,不斷向計都體內注入力量,頓時狂風呼嘯,磅礡的玄力頃刻間籠罩了半邊天。

    計都仰頭出一聲震天吼聲,上身的衣服“嗤嗤嗤”一下子全部崩碎了,露出了強健的身軀,此刻他胸膛上仿佛有九條龍在游走,而他吼聲不斷,即便戴著面具,大概也能想象得到他此刻臉上的痛苦。

    雲霧院那邊,三聖臉色一變,一旦九曜合一,等會計都的力量恐怕比夜滄溟還要恐怖,但是眼下幾人都受了重創,白素素也受了傷,那邊有風幽和青蘿、夢無魘守著,根本無法過去阻止。

    蕭塵心跳漸劇,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想到那次在左丘家,自己不過結丹修為,後來白素素替自己解開了一條靈脈封印力量,自己便如同變成了另一個人,能夠與化神修者一戰,說道︰“白姐,替我解開靈脈之力吧。”

    白素素嘴角還沾有血跡,听聞此言,轉過身看著他,雙眉緊蹙,嚴肅道︰“不行!”說完按著他肩膀,蓮步輕移,瞬間已繞至他身後。

    蕭塵還未反應過來,便感受到一股磅礡的力量往自己身體里涌來,驚聲道︰“白姐,你做什麼!”

    白素素不理會他,向熠瞳看去︰“小瞳!”熠瞳更不多言,與塵染非花一起疾步過來,二人同樣將自己的功力往蕭塵體內注去。

    蕭塵此刻無法動彈了,面露驚色︰“你們做什麼!”

    隨即,三聖與三真人也走了過來,凌霄子道︰“他能承受住我們幾人的功力嗎?”

    白素素眉心深鎖,道︰“試一試,拼了!”三聖听後對視一眼,也立即上前,將自己的功力往蕭塵體內傳去,接著便是三真人。

    “啊”蕭塵仰頭出一聲震天之吼,臉上青筋暴起,上身衣服剎那間崩碎了,也露出了結實的身軀。

    廣場上頓時狂風大作,計都、蕭塵,此刻兩個人都出了震天般的吼聲,顯然兩個人此刻都在承受非一般人能夠承受的痛苦。但是,兩個人的功力也在迅上漲,滔天的玄力,幾欲撕裂世間萬物一般,遠處幾座懸浮島嶼因承受不住這兩股玄力,都在這一剎那爆裂了,化作漫天粉塵。

    “啊”終于,兩人暴喝一聲,如隕石般朝彼此沖了去,“轟隆!”一聲震天巨響,兩拳相撞,登時如山崩地裂一般,整座雲霧山都顫抖了起來,廣場外一些倒塌的建築這次更是直接被震為了齏粉。

    白素素、三聖等人因將大半功力注入到了蕭塵體內,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功力,幾人都被震得倒飛了出去,夜滄溟那邊的所有人,也同樣被震飛了出去。

    此刻蕭塵、計都兩人佇立空中,猶如兩尊上古戰神一般,身上都騰繞起了道道金芒,遠處眾人驚心駭目,都已無法看穿此時二人的功力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兩人彼此的凝視著,忽然間,蕭塵手臂一抬,萬里雲層隨他而翻涌︰“狂龍滅!”

    剎那間,低空中匯聚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陰雲,雲層里,只見兩條巨龍凶猛的朝計都沖了去,氣勢磅礡,如毀天滅地一般。

    計都兩臂一展,瞬間將遠處兩座懸浮島嶼移了過來,轟隆一聲巨響,兩座懸浮島嶼在巨龍沖擊之下,立時化為齏粉。

    遠處所有人皆是一驚,蕭塵更是凜然一驚,這分明是自己的物換星移,計都為什麼會自己的功法!

    不待他回過神來,只見空中又出現了兩條巨龍,但是這一次,這兩條巨龍卻是朝著他沖去的,遠處頓時驚呼成片︰“什麼情況!他們兩人怎會同樣的上古絕學!”

    蕭塵更是來不及反應,急忙中雙掌齊推,蒼龍吟的掌力瞬間在空中形成兩道金色龍影呼嘯而出,但是作為龍吟掌第一式的蒼龍吟,豈能抵擋得下第六式狂龍滅!

    “轟隆!”一聲巨響,在恐怖的力量沖擊下,蕭塵直接如一顆隕石般朝地面砸了去,瞬間將地面砸出一個天坑來。

    塵土漫天,亂石橫飛,計都又如一道疾電般沖了下去,不料煙塵當中,忽然竄出兩條龍影將他死死縛住了,卻是蕭塵自創的御龍神功,這招功法完全是蕭塵自創,這回計都卻是沒有料到了。

    不等計都沖開御龍神功的禁錮,蕭塵便如一道疾影般襲至,重重一掌落在了他胸口,“轟隆”一聲,計都也如一顆隕石般砸了下去,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坑來。

    但是,兩人很快又交戰在了一起,恐怖的玄力激蕩,幾欲撕裂天地一般,遠處所有人都目露驚恐之色,若非整座雲霧山有著保護陣法,只怕他們早已被震死了。

    兩人交戰一炷香時間,終于都達到了巔峰狀態,忽然間,只見蕭塵踴身一躍,縱入百丈高空︰“飛龍在天!”

    飛龍在天,正是玄青門龍吟掌的第七式,以全身真元為灌注,一年內只得施展一次,幾乎是破釜沉舟的一招,但威力也斷不可想,遠非前六式可比。

    這一剎那,四面八方皆有龍嘯之聲響起,聲震天地,令人聞之駭然,只見高空中,無數金色龍影正向蕭塵匯聚而去。

    但是,令人沒想到的是,這一刻計都也猛然沖上了高空,施展出了一模一樣的招式!

    天地間的玄力頓時洶涌澎湃,兩個人的實力這一瞬間都達到了巔峰!猶如兩座沉積了萬載的火山,朝彼此沖了去。

    恐怖的力量,毀天滅地,還好兩人是在高空,如若是在地面,即便有著保護陣法,只怕也有不少人被震死了。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兩人終于撞在了一起,這一刻當真有如天崩地裂,整個廣場,直接被震碎了,下方無數弟子,即便有著長老們的防御結界,也被震得大吐鮮血。

    兩個人,同時從高空墜落了下來,“喀嚓”一聲,計都臉上的面具,這一刻,終于碎成了無數碎片。

    謎題揭曉,大劇情將至,古異又熬了一夜,只求訂閱,還沒訂閱的朋友,來縱橫訂閱一下好嗎?訂閱後的朋友可以進vip群281o85424,提前閱讀下一章及番外故事,更多未解之謎提前知曉。縱橫小說app每天早上8點與下午2點準時無誤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