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水落石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喀嚓!”

    此刻人風俱靜,廣場上十分安靜,這一聲“喀嚓”听來清脆無比,九曜星將從不會在人前摘下面具,但是這一刻,凶星之一的計都,面具碎了。.Δㄟ

    兩個人距離地面七八丈時,終于穩住了身形,此刻兩人懸浮半空中,肩後長飄揚,彼此凝視著。

    遠處眾人也驚呆了,無人說話,詭異的安靜,下一刻,爆出了陣陣驚呼聲︰“怎麼回事!他們兩個怎麼長得一模一樣!”

    人群里頓時驚聲震天,議論聲滔滔不絕︰“他們……他們不會是孿生兄弟吧?”

    “怎麼可能是兄弟!你沒看見他們兩個剛剛是生死對決嗎!而且……他們兩個都身懷相同的上古絕學!”

    “不會是同一個人吧?听說自古以來便有分身叛主,自生靈識這種說法,但他們……怎麼可能!”

    人群里驚聲不斷,眾說紛紜,而遠處,三聖、三真人、水月、初七、秦天羽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白素素跟熠瞳,他們兩人怔怔看著計都,這一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怎麼回事!白姑娘,他們兩個怎麼長得一模一樣!”三聖面露震驚之色,向白素素看了去,以他們的修為,自然能看出兩個人絕非分身與本尊的關系,但究竟是什麼,他們確實看不出來,唯獨棋聖黑白子此刻臉上露出了一絲異樣之色,他想起了那一晚以天眼神通去查看蕭塵……

    此刻白素素只是愣愣的看著計都,沒有回答三人的話,而廣場外議論不休,但是這一刻當蕭塵看見計都的模樣後,內心卻反而十分平靜了,平靜得像是沒有風的湖面︰“你,到底是誰……”

    計都也平靜的看著他,慢慢抬起手,指尖抵住自己的喉嚨,淡淡道︰“怎麼?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遠處眾人再次一驚︰“他們!原來竟然連聲音也一模一樣!”

    之前蕭塵剛遇見計都時,像是快要瘋掉一般,而此刻終于見到對方面具下的臉了,內心卻十分平靜了,也許當年的一切,自己的復活之謎,今日終于解開了。®. ® &reg

    結合當初青風的話來看,原來自己,自己真的是石棺里的那個嬰兒,計都才是蕭家的四少爺,是自己,自己奪走了他的一切。

    自己才是那個應該死去數千年,永世無法入輪回的人,是自己佔據了他的魂,佔據了他的身份,佔據了他的一切,以他為輪回轉命的犧牲者,令他永遠失去了一個身份,永世也無法再入輪回,就像紅袖欲對慕雪施展輪回轉命一樣。

    自己根本不能入輪回,根本不可能再重生,究竟是誰,瞞天過海,上瞞滿天神佛,下欺九幽閻羅,為自己輪回轉命,成功的更換了身份,從玄青弟子蕭一塵,換成了蕭家四少爺蕭塵的身份,連冥界都查不到……

    但是!蕭塵猛然間又想到了什麼,為什麼計都有著和自己相同的功法?為什麼那次自己能夠感應到他?更甚至,自己還能看見他眼中一瞬間看到的畫面!按照常理,輪回轉命一旦成功後,那麼兩個人將不會再有任何聯系,但是自己為什麼……

    這,便要從很多年前的事情說起了,替蕭塵輪回轉命的那個男子,名叫問天。

    當年,蕭塵之父蕭亦凡與甦晴相戀,但因蕭家有著千年祖訓,不得與任何甦姓之人來往,所以當年二人遭到蕭家極力反對,蕭亦凡一氣之下,便帶著甦晴遠赴他鄉隱居。

    一年後有了小少爺,小少爺滿月前一晚,問天帶著石棺里的嬰兒蕭塵去到青風清修的山上,青風修為極高,且通曉陰陽魂術,只因湮滅時代未至,無法使出全部修為而已。d.dd

    那晚問天將石棺放在道觀前便離去了,青風听見響動,自是要開門去看,現石棺里是一個魂魄不全,命在旦夕的嬰兒。

    因為蕭塵的魂魄本就不全,至于為何不全,此事大概要找到凌音後才知曉了,而輪回玉里的也並非蕭塵的魂魄,而是他的一絲本命魂元,唯有此魂元,才能找到為他輪回轉命之人。

    所以當初凌音的分身才讓蕭寧一代代將輪回玉傳下去,直到找到這個人為止,而這個人便是蕭亦凡與甦晴的小少爺。

    小少爺滿月那晚,夫婦二人入寢之後,問天便來到屋外,悄悄抱走小少爺,以神通將其幾道魂魄和蕭塵那絲本命魂元攝走,再放回去,蕭亦凡當時武道修為不凡,中夜醒來現不對勁,這才現自己的孩兒危在旦夕了。

    當時甦晴還在坐月子,身子虛弱,絕不可受此驚嚇,蕭亦凡也十分冷靜,並未驚擾甦晴,而是直接帶著孩子奔向了青風所在的山上道觀,向修為高深的青風求救,當時蕭亦凡也不知青風其實是修仙之人,只是常听附近村民說,此人通曉陰陽玄術。

    而青風現兩個嬰兒一模一樣,並且皆是魂魄不全時,也十分驚訝,兩個嬰兒注定只能活一個,青風想將昨夜石棺里的嬰兒魂魄攝入小少爺體內,但現無論如何也辦不到,便只能反其道而行,將小少爺的魂魄攝入了石棺嬰兒體內,于是石棺里那嬰兒活下來了,也就是現在的蕭塵。

    青風將活下來的嬰兒抱還給了蕭亦凡,不過當時並未說出這其中經過,蕭亦凡也不知其實自己的親生孩兒,現已經躺在了一口冰冷的石棺里。

    這一夜,青風都無法入睡,想來想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于是天亮時去後殿,想再看看小少爺,卻現石棺不翼而飛了,就和來時一樣悄無聲息。

    後來青風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勁,恐怕是有人借自己之手,做了一件瞞天過海的事情,當時他便以通天演卦去推算,一推算,才看見蕭塵前世魔化的情形,立時驚了一身冷汗,便再去找到蕭亦凡,說清當晚的一切。

    于是那天,青風再細探蕭塵的身體,現蕭塵竟然擁有十二條極為異常的靈脈,這一驚更是不得了,自己當真是犯下了彌天大錯,第一個念頭便是殺了蕭塵,絕不能容此子活于世上,以免將來生靈涂炭,如他通天演卦里看到的那個畫面。

    可是事情到了眼前,他卻如何下得去手?畢竟只是一個尚未知事的嬰兒,嬰兒何錯之有?倘若自己誤殺之,那才是犯了真正的彌天大錯,于是,他便以神通封了蕭塵的十二條靈脈。

    當時蕭塵只是嬰兒,要封其靈脈並不難,同時也正因為是嬰兒,青風才不敢下重手,于是又導致了十六年後,暮成雪以三成命元,替蕭塵解開了靈脈封印。

    這就是事情的始末了,蕭亦凡雖知蕭塵並非自己親生孩兒,但事情已然無法挽回,也待他如親生孩兒一般,而此事他更是諱莫如深,連甦晴都不知道,不過青風並沒有告訴他封印靈脈一事,只是告訴他,讓此子往後習文為宜。

    那麼再說小少爺又去哪了呢?問天那晚帶走了石棺,而他雖為魔族中人,但他卻是重情重義,自知自己此事有違天理,對小少爺極為不公,那次便動了惻隱之心。

    風幽的分身之術六界之內無人能及,而問天的煉傀之術,六界之內同樣無人能及,要想小少爺活下去,一是將小少爺煉成不死不滅的傀儡之身,二是將小少爺的部分魂魄歸還,但小少爺已被轉命,這樣活著與紅袖那種行尸走肉沒有區別。

    于是,最為逆天之處,便是問天將蕭塵的那絲本命魂元融入了小少爺體內,使其以已死的玄青門蕭塵的身份活下去!也就是說,現在的計都,是以一個死去數千年的人的身份活著。

    但是,計都從未將自己當成蕭塵過,更甚至,心里只有恨,蕭塵越是愛的人,他便越是恨!

    那麼,小少爺為何成了滄溟城的計都星君呢?這恐怕也要找到問天之後才知曉了,而問天,恐怕有一件事情,他還不知曉,那件事情很快就要到來了。

    當年一切的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正因為計都融合了蕭塵那一絲本命魂元,所以二人之間才會互生感應,計都有著一部分蕭塵的記憶,能夠修煉其功法,而蕭塵也偶爾能有一瞬間,能夠看見計都眼中所看見的。

    所以,他們兩個人之間其實有著一絲微妙又緊密的共生聯系,不應該廝殺,但有些事情,免不了。

    此刻,雲霧山廣場上人風俱靜,半空中的兩人也不說話,大概二人現在已經知曉了這其中的一部分,但蕭塵仍然猜不到,如此瞞天過海復活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絕對不是那什麼根本莫須有的伐天,是絕對不可能!因為師父絕不會讓自己去做這種蠢事,師父也絕不會相信有什麼伐天。

    “那麼,你現在要做什麼?”風無聲吹過,蕭塵看著計都,靜靜說道。

    “你我之間,注定只能活一個,這個人,應該是我,不是你,唯有吞噬了你,我才能找回自己的身份。”計都也看著他,靜靜說著,雖然計都現在活著,但是一旦死亡,那便是永遠消失了,永世入不了輪回。

    “抱歉,我現在還不能死,因為……有一個人,我還沒有找到。”

    “那麼……”

    兩人身形一動,再一次對撞在了一起,滔天玄力,再一次激蕩起來,白素素臉色一變︰“等等!你們不要打了!”

    然而,兩個人根本不听勸,反而比之前打得更加不可開交了,白素素真元一催,正要上前阻攔,但是剛動了一下,仿佛隱隱間有一股詭異的氣息透了過來。

    那股氣息,來自于遠處的天際,那個方向,正是之前蕭塵和計都出神時,同時抬頭看著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