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離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凝煙!不要過來!”蕭塵目眥欲裂,奈何此刻無法掙開神秘人的控制,只听得天地間,仿佛緩緩有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公子……公子……”

    那聲音,仿佛又輕輕的在耳邊響起︰“公子……”

    “凝煙!不!別過來!”蕭塵努力轉過頭去,只見凝煙正一步步凌空走來,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凝煙。?ap;?  ?e  小說Δ

    “凝煙!你走啊!”

    凝煙今日穿著一條白色長裙,頭上,戴著一支淺紫色的簪,一步一步慢慢走來,臉上帶著微笑,看著蕭塵,仿佛此刻眼里只他一人,看不見其他人。

    “公子……”凝煙走了過來,輕輕靠在蕭塵胸膛前,下方的人都驚呆了,今日怪事連連,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女子怎麼出現的,何時出現的。

    凝煙靠在蕭塵胸膛上,向遠處一座青山看去,臉上帶著微笑︰“這就是公子的家鄉嗎?很美……凝煙終于看見了……”

    這一刻,蕭塵的身體在輕輕顫抖,聲音也在顫抖︰“凝煙,你來做什麼?你回去啊……”

    “公子,對不起……”凝煙抬起了頭,臉上仍然掛著笑容,只是眼角,有一滴眼淚落下。

    那一滴眼淚里藏著一個畫面,那一個畫面是那天蕭塵輕輕抱著她,說︰“等外面的事情結束了,我就帶你回我的家鄉,那里叫做紫境,有一座風雲不動城……”

    “凝煙!你要做什麼!不要啊!”蕭塵手一伸,想將她拉住,但是凝煙已經在他胸膛上輕輕一推,然後往神秘人那邊飄了去,她作為最重要的噩夢連接點,只有她死了,神秘人才無法繼續控制蕭塵跟計都。

    “公子,對不起……來世……來世再見……”

    幾句肝腸寸斷的話語回蕩在耳邊,蕭塵目眥欲裂︰“凝煙!不要啊!”

    凝煙雙手開始結印,向神秘人沖去,她作為噩夢連接點,自然不會受任何控制,也不會有任何阻礙,方才的一切,她都通過蕭塵的雙眼看見了。.

    “凝煙!你回來啊!”蕭塵撕心裂肺的喊著,拼了命的掙扎,卻怎樣也掙不開控制,只能眼睜睜看著凝煙向神秘人沖去。

    神秘人手一抬,立時扼住了凝煙的喉嚨,冷冷道︰“怎麼?噩夢連接又如何?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我敢殺你第一次,就敢殺你第二次!”話末,手上一用力,凝煙悶哼了一聲,嘴角立時溢出了鮮血。

    “混蛋!住手!你給我住手!”蕭塵目眥欲裂,神態若瘋,不過此時的控制仿佛松動了一些,計都立即反應了過來︰“蕭塵!冷靜!”

    蕭塵向他看了去,計都看著他的眼楮,點了點頭︰“就趁現在……”說完,將手掌向他推了去。

    蕭塵立時也明白了什麼,也將手掌推了出去,兩人的掌心貼在一起的瞬間,登時風雲驚變,兩人身上都騰起了一道萬丈金芒,直沖雲霄,這一剎那,無比恐怖的玄力激蕩,直接沖破了神秘人的結界,將下方所有人都震飛了出去。

    下一刻,只見兩人瞬間合而為一,化作一道萬丈金芒向神秘人沖去,堪比天界仙人的一擊,轟隆一聲打在神秘人身上,終于將其重創,令其一口鮮血噴出,往後倒飛了出去。

    噩夢控制,終于被沖破了。

    緊接著,兩人再次分開,蕭塵一只手攬住凝煙,另一只手往虛空一抓︰“混蛋!去歸墟界吧!”

    這一次,是他使出了白素素等人的全部力量,常揮,沒有絲毫保留,竟是直接將虛空撕扯出一道混沌地帶來,計都也同樣使出了九曜全部的力量,一掌往神秘人胸口打去,瞬間將他強行打入了那道混沌地帶。

    轟隆一聲,天地一震,混沌口封閉了,風停了,終于,一切都結束了,神秘人消失了,但是不知,蕭塵撕裂開的混沌口,是否真的是傳說中歸墟界的入口,想來應該不大可能。d.dd

    “凝煙!”蕭塵轉過身來,現凝煙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慢慢透明,噩夢控制沖破了,噩夢也就結束了,凝煙……也就消失了,無論結局怎樣,凝煙都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公子……”凝煙嘴角還沾著鮮血,慢慢伸出手,輕輕撫在蕭塵臉上,這一刻,眼神里,是如此眷戀,如此不舍︰“凝煙……凝煙好想……去公子的家鄉看看……那里,叫做紫境,有一座風雲……風雲……”

    “凝煙!不……”蕭塵雙目圓睜,突然間,頭部一陣劇烈的疼痛,這股疼痛來得十分猝然,沒有一點征兆。

    “啊!”蕭塵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喊聲,雙手捂住了頭,而手中抱著的凝煙,自然便往下面墜落了去。

    “凝煙!”蕭塵忍住疼痛,一只手向她抓去,但是剛一踫著她的指尖,這股疼痛便更加厲害了。

    “啊”蕭塵痛苦萬分,是絕情咒作了,本來,絕情咒是不會作的,但這一刻卻不知為何,突然作了。

    “凝煙,不……凝煙!”蕭塵努力向正在墜落的凝煙抓去,但是,此刻哪怕是再多看她一眼,多想她一點,這股疼痛就會愈加激烈,到最後,生不如死。

    “凝煙!”終于,在最後一刻,蕭塵還是抓住了她,兩人落到地面,白素素瞬間移至,先往蕭塵頭部打去一道指力,暫緩他疼痛,再向凝煙手腕按去,但是手指伸過去時,卻如空氣一般穿過了,他們踫不著凝煙,只有蕭塵才能。

    風輕輕吹過,卷起幾片枯葉,此刻無人說話。

    “公子,公子……”凝煙此時已是氣若游絲,命元所剩無幾,蕭塵單膝跪在在地上,將她緊緊抱著,臉上淚如雨下,哽聲道︰“我在,我在……”

    凝煙輕輕一笑,在他耳邊輕輕道︰“公子,還記得那晚……我們在願望樹下,許的願望嗎……”

    “恩……恩!”蕭塵不斷點頭,已是泣不成聲︰“記得,記得,我說,想和凝煙永遠在一起,想帶凝煙去我的家鄉,那里有座城……叫做風雲不動城……”越往後說,聲音越是哽澀,到最後,全然成了抽泣,說不出話來了。

    “公子好傻……願望說出來,就不靈驗了呢……凝煙,凝煙那晚許的願望……願望是……是……”

    漸漸的,凝煙的聲音弱了下去,到最後,終于沒有了聲音,安安靜靜的,就像睡著了一樣。

    “恩……恩!”蕭塵身體在顫抖,不斷點頭︰“我帶凝煙回風雲不動城,這就帶凝煙回去,所有事情都結束了,我們……我們再也不管這些事了,他們的死活與我們何干,天下蒼生又怎樣……”

    說到最後,蕭塵忽然仰頭出一聲長嘯,兩行眼淚簌簌而落。

    此刻,凝煙已經沒有呼吸了,身體也逐漸變得透明,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慢慢消失,最後只剩下頭上戴著的那支簪,落在了蕭塵手里。

    “凝煙……凝煙……不啊!”

    這一剎那,蕭塵雙眼布滿了血絲,瞳孔隱隱有變紅的趨勢,眉心也有一道詭異黑氣若隱若現。

    白素素見勢不對,立即往他眉心打去數道指力,另一邊,風幽欲有所行動,熠瞳瞬間擋在了他面前,取下腰間懸掛著的紫金葫蘆,對著他道︰“不想試試我大哥的法力,就最好別動。”

    今日之事,終于告一段落了,計都一時半刻難以恢復,夜滄溟等人無力再戰,靈尊忽然站了起來,出一聲震天沉吼。

    事情,總算了結了,雲霧院,守住了這條靈脈,夜滄溟道︰“計都,羅,我們走。”

    這邊,蕭塵暈厥了過去,白素素將他交到塵染非花手里,身形一動,便向正待離去的夜滄溟一行人阻了去︰“夜城主等等,有一件事白某想要請教請教。”

    說完,白素素向計都看了去︰“當年,你是如何去滄溟城的?救活你的那個人,是否名叫問天?”

    “抱歉,我什麼也不知道。”計都說著,從羅手里接過一張嶄新的面具,重新戴在了臉上。

    夜滄溟向白素素輕輕一笑︰“聖妙仙子,那麼,下次再見了。”說罷,衣袖一卷,卷著計都羅等人離開了。

    白素素望著幾人離去的天際,不言不語,若當真是問天要隱姓埋名,又豈會給任何人留下線索,問,又能問出什麼來……

    而計都,就算是蕭家四少爺,融入了蕭塵的一絲魂元才活下來,就算他有著部分蕭塵會的功法,那也永遠不可能取代蕭塵,蕭塵是問天耗費數千年時間,耗盡一生才復活的,而計都,只是臨時煉制的一具傀儡之身。

    此時已是夕陽西下,冷風卷落葉,天地間蒼涼一片。

    ……

    “公子,快一些啊,我在這里呢……”

    “凝煙!等等我!”

    夢里不知身在何處,蕭塵猛地向凝煙撲過去,但是雙手,什麼也沒踫到,四周空空蕩蕩的,漆黑,寒冷,只有他一個人。

    “凝煙……你在哪!凝煙!”

    蕭塵猛地睜開眼,只覺光線有些微微刺眼,屋里陳設素淨典雅,是自己在听風閣島嶼的房間,屋子里彌漫著一層淡淡馨香。

    他此刻躺在床榻上,手里還緊緊握著那天凝煙留下的簪。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初七從外面走了進來︰“主上,好些了嗎?”

    蕭塵抬起頭來,愣愣的看了她一會,最後才回過神來,緩緩坐起,神色黯然道︰“我睡了多久。”

    初七慢慢走了過去︰“七天,白姐已經回紫境了,我們……我們是否今日回去?”

    蕭塵看著窗外幾棵花樹,沉默了一會,然後點了點頭︰“三日後。”初七道︰“好,那屬下去與熠瞳非花二位公子說一聲。”

    “等等!”蕭塵忽然又叫住了她︰“不回風雲不動城。”

    “不回風雲不動城?”

    “恩……”蕭塵慢慢垂下頭來,看著手里的簪,臉上神色淒然,緩緩道︰“去東洲……無音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