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今日之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開始吧。ape小  說”

    兩人齊聲說罷,開始運轉功力,按照那功法里所講,蕭塵運轉乾坤清氣訣,素憐月運轉玄陰歸靈,片刻後,素憐月身體四周彌漫起了道道寒氣形成的紫霧,蕭塵身上則騰起了道道流動的青芒。

    漸漸的,紫霧與青芒交織在了一起,像是極盡纏綿一般,時而融合時而分開,而兩個人,此時也眉心深鎖,用心去感受對方玄力的走向,彼此契合,讓對方的玄力流入自己體內,再慢慢引導回去,萬不可走錯一步。

    如此進行了兩個時辰,似乎二人都察覺到了,無論怎樣運功,玄力始終在這最低的一層徘徊,根本沒多大用,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套上古功法若同時由兩個合適的人一起修煉,必會有驚天動地的神威,只不過現在他們兩人初練此法,一時還難以摸清這其中奧妙。

    慢慢的,兩人都逐漸收回了功力,知道這樣下去即便再修煉一天一夜也沒用,就好比一個大乘境的修者,卻只能掌握築基境的絕頂功法,那又有什麼用?

    兩人睜開眼,慢慢站了起來,蕭塵見素憐月一臉失落,一臉困惑不解的模樣,淡淡道︰“要不算了吧。”

    素憐月輕輕瞪了他一眼,似是教訓道︰“修煉一途豈能沒有恆心?哪里能說算了就算了!”

    蕭塵聳聳肩︰“是你要修煉,又不是我。”

    素憐月這時才懶得去與他斗嘴,往四周看去,最後目光落在了寒潭那邊,興奮道︰“我修煉的是至陰玄功!定是要去潭水里修煉才行!”

    “會凍死人,我不去。”蕭塵直截了當的說道,他寧可自己一個人慢慢把修為提升上去,也不要再去受這種苦了。

    素憐月柳眉一蹙,指著他道︰“你去不去?不去的話,那我也不去長生谷了。ap”

    蕭塵平靜的看著她,手一伸︰“那把七竅玲瓏毒還我。”

    “哼!”素憐月輕哼一聲,頭一偏,不說話了,像個正在撒嬌生氣的小女人一樣,卻哪里像甚麼女魔頭了?

    過了一會兒,素憐月又轉過頭來,直接拉起他便往寒潭那邊跑去了,一邊跑著一邊道︰“來嘛,我都不怕冷,你怕什麼……”

    蕭塵被她強拽到潭水邊,朝里面斜睨了一眼,搖搖頭︰“不去。”

    “你!”素憐月氣得一跺腳,但隨即又笑嘻嘻道︰“來嘛,別怕,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說了一大堆沒用的話,蕭塵受不了她的“循循善誘”了,有些不耐煩道︰“好了好了,你先下去。”

    “嘻嘻!”素憐月嘻嘻一笑,輕輕松松下到了潭水里去,隨後向他遞去手︰“來,我牽著你,別怕。”

    蕭塵皺著眉將她手拍開,道了句“ 隆北閫端 鎰呷ュ 蝗 端  鞘本醯悶婧 薇齲 硤宸路鷚 吵殺艘話悖  Ρ丈涎郟 俗  碚嬖  值艙夤杉   洹br />
    素憐月看著他此時難受至極的模樣,嘴角閃過一絲狡黠,心道他果然能承受這寒潭之水,必能助自己突破最大的障礙,一旦自己突破這層障礙,來日玄陰功大成,一個玄姬又如何?便是女帝又如何?

    想到此處,素憐月眼中有一道寒芒一閃而過。

    過了一會,蕭塵實是受不了了,甚至連意識也開始模糊了,本能之下便要往外面跳去,素憐月見狀連忙將他一拉︰“公子!”

    蕭塵冷得雙唇泛白,閉著眼哆嗦道︰“不……不行,好冷!”

    “公子別怕……”素憐月說著,輕輕將他一抱︰“公子……抱緊我。.”

    蕭塵想也不想,本能的將她緊緊抱著,果真感到沒那麼冷了,倒不是素憐月體溫的緣故,而是她此刻正在運功吸收侵入蕭塵體內的寒氣,這股寒氣經蕭塵體內一過,卻是精純了無數,于她的修煉,又是大有裨益,這正是她想要的,借助這股寒氣,必能突破。

    “公子……還冷嗎?”過了一會兒,素憐月輕聲問道。

    此刻蕭塵仍在瑟瑟抖,緊緊抱著她,臉色越來越煞白了,遙想當初在冰窟那會兒,那時是素憐月凍得死去活來,這回轉眼卻換成他了。

    素憐月也緊緊抱著他,不斷吸收著寒氣,看著潭水對面,眼神越來越冰冷了︰“玄姬,女帝……”

    片刻後,因為素憐月不斷吸走寒氣的緣故,蕭塵總算勉強適應了這極寒之冷,慢慢將她松開,但仍是冷得顫抖不止,臉上,眉毛上,頭上已經凝結了一層薄薄冰屑。

    素憐月看著他,此時的眼神柔和了許多,輕聲道︰“公子還抵受得住麼?”

    蕭塵看著她咬牙不語,心想當初自己遭玄虛子斷臂,危在旦夕,而她甘願冒著被羅剎女帝現的生死風險收留自己,如今自己助她突破,便算是還了這個恩情罷,從此兩不相欠!

    想到此處,一邊哆嗦著,一邊緊緊咬著牙,分明承受不住這股寒冷了,卻還要死撐著道︰“素憐月,來日若你魔功大成,修煉成魔,倘若你禍害蒼生,我玄青弟子蕭一塵,第一個取你性……”

    這一句話,曾幾何時,仿佛也對另一個人說過,此情此景,多麼的相似。

    然而,最後一個“命”字尚未出口,素憐月便踮起腳尖,閉上眼輕輕將溫軟紅唇貼了上去,蕭塵渾身一顫,全然愣住了,這一刻仿佛連寒意都感受不到了。

    素憐月臉上紅彤彤的,終于慢慢離開了他的嘴唇,睜開眼,這一刻眼中全是柔情︰“不管來日憐月變得如何,今時今日,公子之情,憐月永生不忘。”

    蕭塵咬著牙,眉頭一皺︰“別說了,開始吧!”說罷將手掌推了出去,二人再次運功,一直持續到暮色降臨,蕭塵總算終于快抵受不住了。

    兩人離開了寒潭,素憐月將他扶著,運功逼干他衣服上的水分,輕聲道︰“公子可還好?”

    離開了寒潭,蕭塵盡管臉色仍是蒼白,但也算是恢復過來了,看著她︰“突破了嗎?”

    素憐月略顯失望,搖了搖頭,但這一刻看著臉色蒼白的蕭塵,不知為何,竟有些不舍得他再去那寒潭受苦了。

    接下來的三日,兩人依舊在寒潭中運功,三天下來,素憐月終于徹底失望了,她和蕭塵所修煉的方法完全沒有錯,完全是按照功法記載上面來的,但似乎,似乎就是二人之間欠缺了一點什麼,以至無法使兩套功法達到極致。

    究竟是,哪里不對?可惜創造這兩套功法的兩位前輩怕是早已經化成灰了,她也沒辦法去問了。

    不過盡管如此,她的功力較之前也是大有所增,蕭塵亦不例外,此刻距離洞墟品又近了一分,而修為境界也穩固在了化神七層,素憐月則比他稍低。

    蕭塵看著她道︰“要不,往後再說吧,玄虛子那邊錯過了時機就不好辦了。”

    素憐月雖心有不甘,但還是听他的話點了點頭,又道︰“這幾天,委屈公子了。”

    蕭塵搖了搖頭,此刻見她未能成功突破,不知自己該喜還是該憂,也許將來世間會少一個女魔頭,但是……若她不能突破這一層障礙,往後境界再高也不能突破,好比自己修為品級一樣,若不能達到洞墟品,往後境界提升再高,也就還是那樣。

    “算了,我去準備一下,今日就去長生谷吧。”素憐月最終搖頭嘆息一聲,拂袖往外而去了,蕭塵沉默片刻,也跟著走了出去。

    ……

    長生谷位于中洲東境一處與世隔絕的茫茫大山之中,此地四季常青,天地靈氣濃郁,極適合修煉養生,實是一處不可多得的仙家寶地。

    此刻,在一座開滿奇花異卉,古木參天的樹林里,只見有許多白衣弟子埋頭在草叢里尋找著什麼,那些人手里拿著挖采工具,背上背著竹簍,想必是出來采仙草的。

    “都給我手腳麻利點!天都快黑了,還磨蹭什麼!今天不把天心草采夠,耽誤了老祖煉藥,當心把你們一個個全部煉成活人丹藥!”

    只見一名青衣青年大聲朝這些人嚷嚷著,那青年手拿皮鞭,面相凶惡,很顯然,這些白衣弟子都是長生谷的外門弟子,平常就負責采采仙草這類雜事,至于修煉長生谷的高深心法,他們是想都別想了。

    所以即便湮滅時代來了,這些人修為也普遍很低下,不乏還有處于築基境的,他們也沒出去見過世面,有個結丹境的就很了不得了,而至于內門那些人,對于他們來說,那就是神仙。

    而這青衣青年名叫徐洛,兩年前剛好得了點機緣,修到了結丹境,便撈了個負責內門與外門交接的差事,到了內門裝乖孫,回了外門便又是大爺了,所以在外門,人人都怕他,甚至不乏有許多女弟子為了有朝一日能去內門,甘願向他獻身。

    “慢吞吞的做什麼!亂鑽什麼鑽!”

    此刻,一名想要從徐洛身旁草叢里鑽過去的白衣弟子,被狠狠抽了一鞭子,但是即便挨了打,也不敢抬頭頂嘴。

    “一個個的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虧得老子在內門長老那邊替你們說好話!”

    徐洛似是氣極了,兩只手插在腰上,橫眼瞪著這群弟子,目光一瞥,瞧見遠處有兩個人慢悠悠走來,立時喝道︰“6平宣!6平言!你們兩個做什麼去了這麼久!慢吞吞的還不給老子滾過來!是在散步還是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