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瘋魔玄虛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見她眼神奇奇怪怪的,又想起今日那二人眉來眼去,動手動腳的,似乎也明白了什麼。ap;モ.

    果不其然,到中夜時分,一彎半月升到天上,淡淡月光照在了洞口,只听一陣風響,隨後是的腳步聲,听聲音,似乎來得很急。

    蕭塵心中一凜,素憐月果然說得沒錯,那葉少卿、柳如煙二人到了中夜果會來此,料必沒什麼好事,豈非要讓自己和素憐月在這洞賞一場風花雪月了?

    正自胡思亂想之際,忽感手腕被人一拉,卻是素憐月帶起他往那洞中最里面的角落輕輕飄了去,兩人落地無聲,只有這個角落最是陰暗,不易教人察覺,但地勢卻甚是逼仄,使得二人只能緊緊貼在一起。

    素憐月隨之打了個噤聲手勢,在此之前,兩人也完全將氣息掩蓋了,外面那二人,決計料想不到,這洞中竟會有倆人在等他們。

    片刻後,只听外面響起柳如煙有些焦急不安的聲音︰“哎呀你別鬧!師父待會現我倆不在了,定會出大事!”

    葉少卿笑嘿嘿道︰“柳妹別怕,師父他煉丹,哪次叫過咱們的?還生怕被我們打擾呢,更何況這次煉的是九轉玄仙丹。”

    “哎呀,你別拉我,正因是九轉玄仙丹,我倆才要守在殿里,萬一待會有人去了怎麼辦……”

    “別怕,就這半個時辰不到的工夫,誰會去啊,來嘛柳妹,乖點……”

    星月之下,只見兩人拉拉扯扯走到了洞口邊,葉少卿迫不及待便向柳如煙頸項上湊去,柳如煙一把將他推開,往洞里邊黑漆漆一片看了去,顫顫巍巍道︰“我怎麼……怎麼老感覺心里不踏實,會不會出事啊,倘若九轉玄仙丹出了事……”

    “哎呀柳妹你怕什麼,哪會出什麼事……”葉少卿說著又往她身上撲了去,一邊又道︰“師父他活了幾百年,大概是老糊涂了,男歡女愛本是萬物起源,他卻說什麼萬惡之源,不許我們動念,又讓我們修煉陰陽合歡掌,這不是老糊涂了嘛……”

    葉少卿一邊說著,一邊已將柳如煙的衣衫褪去一半,露出了月牙一般的胸脯。ap

    “哎呀,你……嗯哼……”柳如煙想說什麼,但最後卻變成了一聲听來誘人至極的輕哼,隨後臉上紅了大片,如那天邊晚霞一般,最終半推半就開始配合葉少卿了。

    淡淡月光下,只見柳如煙臉上紅彤彤一片,身子不斷輕輕扭動著,口中嬌哼聲越來越大。

    洞里面的角落,蕭塵將頭偏在一旁,眉頭緊皺,自然是要等那二人達到最歡愉之時,才能出手,否則葉少卿有著寂滅巔峰修為,能夠在一瞬間傳出神念。

    現在兩人一個未能達到洞墟品,一個未能突破玄陰功障礙,所以只能以最保險的方式行事。

    只是蕭塵沒有想到,竟然和素憐月莫名其妙就一起看這二人行男女之事了,思來想去,總是覺得有些尷尬,罷了,就當做洞口兩人是在拱豬吧。

    不過此刻素憐月倒似乎完全不在意,更甚至還看得津津有味,只見她一只手環抱在胸口,另一只手放在嘴邊,怔怔的看著柳如煙扭來扭去,仿佛完全出神了。

    雖然她平日里妖嬈嫵媚,又使得一手好媚功,令哪怕再有定力的男子也逃不過,但真要說起來,其實她也不過是個未經人事的女子,此刻見著柳如煙臉上那入骨的樣子,哪能不好奇。

    一旁蕭塵見她居然看得這麼入神,真是沒羞沒臊,立即傳去一縷神識︰“你看夠了沒?這與拱豬有什麼分別?有甚麼好看的?”

    素憐月回過神來,輕輕瞪了他一眼,也傳去神識︰“你看你的,我看我的,你管我做什麼?”

    蕭塵白了她一眼︰“沒羞沒臊!”

    “關你屁事!”素憐月收回神識,又轉過頭津津有味看起來了,倘若是其他女子,譬如李慕雪、落殤顏,只怕此時早已羞得將頭低下了,但偏偏素憐月不會如她們那般露出小女兒之態。.

    終于,半柱香後,洞口那邊二人的浪潮聲越來越高了,眼見機會來了,蕭塵按了一下素憐月的肩膀,兩人立時身形一動,在這一瞬間出手了!

    “啊!”柳如煙見眼前突然多出兩人,嚇得一聲驚叫,差些暈倒過去,但已經沒用了,素憐月已瞬間布下了隔音結界。

    而葉少卿也在這一瞬間被蕭塵封住了玄功,他方才正在行事,失去了唯一傳出神念的機會。

    此刻二人驚恐不已,柳如煙慌亂的將地上衣服撿起,遮住身子,臉上布滿了驚恐,身子不住顫抖。

    葉少卿則稍微冷靜一些,對方能一瞬間封了自己玄功,那麼修為定是遠在自己之上,說道︰“二位前輩需要什麼,盡管說便是,我二人定當相助二位前輩,倘若我二人此時殞命,立即便會驚動谷主和老祖。”

    “這個我自然知道。”素憐月淡淡說著,隨後“咻咻”兩聲,往二人口中各自彈去一粒紅色藥丸。

    葉少卿臉上驚恐不勝︰“你給我們吃的什麼?”

    “安心睡個好覺吧,夢里面再繼續纏綿。”素憐月淡淡說著,十指開始變換法訣,一縷紫色輕煙飄出,飄入那二人口鼻之中,使那二人立時便昏睡了過去。

    半個時辰後,蕭塵兩人換容完畢,以如今兩人的幻容之術,只要不去故意細看,即便是玄虛子也現不了端倪。

    素憐月往柳如煙腿上踢了一腳,眼珠子一轉,笑道︰“听說歸鴻子不允許門下弟子動欲念,要不干脆把他倆衣服扒光丟在這里,等被人找到之時,定會很有趣。”

    蕭塵瞪了她一眼︰“正事要緊。”說著探取了葉少卿腦海里一絲記憶,素憐月探取了柳如煙腦海里一絲記憶,兩人便即匆匆往外而去了。

    去到歸鴻子的煉藥大殿,此刻殿上燈火通明,但卻無一人,殿上彌漫著一層濃濃藥香,顯然是歸鴻子此刻正在後殿專心煉制九轉玄仙丹。

    二人靜悄悄步入殿上,像平常葉少卿和柳如煙那樣對坐著,素憐月有些心不在焉,呆呆愣,似乎還在想著方才洞里面,柳、葉二人那風月一幕。

    蕭塵見她臉上漸漸浮現紅雲,不知她此刻在想什麼,輕輕瞪了她一眼,示意不要分神,素憐月回過神來,也輕輕瞪了他一眼,似是在說︰“不要你管。”

    終于,捱到天大亮時,後殿里邊傳來一股尤為濃郁的丹香,緊接著只見歸鴻子手里捧著個錦盒,踱步走了出來,蕭塵二人立即起身,像柳、葉二人那樣低頭拱手問候道︰“師父。”

    “恩。”歸鴻子微微頷,全然未考慮過此刻的兩個徒兒已是假的了,正待將手里的錦盒遞給蕭塵,門外忽然疾步走進來一人︰“老祖。”

    那人卻是昨日蕭塵見過的凌若虛,歸鴻子向他點了點頭︰“凌長老何事?”

    凌若虛手里也捧著個錦盒,向蕭塵二人看了一眼,也不多想,走到歸鴻子面前,小聲道︰“上次老祖要的東西,到了。”

    歸鴻子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將手里的錦盒交給蕭塵,道︰“你們二人把九轉玄仙丹送去給谷主吧。”

    “是。”蕭塵也不多言,接過錦盒便和素憐月往外面走去了,但是剛才那一瞬間,他向凌若虛手里的錦盒探去了一道神識,那里面裝著的竟是七條極為精純的修真者靈脈!

    去到外面,蕭塵猛然間想到什麼,那次凌宇軒說什麼要奪自己靈脈,想必這凌家定然有著奪脈之法,奪脈之法不是人人都有,哪怕修為再高,沒有這等秘術也無法奪他人之脈。

    怪不得凌若虛這老賊能混上長生谷長老的位置,果然是蛇鼠一窩,此人奪來他人靈脈交給歸鴻子,絕不是用作提升修為,而恐怕是不斷延長壽數,想要長生!

    所謂長生,世間根本沒有什麼真正的長生不死,哪怕最後成了仙乃至仙王,也有著壽數盡頭,所以世間人人貪圖長生,因為有了無盡的壽數,未來便有了無盡的可能,到最後便有可能成為越仙王的存在帝尊強者!

    素憐月見他眉頭緊鎖,問道︰“怎麼了?”

    蕭塵搖搖頭,心想長生谷名為修仙玄門,卻在做著比魔教更令人指的事情,奪人靈脈,奪人壽元,比魔教更要不堪!

    歸鴻殿距離玄虛子所在的長生殿有著不近的一段距離,離開歸鴻殿後,二人便找了處無人之地,以如今素憐月的本事,再加蕭塵相助,要在丹藥里做些手腳並沒有什麼難的。

    做完手腳後,兩人便即前往長生殿,一個時辰後才抵達,長生殿的規模看上去便宏偉壯觀了許多,甚至堪比天元城的萬仙盟了。

    只不過此刻大殿廣場上,只見人人驚慌失措,似是生了什麼大事,一名維持秩序的紅衣男子見到蕭塵二人到來,立即上前道︰“葉師弟!你們送丹藥來了,太好了!快……”

    話未說完,那朱紅大殿里猛然蕩出來一道極強的玄力,直接將離得近的數十名弟子震得吐血倒飛了出去,隨後殿里面傳來一個恐怖宛如魔嘯般的聲音︰“殺殺殺!”

    這一下眾弟子更是驚慌失措,更加不敢靠近大殿了,紅衣男子急道︰“谷主他又……葉師弟,你快將玄仙丹送過去。”話到最後,又皺了皺眉︰“你們當心一些。”

    很明顯,他自己作為玄虛子的徒,但這時卻也是不敢過去的,蕭塵與素憐月對視一眼,二人便朝那大殿走了去,此刻大概也只有他兩人敢進去了,便是真正的葉少卿和柳如煙,也不敢進去。

    蕭塵一步步向那大殿靠近,眼中寒芒一閃而過,玄虛子,你的死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