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封天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當兩人距離那石台還有半丈距離時,石台周圍忽然泛起了一層淡淡白芒,看上去像是一層結界罩子,“砰砰”兩聲,將二人彈了回去。ap;

    二人落到地面,均自往後退了幾步方才站穩,但目光中卻同時露出了幾分驚異之色,只見咕嘰獸此刻像是絲毫不受阻礙,竟然直接穿了過去,跳到了石台上。

    蕭塵道︰“好!咕嘰兄!快把劍拿來給我!”

    李慕雪見狀,一跺腳,擋在他前邊,向咕嘰獸道︰“小白豬,快把劍給我!他是壞人,你不要理他!”

    “嗚……咕嘰?”咕嘰獸眨著一雙大眼,一臉懵懵的看著二人,似是不知如何選擇。

    李慕雪見他猶豫不決,忽的一笑,拿玉手捂住臉頰,循循善誘道︰“小咕嘰,你看我生得這麼漂亮……”說到這里,又一指蕭塵︰“你再看他,一臉壞相,所以當然是要給我啦!”

    “嗚……咕嘰!咕嘰咕嘰!”咕嘰獸不斷點頭,似乎很是贊同她的話,蕭塵苦笑道︰“咕嘰兄,你我二人相知多年,這時候可不能重色輕友啊。”

    此刻他見到封天劍遺落在此,心里想著等會出去後能以此劍對付莫家的地行仙,還有外面的古冥老人,這時之前的悲傷情緒便也減淡了許多。

    “哼!”李慕雪瓊鼻輕輕一哼,好不得意的看著他,軒眉笑道︰“看見沒,小咕嘰幫我不幫你,現在知道自己做人多失敗了吧?”

    蕭塵搖頭苦笑,隨後只見咕嘰獸走到封天劍前,兩只爪子抱住劍柄,用力往上提,然而齜牙咧嘴的卻怎樣也拿不起來,最後手一滑,整個圓滾滾的身子翻騰了出去,在石台上打了幾個滾。

    李慕雪捂著嘴撲哧一笑,最後干脆笑得花枝亂顫,道︰“小白豬,知道厲害了吧?這可是我們昆侖劍祖傳下來的劍,哪有那麼容易拿起來的?”

    “嗚……咕嘰!”咕嘰獸嘟著嘴,把臉漲得圓滾滾的,仿佛生氣了,李慕雪咳嗽一聲,掩嘴一笑︰“好啦小咕嘰,我不笑你了,你快幫我把結界打開,我來拿。ap”

    “咕嘰……”咕嘰獸輕輕一跳,跳到光罩邊緣,站在里面兩只爪子不斷比劃,最後往光罩上一拉,果然拉出一個小洞來。

    李慕雪見結界破開了一個口子,生怕蕭塵搶在她前頭,一個疾步沖上去,還不等咕嘰獸完全打開結界,便迫不及待往里面鑽了去,然而等鑽至一半時,咕嘰獸忽然放開了手。

    “呀!”李慕雪出一聲尖叫,卻是那結界口又收縮了回去,剛好箍在了她小腰上,使她進不去,也出不來,被卡在中間了。

    “小白豬,你……你做什麼!不許使壞,快放我進去。”李慕雪看著咕嘰獸,驚聲說道。

    然而咕嘰獸卻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一只手捂著肚子,一只手指著她,不住大笑了起來,蕭塵驀然一愣,只覺得這個動作表情甚是熟悉,那次在惡瘴山脈,狸貓精就是這般笑自己的,沒想到咕嘰獸竟然跟著他學壞了。

    但是很快,蕭塵便明白了怎麼回事,笑道︰“好!咕嘰兄干得好,快幫我打開結界。”

    咕嘰獸不斷點頭,站起身來,又走到另一處地方開始破結界,李慕雪見自己竟然被他們一人一獸合伙誆了,氣得咬牙切齒︰“你們!你們全都是騙子!大騙子!小騙子!欺負人!”

    咕嘰獸轉過頭向她看了一眼,又仰頭“咕嘰咕嘰”一笑,便不再理會她,繼續破結界,芝巒走到李慕雪身後,笑道︰“叫你嚷嚷,這回還嚷嚷不了?還是凡塵的郡主呢,哪里像個郡主了?”說著,竟然一爪子拍在了她臀上。

    “啊!”李慕雪出一聲尖叫,氣得渾身一顫,惱道︰“死貓妖,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還敢罵我?”芝巒說著,又是一爪子用力拍在了她臀上,李慕雪直是快抓狂了︰“死貓妖!我非殺了你不可!素問!素問!出來給我把他剁碎!”

    然而這里召喚不出劍靈,蕭塵見她快抓狂了,向芝巒瞪了一眼︰“狸貓精,你給我老實點!”

    片刻後,結界打開了近一人高,蕭塵弓著腰走了進去,李慕雪見他要取走封天劍,急道︰“那是我們昆侖派的!你不許動!听見沒有!”

    蕭塵沒有理睬她,走近石台,當完全看清封天劍時,不禁略微一詫,遠看時此劍與尋常仙劍別無二致,但當走近了,細看之下才現此劍與尋常劍的不同之處,可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ap;

    但見劍長近四尺,劍身不似尋常仙劍那般泛著光芒,反倒是有些黯然無光,猶似普通凡鐵一般,而兩邊劍刃皆無鋒芒,像是未經鑄造的粗糙之物,難以入劍修人士的法眼。

    然而,就是這麼一把無鋒重劍,只看了一眼,蕭塵便驀然感受到了一股澎湃劍意,仿佛達到了一種玄妙境界。

    愣了片刻,蕭塵將手放在劍柄之上,只稍稍觸踫的這一瞬間,便使他渾身一顫,意識像是來到了另一個地方,只見黑暗里透出一許亮光,一名須皆白的聖人手持此劍,指天天崩,劃地地裂,斬妖滅魔……

    驀然間,蕭塵回過神來,再看一眼封天劍,想到此劍乃是昆侖劍祖獨孤劍聖留下來的,獨孤劍聖當年飛升,不帶走此劍,想必定是劍意之境已登峰造極,能夠做到心中有劍,拈指一花一葉皆可為劍,是為無劍勝有劍。

    風幽的分身之術六界之內無人能及,問天的煉傀之術六界之內無人能及,那麼獨孤劍聖的劍意之境,亦是六界之內無人能及。

    這一刻,蕭塵不由得對獨孤劍聖肅然起敬,六界之中皆有其巔峰強者,如天帝、冥帝、魔帝、妖王、佛祖,那麼這位獨孤劍聖,必然是人界的至高強者,放眼紫府,無出其右。

    “喵了個咪!這把劍真有這麼厲害?”芝巒不知何時也飛到了石台上,一貓一獸眼楮眨也不眨的看著這把貌不驚人的無鋒重劍。

    蕭塵點了點頭,道︰“恩,獨孤前輩的劍意,又豈是一般人體會得到。”話末,微微一運力,想將封天劍拿起來,然而那封天劍卻是紋絲不動。

    這石台上並無任何禁制,全然是劍身太重的緣故,李慕雪見他也拿不起劍,笑道︰“哈哈哈!我以為你多大本事,原來也拿不起啊!”

    蕭塵不作理會,心想自己雖然功力尚未完全恢復,但也不至于拿不起吧?這一次猛運全身真元,一鼓作氣,雙手握住劍柄,將封天劍拿了起來,但是這一瞬間卻只感腳下重有千鈞,身子不自主的往前傾了去。

    蕭塵不禁凜然一驚,這把劍竟然如此之重,即便是自己全盛時期,恐怕也只得勉強揮舞,而想要揮灑自如,只怕需要天一子那等境界,想要以氣馭劍,則需天機子那樣的境界,想要收放自如,御劍千里,則需獨孤劍聖那等境界。

    正自凝思間,斜刺里忽然一道疾影掠來,卻是李慕雪以秘術掙脫了結界束縛,一把便搶在封天劍上,然而連蕭塵雙手握著都覺吃力,她又如何拿得起來?

    “ 當!”一聲響,封天劍便重重砸到了地上,連著將她也一起帶下去摔倒了,芝巒見狀哈哈一笑︰“搶吧搶吧,摔不死你。”

    “你……你!”李慕雪又氣又惱,沒想到這把劍竟然如此之重,這回在蕭塵面前丟了個大臉。

    蕭塵將她輕輕扶著坐起來,看著她道︰“初雪,你听我說,現在外面的人隨時可能闖進來,而我也需要以此劍去對付深淵上方守著的地行仙,這樣我們才出得去。”

    “哼!”李慕雪將頭一偏︰“我不管!現在只是因為我功力沒有恢復,等我功力恢復了就好了……啊!”

    話未說完,一聲尖叫,卻是整間石殿忽然劇烈一顫,然後兩人所在的地面毫無征兆的消失了,二人就這樣一同往漆黑的地底墜落了下去。

    “小子!”芝巒一個大驚從石台上跳下來,但是那地面石板又恢復了,怎麼敲也打不開了,咕嘰獸也跑了下來,這一次連他也打不開這石板了。

    “啊!”突如其來的變故,使李慕雪受到了驚嚇,兩人此刻都在墜落,但蕭塵較為冷靜,立時循聲過去將她抱住,隨後一只手凝起一團亮光,輕聲道︰“別怕。”

    “你……”這一刻,二人近在咫尺,李慕雪看著他的雙眼,還能感受到他肩膀的溫度,這一刻,好像真的不那麼怕了。

    蕭塵感覺到快落至地面了,手掌往下一拍,一股掌風送出,使兩人度緩慢了下來,輕飄飄落在了地上,隨後只听“錚”的一聲,封天劍也落下來插入了地里。

    “這里……是哪?”李慕雪凝出一團柔和的白光,看著四周喃喃說道。

    此地像是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穴,前邊有條黑幽幽不知通向何處的甬道,蕭塵俯下身用力將封天劍抽出來,再拿布條纏好,系在肩後,這把劍,他自然是無法收納進元鼎。

    “這里被封住了,我們往前邊走走看有沒有出口。”

    此刻沒了咕嘰獸在身旁,蕭塵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了,畢竟是昆侖秘境,天曉得前邊又有什麼,而且封天劍雖然找到了,但自己如今修為太低,恐怕連此劍百之一二的威力也揮不出,如何靠這把劍斬滅莫家的地仙?怕是到頭來還反叫人家給搶走了。

    李慕雪見他把封天劍收在了身上,柳眉一蹙︰“不管怎樣,你得把劍還我……”

    話音未落,前方甬道忽然傳來一滴水聲,那聲音來得突兀至極,又帶著幾分詭秘,仿佛是來自甬道的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