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奇怪女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四人加重了玄力,蕭塵立時感到陣陣吃力,遠處眾姬家弟子見狀,立即持劍攻了過來,青衣男子與紅衣女子對視一眼,二人也如閃電般攻了過來。d.dd

    此刻蕭塵正與四象長老對峙著,無暇旁顧,曉月身形一動,和光同塵施展開來,附近瞬間多出無數道虛幻人影,一剎那便將數十個姬家弟子震飛了出去。

    那青衣男子跟紅衣女子不禁一驚,他們原本以為只蕭塵厲害,沒想到這個拿拂塵劍的女子也如此厲害,二人不及反應過來,便覺渾身一陣乏軟無力,卻是曉月拂塵一掃,兩道水柱激射出去,打在了他二人胸口上。

    這邊蕭塵一人對抗四長老,愈加感到吃力,眉頭一皺,朗聲道︰“四位若再不停手,蕭某當真要使功力了。”

    上邊四人听他如此一說,不退反進,朱雀長老冷冷道︰“黃口小兒,休要猖狂!”

    蕭塵眉頭緊皺,心想若不將這四人震退,還真是沒完沒了了,當下猛運真元,但听得兩聲震天龍吟響起,兩條百丈金色龍影從他雙臂沖了出去,轟隆一聲,這一剎那竟是將四名老者震退了。

    遠處所有人皆是一驚,目露驚駭之色,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竟然憑一己之力,震退了四象長老。

    空中四人也是驚駭不下,此人的功力實是深厚無比,遠他們的想象。

    蕭塵皺眉道︰“在下蕭塵,應你們家主之邀而來,一切誤會,只須見著你家家主,自然知曉。”

    朱雀長老冷冷道︰“見了家主,自然知曉!”說罷,四人竟是又要攻上來,便在這時,遠處天際終于傳來一個雄渾的老者聲音︰“你們還不住手!”

    眾姬家弟子均是一怔,這聲音……是家主來了,只見遠處一道劍光落下,頃刻間化作一須皓白,但氣勢卻甚是威嚴的老者,正是姬春秋。ap

    “參加家主。”四象長老見著來者,立即拱手問候。

    “你們胡鬧!”姬春秋臉色難看,一拂衣袖,隨後走至蕭塵身前,抱拳笑道︰“蕭城主,失禮勿怪。”

    此刻四象長老,還有遠處幾十個姬家弟子均是一詫,難道還真是傳聞里那個蕭塵?不是單家請來的高手?

    “爺爺,他……真的是蕭公子嗎?”這時,遠處的紅衣女子飄然飛至,輕聲問道。

    “你們胡鬧!回去再問你們!”姬春秋橫了她一眼道。

    “我……我哪里知道嘛,都是堂兄出的餿主意,說什麼單家請的高手今日要來。”女子臉上一紅,抬頭悄悄看了蕭塵一眼,又將頭低了下去。

    這女子正是姬家的二小姐,姬夜雪,而那青衣男子乃是大公子姬若離,此刻只听他強辯道︰“他們兩個不走正路,鬼鬼祟祟的揀小路而走,我還以為是單家請來的人……”

    原來是之前蕭塵見此山景美,又存心想戲戲曉月,便拉著她走小路,未走正道,以至讓急功近利的姬若離誤會了。

    此時姬春秋向蕭塵看去,又看了看他身旁的曉月,微笑問道︰“這位姑娘是……”

    曉月手持拂塵劍,拱手道︰“千羽門,曉月。”

    “哦?原來是千羽門曉月仙子,失禮失禮。”姬春秋眼前一亮,因上次昆侖之事,世人對于千羽門敬若神仙一般,而對于曉月,大多都是未見其人,先聞其名。

    盡管曉月的到來,是在姬春秋意料之外,但他此時仍有些微微失望,原本以為蕭塵會帶大批風雲城高手而來的,怎想就他一人前來,但此時也不好開口講,不過轉念一想,倘若單家真的請來那個人了,即便風雲城來再多人又有何用?

    想到此處,姬春秋便即釋懷,向蕭塵和曉月頷一笑,擺了個請字︰“蕭城主,曉月仙子,請。ap”

    一路上,姬春秋與蕭塵娓娓而談,姬夜雪纏著爺爺手臂,時不時偷偷向蕭塵看去,美目流盼,明艷動人。

    她之前听說爺爺請來了風雲不動城的城主,原本還以為是個中年壯漢,沒想到竟然是個如此俊朗的年輕人,盡管雙鬢見白,微帶風霜,但卻更富男子氣息,非那些小青年可比。

    “那個,蕭公子,你們風雲城,有我們天劍峰好玩嗎?肯定沒有吧?”

    姬夜雪藏在姬春秋身旁,此時宛若變了個人,略帶幾分羞怯的向蕭塵看去,眸含秋水,朱唇貝齒,仿佛叢林里那一株嬌花,欲掩還羞,純真的話語,更顯她嫣姿天然。

    姬春秋立即輕輕瞪了她一眼︰“阿雪,不得無禮。”

    姬夜雪吐了吐丁香小舌,又悄悄看了蕭塵一眼,便不再言語,姬春秋轉過頭向蕭塵笑道︰“阿雪深居閨中,未見過世面,蕭城主勿要見怪。”

    蕭塵輕輕一笑,道︰“貴莊景致,確實遠勝鄙府,先前正是貪慕美景,以至讓大公子誤會了。”說到此處,抬手看了看一旁默然不語的姬若離。

    姬若離仍不說話,心想自己這些年勤修苦練,在姬家青年里獨佔鰲頭,此人與自己年齡相仿,怎功力勝自己如此之多,想到此處,不禁有幾分妒惱。

    一炷香後,一行人通過傳送陣法,來到了埋劍山莊,但見亭台樓閣,宮殿無數,碧瓦飛甍,朱牆有序,山門前豎著一把巨劍,一半沒入地下,上邊劍身則鑿刻“埋劍山莊”四字,于日照下熠熠生輝。

    再往下看,剛才幾人經過的幾座山峰,竟變得有如蟻蛭般渺小,人處此中,如若身在雲端一般,這埋劍山莊確實綺麗壯觀。

    “家主!”

    這時,莊內來了不少人,也不乏各位長老,先前他們見山下有打斗,以為單家來人了,但現在無事,各人又向姬春秋身旁的陌生男女看了去。

    姬春秋介紹道︰“我身邊二位便是風雲不動城的蕭城主和千羽門的曉月仙子。”

    眾人听後均是一詫,這就是家主萬里迢迢去請來的人嗎?似乎也並不如何出奇,他們深居莊內,是以對蕭塵和曉月,不如外界之人那般熟悉。

    這時一名中年人走上前來,這人面容清瘦,身著青袍,向蕭塵和曉月微微拱手笑道︰“原來是蕭城主和曉月仙子。”

    姬春秋向蕭塵道︰“這是犬子,無悔。”

    此人正是姬春秋的三子姬無悔,也是埋劍山莊的莊主,即下一任家主,說來也奇怪,姬春秋共有三子,偏偏讓這小兒子繼承了莊主之位。

    接下來姬春秋安排宴席,先替蕭塵和曉月接風洗塵,姬家乃是門名世家,即便大敵將至,也不能失了禮數。

    席罷過後,姬春秋才請蕭塵進入密室,商議對付單家之策,密室當中已有十來人,除了之前的四象長老,還有埋劍山莊的其他長老,見到家主來後,都紛紛起身相迎。

    姬春秋微微抬手,示意各人坐下,後又向蕭塵擺了個請字,請他入座,眾人齊聚室內,自然是先要研究一番陣法。

    姬家確實頗為擅長陣法,整座天劍峰,幾乎各處都布著強力陣法,一旦敵人入侵,無異于自投羅網,但是此刻,姬春秋等人卻眉宇不展,似是頗為憂愁,想來應是單家請來的那個人,是極為厲害的。

    眾人一直商議到深夜,姬春秋才嘆息一聲,道︰“今日先這樣,明日再議。”說罷又向蕭塵看去︰“蕭城主連日奔波,且先休息吧。”

    蕭塵微微頷,離開密室後,隨兩名丫鬟去到莊內一間清池別院,院子里盛開著曇花,幽香四浮,一名丫鬟吩咐兩個壯漢抬來熱水桶後,道︰“小環替公子寬衣。”

    “哦,不用了,我自己來,你們回去吧。”

    “是,公子早些休息。”

    兩名丫鬟走後,蕭塵泡在浴桶里,眉宇微鎖,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總感覺這個姬家有些怪怪的。

    他的神識感應比尋常人強了許多,自從來到埋劍山莊後,就一直隱隱有種說不清的感覺,好像整座天劍峰都被一座上古大陣籠罩著,這座上古大陣給他的感覺十分厲害,絕不在昆侖派的封天劍陣之下,既然如此,姬家又會懼怕何人?

    難不成是一個地仙?可有此陣守護,恐怕便是地仙也不易攻進來吧?難不成還是仙界的天界仙了?蕭塵越覺得有些不對勁,決定等會出去看看。

    等到接近中夜時分,桶里的水早已涼透了,蕭塵起來穿好衣服,輕輕掩上房門,出了院子。

    此時天空中一輪彎月下沉,清風拂葉,沙沙作響,蕭塵在黑暗中起落無聲,徑直向後山的方向而去。

    他感覺有一股很強的陣法波動,是來自後山,但是這股陣法波動,卻給他一種很詭異的感覺,有些說不清楚。

    越臨近後山,這股詭異的感覺越重,突然間,蕭塵身形一動,藏在了一棵大槐樹後面,前邊不遠處有一座幽潭,月光將水面映得波光粼粼,而在潭邊,蹲著一個白衣女子。

    蕭塵眉宇微鎖,心想此地幽靜無人,如此夜深,怎會有一個女子?當下屏住呼吸,探頭望去,只見那女子正在斷斷續續的哭泣,嚶嚶哭泣之聲,在如此夜深人靜的幽谷里听來,尤為詭異。

    “為什麼……為什麼都說是我給族里帶來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