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獵殺畢須博須(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在營地的外邊拼命的狂奔著,吸引著外圍的沉淪魔的注意,同時觀察了一下里面的形勢,跟在我後面的,只有外圍的少數沉淪魔,里面那圈,顯然不為所動,大概是在想我一個人不值得動用那麼多兵力吧。ap;

    呵呵,要是精通弓箭的亞馬遜看到這樣的情景只怕也會頭疼吧,內圍的沉淪魔不散,她們也無法射到中央的畢須博須,但是對我來說沒關系,我的武器又不直線射擊,只要有足夠近的距離就行了。

    等我繞著整個沉淪魔營地一圈後,外圍的沉淪魔陣型已經被我打亂,我終于有機會更進一步,接近內圍了。

    近了,近了,就是這了!這個距離應該可以了!我心里一動,毫不理會旁邊砍我一刀,立刻被凍成冰塊的幾個沉淪魔,如今沉淪魔的攻擊對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現在我的防御高達46點,沉淪魔普通的攻擊,必須2-3刀才能讓我掉1點生命,根本就是不痛不癢,只要不被包圍就行了。

    好機會,我立刻從物品欄空間里拿出今天的主角,有新人毒氣彈之稱的勒頸瓦斯藥劑。

    勒頸瓦斯藥劑

    傷害︰24

    數量︰22

    需要等級︰6

    快攻擊度

    畢須博須,接招吧!

    我見距離差不多了,立刻放慢腳步,把勒頸瓦斯朝中央扔了過去,本來想再扔多一瓶,但是看見沉淪魔已經包抄過來了,我不得不加快腳步,看來只能打持久的運動戰了。ap

    一邊跑,我的眼角始終注意那瓶勒頸瓦斯藥劑掉落的方向,omg,竟然偏了,我偷偷用石頭苦練了幾日的投擲,為此還被一個頭上長包的精英級別的巨大野獸帶著十幾個小弟追了好久呢,現在竟然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不過即使扔偏了,現在應該也已經出現攻擊效果啦?為什麼毒氣還沒有散播出來呢,我疑惑的拿出一瓶勒頸瓦斯藥劑一看,汗,原來是忘記開瓶蓋了,這些藥劑可不像游戲里面,扔出以後就能起爆開來,它上面精美的瓶蓋可不光是用來欣賞的,而是類似于手雷彈的保險絲作用,打開以後才能扔,日了,事到臨頭還是太緊張了一點,老是出錯。

    就在我郁悶的時候,營地中央突然被一層綠色的氣體籠罩,讓我眼楮都快瞪出來了,我可是明明看到勒頸瓦斯起碼扔到離營地中央一百米的地方的,怎麼又跑正中央去了,而且瓶蓋也沒開,怎麼就爆炸了呢?

    隨後我嘴巴咧了開來,笑的跟個啥似的管它呢,反正是炸著就行了。ap;

    然後我找了個空隙,將第二瓶扔了出去,這次我可沒忘記拔開蓋子,omg,還是偏了一點點,不過令我驚訝的是,一會兒以後,它又在營地中央爆了開來。

    怎麼回事,我整個人都蒙了,難道勒頸瓦斯藥劑還追加了自動跟蹤的功能,比飛毛腿導彈還牛?

    算算時間,冰封裝甲的時間也快過去了,我又拿出一瓶勒頸瓦斯藥劑,正準備拉開瓶蓋,不料不知道哪個陰險的沉淪魔,竟然一刀恰恰砍在我手上,害我一個沒抓穩,掉了下去,日了,一瓶勒頸瓦斯就這樣報廢了,我狠狠的瞪了那只已經被凍僵的沉淪魔一眼,也不敢停下來將藥劑揀起,看看冰封裝甲效果快要消失了,我只能選擇撤退。

    在隱匿等待點狼人變身結束,我再次站了出來,打算繼續用剛剛的手法將畢須博須猥瑣掉的時候,突然營地中央又冒起一陣綠煙。

    ?……今天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總是覺得有點怪怪的呢?

    當我第二次沖如營地的時候,營地顯然是騷亂了起來,有鑒于剛剛的教訓,這次內圍的沉淪魔們也行動了起來,就連在中央的畢須博須也忍不住慌亂了起來,親自的朝我壓了過來,它周圍的沉淪魔軍團也開始隨著它移動,我可不敢讓它的內衛軍包抄過來,否則就算我度再快上1o倍也會給包餃子的,我一直與之保持著距離,而數量最多的內衛軍也始終圍繞保護在畢須博須周圍,並沒有不顧一切的沖過來,否則我還真的沒折呢。

    就這樣,外圍的沉淪魔亂成一團紛紛向我撲過來,但是在我的度,還有冰封裝甲的保護下,它們始終無法將我團團圍住,而更龐大的內衛軍,卻如同胖子一般,密密麻麻的圍在一起,將畢須博須保護在里面,慢慢的朝我移動過來,一時間,整個龐大的沉淪魔營地亂成一團,如同吵雜的菜市場一般,刀光閃閃,魔影交錯,沉淪魔的怪叫聲,法師的怒吼聲,鍋子被撞倒聲交織在一起,組成一錯亂恐慌的交響曲,被沉淪圍起來的畢須博須的,它的位置一目了然,簡直是在提示著我往里面投擲一般,而沉淪魔越是混亂,我接近的機會卻越是多,手中的勒頸瓦斯藥劑不斷的扔了出去。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我的準確率高了很多,不過偶爾一兩個偏了方向的勒頸瓦斯藥劑,到是沒有再詭異的出現在中央地帶,而是在原地爆了開來,被毒氣籠罩的內衛軍頓時慘叫一片,被劇毒的霧氣所殺死,這時畢須博須的bt能力終于體現了出來,被毒死的沉淪魔由沉淪魔法師復活,而被毒死的沉淪魔法師,則是畢須博須親自復活,只是那麼一剎那的功夫,倒下的幾十個沉淪魔內衛軍又生龍活虎的站了起來,若不是看到經驗有所增加,我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呢。

    但是很可惜,我主要針對的目標是畢須博須,而不是它的手下,使用的也不是火焰法術,而是毒氣彈,它bt的能力始終無法得到有力的揮,在我不斷的投擲下,它站著的地方,一直籠罩著一層綠色的煙霧。

    投擲-休息等待-制造混亂-投擲,這個過程不斷的循環著,當我手上只剩下三瓶勒頸瓦斯藥劑,正擔心著是否夠用的時候,營地里面突然傳來一聲悲憤不甘的怒吼,緊接著,一道以血肉骨頭為彈片的劇烈爆炸,炸了開來,周圍半徑1o米以內的沉淪魔近衛軍,連慘叫聲都沒有出,就被炸的粉身碎骨。

    時間仿佛定格在這一剎那,連追在我身後,正向我砍過來的小刀,也突然滯留在半空中,剛剛還如同市場的營地,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法術一般,靜的只剩下那呼呼的風聲。

    大王的氣息不見了,大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