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殺著殺著就習慣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佣兵丙拼命的跑著,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跑的那麼快,那被自己所破開的空氣出呼呼的嘯鳴聲,化作凜冽的颶風將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物刮得獵獵作響,臉似刀割一般,窒悶干熱的天氣似乎也因烈風而被驅逐了不少。 ap;  

    暢快淋灕的愉悅感,讓他突然產生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就好像拋棄了身上累贅的衣物,拋棄了心里面沉重的負擔,**著身心展開雙手在潔白柔軟的海灘上無羈無束的飛馳一樣,沒錯,自己就是那雙子海邊的海鷗,正在迎風起跑,展翅欲翔……

    這股莫名其妙的恰意幻覺,甚至讓他忘記了自己還處于狼狽逃竄、性命堪憂的狀態,這一刻,他已經不再是為了逃跑而奔馳,他面帶著笑容,張開雙手作大鵬展翅狀,仿佛隨時都要飛起來----原來,度竟然如此美妙。

    “這位老兄,該不是嚇傻了吧,你這樣做讓我很難提起斗志啊。”

    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從耳邊響起,佣兵丙一個激靈,從忘然物外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猛得一轉頭,突然現不知在何時,自己旁邊竟然多了一只雪白的狼人,正帶著一臉游刃有余的表情與自己肩並肩的奔馳著,看向自己的眼楮里,**裸的殺意中夾雜著些許的郁悶與無奈。

    下一刻,他感覺背後一陣巨疼,就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從那里破體而出一般,他驚駭的大咳了一口鮮血。整個人順勢高高的飛了起來,腦子一陣空白----難道,自己背後真的要長出翅膀了?難道,自己真地可以展翅飛翔了?

    的確是有東西從後背破體而出,只不過不是翅膀,而是鮮血罷了。身體的確也飛了起來,只不過不是飛翔,而是被打飛罷了。只可惜佣兵丙已經無從再得知了,或許,能保持著這樣的幻想離去,他已經足夠幸福了。

    在佣兵丙暈過去以後,我並沒有停手,而是又補了幾記,直到他生命清零才算罷休,別怪我心狠。想想那些被他所屠殺,面帶著痛苦絕望而死的無辜村民吧,他又何曾心軟過,能在昏迷中毫無知覺的死去,已經算便宜他了。

    隨後。我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最後只得到了幾件白板的裝備,唯一一件藍色鎖鏈靴屬性也垃圾的不行,怪不得如此脆弱,竟然一招就被我打飛了出去。ap看來佣兵地日子的確不好混呢。

    回過頭。我朝另外一名佣兵的方向追去,至于最後一名,已經交給小雪它們了,以小雪現在比我還要變態的實力和度,再加上靈敏的鼻子,若是他還能逃脫的話那也沒話好說了。

    放開腳步,我全力奔馳著。度比剛才還要快上好幾分。肉眼可以察覺的到的,身體上隱隱透露著一層猩紅血光。沒錯,這正是技能施放以後地功效,雖然佣兵丙的裝備的確很爛,但畢竟是以力量和生命見長的沙漠戰士,能一招將其打飛,並揮出比剛剛更快的度,大多要歸功于技能地威力。

    沒有小雪那般靈敏的鼻子,但是我卻多了一架多功能型偵察機,在懶烏鴉的監視下,另外一個士兵的行蹤無所遁形,從心靈聯系傳過來的信息,讓我很快便現了另外一個士兵地蹤影,他正企圖往魯高因城地方向跑去,大概以為混在人多的地方就能安然無事吧,殊不知小雪早已經將他的氣味牢牢記住,就算再怎麼喬裝打扮也沒用。

    佣兵甲時不時的回過頭,現後面並沒有追兵,不禁心里一喜,t,我就知道老子的運氣不差,他美滋滋的想到,至于另外兩個伙伴的安危,他已經顧不上了,只要自己沒事就好。

    離魯高因城地距離只有不到一個小時,只要混入城里,就算那個人有通天地本領也別想找到自己,到時候可要好好的盡情享受一下,壓壓驚了,佣兵甲已經開始yy回到城里以後,大口吃著美食,大把玩著美人地情形了。

    當他習慣性的再次回過頭時,本該空無一人的後背卻多出了一道黑點,並正以肉眼能辨的度越變越大,可以想象,黑影的度肯定是自己的好幾倍。

    他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楮,沒看錯,的確沒看錯,按照這種度,別說回到城里,恐怕無需幾分鐘的時間自己就要被追上,佣兵甲驚恐的眼楮里透露著絕望,心里不禁暴虐的咆哮著︰該死的,該死的,難道那兩個混蛋竟然沒能拖住他的腳步?

    人到生死抉擇的時候,總是會暴露出本性,而佣兵甲自私自利,貪生怕死的性格在這一刻暴露無疑。

    “給你幾點提示。ap;”我在佣兵甲的後面冷冷說道。

    “第一,如果是怪物襲擊的話,它們向來不會留下尸體;第二︰如果換成沙漠盜賊,他們則是從來不殺年輕的女子;第三︰沙漠上幾個大的強盜集團,都已經被我瓦解掉了。”

    那仿佛萬年冰封般語氣,每一個字都讓佣兵甲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沒想到滅殺村落以後的三人的特意布置,竟然是在自打嘴巴。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原諒我吧,我要加入冒險者聯盟,以後一定會洗心革面……”

    當死亡的氣息逼近之時,佣兵甲再也顧得不形象,竟然邊跑邊痛哭流涕的大喊著。

    看對方猶豫,佣兵甲仿佛黑暗中看到了一絲曙光般,不禁心中大喜。

    “真的,相信我,我一定會改過自新,我可以向上帝誓。如果違背的話,就讓我在地獄里永受折磨。”佣兵甲回過頭,眼楮鼻子上的淚水鼻涕因為奔跑抖動而甩地滿臉都是,看起來就如同小丑一般。

    “好吧,那我不殺你。”我的腳步逐漸放慢。

    “一……一言為定,你要說話算話呀。”

    佣兵甲的臉上露出狂喜的神情,但是那卑陋的本性讓他根本無法相信任何人所說的話,看到對方慢了下來。他狂喜至極,不禁加快腳步向前跑著,只要!只要逃到城里去,自己就安全了,他這樣堅信著。

    然後,他只覺得自己下一腳踏在了空處,整個身影悍然而倒,措手不及的他還未等來與結實地面的踫撞。便突然眼前一黑,身體掉入了一個柔軟粘稠,伸手不見五指地黑暗空間,整個空間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和腐爛味道。

    沒等佣兵甲的腦子完全反應過來,周圍柔軟粘稠的肉壁便開始逐漸收縮。向自己擠壓過來,他驚駭欲絕的用手腳將四周撐住,但是那肉壁卻似一團棉花糖般,他的手腳凹進了里面去,肉壁以平穩而優雅的步調。逐漸地覆蓋上了他的身體。佣兵甲覺得周圍越來越狹隘,空氣也越來越渾濁,粘稠地液體在逐漸溶解他的衣服,逐漸緊縮的肉壁,正慢慢地將他肺里的空氣擠壓出來了,身體疼的已經快要失去直覺,眼楮越來越模糊……

    好大一條沙龍。我站在外面。漠然地看著佣兵甲被一條突然從沙地里竄起的巨大白色肉柱所吞噬,這條白色的肉柱就仿佛是劇毒花藤放大了成百上千倍一般。直徑過五米,長更是不知幾許,不同的是它的身體構造,仿佛蠶一般白呼軟綿地外表覆蓋著一層厚厚地、刀槍難入的脂肪。

    在魯高因混了幾個月之久,我一眼便判斷出了這種怪物的名字----沙龍,或許不應該稱它為怪物,因為它並不屬于地獄生物,而是如羅格營地的草原上遍布著羚羊野鹿兔子等草原動物一樣,是西部王國土生土長的沙漠型生物。

    這些沙龍實力強大,如果被其捕獲,即使是轉職者也未必能夠安然逃脫,不過幸好它們的移動度不快,兼之性格懶惰,捕食的方式類似守株獵兔,在它們所獵食地範圍,會留下明顯地痕跡,比如說不自然的凹下一個大坑之類地,所以即使是普通人也能識破並遠遠躲開。

    雖然不是地獄生物,但是其恐怖程度卻比地獄生物有過之而無不及,換一種說法,自從有了地獄生物,沙蟲的小日子過得更加滋潤了,對于它們來說,這些會毫不猶豫的踏入它們捕食範圍內的愚笨地獄生物,簡直就是老天賜予它們的美食。

    而佣兵甲就是因為忙于逃命,竟然連如此明顯的痕跡都沒有留意到,一腳踏入大坑里面,然後被沖天而起的沙龍所吞噬,連帶方圓十多米內的沙地也被這股力量沖上幾百米的高空,置身在里面,沙塵席卷,遮天蓋地,猶如末日降臨,雖然早已經听說過沙蟲的變態,但是真正看到還是第一次,沒想到連捕食都有如此威勢,若是自己被吞進里面的話,也不知道能不能逃脫,想到這里,我不禁狠狠地打了個冷戰。

    不過,就算佣兵甲能及時停下來逃離沙龍的捕食範圍,我也不打算放過他,他能不能改過自新不重要,而是,冒險者聯盟不需要這樣沾滿了無辜鮮血的懦夫。

    待我回到原地,小雪它們早已經趴在那里,無聊的打著哈欠,看我回來,不禁如小狗一般爭先吐著舌頭朝我撲了上來,拜托,也不看看你們的體型再說,我無奈的被小雪撲到在地上,任那鮮紅的舌頭在臉上不斷舔舐著----幸好頭上還帶著卓越頭盔,不然我的臉可要遭殃了。

    嬉鬧了一陣以後,我翻身躍上了小雪背上,順手取下沾滿口水的卓越頭盔,長吸了一口氣---這種全覆式頭盔看似威猛,但是帶著卻未必舒服,正面的結構僅僅留下眼楮和鼻子的兩條縫隙,讓里面的頭部憋悶不已,如果不是想隱瞞身份,我才不會帶勒,德魯伊果然還是最合適帶狼頭。

    我指揮著小雪朝記憶中附近的一處綠洲慢慢步行過去,記得那里搭有一處小棚子,就仿如古劇里的官道路上的茶寮一般,專供過往的旅人和冒險者休息,那種類似酒吧,卻沒有滿屋子充斥著酒氣的氛圍,對並不嗜酒的我來說更為合適,最重要的是能在里面打听到不少的消息。

    一路上,我不禁開始回憶這兩個多越以來的收獲----就如剛才的情形一般,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四大城市里來回兜轉,這個長老的頭餃真tm一點用都沒有,我要嚴重的bs一下不知變通的法師公會,身為長老,自己竟然還要像普通的冒險者一樣,先要步行到其他大城,在那里的傳送站登記以後才能永久使用,雖然說幾乎全程都是由小雪代為行走的……

    好不容易跑遍四大城的傳送站,我有事沒事便飛來飛去,消耗一下該死的法師公會的能量也好……咳咳,這當然是騙人的,我不是那種人!

    為了清理那些不知收斂的墮落者,我慘兮兮的如同推銷員一般飛來飛去,連歷練的功夫也省下了,算一算,這兩個月以來,死在我手上的人也快有上千人了,啊,當然,其中墮落者只佔絕少一部分,不到一成,至于為什麼,咳----

    感覺自己也快殺的麻木了,幸好一路有個天然嬌的幽靈聖女陪在旁邊,並通過另外一種方式化解掉了心中逐漸積累的暴虐,不然我非得被逼瘋不可。

    而讓我慶幸的,死在我手上的墮落者之中並沒有出現轉職者,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以轉職者的身份,怎麼可能會看得上這種低級的殺掠搶奪方式?如果不是被牽扯入三無公主的陰謀里面,我連圖克他們三個也不可能遇見。

    另外一點不得不說的是,雖然被四處作亂的墮落者弄的焦頭爛額,但好歹也過了兩個多月,我還是有驚無險的跨過了23級的關卡,成功的擺脫了初級菜鳥的範疇----別懷疑,沒有到達24級並掌握所有的三階技能,在其他高手眼里就是菜鳥一只無異。

    德魯伊的三階技能一共有五個,分別是外形變換系的野性狂暴,撞捶,元素系的火山爆,颶風裝甲,還有召喚系的食尸藤。

    而我對付佣兵丙所用的技能,正是只有狼人狀態下才能使用的野性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