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怪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回過神的時候,死狗那特引人矚目的一身金毛已經映入了視野之中,金光一閃,已經從樹林里面穿了出來,但是緊貼在它屁股後面,又有數道黑影“嗖嗖”的從里面穿出。?ap;?  ?

    七八個手拿菜刀和短矛的小矮人,就這樣在緊緊跟在死狗後面不足一步之遙的距離,一張鼠臉緊緊盯著眼前的獵物,就仿佛老鼠見著了奶酪似的,滿是狂熱興奮,手中的菜刀和短矛更是不斷落下,企圖將死狗斬殺。

    死狗身上已經被小幽靈加持了個雞蛋殼,以小矮人的攻擊,沒有個十來次是別想打破,但是我覺得其實根本沒有必要,不信咱們再將目光放到這場滑稽的追逐之上。

    先,死狗在度上略遜于小矮人一籌,即使將四只毛茸茸的小短腿掄得像車輪似的快,但是小短腿也就罷了,它竟然還跑不過同樣是小短腿卻用兩只腳跑的小矮人,對于這一點,身為主人的我感到十分羞愧,看來有必要給死狗進行一些特殊的訓練才行。

    竟然死狗的度比小矮人慢,為什麼到現在還安然無恙,為什麼我會說不需要雞蛋殼保護呢?接著看下去就知道了,在這場轟轟烈烈的小動物(姑且把小矮人也當作是吧)賽跑中,小矮人a憑著自己度上的略微優勢,已經幾乎能將臉貼到死狗屁股上了,只見它高高迎起自己的短矛,興奮的唧唧叫著刺了上去,哦,它朝死狗的屁股刺了上去。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死狗要屁股開花的時候,仿佛後面長了一雙眼楮似的,保持著極高的度,死狗的身體就仿佛摩托車拐彎時的動作一樣,突然詭異的傾斜了一個四十五度,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做到地,但它的確做到了。並成功的躲過了小矮人a的爆菊一刺,在因攻擊而出現的滯留時間里,將對方甩在了後面。

    不過,死狗的危機並沒有結束,成功甩掉a以後,拿著菜刀地小矮人b又接近了。這小b前身大概是個殺豬的,一把菜刀舞的淫蕩無比,瞄準死狗金燦燦的屁股,一個十字交叉斬砍了下去,這下就算死狗的身體能傾斜九十度也沒用了,就在這千鈞一的時間里,死狗的屁股突然高頻率的顫動起來,將仿佛變魔術一樣,明明是從屁股上劃過。卻偏偏落了空,看小矮人b那驚愕的樣子就知道死狗地躲閃方式有多逆天了。

    其實我一直在想,死狗是不是被賦予了99.9999%躲閃率之類的屬性?

    最後。一只鬼狼沖了上去,將剩余的三四只依然鍥而不舍地小矮人阻攔下來,死狗這才慢慢停了下來,抖抖金色的卷毛,昂挺胸的與我們擦身而過,那沉著而憂郁的滴溜溜眼珠就仿佛在說︰佣人們,食物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不用客氣,給我盡情的享用吧。ap

    。如果不是看到越來越來從樹林里出現,將我們團團包圍的怪物,我真想好好教訓一下這條自以為是的死狗,嗯嗯,就把它的長耳朵扎成辮子怎麼樣?

    不一會兒,周圍又擠滿了各式各樣的怪物,數量絲毫不比剛剛那次少,看著已經接近升級地經驗,所有的疲勞頓時化為喜悅。迎著依然是愣頭愣腦的一馬當先沖過來的小矮人,大手一揮,地面頓時嗡嗡鳴動,開始顫抖起來,自小矮人腳下,一道道地縫裂開,滾燙的白煙沖出,接著是一道道熔漿不規則的從裂縫之中噴,將攻擊範圍之內的大地變成一邊熔漿地獄。不絕于耳的小矮人慘叫聲從那片火紅色的土地中傳出。足足持續了大概十秒,熔漿終于停止噴。大地恢復平靜,焦黑地土地上依然煙霧繚繞,上面散落著各種各樣的“黑炭”,從形狀可以看出,這些黑炭有些像小矮人的半截肢臂,有些是整個腦袋,又或是殘缺的身體,總之沒有一塊完整的。

    不考慮浪費。完整版地九級火山爆威力就是如此駭人。給敵人地震撼力遠遠大于改良過後地火山爆。實際效果上。這次火山爆雖然只干掉了上百只小矮人。但是卻在剩余地幾百只小矮人心里面留下恐懼地種子。有些幾十個膽小地小矮人已經開始偷偷閃人。但是在地上地小雪還有天上地懶烏鴉補成地天羅地網之中。無論怎麼逃都是在白費力氣。

    “來吧來吧。一起參加這場盛宴。”

    我狂笑著。臉色在魔法光芒地照耀下。露出少許地扭曲。手中地武器連連切換。火球。冰風暴。閃電。火彈。冰彈。充能彈。一股腦地扔了過去。就連遠處地刺木魔和森林獵人也沒放過。受到我地挑釁。它們怒吼一聲。巨大地軀體到著大地隆隆地悲鳴聲。組成一道水泄不通地木頭圍牆朝我們壓過來。

    換作平時。我是不會那麼瘋狂地。而是精打細算。盡量節約法力精神力。但是現在不同了。還有少許經驗就能升級。也該是時候瘋一把了。

    在我不計較成本。不也不使用藥水地情況下。法力和精神力都在干涸。特別是法力。我終于知道為什麼法師那麼寶貝自己地法力了。原來一旦放手施展起來。消耗地度竟然是如此之快。接近二十級法師地。3oo多點地法力。在我全力地施展下。.沒到一會兒就已經見底了。

    然而這樣澤河而漁地做法。換來地效果卻也是驚人地。怪物以比前幾波快上幾倍地度倒下。能沖破我地魔法防線地。也就幾只精英和頭目。卻也已經傷痕累累。被小雪它們三兩下就打掉了。而就在怪物大軍只剩下一半不到。法力也即將透支地時候。身上一道金光閃過。將整個河岸照亮。

    感受著體內暖洋洋的感覺,由精神力和法力消耗所帶來的心靈空虛感瞬間便被填滿,我開始琢磨著上帝那老家伙去不是去過我原來的世界,玩過那的游戲,當然,文明並不止地球一處,他是在其他世界玩的也說不定。總之,我覺得他設定這樣的規則,有很大可能是受到游戲的影響。

    回過神,我對殘余下來的怪物嘿嘿一笑,似乎感受到我目光里不懷好意地成分,整個怪物大軍的腳步都微微一頓。下一刻,它們重新開始在不要錢式的魔法攻擊里面呻吟慘叫。

    “大收獲呀大收獲……”

    一邊哼著連自己也說不上什麼意義的小調,我就像勤勞的農民伯伯一眼,不斷彎下腰去,將一件件看入眼的物品撿起來,哦哦,著不是聖騎士地權杖嗎?好久麼爆出過聖騎士的裝備了,我樂滋滋的將藍色權杖擦了又擦,然後塞到物品欄里。至于鑒定,還是等晚上休息的時候再說吧,大家圍坐在一起。為垃圾而嘆息,為極品而歡呼,那才有意思。

    于是,戰後統計,金幣大量,藥水若干,白板和藍色裝備若干,碎裂寶石三十一顆,裂開寶石八顆。完整寶石……呃,零顆,此外還有符文一個,裂開的骷髏一顆,回復活力藥劑兩瓶,較為珍貴的裝備,比如說剛剛那把權杖,一共有三件,分別是刺客專用的藍色級腕刃。屬性未知;亞馬遜專用的白板女士之矛,加了2級的亞馬遜二階標槍與長矛系技能威力一擊,還有1級地一階被動與魔法系技能致命攻擊,也算是小極品,賣出去的話起碼能換件金色裝備。

    啊啊----我想要的德魯伊專屬裝備狼頭或者飛鷹頭盔和鹿角什麼之類,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出現,為什麼!!

    最後,便是一件金色地白骨盾牌。

    硫磺之標記白骨盾牌

    防御︰51

    耐久︰4o-4o

    需要力量點數︰25

    需要等級︰18

    +32%防御強化

    +1o對飛射性防御

    +5力量

    +5敏捷

    +8體力

    +1o法力

    抗毒+15%

    恢復裝備耐久度1于1天之內

    在我所有的金色裝備里面,盾牌類一直比較稀罕。這面屬性不錯的白骨盾牌算是彌補了這一點。只是為什麼是白骨盾牌呢?所有盾牌里面最惡心的一種,就算是散著金色光芒也一樣很惡心呀。要是掛在牆上做裝飾的話,百分之二百會將十歲以下的小屁孩嚇哭。

    確認沒有遺漏哪怕一個金幣仔以後,我才帶著小幽靈她們重新出,這片區域附近的全部怪物幾乎都已經被我們清理一光,是時候尋找下一個刷怪點了,按照這種度的話,我估計最多只要一個月就能升到3o級,如果一直持續這麼練下去的話,大概3年左右地時間就能升到6o級,這是一個能令整個大6冒險者都駭人听聞的數據。

    這樣又過了好幾天,隨著不斷蹭蹭上漲的經驗,三無公主升上了二十三級,而升級度如蝸牛般的小幽靈,經驗也漲到了十三級又三分之一有多,可惜的是,並不是所有的區域都有那麼多怪物刷的,有些區域方圓幾十里只內小貓都沒兩只,再加上有其他冒險者在附近的時候,我也不想暴露這種練級的方式(被看見地話鐵定會上冒險者周刊的頭條),所以這樣一來二去,比我預料之中的還要慢了一些。

    這天,連續刷了幾個小群怪物聚集點的我們停下來稍作休息,按照三無公主的推測,我們現在已經接近了龐大濕地,可是關于吉得賓的消息卻一無所獲,據菲尼克斯的推測,小矮人竟然能潛入庫拉斯特,那它們的部落肯定不會離得太遠,可以大致的確認應該是在蜘蛛森林地範圍之內,可是如今我們都已經快走出蜘蛛森林了,卻依然一點線索都沒有,我幾乎已經打算放棄掉這個任務了。

    “呱----呱----”

    正當我們準備重新出地時候,遠處傳來懶烏鴉那五音不全的叫聲,如同一道黑箭般沖下來,站在我地肩膀上,騷包的梳理著自己油光滑亮的黑色羽毛。

    如今這只懶烏鴉可是非同凡響,在魯高因曬了一曬,接著來到庫拉斯特涼一晾,竟然離奇的又上升了一個變異等級,達到4級變異,整整比2級變異的鬼狼高出了2級,飛行度加成達到恐怖的8o%,全施展的話連小雪都看不大清它的身影,當然,生命、防御、攻擊、抗性還有力量敏捷也有所增加,不過在我看來,戰斗力還是一樣渣,對付一個頭目沒問題,若是精英,先不說它能不能贏,得問問它願不願意干先。

    懶烏鴉的變異等級提升了,這是喜事,而且按照以前的經驗,四只鬼狼差不多也是時候提升了,這幾天讓它們多戰斗一些,看看能不能一口氣讓它們來個集體升級,唯一令我郁郁的是劇毒花藤和小雪,小雪也罷,提升到了精英二級之後實力上升到一個新的台階,高手寂寞的它沒有可提供自己繼續升級的敵人,這一點我理解,就是劇毒花藤,到現在依然停留在精英一級,也不知道需要什麼新的契機才能夠繼續升級。

    當然,還有最後一個----就連變異都沒有觸的橡木智者,對它我幾乎已經放棄了,+7o%生命的靈氣光環,似乎也夠bt了。

    “呱呱----”

    一邊梳理著羽毛,懶烏鴉用自己能夠表達出來的意思將情況傳達給了我。

    “森林南面……空地……怪物……很多很多……”

    喃喃口述著從懶烏鴉那里得到的消息,我回過頭看了一眼躍躍欲試的三無公主和小幽靈,不由笑了起來。

    “那麼,我們就稍微拜訪一下那里的主人吧。”

    艱辛的穿過一片茂密森林之後,出現在面前的一目卻讓我們愣了起來,我總算明白懶烏鴉特地用兩個“很多”強調是什麼意思。

    在將近有十個足球場大小的空地上,一排排火把豎立其上,一簇簇篝火熊熊燃燒,足足有數千名小矮人幾句在這片空地,密密麻麻的人頭看起來人山人海,好不熱鬧,最令我驚訝的是,這里的小矮人包括有投影和手侵蝕者,甚至還有不少正常的,這三種不同類型的小矮人竟然相安無事的聚在一起,雖說不上友好,但是看起來也不像是來擺擂台打群架的樣子,究竟是什麼家伙,那麼有魅力竟然將這些小矮人齊聚一堂。

    腦海里突然回憶起在庫拉斯特的酒吧那會,在冒險者酒吧看到的消息----最近小矮人突然莫名的大量聚集,難就就是這事?

    數千名小矮人似乎將一塊台板圍在中央,我這里離得太遠,看得不大清楚,只好潛伏在叢林之間,繞著空地轉了半個圈,終于找到了一處離小矮人最近的隱匿點,小心翼翼的爬到樹上,居高臨下望下去,看到的情形不禁讓我大吃一驚。

    被這些小矮人圍在中央的台板上,站著一位全身籠罩在黑色法師袍里面的人……不,或許只是形狀相似而已,是不是人還不能確定,我現在離得遠,也看不見它究竟有沒有怪物特有的名字。

    只見這位連臉孔似乎也籠罩在一片黑色之中的不知名物體,似乎在念碎碎著什麼,然後雙手一展,數千名小矮人頓時沸騰起來,臉上充斥著喜悅與狂熱。

    靠,難不成是某邪惡教會在搞什麼地下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