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驚天陰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十多米高的大樹上,從隱蔽的樹葉里伸出三只腦袋,目光放在草地的數千名小矮人,還有它們所圍著的高台上的那個黑袍不知名物體。ap;

    “愛麗絲,你覺得那是什麼?”頭輕輕一轉,我在小幽靈那水靈靈的耳朵上呵道。

    敏感的部位突然受到襲擊,小幽靈身體一軟,差點掉了下去,不由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深受得教會思想影響的她幾乎沒怎麼考慮就脫口而出。

    “那還用說,肯定是邪惡的教會呀,等會一定要將她們殺個片甲不留。”

    精致的小臉鼓了起來,那雙銀色的大眸子更是散出滿滿的氣勢,一副和對方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樣子,汗,真不知道她在當候補聖女那會被灌輸了什麼樣的知識。

    “小茉莉呢?”

    我將頭轉過另外一邊,大概是看我不鳥她的建議,小幽靈眨著困擾的美眸,小手不斷搞起了小動作,啊,別捏男人那里呀笨蛋,很疼的……

    “查探,殺。”

    與小幽靈那夢幻一般的銀色美眸不同的,亮黃色的,宛如寶石一般美麗的眼眸,靜靜的看來過來。

    就結果來說到是和小幽靈的差不多呢,想不到三無公主也是鷹派呀,其實瞧瞧,這些小矮人還蠻可愛的,就像兩腳直立兼之放大了十幾倍的灰色小倉鼠……

    “嘎----哦嘎----哦----”

    身後傳來死狗地怪叫聲。似乎覺得身為隊伍里地一份子(隊長?)。怎麼說自己也得表示表示。不過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說些什麼就是了。

    話又說回來。狗會爬樹嗎。莫非我真地撿到了什麼無法確認肉質是否鮮美地奇怪生物?

    查探呀。該怎麼著手好呢。等會偷偷跟蹤那個黑袍不知名物體?也不知道他地實力怎麼樣。不過貌似也不是厲害地樣子。因為如果真地是那種我無法匹敵地存在地話。那在這里也應該能感受得到他地氣勢。

    當然。也不排除它地實力已經nb到能掩飾自己地全部氣勢讓我無法察覺。這種可能性雖然小但是也不是沒有。不過冒險查探一下還是值得地。為什麼冒險者要稱之為冒險者?冒險冒險。要是你什麼險都不敢冒。遇到一個沒有氣勢地人便疑神疑鬼。不敢出手。那還叫什麼冒險者。叫縮頭烏龜好了。

    正當我想著怎麼才能繞過數千名小矮人。看能不能從黑袍不知名物體身上查探到點什麼地時候。三無公主似乎察覺到了我地想法(眼楮老盯著黑袍生物看。看不出那才奇怪呢)。她拉了拉我地衣袖。頜輕搖。然後用那縴縴細指指著一下小矮人。

    是想從小矮人身上著手嗎?憑著長久地默契。我立刻讀懂了她地意思。心下頓時了然。是呀。為什麼一定要執著于實力未知地黑袍不知名物體呢。從三級智障地小矮人身上下手不更簡單?

    想到這里,我也猜到了三無公主地意圖,是讓我學著菲尼克斯玩cosp1ay嗎?他在臨走前,把裝扮小矮人那副行頭----其實也就是一頂土著羽翎帽,俗稱公雞帽。屬性為o防御。+1oo點注目度,-1ooo點魅力。被圍觀時有1oo%幾率對圍觀群眾施展等級99級的必殺手刀,被嘲笑時有5o%幾率對方圓十里以內任何生命物體施展等級999地無差別音波攻擊(必須借由某種樂器施展)。

    當然,還有將自己全身涂成黑漆漆的古怪染料,屬性為散出雄性小矮人荷爾蒙……

    真不想用啊,將這兩件擺在面前,我無力的跪倒在地,總覺得要是用了的話,會失去某些重要的東西,比如說作為一個人類的尊嚴……

    很不幸,隊伍里似乎只有我一個人適合,小幽靈和三無公主是女孩子,我臉皮再怎麼厚也不好意思讓她們試吧,至于死狗……

    就算用染料將它的腸子涂黑,也會瞬間暴露吧,四條腿和兩條腿的生物,果然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呀,真悲劇。ap;

    無奈的被唯恐天下不亂地小幽靈逮住,然後拼命地往我臉上和手腳上摸,連肚子都不放過……誒等等等等,我說,那個部位拜托就放過我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你這小不點對我那里似乎特別地執著,果然是因為是一個好色的聖女嗎……

    等全部裝扮好以後,小幽靈後退幾步,上下打量著我幾眼,立刻抱著肚子在地上滾來滾去,將目光移到三無公主臉上,啊,她回避我的視線了,她無視我背過身子去了,是想笑吧,絕對是想笑吧。

    “噗噗----”

    低頭一看,原來是死狗用那前肢那條小短腿拍了拍我,只見它u字形的嘴巴後面兩點輕輕一勾,勾勒出一副滑稽的狗笑臉。

    “嘎哦嘎哦……(作為一名小丑,你很合格,嗯,本公主就大慈悲,破例允許你成為本公主的專屬搞笑藝人吧)”

    “那我去了,你們乖乖的待在這里別亂走哦。”

    我向小雪它們打了個眼色,然後咬牙切齒的看了三無公主還有笑個不停的小幽靈一眼,旁邊則是被我堵住嘴巴兼五花大綁的吊在樹上,正用憤怒的目光看著我一邊拼命掙扎著的死狗。

    撥開草叢,我做出一副剛剛解手完畢,正匆匆趕回去的小矮人----雖然不知道小矮人究竟需不需要解手……

    那邊的會議似乎已經結束,黑袍不知名物體依然在高台上,坐在那里,似乎在閉目養神,而數千名小矮人則是三三兩兩的散開。一群群聚在一起,從它們的位置可以很容易看出,先,投影的小矮人、受侵蝕的小矮人還有正常地小矮人。這三種彼此不對頭的小矮人涇渭分明的分成了三片。

    由此可以從這里面看到一些訊息,先,投影的小矮人內心只有對生命體地仇視與殺戮,,雖然大概是受那個黑袍不知名物體的約束,而沒有對其他兩種小矮人動手,但是也絕對湊不到一塊。

    而受侵蝕的小矮人,一方面它們看不起那些腦子里只有殺戮的投影。令一方面大概又覺得正常的小矮人假清高。就像那些半只腳踏入了社會的青年一樣,既看不起虛偽的社會人士,又對那些懷著天真夢想的學生嗤之以鼻,所以兩頭都不討好,陷入糾結狀態。

    至于正常地小矮人。它們地想法就簡單多了,自己是正統嘛。投影啊受侵蝕啊什麼的,都是異類。

    這三種小矮人即使勉強被湊作一塊,也是互相警惕,這或許是個能利用的弱點。

    而其次,在分成涇渭分明的三片以後,每一片也不是那麼齊心協力,投影還好,它們的腦子里除了殺還是殺,沒有什麼部落地概念,所以都是混雜在一起。而受侵蝕的和正常地小矮人就不同了。它們有很強的部落觀念,尤其是正常的小矮人。所以即使湊成一片,也是合不到一塊,而是一個一個部落為單位的互相拉開一定距離。

    嘖嘖,就連三級腦殘的小矮人之間的關系也那麼復雜呀,我不斷感嘆到,然後眼楮左看又看,尋找著合適的獵物,投影那便當然不能去,去了鐵定會被圍毆,受侵蝕者那也行不通,不說它們歡不歡迎,智力比正常小矮人更低下的它們,估計找到一個會說話的小矮人巫師的難度絕對不遜色與和它們集體pk。?ap;?  ?

    所以最後地選擇只有正常地小矮人那片了,不過也不能大意,那邊比較靠近重要的黑袍不知名物體

    ,我這裝扮能騙過小矮人,但是未必騙得了它,所以得輕輕地,輕輕的繞遠一些,找個合適的目標才行。

    我傴僂的身子,盡量不引人矚目的在邊緣上穿行著尋找適合目標,可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以我現在的模樣,想不受到矚目似乎有一定難度,要不是氣味問題,估計那些小矮人早就掄著武器沖上來了。

    在數百雙現我的小矮人的雙目光注視下,我冷汗嗖嗖的移動著,心里不斷叨念,你們沒看見我,你們沒看見我……

    終于,我將目光落在一只精英級的小矮人巫師上面,它的部落大概有兩百左右的小矮人,全都聚集在空地外圍,離黑袍物體比較遠,是個不錯的目標,于是我湊了上……

    “哇……瓦喲……,這……這位弟弟……弟兄……”

    靠近之後,我朝因為現我的到來,正一臉警惕的打量著我的小矮人巫師打了聲招呼,只覺得學它們那腦殘兼之大舌頭的說話方式,舌頭都快打結了。

    “瓦喲,弟……弟兄,身材……很高大呀。”

    這位小矮人巫師這樣說道,聲音竟然比上次被菲尼克斯忽悠的那位小矮人巫師流暢不少,難道是精英級的比頭目級的智商要高?大概如此吧,,早知道就不用刻意去學那種別扭的說話方式了,估計它們也只會認為我是小boss等級的小矮人巫師而尊敬有加吧。

    問題和上次菲尼克斯遇到的一樣,所以我想也沒想,指了指自己的下面,然後生硬的扭動了一下肢體,繼續結結巴巴的說道。

    “下下……下面,兩……兩個……”

    這樣說完之後,連自己都有些尷尬,這也正是小幽靈她們取笑我的原因----雖然我的身材在所有冒險者中只能算是苗條,但是與菲尼克斯那種清秀型相比,還是要高一些,壯實一些,問題就在于此,我現在的體型,與其說是三個小矮人疊《》有五個,其中一個半是橫著疊,剩下的一半疊在最上面……

    不過,小矮人巫師的思想並沒有那麼復雜,只有你散出了小矮人的氣味,只要體型不是太離譜的話。它們一般是看不破地,正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畸形兒在小矮人部落里也不少。

    兩個?精英小矮人巫師頓時露出佩服的眼神,咱下面騎一個就夠嗆了。這位弟兄真是人才呀,不過轉眼一想,生得那麼高大,還不是沒有自己聰明(小矮人巫師判斷的依據是根據對方的語言是否流暢)?于是,一種智商上地優越感在精英小矮人巫師心里油然而生,對對方的警惕也松了不少。

    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一只小矮人巫師給鄙視了,我繼續和對方搭話,然後果不其然。它又對我身上這一身黑袍起了疑心。我依然照著菲尼克斯的答案解釋,而且為了以防萬一,我還將一件從奸商那里買來的劣質黑色斗篷裁剪了一番,做成適合小矮人巫師身材的尺寸,然後現在終于揮了效用。

    順便說一句。這是本人第一次踫針線,所以大家自行想象一下劣質黑色斗篷裁剪過後的形狀。

    這精英小矮人巫師接過斗篷以後。心里一個樂呀?︰這年輕人不錯,懂得孝敬前輩,有前途。然後它迫不及待的穿了上去,像是西x記里的某妖怪穿上某和尚地袈裟一樣,騷包地抖了幾下,看到手下們羨慕的目光,不由唧唧怪笑起來。

    其實,我本來是想提醒一下它,它走路的時候還得靠騎在下面的那個苦力小矮人,因此得在衣服下面挖兩個洞。否則會很悲劇的說。不過看它笑得那麼開心,也就算了。

    呃。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穿上黑斗篷地小矮人巫師,我總覺得有點詭異,沒錯,就像大小馬里奧,它是吃蘑菇前的,我是吃蘑菇後地……

    一件廉價斗篷,就這樣徹底的消除了小矮人巫師對我的疑心,連原本準備好的附帶地獄之火技能的法杖也用不上了,小矮人巫師熱情的邀請我來自己的部落一游,我該慶幸幸好現在不是它們的吃飯時間,否則又得和上次菲尼克斯一樣悲劇了。

    “弟……弟兄,大家聚……聚在一起,干嘛呢?”眼見時機成熟,我故作漫不經心的這樣問道。

    “你……你不知道?”小矮人巫師咋听我怎麼一說,顯得很是驚訝。

    “我……我剛來的,部落……被大猴子襲……襲擊,只剩下……下我一個,耽誤了……了時間……”

    小矮人巫師立刻露出恍然地神情,原來是被大猴子襲擊呀!!

    要說小矮人最痛恨地是誰,除了精靈一族以外,就屬老喜歡奪取它們的生命,摧毀它們地部落的冒險者了,當然,它們也沒少將人類平民剝皮抽筋燒煮蒸腌。

    “沒……沒關系,弟兄以後會……會為你報仇,等對付完長……長耳朵以後,就將那些可……可惡的大猴子抓……抓起來,烤著吃。”

    長耳朵,是精靈一族吧,對付長耳朵,難道它們是要去對付精靈一族?這或許說得通,眼見摸到了線索,我的精神頓時一震。

    “弟兄,還……還沒告訴我……大……大家在這里干……干嘛呢?”

    “哦……對哦,你听我說,我們小……小矮人很快就要干一件大……大事……”小矮人巫師興奮的手舞足蹈起來,配合著它身上不倫不類的黑色斗篷,活脫脫一副黑山老妖的模樣。

    從這個單純的小矮人巫師口中,我終于得知它們聚集在這里的目的,沒錯,就是為了對付它們的宿敵長耳朵,也就是精靈一族,從來都是獨自行動的小矮人,如今終于要聯手一起向精靈族難了,這絕對是一個能轟動整個暗黑大6的消息。

    然而不止如此,如果只有這里一處的話,我只要消滅了中央台上的那個身為策劃組織者的黑袍不知名物體,這些小矮人沒了帶頭的,這次行動也只能不了了之,最好的結果就是群龍無的小矮人失去了黑袍物體的束縛以後,互相廝殺起來。

    是事情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更讓我驚訝的是,不止這里一處,據這個小矮人巫師所知,在整個蜘蛛森林就有三個這樣類似的組織,而龐大濕地。剝皮森林,還有那些沒有被冒險者命名的,更龐大地地方,還有不知多少這樣的組織存在。就按照蜘蛛森林的面積和存在數量,每個組織的小矮人數量那麼一算,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光是冒險者已知地地方,就有上百萬的小矮人被聚集在一起,摩拳擦掌的準備將它們的喉中刺---精靈一族給一舉拔掉。

    我靠,幾年前的羅格營地怪物襲擊事件,一共也不過數十萬上下而已,那時對我來說已經是轟轟烈烈的大型戰爭了。但是和如今這些小矮人的數量一比。好像又變得不值一提。

    看來這次精靈族有難了,我琢磨著想到,心里雖然驚訝,卻也並沒有什麼焦急不安之類的想法,那是。先不說精靈族能不能應付這次劫難,就算不能。又關我鳥事?在我們冒險者心中,精靈一族一直都是扮演著自命不凡,自以為是地狗眼看人低地角色,她們鄙視我們人類,我們冒險者又何必對她們假以顏色呢。

    就拿我所知道的其中一件事來說吧,這些精靈有事沒事,便會老跑到我們人類的聚集地,也就是庫拉斯特里來,打扮的藏頭露尾的購買必需品,你不是瞧不起我們嗎。還來買我們地東西干嘛?最讓人郁悶的還有一點。那就是她們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出庫拉斯特,但我們冒險者一旦進入她們的領地。卻被警告不許靠近,憑什麼呀你們,我承認幾萬年前我們人類或許的確傷害了你,但是這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在地獄一族入侵的大形勢面前,祖祖輩輩的恩怨也該是時候放下了吧。

    總之,要是我能做得了主,我第一件事就是在庫拉斯特的門口插上一個牌子,寫著“精靈與狗,不得入內”,惡心死這群心眼還沒屁眼大的小氣精靈……

    “對了,那……那個黑黑黑……黑呼呼的……的東西,是……是誰?”將它們這次大舉動的消息探了個明白以後,我眼珠一轉,指著中央平台上那個黑袍生物問道。

    “噓……噓……,弟兄,小聲點……點,要是被它听到,是要……要被殺殺……殺掉地……”

    說起這黑袍生物地時候,小矮人巫師面露驚恐,連連向我噓聲,說話都不怎麼流暢了,他告訴我,這“黑糊糊的大人”已經殺掉了它們不少弟兄,每天,它都會把幾十個弟兄叫過去,接著就听到讓人毛刺悚然地慘叫,還有撕咬吞嚼的聲音,說到這里,小矮人巫師全身顫抖,用自己平生最輕細的聲音告訴我︰它曾偷偷去那里查探過,結果只看到地上散落遍布的血跡和骨骸,憑著自己多年的經驗,那些弟兄一定是被對方給生吃掉了。

    呃,多年的經驗啊……

    “它是從……從哪來的?”

    “听說是從一個很……很大的草原,紅……紅色……”小矮人搖頭晃腦的將自己腦子里得到的信息一股腦說出來,讓我听得一頭霧水。

    “那我們為……什麼要……要听它的?”我連忙打斷了小矮人巫師那毫無組織,讓人越來越糊涂的語言。

    “他手上有我們小矮人一族的強……強者的證明。”小矮人巫師又給了我一個摸不著腦袋的答案,算了,不管它,反正正事已經打听到了。

    當然,我了解小矮人大量聚集的前因後果以後,我也沒忘記自己那點破事,在這位好心的小矮人巫師仁兄口中,我終于重新打听到了吉得賓的下落。

    離這里不遠處還有一個小矮人部落,是附近最大的一個小矮人部落,據說小矮人的數量足足有近千名之多,關于從庫拉斯特那里偷到東西的傳言,就是從這個部落里傳出來的。

    而且,我們的組織者,也就是台上那位黑袍仁兄,將在明天親自過去將這個部落“招降”過來,憑著他手里的那個叫什麼“小矮人一族強者之證”的東西,估計已經是十拿九穩。

    告別了小矮人巫師以後,我屁顛屁顛的跑了會去,第一件事就是將頭頂上的公雞帽套到死狗頭上,然後在附近找了條小河將身上那層惡心的黑色物體洗個干干淨淨。

    不出意外的話,吉得賓應該就在那個小矮人部落里,而那黑袍知名物體明天也會去招降,若是被它先一步下手的話,想要在數千名小矮人手中奪回吉得賓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該怎麼做才能輕輕松松的拿到吉得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