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悲劇的菲妮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總之,暫時不理這只偽娘,讓她自生自滅去吧,反正也出不了大事,就是不知道拉丁知道她的性別後,會是什麼表情呢?

    嗯,有點期待。.

    經歷了幾個小時的高強度戰斗以後,大家都很累了,當然,除了那些八卦勁頭正濃的女冒險者外。

    喝了精力藥水,我現在的感覺還行,但是有過經驗,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很快就會酸軟下來,像是通宵熬夜五天五夜玩網游過後一樣。

    所以當務之急,是要回到群魔堡壘,找個旅館,好好睡一覺,讓所有接下來的疲軟酸疼都在睡夢中浮雲。

    想到精力藥水,我又忍不住看了那邊一眼,遠遠的荒廢訓練場上,精力充沛的奧斯卡還有他的兩個跟班,正脫掉盔甲,**著上半身扎實的肌肉,揮汗的在跨步揮劍。

    “大力點,你們都沒吃飽飯嗎?”

    一手揮動著沉重的雙手重劍,奧斯卡大聲吆喝道,那副樣子,就差沒在額頭上綁上寫有“斗魂”字樣的額帶。

    “是!!”

    身後,他的兩個跟班用力回答道,那精神抖擻的聲音,在數百名身心疲憊的冒險者中顯得特別刺耳。

    眼前場面。讓人充分聯想到熱血和青春這兩個字樣。

    “哇哈哈!!你看你們。一個個累到不行地樣子。鍛煉不足呀。”

    奧斯卡心滿意足地回過頭。面向著冒險者放聲大笑。並肆意展示著自己充滿爆力地肌肉。

    向冒險者炫耀。這才是他如此賣力地原因呀。

    一個個從他旁邊經過地有氣無力地冒險者。紛紛朝他翻起了白眼。不過眼中也掩飾不住地好奇。為什麼這三個廝經歷如此激烈地戰斗後。還能那麼精神呢?

    我說大家其實不用羨慕。他也就現在逞逞威風而已。一時半會過後。一只史泰獸都能將他給打趴下。

    所有人當中,唯獨我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三個不知死活的笨蛋肌肉人,吩咐附近的幾個平民,在一會兒奧斯卡倒下以後用車將他們三個拖回群魔堡壘。

    之後,我拉著琳婭的小手,拎著(你沒看錯)因大受打擊而四肢無力的癱軟在地的菲妮的女佣衣領,回到了群魔堡壘,順著冒險者的人群來到一間看上去比較像樣的旅館,定了三間房子,吩咐琳婭幾句,倒頭就睡了下去。

    不知一覺睡了多久,當我朦朦朧朧的從床上起來的時候,拉開窗簾,群魔堡壘那位處高空獨有的清晨清冷氣息迎面撲過來,遠處的景象就像籠罩在濃霧里面,灰蒙蒙的,到也別有一番景致。

    感覺到肚子的抗議聲,我打開房門,一眼就迎來了琳婭的身影。

    “吳大哥,你醒了!”

    帶著三分喜悅的清脆聲音響起,琳婭看了我一眼,又臉紅紅的低下頭。

    “恩,醒了,正打算下去吃點什麼。”

    我撓了撓頭,訕笑了幾聲,腦海里不禁回憶起幾天前那動情一吻,當時大腦是屬于酒後壯膽那種,是一時腦熱,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實在太孟浪了。

    “肚子餓了,一起下去吃早餐吧。”

    我決定不去想,一切順其自然就好,這樣說著,從琳婭旁邊經過,卻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她溫潤的小手。

    暈,這幾天拉著,都拉習慣了,下意識就牽了上去,現在要是放手的話,想必會讓琳婭傷心吧,想到這里,我干脆厚著臉皮拉了下去,話說這柔若無骨的小手,握著的手感就是好呀。

    “嗯。”

    帶著三分羞,七分喜,琳婭輕輕應了一聲,乖巧的隨著我下了樓。

    一邊走著,我隨意問了一下,從琳婭口中,我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足足兩天兩夜,這精力藥水的副作用,就是大呀。

    “這兩人沒有人欺負你吧。.”

    看到琳婭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在加上以她二十多級的實力,難保不會有見色起心的冒險者。

    “沒事,蒂絲姐姐這幾天都會過來和我閑聊,有她在,沒有人敢怎麼樣?”琳婭嫣然一笑,感受到心上人的關心,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樣甜。

    蒂絲姐姐?

    琳婭一番解釋,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她口中的蒂絲姐姐,就是上次狩獵活動的法師組負責人49級巫師,是群魔堡壘少數達到五階的高手,有她在,自然沒有人敢對琳婭怎麼樣。

    “只是……”

    道這里,琳婭頓了一頓,臉上露出了稍稍怪異的表情。

    “怎麼了,有誰欺負你嗎?”

    心里微微一窒,眼中閃過一道戾色,我這個人啊,平時什麼樣的都無所謂,但是就是容不得人踫觸屬于自己的某些東西。

    “不,不是我,只是……菲妮好像有點小麻煩。”

    感受到那股驚人的殺氣,琳婭連忙解釋道,縴細的白玉小手在我手中微微一緊,露出了散著蜜甜香氣的美麗笑容。

    “菲妮?”

    心中一安,我喃喃的琢磨著琳婭的話,突然想起那天的場景。

    “她的麻煩,該不會就是那個馬丁吧?”想到這里,我頓時又有一種放聲大笑的沖動。

    “恩,她……”

    “表哥喵~~~!!!!”

    還沒等琳婭解釋,回廊深處就傳來菲妮那獨有的柔弱聲音,美目閃爍著淚光,她梨花帶雨的咚咚在長廊上奔跑著,朝我飛奔過來。

    “表哥——嗚喵~~!!”

    腳下一個踉蹌,帶著龐大的慣性,菲妮整個驚叫著飛撲過來。

    我閃!!

    嗖的一聲,菲妮的身體,在我漠然的目光注視中,刮起一陣狂風從身旁飛掠而過,眼看就要撞到牆上……

    又是一道肉眼難辨的黑影閃過,將眼看就要五體投牆的菲妮接了下來。

    刺客拉丁……

    他輕輕的將菲妮放下來,就像懷抱著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的絕世珍寶一樣。

    然後,在菲妮麻木的目光中,拉丁細心的將她女佣裙角邊的一絲灰塵拍掉,又像個羞澀的大男孩似的,身影刺溜一聲消失,留下菲妮一個人軟軟的跪趴在地上,欲哭無淚。

    “看,就是這樣……”琳婭嘆了一口氣,如是說道。

    話說,今年暗黑流行的事物是偽娘和尾行嗎?

    “嗚嗚喵~~表哥……”

    听到琳婭的聲音,失魂落魄的菲妮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蹭蹭的從地上爬起,淚奔著向我撲了上來。

    我再閃。

    眼看她又要面部著地了,我已經在心里倒計時著拉丁飛撲過來,好一只偽娘,在半空小腰強行一扭,竟然像忍者一般,穩穩的半跪著地。

    為了避開拉丁,菲妮也很辛苦呀。

    “嗚喵~~表哥,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絕對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喵~~”

    這次她總算學乖了,沒有對我這個“偽娘魅力免疫體”再次施展飛撲技能,而是喵嗚喵嗚的用淚眼盈盈的眼楮看著我,女佣服後面仿佛有一條乞憐的小狗尾巴在搖來晃去。

    “你看這樣不是也挺好的嗎?至少不用再怕走路摔倒。”被菲妮的楚楚可憐目光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我只好開口訕笑著說道。

    “一點都不好喵!!”

    話剛剛落音,菲妮就張牙舞爪的大聲嬌喊著,將自己原本柔順的齊肩黑抓得凌亂無比。

    “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喵,可是,可是……”

    到這里,她仿佛回想起了什麼可怕的記憶似的,語氣變得瑟瑟抖,如同在寒風中凍僵的貓叫。®. ® &reg

    “可是幾天夜里,他都偷偷跑入我的房間,然後,然後……”

    “然後……?”

    我咽了一口口水,用八卦的目光看著菲妮,只覺得一股基情的氣氛在空氣之中彌漫,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想著一副很不健康的畫面。

    “來,小貓咪,哥哥我會好好疼你的。”拉丁的淫笑聲響起,然後是一陣衣服扯裂聲,女佣服的碎片散了一地。

    “不要喵,你這個壞蛋快放手喵,來人呀,救命喵嗚~~~”菲妮柔軟無助的呼喊聲,在夜深人靜的夜晚顯得如此淒慘可憐。

    “咦——竟然是……”拉丁的驚愕的聲音響起,然後頓了片刻。

    “算了,愛情又怎麼能分性別呢?只要心中充滿愛,母豬也能變女神,小寶貝,放心吧,我是不會介意的,哥哥我來了,哇  ……”

    “喵嗚——”

    菲妮淒楚的慘叫聲自黑暗的旅館上空回蕩起來。

    “吳大哥,吳大哥,你怎麼了……”

    “哦,咳咳,我正听著呢,剛剛說到拉丁潛入你房里吧,他都干了些什麼恩?”腦海中的邪惡鏡頭被打斷,我不好意思的咳嗽了幾聲。

    “喵嗚,菲妮剛剛不是說嗎?他每天晚上都潛入我的房間里,偷偷幫我蓋上被子喵~”說到這里,菲妮緊緊抱著自己的胳膊,打了個冷顫,牙齒格格作響。

    “這樣啊……”

    我略有些失望的嘆了一口氣,拉丁叔叔果然是個純情好少年呀。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有人幫你蓋被子,不用著涼。”

    “喵嗚~~一點也不好!”菲妮帶著哭腔的喊聲再次響起。

    不過想想,要是這事生在自己身上,深夜半睡半醒之中,一個男人自黑暗中輕輕走過來,用深情的目光默默注視著自己片刻,然後溫柔的給自己蓋上被子,我就很是能體會到菲妮此刻內心的毛刺悚然感……

    “喵嗚,總之快點帶我回去喵,不然,讓我晚上和你一起睡也好……”

    “去死……”

    就這樣在菲妮吵吵鬧鬧的聲音中,我們來到了樓下的餐館,美美的填飽了肚子,然後才開始商量這次的任務。

    剛剛來到群魔堡壘,連看都沒來得及看上一眼,就被奧斯卡拉去進行狩獵活動了,想想也有點悲劇,如今清閑下來,正是將整個群魔堡壘逛一遍的時候。

    “對了,菲妮,你知道群魔堡壘哪個酒吧最大嗎?”

    “喵嗚,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血腥瑪麗酒吧喵~~”菲妮有氣無力的軟癱在桌子上,為了能早日完成任務離開這個鬼地方,此刻也是配合無比。

    “那先帶我們在冒險者區域逛一逛,然後去血腥瑪麗酒吧看看吧。”

    突然想起,狩獵行動的時候,在我旁邊那個叫加納的野蠻人,不也是讓我有空去血腥瑪麗找他嗎?應該是同一個地方吧,只是不知道那里會不會有矮人出現,听說矮人都挺喜歡喝酒的……

    在熟路的菲妮帶路下,我們在附近逛了一圈,再次感受到了群魔堡壘那宏偉壯觀的建築,尤其是傳送站,當時匆匆跟著奧斯卡跑出去,竟然忘記回頭一看,如今我才知道,傳送站在建立在一座巨大神殿的前庭。

    除此之外,還有冒險者交易的場所,稍微瀏覽了一遍,我現這里擺賣的東西比庫拉斯特好多了,隨著冒險者等級實力的提高,這也是自然的事情。

    在庫拉斯特,還能見到很多白板裝備在甩賣,而且買的人不少,而在這里,基本都是一些藍色裝備,垃圾的比較多,好一點的卻沒怎麼見著,看來極品藍色裝備在這里依然是緊俏貨色。

    至于金色裝備,對于群魔堡壘級的冒險者來說也是稀罕物,就算要交易,也是私下的以物易物,沒有人會傻到拿金色裝備去換金幣寶石,所以在這里依然見不到。

    在去血腥瑪麗酒吧以前,我們還去拜訪了群魔堡壘的幾個負責人,兼職鐵匠的海爾布,還有法師公會的代理商人賈梅拉。

    海爾布是個身穿著華麗黃銅盔甲的高大威武的中年大叔,若不是菲妮指點,我還以為他是個冒險者呢,對于我們的拜訪,他顯得頗為熱情,不過稍稍令我不爽的是,這大叔竟然撇下我這個長老,眼神老是瞄向琳婭,顯然對她更有著喜愛之情。

    不過他的目光並不是男人的愛慕,而是一種身為長輩的思念、眷戀和唏噓,不然我早就一拳打下去了,很有可能,這家伙以前是琳婭的奶奶拉斐爾的愛慕者。

    雖然這大叔的態度有點讓人火大,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的手藝的確很有一套,至少比庫拉斯特那個狀似人妖酒吧的媽媽桑的赫拉鐵力要好得多。

    赫拉鐵力千辛萬苦打造的藍色實戰鎧甲,並引以為鎮店之寶,而在海布爾的鐵匠鋪里,實戰鎧甲卻不止一件,屬性有好也有壞。

    更甚,我在他這里見到了一副比實戰鎧甲更高級的盔甲——鎧甲,實戰鎧甲的基礎防御在1o1-1o5間,而由一片片鐵甲密縫而成的鎧甲,基礎防御則是達到118-125

    當然,這幾件實戰鎧甲和鎧甲所開出的價格也令人望而卻步,就連我這個暴戶看了上面一連串的數字,也不禁捂緊了口袋,基本上,不是被天下上掉下的金幣砸暈了頭,冒險者根本不可能這個能力購買。

    別海爾布以後,我們來到了賈梅拉的小店,雖說是群法負責人,但群魔堡壘的民風彪悍,很多時候出了什麼問題都是用拳頭解決,然後一笑泯恩仇,她這個負責人也閑著慌,就兼職幫法師公會賣點藥水。

    賈梅拉是個看上去三十歲上下的美女,皮膚有點黑,也是穿著一身看似像刺客打扮的緊身金屬衣甲,將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烘托了出來。

    看到她以後,我才知道並不是海布爾那個怪大叔騷包,而是群魔堡壘的風氣的確如此,身為負責人,他們若不穿上一身盔甲,恐怕會被其他冒險者看不起吧。

    賈梅拉是個健談兼自來熟的大姐,知道我長老的身份以後,還大驚小怪的在我身上亂捏了一把,仿佛我是裹著人皮的什麼怪物似的,然後 里啪啦的說了關于群魔堡壘的一大堆東西。

    當我暈呼呼的從她店子里走出來的時候,冷風一吹,頭腦清醒過來,才現懷里已經抱上了一大堆藥水卷軸之類的自己用不上的東西,一旁的琳婭抿著嘴直偷笑。

    暈,原來賈梅拉大姐也是和瓦瑞夫同一級別的奸商呀,難道他們都過了商人八級?話說這商人八級又是什麼東西?再話說我干嘛要吐槽自己呀混蛋!

    “表哥是個很容易被忽悠的人呢喵~~”

    菲妮不小心說了句大實話,結果被我記恨上了,到酒吧的一路上都在心里尋思著該怎麼讓這個悲劇的家伙更加悲劇。

    遠遠的看到血腥瑪麗,我就產生一種“京城第一妓院”的感覺,別怪我用這種話形容,雖然酒吧的建築依然是以冷色調的灰色石砌為材料,四四方方規規矩矩的建築風格展現出一種豪邁硬朗的氣調。

    但是你看看門前,一副人氣沖天的景象,喧嘩的聲音從里面傳出,十多個嬌俏可愛的侍女站成一排,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將一個個冒險者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里面也正有三三兩兩的男人,噴著酒氣,踉踉蹌蹌的互相攙扶著走出來,有些臉上還留著幾個淡淡的唇印。

    你說,眼前這副景象,能不讓我將妓院這種東西聯想到一塊嗎?

    很明顯,這是集合了旅館,餐館,酒吧,妓院和賭場為一體的多功能娛樂場所,一旁的琳婭看到這種情況,俏臉“唰”的一下就通紅起來了。

    “三位大人,請問你們是要喝酒,還是要住宿呢?”

    一位嬌俏可愛的侍女迎了上來,看了我們一眼,巧笑嫣然的問道,她到是伶俐,知道我帶著兩個絕色女孩,肯定不可能是來找女人或者是賭博的。

    “帶我去你們這里的酒吧吧。”我皺了皺眉頭,有點不大習慣眼前烏煙瘴氣的場面。

    “好的,請跟我來。”

    侍女微微鞠了一躬,然後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咦咦,那只偽娘生物呢?

    我回過頭一看,菲妮在我身後消失了,大概是察覺到了我的疑惑,琳婭輕輕拉了拉我的衣袖,苦笑的朝門口一指。

    “你的姿勢不到位,應該是這樣才對……”菲妮正站在大門口,一臉正經的對門前的侍女說教。

    你這家伙究竟已經考了侍女幾級呀混蛋!!

    “她的職業病犯了,讓你見笑了。”

    我一記拳頭從天而降,將眼楮冒著星星的菲妮拎了回來,然後朝眼前的侍女歉意笑道。

    “不……不,大人哪里的話,應該說,你的侍女很專業,能得到她的指點是我的榮幸。”這個侍女受寵若驚的兩忙擺著手,用毫不作假的崇拜目光看著菲妮。

    拎著菲妮,回過頭,身後的琳婭又出問題了,一名身穿鎧甲,步伐搖搖晃晃,臉上明顯帶著酒精中毒的通紅顏色的冒險者,正站在她旁邊,輕佻的笑了起來,那只大掌伸出,正欲往琳婭的俏臉摸上去。

    “這位可愛的小姑娘,不介意……”

    “咚——”

    話說到一半,這個冒險者的身影突然消失,出現在十米遠處,強大的沖擊力讓他在地上打水漂似的彈了好幾下,最終撞在牆上,將堅硬的石牆也撞得咚的一聲,然後滾落在地,身體擺了幾下,再無毫無聲息。

    一時之間,喧鬧的酒吧門口突然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愣愣的望著那名下場淒慘的冒險者,倒吸一口冷氣,尤其眼前的侍女。

    她的神色呆滯,似乎搞不明白,眼前這個一臉溫和,甚至能對身份卑微的自己道歉的德魯伊,為什麼突然之間就換了一副面孔,氣勢變得比外面那些怪物更駭人,就好像看到一頭綿羊突然狠,變得比憤怒的獅子還要恐怖一樣。

    群魔堡壘不是沒有冒險者打架斗毆的場面,相反,在這里,這種事情生的概率比任何其他區域都要多,但是一出手就那麼狠,仿佛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這些人還是第一次見。

    “你沒事吧。”

    我輕輕將琳婭摟在懷里,細聲的安慰道。

    “嗯!”從懷里傳來細若蚊吟的聲音,一雙柔軟無骨的小手緊緊的將自己的腰給摟住。

    “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其他人踫你一下的。”我喃喃著說道,然後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一場鬧劇很快就此帶過,在侍女的帶領下,我們三人來到了血腥瑪麗酒吧,至于那個在牆角下躺著的冒險者,讓他自生自滅去吧,沒干掉他就算不錯了。

    我這個人就是有一個優點,從來不會讓龍套有多說話和多露面的機會,龍套就該有龍套的覺悟,在適當的時候出一聲慘叫,也就該功成身退了。

    充滿了清冷色調的酒吧,牆上涂著一層血紅色,讓人仿佛置身于冰冷的戰場之中,血腥這一個詞,用在這里真的是十分恰當。

    在酒吧逛了一圈,大聲喧囂的冒險者見了不少,各種奇離古怪的八卦也听了不少,包括菲妮和拉丁的n個版本的故事,一大幫子野蠻人和亞馬遜在哪里喋喋不休吵著,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之勢。

    但是可惜的是,里面的人雖多,我卻並沒有現傳說中的矮人族,甚至連讓我來這里找他的加納的身影也沒看見。

    連角落個逛了個遍,最後,我只能失望的回到自己的桌位上,在安靜的法師區域里,細細的啜著一杯冰涼透心的麥酒,冷眼旁觀著不遠處那人頭喧涌的場面。

    就在這時,沖天的喧嘩從外面傳了進來,一瞬間就將酒吧里面的吵鬧聲給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