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洞穴。神器!!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apap;d.dd    偷天 .(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偷天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第四百三十三章洞穴神器

    …

    在熟門熟道的奧斯卡帶領下我們來到了血腥瑪麗酒的包間這廝還煞有其事的左右探查了許久搞特務的都沒他專業

    確認的確沒有人以後他才施展自己的大召喚術

    “拉丁小丁丁丁……”

    “嗖”的一聲作為菲妮的尾行魔拉丁響應號召出現在我們前面匕毫不猶豫的朝奧斯卡的屁股扎過去

    喵∼”

    菲妮這小可憐在奧斯卡剛剛開始吸氣聚力準備施展大召喚術的時候就已經一頭鑽進了桌子底下

    喂喂鑽到我腳下呀我像是那麼有安全感的男人嗎混蛋還抱上了?我踢

    “拉丁你在門口守著別讓人听見我們的說話”

    奧斯卡神秘兮兮的招呼著拉丁這個刺客還是那麼酷失望的看了一眼瑟瑟抖的桌子就大步朝門外走去“踫”的一聲將門給關上我甚至能想象他半靠在門外一邊擦拭著武器一邊用半眯著的冰冷眼神警告接近者的樣子絕對是能讓原來世界的少女尖叫起來的英俊冷酷的帥哥

    話說雖然同為男人我也不的不承認拉丁的確有磚石王老五的潛質又痴情如果菲妮……咳咳上帝作證我可什麼都沒有說……

    “先先讓我們再次自我介紹一下”

    眼看大家坐定以後我和琳婭率先站了起來嗯菲妮也從桌底下爬了起來……

    “我德魯伊吳凡同時也是冒險者聯盟的長老之一受阿卡拉大長老派遣前來和你們矮人一族商談……”

    在奧斯卡三人震驚的眼神中我繼續將旁邊琳婭的小手一握

    “她是琳婭琳婭愛德華斯普林菲爾德她的奶奶是拉斐爾大人就不用我多介紹了”

    奧斯卡他們的目光已經陷入呆滯

    讓我感興趣的是我一直暗中注視著矮人王子圖拉丁的表情听到我的身份以後他的神情並沒有什麼變化反倒是琳婭的身份讓他流露出驚訝的目光

    果然拉斐爾在矮人心目中的地位遠遠要高于聯盟的長老呀

    “吳凡兄弟你不是在開玩笑”

    奧斯卡像看怪物似的目光不斷在我身上巡視著我看要不是他身體虛弱怕被我拍飛估計就要上前來摸一摸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千年老妖怪變成的了

    聯盟長老或許對于我來說只是負累跟街邊賣菜的老阿伯上面掛著的“菜農”頭餃沒什麼區別但是在其他冒險者眼中還是挺神秘的這都要歸功于阿卡拉他們幾個影帝級的水準

    瞧瞧我剛來羅格營地的時候他們一個個表現的多正經老酒鬼除外到後面就原形畢露了老酒鬼是變本加厲

    “哈欠”

    地訓練場上空一個巨大的噴嚏聲響起

    “你……你真的是聯盟長老?”

    對于這些隸屬聯盟的冒險者來說一旦掛上長老這個稱號身份就立刻變的不同了此刻哪怕是大大咧咧的奧斯卡都露出了略為約束的表情別說他身後那兩名跟班

    “我看我們還是先離開好了”

    想了想奧斯卡謹慎的說道畢竟現在貌似我是在代表聯盟和矮人族商談什麼大事他們一個普通的聯盟轉職者留下來似乎不怎麼合適不的不說阿卡拉他們表演的很到位在其他冒險者中聯盟長老還是高高在上的

    “用不著那麼客氣這可不像你奧斯卡的性格呀再說這次也不是什麼大秘密”我笑著看了奧斯卡一然後目光轉向圖拉丁

    自從知道琳婭的身份表現出一絲驚訝以後目光就再也沒什麼變化看起來到像是個棘手人物也是堂堂一族王子又怎麼可能是傻瓜呢?這吊到的魚越大想要牽上岸也就越難呀

    “你們冒險者聯盟是想來和我們商談結盟的事項嗎?”

    圖拉丁一杯果子酒灌下甕聲甕氣的說道臉上依然通紅但是眼楮卻是澄清無比哪還有剛剛的一絲醉態

    “沒錯我們希望能和你的父親見上一面但是在此之前必須先找到你們的矮人王城”

    “我們族的矮人王城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透露給你們人類的”圖拉丁揉了揉通紅的酒鼻子搖頭晃腦的說道

    “不過如果是拉斐爾大人的孫女那又不同了我家那死老……咳咳父王可是一直對拉斐爾大人念念不忘呀”

    &#o39;咿?是我的錯覺嗎?貌似剛剛圖拉丁用很微妙的語氣說了點什麼不該說的東西

    “不過祖訓規定我卻不能輕易向你們透露矮人王城的位置真麻煩呀”

    圖拉丁用著似乎很苦惱的語氣說道但是他眼楮里卻一點也沒有麻煩的意思反而透露著狡黠的目光那副的意洋洋的樣子太過明顯了就算是我這種反應遲鈍的人也能看出來

    “那麼王子殿下不知道我們要怎麼做才能獲的去矮人王城的資格呢?這次結盟事關重大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長老希望殿下不要出太難的題目才好”

    心里一嘆我這樣說道果然還是避免不了主角那無事化小小事化大的悲劇命運呀看圖拉丁的樣子就值的他心中恐怕早已經有了復議不過他這一關是不可能知道矮人王城位置的

    不過語言中我也提醒他正事要緊凡

    太過胡鬧了我可是聯盟的長老在人類世界的地位這個王子低

    “別殿下殿下的怪別扭的叫我圖拉丁或者老圖都行”

    圖拉丁夸張的顫抖一下似乎對殿下的稱呼惡寒之極這到是對我的口味我叫著也別扭呀

    “放心人類我圖拉丁不是那種沒有氣度的人只是按照族規矮人是絕對不能向人類透露王城位置的即使是拉斐爾的孫女我家那……咳咳父王也不知道會不會介意我也的有個說法才行呀”

    圖拉丁一直晃著腦袋那一壇果子酒都被他一個人喝光了相傳矮人個個都是酒鬼果然是名不虛傳

    那知你有什麼辦法呢?”

    這家伙心中明明就已經有答案了還要吊我的胃口癢癢的將牙齒一咬我盡量擠出微笑心想要是這家伙敢繼續吊下去我就再給他叫一杯牛奶果汁……不是嬰兒喝的純牛乳

    “這好辦我已經有計劃了”

    圖拉丁大概是看出了我心中的不耐煩非常識趣的一拍手掌

    “你的大名我這幾天在群魔堡壘也听了不少如果你真有這樣的實力的話我的辦法對你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只要你證明你有著矮人勇士一樣的勇氣和實力到時候再加上拉斐爾大人的名頭父王也該不會有借口怪罪于我了”

    又是要考驗實力嗎?這我到是不怕眉頭舒展了開來我仔細琢磨著他所說的話“有借口”歸罪于我?難道那叫穆拉丁的矮人王喜歡找借口黑自己的兒子?這……還真是奇妙的父子關系呢……

    “說我要怎麼才能證明自己?”

    “好我圖拉丁喜歡說話爽快的人類不知道你听過沒有在絕望平原深處有一個和地獄大門連接的洞穴……”

    穆拉丁用著激動人心的語氣仿佛在訴說著一部宏偉壯大的史詩般但是一旁的奧斯卡三個卻突然露出古怪的臉色似乎在忍著什麼一般然後被圖拉丁暗暗踢了一腳

    當然我正全神貫注于圖拉丁所說的話這相當詭異的一幕並沒有看到

    “相傳……”

    說道這里時圖拉丁突然露出神秘兮兮樣子叫嘴巴湊到我耳邊聲音的低的不能再低

    “在那里洞穴的最深處隱藏著一把絕世神器”

    “什麼……?”

    我頓時瞪大了眼楮神器神器誒我沒听錯

    “噓小聲點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並不多”圖拉丁立刻用手捂著我的嘴神色里滿是凝重

    “開玩笑如果那里真的有神器的話不一早就被人的到了嗎?就算我是個容易被忽悠的白痴也能現圖拉丁話里的漏洞呀

    “你以為呀……”

    這位矮人王子露出不屑的語氣一副就值的你會這樣說的神情

    “這把神器是我們矮人族一位卓越的大師耗盡自己畢生的心血所打造他將神器放到洞穴的最深處用機關將其隱藏起來宣稱只有最勇敢最強大的並且和這件神器有緣的勇士才能的到你想想看一個能制造出神器的大師想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

    我點點頭的確連神器都能制作那麼制造一個阻攔眾人的機關絕對不是什麼難事不過怎麼這故事听著總有一絲仙俠小說的味道在里面?有緣人?那是給主角專用的詞語

    “所以多少年來就算有少數人知道這個消息跑去洞穴里試試運氣也只是鎩羽而歸直到現在那件神器也依然放在那里等待著有緣人去探索”

    “老圖呀你去過嗎?那里是什麼環境?”

    我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圖拉丁試圖在他眼楮里找到一絲慌亂因為如果這消息是真的話他肯定也去找過神器沒有人會不心動的

    “去了當然去了可惜我似乎沒有這個緣分”圖拉丁眼楮里沒有一絲變化神情淡然的說道

    “不但我就連奧斯卡他們也去過”

    我將詫異的目光放到奧斯卡三人身上之間他們仿佛要掩飾什麼一樣拼命的點著頭

    “我向布爾凱索誓我們的確去過那個洞穴尋找過神器”

    奧斯卡信誓旦旦的說道臉上露出極為真誠的笑容一口潔白的牙齒是閃閃光

    我點點頭信了幾分只要祭起布爾凱索的名號那就算是平時再怎麼吹牛的野蠻人說的話也信的過

    “我也向矮人的祖先誓那里的確埋藏有神器”見奧斯卡這麼說了圖拉丁似乎也不甘落後用自己祖先的名義扯起了大旗

    “好我相信你就是了”

    眼見兩個人都鄭重誓了我還能有什麼疑心雖然隱隱感覺有那麼點不對勁這種感覺來自于奧斯卡後面那兩位不怎麼擅長撒謊的跟班那神色怪異的樣子

    “但是如果我不是那個有緣人那又該用什麼東西來證明自己呢?”

    “這你不用擔心等我兩天我做個東西到時候就算你不是那個有緣人自然也有辦法證明你到達過洞穴最深處只要能到那里那你就矮人族公認的勇士了”

    話說到這份上我也只能點頭答應了看他們的表情總覺的里面肯定有鬼但是我卻找不出漏洞在哪里他們兩個都用最有說服力的誓言證明了自己的話根本不可能是假的

    也就是說的確有這個洞穴存在這件神器

    想到神器我的心中頓時沸騰起來塔拉夏的神器套裝我可是見識過其中一件屬性強悍的沒話說比我的BLg護身符也不差不知道那個洞穴里的神器又會是什麼屬性呢?

    當然只要和神器兩個字搭上邊的需求的等級或者屬性都不低我那BLg護身護只所以有資格稱作是神器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它沒有等級需求的制約想想要是BLg護身符o級以上才能佩戴|它的價值起碼要下滑一大截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個次等神器

    由于琳婭不喜歡酒的氣氛所以約定兩天以後見面的時間地點之後我們就離開了酒奧斯卡也喂飽了肚子里的酒蟲子正好也順路跟在我屁股後面生怕一離開我又被那幫小兔崽子尾行調戲

    你圖拉丁說的都是真的嗎那里的確有神器?”

    一路上我還是不放心的再問了一遍沒辦法細數自己來到暗黑後的日子似乎被這里的人忽悠了不下數百次小說里異世界的人不都應該是個個腦殘任主角忽悠的嗎?怎麼到我這里就變了?

    “嘻當然是真的我都向布爾凱索誓過了還能有什麼假?”一听到我提起這事奧斯卡似乎連我的長老身份也忘記了嬉皮笑臉的回答道

    “到不是說我不相信你的誓言總覺的里面似乎有什麼……”

    我正想向奧斯卡身後兩個跟班難看能不能從他們口中套出點什麼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小孩的嬉鬧聲讓我好奇的將目光放了過去

    一大群十歲以下的小孩正圍著一個黑袍法師臉上露出最真誠的笑容

    最令我驚訝的是那個黑袍法師身上隱約環繞著一股陰冷死氣身邊帶著一句骸骨森森的骷髏竟然是一個死靈法師?

    死靈法師向來是殘忍冷酷和陰森的代表雖然它也隸屬于七大職業但卻並沒有多少學員願意轉職死靈法師不單是因為整天要和骷髏打交道不為人所喜最重要的是死靈法師是一項比較技術的活

    他們召喚出來的死靈召喚物不想德魯伊的寵物一樣擁有生命和自我意識能根據主人的命令作出相應動作死靈法師召喚的死靈召喚物每一個都需要他們分出自己的一部分心神去控制

    隨著召喚等級越高召喚出來的死靈召喚物數量越多他們就的分出越多股精神去控制還要一邊注意戰場的局勢可想而知其中的技術和難度

    因此轉職死靈法師的學員很少他們當中要麼就是到後期忍受不住精神分裂的痛苦而死要麼就是天才高手

    但是無論什麼樣的死靈法師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性格陰冷孤身上永遠纏繞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從骨子里散出來的那股尸體味道似乎永遠也洗不掉普通人遠遠看到就會毛刺悚然除了他的隊友之外沒有多少人願意和死靈法師打交道

    所以不難理解我現在差異的原因代表著陰冷殘忍孤僻的死靈法師竟然和小孩玩成一片?這種景象簡直就和沉淪魔邀請人類一起進餐一樣讓人摸不著腦袋的同時心里暗生警惕

    不過眼前的死靈法師觀察了幾眼之後我卻露出了佩服的眼神他操縱骷髏的技術已經到達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毫不客氣的說就算是第二世界的死靈法師也不會比他強

    跟在他身邊的那只骷髏動作絲毫沒有呆滯感就像死靈法師身體的一部分般跟著他的動作或走或跳骷髏臉上還時不時“咯咯”的笑著作出各種各樣的看起來有些恐怖卻又搞怪動作逗的圍在他們附近的小孩一陣哄堂大笑

    “他是誰?”

    我微微側目看了奧斯卡一眼

    “加德羅死靈法師羅德……”

    奧斯卡的語氣嚇了我一跳因為他的語氣中再也沒有平時的豪邁或嬉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沉重悲哀之情和他身後的另外兩名冒險者制造出一種讓人心情異常沉重的氣氛

    似乎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

    “不過……他操縱骷髏的技術很不錯呀估計第二世界的死靈法師也就這種水準”為了打破這種重的氛圍我哈哈一笑開口說道

    豈料說完以後氣氛卻變的加凝重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那是當然……”

    奧斯卡沉默不語似乎並不想觸及這個與自己性格不符的話題此時他身後的德魯伊先開了口接著旁邊的聖騎士神色黯然的低下頭接下去說道

    “因為那具骷髏就是他的妻子呀”

    “ ”

    我頓時愕然身後的琳婭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不可置信的捂住小嘴愣愣的看著死靈法師和骷髏的背影在他們各種搞怪的動作中還有那小孩們天真燦爛的微笑下究竟隱藏著怎麼樣的悲哀故事?

    不求訂閱到還好這一求訂閱連帶著推薦都刷刷的下滑你們是在故意氣我嗎?是的話請說一聲好讓我有個心里準備==

    p︰本來今天推票突3o多爆一章慶祝一下的還是算了死心了……(未完待續如欲知,事如何請登6.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泡 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