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絕望平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直回到旅館以後,我們三個的情緒依然不高。 ap;  

    來到暗黑五年,悲歡離合已經見過不少,就算是人間慘劇,也時有听聞,沉淪魔鍋里的人骨湯,女伯爵臥室里的血池,安達利爾的骷髏王座,哪一個不是訴說著無盡的悲劇?

    但是,死靈法師羅德給我的觸動,卻更加感同身受的體驗到那股悲哀,不僅僅是因為他和我一樣,同為轉職者,更因為他對妻子的感情,他們之間的悲情,和我產生了共鳴。

    人就是有那麼一種慣性,當看到其他和自己相似的東西生悲劇的時候,就會感同身受的擔心受怕,惶惶不已,生怕自己身邊也生這樣的事情。

    不過,這種情緒來的快,去的也不慢,兩天過後,羅德和他的妻子那悲哀的背影就開始在我腦海中變淡,畢竟當時也只是匆匆一瞥,或者,我應該感謝自己的粗神經?

    和矮人王子圖拉丁的約定就在今天,對于這次行程,我並沒有多做考慮,就將琳婭和菲妮留了下來。

    琳婭不用說,本身才22級的巫師,我可不敢帶著她在群魔堡壘級的歷練區域走動,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至于菲妮,雖然以她的實力,勉強有資格陪我一起去,當時琳婭一個人留下來沒有人保護呀,她認識的那個蒂絲的五階巫師,誰知道會什麼時候跑出去歷練?根本就不靠譜。

    而且,我心里的算盤敲的叮當響︰別忘記菲妮後面的尾行魔拉丁,將菲妮留下來的話,等于多了一個五階的刺客保護,這可真是買小一贈大一的天大好事呀,哇  ~~

    當我將計劃告訴她們兩個的時候,琳婭到時沒有,她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只是負累而已,當時菲妮就不樂意了……

    “表哥喵~~求求你,帶我走吧,我實在受不了喵,那個人每天晚上都會來給我蓋被子,喵嗚~~”

    這次。偽娘菲妮似乎下定決心了。無論我怎麼推搡敲打。就算是頭上長滿了包包。疼地淚眼汪汪嗚嗚直叫。也依然堅決地抱著我地大腿。說什麼也不放。

    “放手。再不放手地話……”

    我覺得應該在言辭上稍微恐嚇一下這只偽娘才行。于是便如同面目猙獰地羅漢一樣。瞪大眼楮。怒目而視。

    “我就將你徹頭徹尾地變成女人。”

    這個威脅夠可怕了吧。嚇地瑟瑟抖了吧。哈哈~~

    “真……真地可以嗎?”

    將那張可愛圓臉抬起來,愣愣的望著我,菲妮烏黑閃亮的眼楮,滿滿的閃爍著希翼的光澤?

    “……”

    差點忘記了這家伙是偽娘,恐怕這不是威脅,而是誘惑吧。

    一計不成,我眼珠子一轉,又想到了一條“毒計”。

    “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話,我就將你家的歐娜……嘿嘿,你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吧。”

    這樣說著,我比了一個推倒的動作,露出色迷迷的邪惡眼神,哪怕就是一頭豬,也不會誤會我要表達的意思吧,這樣你該怕了吧。

    愣愣的看了我的表情一眼,菲妮弱弱的低下頭,怨婦似的輕聲了一嘆。

    “如果……如果是歐娜願意的話,那我也……只要她心里面還有我就夠了……”

    這是什麼意思?這種近似從熟習女馴和三從四德的舊社會女人口中說出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在你和歐娜之間,你是妻子角色,歐娜扮演的才是丈夫?就算再怎麼偽娘也該有個限度吧混蛋!!你這個宇宙級天下無敵第一受兼悲劇帝!

    這一刻,我已經淚流滿臉的在地上拼命打滾撞牆。

    “好吧,這可是你逼我的……”

    片刻之後,我頭破血流的從地上站起來,臉上滿是豁出去的猙獰,本來是不想用這種損人不利己的陰招的,無奈這只偽娘水火不侵,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仰起頭深呼吸一口氣,我仿佛才下定決心一般,全身雞皮疙瘩猛地泛起的抱緊雙臂,緊緊的盯著菲妮。

    “還記得漢斯不?”

    “漢斯”這兩個詞,就仿佛有這無窮的魔力一般,乍一听到,菲妮那嬌弱縴細的身體,竟然比听到拉丁時抖的更厲害,滿臉都是欲哭表情搖著頭緊緊捂住自己的耳朵。

    漢斯,在庫拉斯特可謂是鼎鼎大名,是一個足以載入史冊的傳奇級人物,其人物卡如下。

    性別︰男

    種族︰人類

    職業︰野蠻人

    外號︰男子漢

    特征︰塊頭大,有著野蠻人的一切優點和缺點。

    顯著特征︰塊頭特別大,皮膚閃爍著兄貴一般的棕色油亮光澤,體毛旺盛,據說此人如果展開雙臂奔馳的話,手臂上的臂毛將迎風起舞,再據說,曾經有一只老母雞將他的胸毛誤當做是雞窩,在里面下了一個蛋。

    性格︰喜歡炫耀,尤以自己充滿彈性的肌肉和旺盛的體毛為豪。

    愛好︰在酒吧當眾脫下衣服,展示自己的肌肉和體毛。

    自創必殺技︰男子漢的擁抱,將敵人摟在懷里,用旺盛的胸毛將其窒息而死。ap

    謠言一︰據說他的隊友實在受不了他的體毛和嗜好,在某年某月某日,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某條無人的小巷,背後下黑手將其擊暈,遂將其全身的體毛連根拔除,第二天,某撿垃圾的大媽在垃圾堆里現了渾身光潔,一毛不剩的漢斯。

    此後數天,漢斯神隱,如是五天過後,再次于酒吧復出,其身上體毛竟有更甚從前之勢,隊友無奈,只好嘆息作罷。

    謠言二︰曾有無數小矮人死于其自創必殺男子漢的擁抱之中,據說此人在原始森林可謂形如牛鬼蛇神,小矮人見之如遇蛇蠍,寧可被長耳朵萬箭穿心,跳入河里淹死,也不願死在漢斯手上,隊友常嘆︰一怪難遇啊!

    謠言三︰據說,他暗戀上了菲妮……

    于是,這一刻,菲妮面臨著兩個選擇,一是繼續被拉丁糾纏,二是回到庫拉斯特以後,被我扔給男子漢漢斯,根本不用考慮,頭腦沒有昏的她立刻就選擇了乖乖放手。

    “這樣才對吧,我輕輕拍了拍她拉聳著的腦袋,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大手一拍,續而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猶自悲鳴不已的菲妮。

    “為了防止你逃跑,來,帶上這個吧……”

    隨著一陣叮鈴鈴的清脆響聲,我從手中變出一樣東西,邪惡的嘿嘿笑了起來,魔手伸向菲妮……

    約定踫面

    在神殿門口,我們三個姍姍來遲,圖拉丁早已經在那)]

    “叮鈴鈴——”

    “人類,你遲到了,我討厭不守時的人。”圖拉丁不滿的看著我。

    “不好意思,有點事情耽擱了。”我喘了一口粗氣,向對方抱以歉意的眼神。

    “叮鈴鈴——”

    “算了,這事給你準備的東西。”

    看到我一副拼命趕過來的氣喘吁吁,圖拉丁臉色稍微好了一點。

    “這是什麼,可以打開來看看嘛?”

    我從他手中接過一個尺來長的精致小木箱,好奇的上下打量起來。

    “叮鈴鈴——”  “不行。”

    眼看我就要將手伸到盒蓋上,圖拉丁臉色一變,連忙制止了我。

    “這個箱子,必須等到達了目的地,確實沒有尋找到神器以後,才能打開來,如是你中途忍受不了好奇心將它打開,那這次的任務就算失敗了,一個連自己的好奇心都克制不來的人,是不配稱之為勇士的。”

    看到圖拉丁嚴詞神厲的樣子,我只好聳聳肩膀,放下蠢蠢欲動的手將箱子收到物品欄里面。

    “人類,我從剛才開始,就听到一陣鈴鐺的響聲。”

    隨著風鈴一般清脆悅耳的“叮鈴鈴”聲音響起,圖拉丁終于忍不住好奇心,探著自己又粗又短的脖子,好奇看向我的後面。

    “哦,你說這個呀。”

    我狡黠一笑,讓開了身子,全新的菲妮頓時展現在他的面前,說是全新,其實質是在她脖子上戴了一個綠色的可愛項圈,上面掛著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黃澄澄的漂亮鈴鐺。

    但是僅僅多了這麼一件東西,菲妮的氣質就變得不同起來了,該說是畫龍點楮還是什麼的,總之,現在的她,看起來更是魅力無限。

    “怎麼樣?我的杰作,還入得了大家的法眼吧。”

    往垂頭喪氣的菲妮肩膀上一拍,我自豪的仰起頭,女佣服+項圈鈴鐺,果然是絕妙的搭配呀。

    話一出,神殿周圍,所有落在菲妮身上的驚艷目光的主人,都我豎起了大拇指,眼楮里分明在說著“g

    “奇跡,這真是奇跡呀。”

    圖拉丁愣愣的看著菲妮,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

    “人類,這是你明的嗎?我看,你不如學學鐵匠的手藝吧,我保證你以後能成為鐵匠大師。”

    “算了吧,我似乎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我抽回手汗一個,自己有幾分斤兩,自己才清楚。

    “誰說的?判斷一個人是否有鐵匠天賦的要條件,就是審美觀,在這方面你已經相當出色,至于鐵匠的功夫,只要肯花時間慢慢琢磨,總有一天就能掌握。”

    圖拉丁一邊說著,胡子激動的直顫抖。

    你是你你們矮人的標準來衡量的吧,人類可不像你們一樣,天生就是鐵匠,我暗中翻了一個白眼,好不容易才將這位矮人王子的熱情打消。

    看著圖拉丁失望的背影離去,我回過頭看向琳婭。

    “琳婭,你一個人在這里行嗎?要不,我先將你送回營地里去?”

    “我才不要呢,任務一點進展都沒有,回去會被取笑的,我就在這里等你,躲在旅館里,哪兒都不去,這樣總放心了吧。”

    琳婭俏皮的沖著我皺了皺小鼻,展現出她難得的調皮撒嬌的一面。

    “好吧,但是凡事千萬要小心,知道嗎?”

    忍著上前將嬌俏可愛的琳婭摟入懷里的沖動,我輕輕朝她白皙翹挺的鼻子上一撇,大庭廣眾之下,讓她的臉蛋微微透露出幾分動人紅暈。ap;

    “對了,我這里還有幾樣東西,你拿去護身吧。”

    我突然想起手頭上還有幾樣琳婭用得上的裝備,一拍腦袋,大多數好的低級裝備都給我塞給維拉絲她們了,一些高級裝備琳婭又用不上。所以我手頭上拿出來的,只有一條項鏈和一枚戒指。

    戒指自然是從死狗那里打劫的的,有著絕對防御功能的逆天戒指,而閃爍著金色光芒的項鏈,卻是在狩獵活動中,從精英級厄運施術者身上爆出來的那條,剛好適合琳婭用。

    漩渦之守護

    需要等級︰2o

    加3o對飛射性防御

    +o2法力在每殺死一個敵人後獲得

    +15精力

    +3o生命

    %加快施法度

    所有抗性+7

    這是一條很不錯的項鏈,對于法師來說尤為實用,不但增加了法師比較害怕的遠程物理攻擊防御,而且法師所注重的精力和生命也大有加成,5%加快施法度雖然不算多,但是運用得好的話,也能揮不錯的效用。

    當琳婭接過戒指和項鏈,看了一眼,神色立刻呆滯起來,然後抬起頭,櫻唇微動,正想要說什麼,卻被我用食指輕輕按上。

    “想讓我擔心嗎?琳婭寶貝。”

    我將嘴湊在她耳邊,細細撥開那如緞帶般柔美的墨綠色絲,吐氣說道,看著近在咫尺的光潔可愛的耳垂,若不是地點不對,我肯定會輕輕咬上去,含在嘴里挑弄一下。

    “嗯——”

    我一聲寶貝震的腦子嗡嗡作響,琳婭除了露出傻傻的幸福笑容,拼命點著頭以外,便是一片空白。

    “來,我給你戴上,沒有我的允許,可不能輕易取下哦。”

    琳婭的性格我比較清楚,當初在羅格營地的時候,送給她一根小小的法杖,還是用了點手段才讓她手下的,怕她那倔性子作,我只好繼續乘她腦袋迷迷糊糊的時候,取回項鏈,雙手繞過她的頸項,溫柔的替她戴上。

    嗯?閉上雙目,踮起腳尖,努起櫻唇,這麼明顯的動作,如果還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話,作為男人,你干脆進宮去吧。

    害羞的琳婭都那麼主動了,我還怕個鳥呀。

    下一刻,我輕輕吻上那那對主動湊過來的,薄翼般濕香柔軟的櫻唇,細細品味著上面琳婭獨有的味道。

    “吳大哥,按照我們愛德華家族的規定,收了你的項鏈,我……我這輩子就賴上你了。”

    滿臉羞紅的琳婭,低著頭,腦袋輕輕抵在我懷里,用細弱蚊吟的聲音說道,若不是我耳朵賊靈,還真挺不清楚她在說什麼而錯過呢。

    “放心吧,別說一個琳婭,就算是十個,我也能將你養的肥肥白白的……”我調笑的輕輕在她凝玉般的俏臉上一拍,惹得琳婭不滿在我懷

    一頂。

    “我說,喵嗚~~,你們也該收斂一下吧,這里可是神殿門口喵~~”一邊菲妮那無可奈何的聲音傳了過來。

    “嗖”的一下,琳婭像只受驚的小兔子般,猛地從我懷里傳出,通紅著臉,留下一句“吳大哥加油”,就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知道嗎?給我好好保護琳婭,她掉了一根汗毛,哼哼,我就將你扔到漢斯的床上一次。”我朝菲妮晃了晃拳頭,示意她快點跟上去。

    “喵嗚,我知道了,絕對不會讓琳婭喵掉一根寒毛的,拜托別再提那個名字行喵~?”

    已經得了名字恐懼癥的菲妮,听到漢斯以後身子又是猛地一縮,口中念碎碎的跟著琳婭的腳步追了上去。

    好了,接下來也該干正事了,我伸了個懶腰,添了添嘴唇上猶自殘留下來的琳婭的香甜味道,心滿意足的向神殿不遠處的傳送站走了過去,這也正是我選擇在神殿門口見面的原因,懶人嘛,力氣那是能省則省。

    “不好意思,我要去絕望平原。”我想負責啟動傳送陣的法師說道。

    “請問大人的名字是?”  “德魯伊吳凡。”

    “對不起,大人,您應該是新來的吧,您的絕望平原傳送站還沒有登錄,按照聯盟的規定,請先徒步達到那里,進行登錄以後,才能傳送。”

    法師用及其公式化的語言委婉的說道。

    好吧,這個規定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所謂道高一尺魔高……咳咳,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才對,咱現在時公務出差,怎麼也得享受一下優待吧。

    “不好意思,我是有特殊原因的,我是聯盟長老,德魯伊吳凡,這次奉阿卡拉大人的命令,有要事要辦,事情緊急,你看……”

    這年頭,最管用的話是什麼?我是有身份的!我上面有人!我是來完成上面的任務,出了什麼差錯你們可擔當不起,這幾樣法寶一祭出,保管紅燈也得立刻變成綠燈。

    將我像特務似的偷偷亮出長老證明,法師一驚,語氣更加恭謹了,不過……

    “真是失敬了,長老大人,上面已經來了通知,但是,賈梅拉大人剛剛吩咐過,如果是吳長老的話,就更不能破例了……”

    頓了頓,法師畏縮著身子,看了我瞬間變成豬肝色的臉一眼,繼續說道。

    “她說這是阿卡拉大人的吩咐……”

    意思很明白,這是上頭大長老的吩咐,你這個長老也只能乖乖靠邊站,沒想到,才剛剛被我用過的伎倆,就被法師回敬了過來。

    真是太失策了,我為什麼要犯傻去拜訪賈梅拉那奸商,吼吼,阿卡拉老太婆,你就讓我偷那麼一小會懶也不願意嗎?

    帶著忿忿的表情,我離開了傳送站,直往堡壘大門走去,經過那天通天之險的陡峭階梯,最後來到郊外大草原,遠遠地往灰晦的草原深處望了過去。

    d,就算是普通冒險者,沒有個三四天也絕對到不絕望平原,如果換算成我這個路痴的話,數字還得再乘以一個十。

    但是這種事情我早有預料,從懷中取出一個圓圓的懷表狀物體,我得意的笑起來。

    這是我拜托圖拉丁做的,有著類似指南針作用的好物,有了它,就不用再怕在這里迷路了,唯一可惜的是,這玩意只能在群魔堡壘範圍用,去到其他地方就不靈了。

    煞有其事的擺弄了一陣,我終于確定好方向,大步朝草原深處進,只是就算不會迷路,路程也依然遙遠。早知道就將小雪或者小二它們帶一只過來,也好有個代步工具,我好恨呀!

    不過,這對我來說依然是小事一樁,左右看看沒人,我將頭上的神語頭盔取下,套上一個金燦燦的鹿角,然後渾身花光一閃,一只較小可愛的梅花鹿就取代了我的位置站在原地上。

    鹿靈變身!

    雖然附近沒什麼植物,綠色能量無法獲得太大加成,但是鹿靈好歹也是+4o%敏捷,+11o%移動度,不但跑路一流,趕路也不差呀。

    于是,郊外大草原上出現了詭異的一幕,一只活潑歡快的小梅花鹿,邁著得意忘形的步伐,左一蹦,右一跳,偶爾遇到幾只怪物,也被遠遠的甩在了屁股後面。

    身上時不時閃爍著藍色的法力藥水光芒,隨著深處大草原,這只梅花鹿得意不起來了,身後被一大堆巴羅格追著,左邊還源源不斷的跳來峭壁潛伏者,它們那敏捷的跳躍動作,絲毫不比梅花鹿慢多少,最可怕的是,前面不遠處還有幾十只閃爍著紅光的厄運施術者和厄運騎士組成的怪物大隊。

    就在這時,一只敏捷的峭壁潛伏者突然翻身一躍,竟然跳上了梅花鹿的背部。鋒牙利口立刻就在上面肆虐起來。

    雅蝶~~!!

    鹿靈變身可是-21%力量,-3o%防御呀,被抓一抓也是很疼的……

    頓時,還沒有熟悉鹿靈作戰方式的某人,就如同一只被豺狼撲倒在地的小鹿一般,摔倒在地,滿地打起滾來,後面的巴羅格接著趕到,大口一張就輸十多道地獄之火,而不遠處的厄運施術者,也適時纏綿過來幾道“紅線”。

    若是一般冒險者,恐怕十有**要玩完了吧。

    “吼——”

    一聲怒吼,當其沖的峭壁潛行者四散出去,身體在半空中支離破碎,肉塊和血液濺灑開來。

    一頭血紅色的級巨熊憑空出現,眼楮里閃爍著如地獄惡魔一般,讓所有怪物瑟瑟抖的憤怒光彩,大口一張,黑色的能量球在口中形成……

    去死,去死,給我全去死!!

    巨大的血熊軀體一邊前行,口中一邊吐出黑色雷光能量炮,將周圍來不及逃跑的怪物轟成灰燼,這幅場景,怎麼看怎麼像奧特曼里的外星怪物降臨城市,肆虐人類,摧毀建築。

    惱羞成怒的某人,終于抓狂了……

    ……

    算一算,從群魔堡壘出來,已經有四天了吧。

    傍晚,看著灰色的天空逐漸黑下來,我尋了一處冒險者的藏身所,點起了篝火。

    在郊外大草原混了幾天,我也終對這片區域的戰斗模式有了一定了解。

    先,這里的怪物很密集,而且一來就是一大片,在這里戰斗的要訣就是絕對不能用風箏流,不然前面一批怪物還沒殺死,說不得又忍上了附近另外一批怪物。

    按道理來說,我的鹿靈變身度如此

    怕就是怪物再密集,也能遠遠甩在後頭,但是事情往])那麼完美,先,神出鬼沒的峭壁潛伏者就是一大麻煩,指不定就躲在哪里,突然竄上我的鹿背,那里可是我的攻擊盲點呀。

    而後,還有厄運施術者,這群煩人的東西會將我的法力吸光,讓鹿靈無法繼續維持而被打回原形。

    綜合以上原因,我只好打消原來的一條直線橫跨整個郊外大草原的計劃,老老實實的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

    這不?怪物密集了,經驗也多了,在加上前些天在狩獵活動殺了不上,我現在已經穩穩升到了37級,砍掉了十多個精英,雖然:備,但是極品藍色裝備也入手不少,算是聊勝于無。

    不過,我卻總是無法打起精神來,戰斗也是有氣無力的,要是換做普通冒險者像我這種狀態,恐怕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

    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我也知道,但是卻沒有辦法解決。

    一個人歷練,寂寞了!

    以前的時候,小幽靈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當她不再我身邊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她的存在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她的一顰一笑,都早已經深深的印在我心里,那溫柔的身體,淡淡的幽香,只要回想起來,心里就會覺得溫暖,同時也更加寂寞。

    愣愣的看著天空上的血紅月亮,我想,此刻她們是不是和我一同仰望這這輪明月呢?只要閉上眼楮,從靈魂契約傳過來的,她們的思念,就會淡淡的流入心里,尤其是和我靈魂契合度最深的小幽靈。

    她那近乎瘋狂的對我的思念,就像永無止盡的潮水一般涌上心頭,讓我心驚的同時又是心疼,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呢?本來就知道自己是小幽靈唯一的精神支柱,卻還要勉強分離,或許一開始就應該將她留在身邊比較好。

    為了將來的短暫分離,這種話就讓它見鬼去吧。

    深深嘆了一口氣,我輕撫著臨走之前的小幽靈給我的一顆……嗯,碎裂鑽石,說是看到鑽石就等于看到她。

    這種感覺還真微妙呢,就像家里的貓咪給我一盒貓糧,讓我看到貓糧就想起她一樣,難道就沒有更好的代替品?一束頭不是更好嗎?

    而且,這只小幽靈也太吝嗇了吧,好歹她兜里的完整鑽石也有不少,給我一顆完整的鑽石作為留念也沒什麼問題吧?

    不過,咱可不是那麼小心眼的男人,你看,咱剛剛還對著月亮默默為她祈禱呢。

    月亮啊,如果你能傳達的我的思念的話,請告訴那只小幽靈……

    平時可一定要記得穿內衣呀!!

    維拉絲,你可萬要將主職和副職區分開來,別用平底鍋砸怪物呀。

    我的寶貝天使莎拉,你扎成馬尾的樣子很贊,我現在好想看上一眼,嗚嗚~~

    三五公主,嗯……這個,記得看著點路,別再犯迷糊摔倒了,還有幫我看緊點那些色狼冒險者,敢對我的寶貝們動手動腳的話,就讓小雪將他們的**給切掉!!

    心里胡七亂八的祈禱了好一陣,我才將身體蜷入被子里,對抗寂寞的對好辦法,就是睡覺,呼呼~~

    又過了幾天,絕望平原終于遙遙在望。

    在我面前,一條巨大的峽谷橫跨在郊外大草原和絕望平原之間,峽谷的兩邊,就如同兩個不同的世界,如果說郊外大草原的天空是灰色的,偶爾還能見到一絲寶貴的陽光。

    那麼,絕望平原,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連吹過來的陰風都帶著絕望的氣息。

    眼中的峽谷對岸那片平原,沒有一絲生命氣息,大地,天空,都蕩漾著一層灰暗的絕望色彩,幽幽的絕望聲,在那淒慘的涼風中從對面傳過來,就好像是從地獄邊緣的三途河那里傳過來的死者哀鳴。

    將絕望平原和郊外大草原兩個地方連接起來的,只有一條彷如天險一般的石階,走在上面,仿佛隨時都能被從絕望平原里吹來的颶風吹下峽谷里面。

    峽谷下面的幽深處,也不斷傳來斷斷續續的哭泣聲,仿佛讓人聯想到下面積累著一層厚厚的骸骨,那些靈魂在在黑無天日的地獄中在永恆的哭泣著。

    好不容易走過這道天險,還沒等我松一口氣,十幾個黑紅色的身影刷刷的沖了上了。

    嘿嘿,厄運施術者的送死小隊來了。

    我連忙迎了上去,盡量讓它們少吸取一些法力。

    迅解決完這一批厄運施術者之後,我開始小心翼翼的在這片號稱現實與地獄的交接點的平原邊緣中游蕩,記得在酒吧的時候,奧斯卡曾經說過,在絕望平原,絕對不要施舍自己的同情心,一丁點也不能。

    他並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而是神情冷漠的喝著麥酒,說只有親身體會過才會知道。

    剛開始的時候,我並不理解他這句話,覺得有些奇怪,他是在告訴我不要手軟嗎?這樣的話也太小看咱了吧,好歹也是有過五年的歷練史,怎麼還會對怪物產生憐憫呢?

    當時,當一具**著身體,全身的皮都被扒掉的人類,痛苦掙扎著爬到我面前,然後突然露出猙獰面孔,將措不及防的我緊緊抱住,然後瘋狂噬咬起來的時候,我才真正意義上明白奧斯卡所說的話。

    在絕望平原里生活的怪物,除了凝肥獸好吃,會將捕獲的人類一口吃掉以外,剩余的怪大多生性殘忍,以折磨**和靈魂為樂,他們捕捉到人類以後,將從地獄流傳下來的各種各樣的刑罰用來折磨取樂,讓人真正體驗到了什麼叫生不如死。

    而這些不得好死的**和靈魂,在經過惡魔無盡的折磨以後,心靈也變得仇恨扭曲起來,受到地獄力量的影響,他們獲得一定的力量,並偷襲來往的冒險者,扭曲的心靈讓他們也渴望著這些活著的生命能受到和他們一樣的待遇。

    也就是說,這些人有著人類的外表,人類的心智,但是靈魂,卻已經變得和惡魔無異。

    當你心中的憐憫作,試圖為那些被鎖鏈貫穿了身體,被綁在柱子或者篝火上苦苦哀求的尸體解脫的時候,你往往會遭到這些尸體和上面的靈魂的瘋狂攻擊。

    所以奧斯卡讓我拋起的憐憫之心,不是對于怪物,而是同類……

    這里,是人間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