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打出默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

    “凡小心了,我也要攻擊了。®. ® &reg(偷天 .114zbsp;   正所謂禮尚往來,我這邊已經送出了那麼多大禮,若是阿爾托莉雅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她就不是呆毛王,而是呆毛唯了。

    輕喝一聲。攜著無形之劍,她已經俯沖過來,那“撻撻撻”的強而有力的蹬地聲才剛剛在耳中響起,銀白色的身影就已經驟然逼近,在眼中猛地掠過。

    “哈    !!”

    伴隨著她那如同大山一樣威凜沉重的全力攻擊的氣勢涌起,融合在那銀白色的劍光里面一起向我斜向下的砍過來,早就持劍嚴待的我現,阿爾托莉雅現在距離自己的位置,足足還有二十多米。

    也不是說在這個位置不行,只是白痴都知道,距離越長,無論再怎麼凝實的劍光 過來,總會在過程中損耗一定的能量,而使得威力變弱。

    而且說句不怎麼好听的話,大概是由于實在太忙的關系,阿爾托莉雅對自己 騎士王,職業所特有的大範圍劍光攻擊,磨練的並不夠,所戈出來的劍光還不能用十分凝實去形容。

    這也是為什麼並沒有職業的能力輔助,而不得不靠自己力量去劃 出大範圍劍光的我,也能用同樣的招式和阿爾托菲雅對踫,若是她能將劍光磨練的更加凝實。鬼才會去做這種如同和誠哥比劍術,和二爺對攻牆角流的打法呢。我現在的行為充其量只能叫做以己之短攻敵方之長,還算不上笨蛋玖,傻到家。

    其次,攻擊的距離越長,也就意味著給更多的空間和時間予對手躲閃的余裕,這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就算阿爾托莉雅沒有絲毫的戰斗經驗,兼那根金毛呆的不行,也不犯這種錯誤才對。

    恩,聞到了陰謀的氣息。

    沒錯因為阿爾托莉雅那反常必有妖的詭異舉動所緊張,而是高興,甚至不由自主的在嘴角邊勾起一抹微笑。

    這不是很好嗎?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了,阿爾托莉雅不僅已經開始逐漸適妄了我從老酒鬼那里學來的各種各樣的陰險招式,而且已經舉一反三,開始初步運用起來了。

    只要領悟到了自己在這一點上的不足,就已經足夠了,以阿爾托菲雅的天賦和認真個性來說,想要去學陰險猥瑣流的打法是不可能的,但是肯定會有所防範,讓敵人無可得逞。

    這樣的話。這場比賽我乙經沒什麼遺憾了。

    才怪,搞什麼啊這種立刻要領便當的配角的宣言,我還想贏啊混蛋!!

    心里轉著這些自我吐槽的念頭,一個呆,阿爾托莉雅的攻擊已經直逼眼眶,伴隨著劍光刮起的如同刀刃一般尖銳凌厲的劍風,將額頭上的頭刮得像是狂風中的亂草一般,不稍稍眯上眼楮的話,刺痛刺疼的眼楮都要滲出淚水了。

    我靠了。

    就是了那麼一會呆而已,什麼時候攻擊多了一道?

    出現在我眼前的已經不是阿爾托莉雅那斜向下的凌厲一劍所造成的劍光,而是那種經常會在熱血動漫里出現的,具有十分讓人無力吐槽造型的型劍先,一兩道呈交叉狀的劍光。

    普通來說,就算招式回氣度再快,也不可能形成如此緊密相連的型劍光吧,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技能驅使。

    就如聖騎士的白熱技能一樣,普通的攻擊,聖騎士的攻擊度再怎麼快,也不可能在零點幾秒之內揮出數十劍,但是依靠法則所制定的聖騎士獨有技能。就可以神使鬼差般的做到。

    是技能啊,是技能的話那就不妙了,是人都知道,技能至少都會帶上 傷害聯,的屬性,為了自己這把老骨頭著想,這一招可不能逞強硬撐,還是早早跑路為妙。

    不過,向那個方向跑也是個不得不考慮的問題,阿爾托莉雅這明顯不是為了造成實質性的傷害而攻擊的攻擊,肯定還有後招,正虎視眈眈的等著自己主動送上門去。

    現在給自己的選擇的有左右,還有上空這三個方向,地下就免了,就算我是土行孫,也拿這些魔法加固過,比鋼鐵還要硬的擂台地板沒轍。

    問題是,阿爾托莉雅狩備的方向究竟是哪個方向,又或者說是全角度,那就悲劇了。

    這些思考。都是在剎那間完成,然後下一刻,我選擇了右側。

    上空的話。傻子都知道跳上空中是最容易被偷襲的,就算我想來個,出其不意,也絕對不會選擇上空,因為一旦被識破的話,那就真悲劇了。

    至于左右兩邊。為什麼我會選擇右邊,這個”因為我是個會在迷路的時候遇到岔路口通常會選擇右拐但是心血來潮的時候還是喜歡玩一玩叛逆走左邊的家伙。

    就是好整以暇的躲開型劍光的攻擊範圍一剎那,多年以來形成的冒險者直覺,本能的就感覺到了強烈危機感。

    時間在這一剎那仿佛放慢了千萬倍,那道音的型劍光,在這一刻,也變得如同烏龜一般慢吞吞的攀爬著,但是,在攻擊的後方,本應該站著的阿爾托莉雅的身影,卻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即使在這種極度放慢的視覺鏡頭中,也如同一道來去無蹤的輕風般,里面拂過來的黑影。

    一閃?一擊必殺?!

    在那剎那的剎那間,我的腦海里便浮現出了阿爾托莉雅剛剛從冰之牢籠里脫困時所用的技能。d.dd

    雖然阿爾托莉雅的騎士王職業技能樹里,這個技能的名字十有**並不是什麼“一閃一擊必殺”之類的惡俗招式名,不過也罷,反正擅自取名這種行為自己也沒少做,不差這一次了。(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114zbsp;   如果將時間恢復正常,那這一擊,必定是如同電光火石,已經越了人類眼楮所能捕捉的極限了吧。

    快,太快了,雖然比卡洛斯的那個”呃,讓我想想,對了,是我給他取的 北斗友情破顏斬”恩,沒有錯,雖然比起極限度流的卡洛斯這一招,度上還有差距,但是當時我破掉卡洛斯這一招,可是憑著精神力偵查和本能反應,而並非肉眼。

    現在,無法用精神力偵查鎖定阿爾托菲雅,我只好挑戰一下自己的本能了。

    嗯,,大概,,是這里吧,能趕得及嗎?

    “鏘    一  !”

    讓整個擂台都劇烈震鳴起來的前所未有的踫撞聲響起,就連擂台邊緣的冒險者,受到這股實質性的音波所波及,都不得不作出抵抗,將自己保護起來。

    “也得考慮將聲音的吸收考慮在內呀。”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樹底下爬了出來的萊曼和凱恩,痛苦的楷,叫朵。兩張皺只只的老臉凡經是呲牙裂嘴,然後萊曼九。

    擂台上的魔法防御陣的確能具備初步智能的,將一定強度以上的能量波動吸收,就連前面那一次數百道劍光能量齊齊爆炸,都沒能讓防御魔法陣動搖絲毫,由此可見萊曼長老的驕傲,並不是沒有他的道理。

    但悲劇的是,這些長耳朵們卻從未考慮到武器與武器踫撞所出來的金屬聲音,也能讓人如此痛苦,大概是精靈族的職業以巫師,弓箭手和德魯伊為主,很少會生這種形式的戰斗,而考慮不足吧。

    萊曼從未有一天如此痛恨自己那平時引以為自豪象征,比人類的耳朵要靈敏上數倍的精靈特有的長耳朵。

    “你說什麼?我听不見!!”

    在強烈的音波震蕩下,凱恩的耳朵一時不好使了,只看見萊曼的嘴巴蠕蠕幾下,卻听不見任何聲音,不由大聲在他耳邊吼道。

    “你說什麼?我也听不見!!”

    萊曼的耳朵受創更大,整個腦袋都是剛剛武器踫撞所出的嗡嗡聲,就仿佛有千萬只蜜蜂在里面快樂飛舞著一樣,因此就算凱恩湊到他耳邊大吼,她也沒能捕捉到一點聲音,只能這樣大聲反問回去。

    凱恩︰“你剛剛又說了什麼,我都沒听見!!”

    萊曼︰“你在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凱恩︰“我還是沒听見,你再說一遍看看。”

    于是,兩個老頭開始了長達了十多分鐘,直到他們的耳朵恢復過來之後才讓雙方啞然失笑的重復詢問。

    目光再次落到擂台上,冒險者們便見到了驚人的一幕。

    擂台上,兩個人僵持著,不同的是,阿爾托莉雅雙手持劍,就連整個上半身也壓了下去,正以萬鈞之力向對手施壓,而另外一邊,對右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個金色大盾,死死的將那把無形之劍抵住,阿爾托莉雅的雙手在微微顫抖著,那面盾牌也在出顫抖,可想而知,兩人都已經是用盡了全力。

    但是更吸引人注意的,是盾牌上面,無形之劍所接觸的位置,多出的那一條怵目驚心的裂痕。

    這是何等的威力!

    眾所周知,盾牌必定以堅韌著稱,哪怕是一面不起眼的圓盾,也有著能夠抵擋重型武器的牢固,尤其是已經算上佳品質的金色級盾牌,更是比普通的白板盾牌要強上好幾倍。

    所以,哪怕阿爾托菲雅手中的是神器之劍,畢竟也只是封印的神器之劍,比普通的暗金劍強上幾籌罷了,竟然能在一擊之下就在金色級盾牌上留下一條深深的裂痕,這里有無形之劍的功勞,但更多的還是阿爾托莉雅強悍到讓人心悸的這一擊。

    哎呀哎呀,就差那麼一點點,真是太危險了。”

    感覺到阿爾托莉雅因不想在這種毫無意義的地方僵持下去,而從她手中的無形之劍上面傳來的放松了一分力道的壓迫力,在一面盾牌隔著,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急促呼吸的距離,一邊看著她那微微染上了塵土的無暇面龐,我輕笑道。

    “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無法想象,這一招竟然能在對方分神的情況下,還是被格擋住,凡,我應該稱贊你嗎?”

    阿爾托莉雅的碧綠眼眸緊緊凝視過來,讓我不由自主的避開了那道同時飽含著贊許和責備的威嚴目光,那雙好看的讓人想親不自禁親上的濕潤薄唇,傳過來她的溫聲吐息,帶著那和她的氣質極其們似的淡淡女性芬芳,里面呼在了自己的臉上,癢癢的受用之極,竟讓我心里閃過要是這種狀況能多維持一會,阿爾托莉雅多說幾句話就好了的念頭。

    阿爾托莉雅現在的神情似乎有些微妙,看上去頭頂上那根金色呆毛似乎也為難的轉了幾個小圈,不知道是應該先贊許我竟然能夠抵擋住她這必殺一擊,還是該先責備我竟然在這種關鍵的時刻還會走神的行為才好。ap

    是的是的,反正我就是那種只要對手不是敵人就會時不時被自己的幻想力拉到另外一個次元的無藥可救的死宅。

    “最好,,還是稱贊吧。”

    眼看阿爾托莉雅陷入困擾之中,作為丈夫的我當然要挺身而出,為她提供建議,而且這種情況下,沒人會選擇千萬不要稱贊我,請盡情的責罵我這樣的進入女王別、受結局的分支選項吧。偷天 .114Zbsp;   看得出,因為我的建議,阿爾托莉雅的神色變得更加困惑了,那根金色呆毛在我有意的注意下,真的微微轉了一周。

    “嘿嘿,有破綻!!”

    在阿爾托莉雅眼神不斷閃爍著困惑的目光一瞬間,一手抵著盾牌,握著冰劍的另外一手,驟然抬起,劍刃橫著在阿爾托莉雅的腦袋上輕輕敲了一下。

    雖然很想多保持一會這樣的姿勢,盡情的在近距離感受阿爾托莉雅的美麗,不過隱約感到的從擂台觀眾席的某一處,傳來如同級賽亞人身上的能量波動一樣的殺氣,讓我明智做出了“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還是早點分開為好”的選項。

    從外人看來,我和阿爾托莉雅剛剛那臉貼著臉,近在咫尺的互相交頭接耳的對話姿勢,怎麼看都像走進入戰斗中段的廣告時間時。兩夫妻在互相蜜里調油的親昵交談著一樣。

    至于為什麼是橫著劍刃輕輕一敲,呃”總覺得讓她陷入困惑之中已經很過意不去,再在這種時候偷襲,更加過意不去,再加上對方是自己的妻子,這種過意不去的心理還要乘以百倍,所以哪怕是我這種風騷的男人也難免會下不了手。

    “嗚嗚”

    被敲了一記腦袋的阿爾托莉雅,立刻放下手中的無形之劍,做出一副“這個世界已經不行了”的姿態,雙手被敲的地方瑟瑟抖著,漂亮的碧綠色眸子里閃爍著委屈淚珠,那根金色呆毛不斷轉著圈圈。嘴里嘀咕著一些“竟然敢偷襲我,凡,你真是太壞了,今晚不讓你上床了”的氣呼呼的可愛話語。

    以上為某死宅的腦內自動補完。

    事實上,當手中的長劍就要落到阿爾托莉雅的腦袋上時,就被她機靈的反應過來,盾牌上傳過來的強大壓力驟然消失,阿爾托莉雅向後退出的同時,手中的無形之劍輕輕一揮,以差之分毫的距離將我這記絲毫不具備力道的敲擊輕輕彈開。

    其實,我寧願讓自己相信 是她頭頂上那根金色呆毛將我的劍彈開的,嗯嗯。

    向後躍出了上百米的安全距離,阿爾托莉雅才停下腳步,繼續從她那雙漂亮而威嚴的碧綠色瞳孔里,投過來疑惑的目光。

    的確,她大概是早就感應到了我剛才那記以寬大的劍身作為攻擊部位所制造出來的攻擊,根本就毫無力道可言,證據是她也只是以十分輕的力道,將我的劍彈出去而已。

    明明那麼好的機會,為什

    那雙明亮的碧綠眼楮里,傳達過來這樣的疑問。

    這個嘛,非要我說實話的話,我巴不得那種狀況在維持多一會兒呢,只是,,

    目光落到擂台外面,全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散的殺氣讓周圍的白狼庫特和馬拉格比像是看見貓的老鼠一般狼狽的逃離出去的小狐狸,我明智的將想法死死的壓在內心最深處,擺出老僧入定的平靜表情。

    “壞蛋,你那副傻樣騙得了誰,哼哼,有本事以後別來找我,不然”

    從心靈深處,傳過來小狐狸這樣氣呼呼的嬌嗔,那能讓小受們回味深長的“不然”兩個字,拉的老長。

    “咳咳一  !!”

    猛烈的再次咳嗽幾聲,我心虛的望了小狐狸一眼,壞了壞了,都忘記了我和小狐狸已經進行過靈魂連鎖,剛剛自己那就差擺在臉上,毫無掩飾的想法,一定是被她感應了個徹底吧,完了,這次完了,回去肯定要被罰跪鍵盤了。

    “凡,你的身體沒事吧。”

    見我突然猛烈的咳嗽起來,阿爾托莉雅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被口水嗆著罷了,到是阿爾托莉雅你,消耗了那麼多體力,這樣可不妙哦。”

    冷靜下來,我微妙的將話題轉移到對方身上。

    在短時間內接連用了一次金蛋殼,兩次“一閃。”這樣光用看的就知道消耗法力和體力頗大的技能,就算阿爾托莉雅的體質再好,也該十分疲憊了。

    “的確如此,不過不要緊,已經得到了不賴的休息時間。”

    哪怕是穩重的阿爾托莉雅,此刻也露出了略帶得意的笑容,嘴角似乎微微翹了起來,頭頂上的金色呆毛,在我的特別注意下,也現它正以一種讓人難以察覺到的,極其快和自然而然的方式,轉了一圈。

    不賴的休息時間?

    略一想,這可不是嗎?從向後躍開到現在,阿爾托莉雅就已經獲得了幾十秒的喘息時間,對于一個擁有高體質的冒險看來說,這幾十秒的時間已經足夠讓她們恢復很多力氣。

    哎呀哎呀,真是看不出來,阿爾托封雅也會在這種時候展現她精明的一面呀。

    “好吧,竟然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若是再讓你休息,別人大概就要以為我是在讓你了。”

    將拖累月狼度的笨重盾牌收了回去,揮揮手中的冰之暗金劍,雙手握著,下一刻,我已經出現在阿爾托莉雅的面前,冰劍劃破長空,帶著冰藍色的絢麗筆直滑落。

    面對月狼排山到海似的一擊,阿爾托莉雅巍然不懼的將手中的無形之劍迎了上去,兩把相對于第一世界來說,已經是最頂級的長劍,再次互相交織在了一起,這次並不是一撞即分,而是互相僵持起來,接近劍柄位置的劍刃部分,不斷摩擦著,出劇烈火花。

    “凡,謝謝。”

    隔著兩把劇烈摩擦顫抖的劍身,再次以一種十分靠近的距離,對面的阿爾托莉雅面帶著溫和的微笑,輕輕說道。

    “謝?謝什麼?我可不記得有做過讓你說這種話的事情?”

    沒想到阿爾托莉雅竟然會如此敏銳的察覺到自己的想法,明明是在很隱蔽的方式下進行啊。

    這時候,我面面臨著的選項有二。

    第一︰謝什麼謝小娘子,等洞房的時候在床上再謝也不遲,呼嘿嘿嘿

    第二︰參考家人剛剛的回答。

    話說應該還有其他回答吧,比如說像白狼那種無口酷男式的保持沉默,比如說像老酒鬼那種插科打詳式的哈哈傻笑幾聲,再比如說像菲妮的前身    多情男人非尼克斯式的神情注視。

    為什麼給我的只有大叔和傲嬌這兩種形象選項呀混蛋!!

    “又粘上了,這兩個人又粘上了,這個壞蛋,色狼,混蛋,,!!”

    觀眾席上,露西亞兩只小手掐住了離她最近的庫特的脖子,一雙媚如秋水的眸子,似要冒出火來一般死死的盯著擂台上兩道相持的身影,仿佛將手中的庫特假想成了某個人然後死命的箍著。

    “路”露西亞”掉”掉血了,真的掉血了”

    可憐的庫特,雖然是大男人,但是巫師職業的力量肯定無法和刺客相比,現在被露西亞無意識的整個吊了起來,在空中武力的掙扎了幾下,就僵硬的扭過頭去,把求救的目光落到馬拉格比和白狼身上。

    你的名字將會在我心里永存。

    看了看庫特,再看了看宛如定時炸彈一般散出危險氣息的露西亞,總是能在關鍵時刻變得機靈起來的馬拉格比,再次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至于白狼,,

    剛剛還在聚精會神的看著比賽的白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他胸口掛著的橢圓吊墜握在開蓋子,目光深深的注視著上面的萊娜的頭像。

    原來這吊墜還能這樣用!!

    馬拉格比呆呆的看著明擺做出一副我是妹控,現正妹控中,請勿打擾的白狼,一時之間佩服之情如同詣詣河水。

    “滋滋滋

    擂台上,不斷相持著的兩把劍。在我和阿爾托莉雅不斷的施力下,甚至出了雷光特有滋滋電流聲,不過很快,我就現情況對自己不妙,因為阿爾托莉雅的無形之劍要比自己的暗金劍好上許多,就算是擁有極其牛的無法破壞屬性,恐怕也不出奇,這樣僵持,消耗的只是自己的劍的耐久罷了。

    現這種狀況以後,我當機立斷,突然一個側身引力,將阿爾托莉雅的劍撥開,阿爾托莉雅反應也及時,並沒有乖乖的被我耍太極,很快就收回力道,無形之劍帶起凌厲的劍光再次揮了過來。”的連續踫撞聲響起,如是激烈交戰了片刻之後,兩道身影驟然分開。

    “阿爾托莉雅,你太狡猾了,是故意的吧?”

    苦笑的將手中的冰劍向阿爾托莉雅的方向晃了晃,經過剛剛一陣對峙,上面覆蓋的冰凍之力又開始迸裂了。

    雖然將暗金劍變成冰之暗金劍,看起來十分輕松,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完成,但是容易歸容易,想要讓這層冰凍之力夠獲得能和對方的武器相踫撞也不會碎裂的堅固,要消耗的冰凍之力可不少。

    “是嗎?。

    對于我的抱怨,阿爾托莉雅並未反駁,在我的驚訝目光中,只是十分英氣和美麗的,將垂直脖子處的金色鬢,輕輕的一挑,嘴角微微勾勒,從碧綠色的威儀瞳孔中露出淡淡的笑意,露出一副“你猜呢”的輕松表情。

    該不會,我無意之間的行動,已經將這個原本一本正經的呆毛王,微微走向了偏道吧。

    不過也無所謂,這樣看聯爾是更有女人味麼只是不知道哪此小一精靈們,看到自門大陽一樣閃耀正義的王,那璀璨的太陽中心突然出現了太陽黑子,會不會氣得狂呢?

    “凡,我要攻擊了。”

    身子微微一沉,阿爾托箱雅矯健的身姿,頓時如同一把滿弦的箭矢般,充滿了力道,仿佛隨時都會脫弦而出,瞬間出現在自己想到到達的地點上。

    即使在失神的狀態,也能將我的極限突殺格擋住,早就能贏下這場比賽的你,應該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是在關心缺乏戰斗經驗的我嗎?凡,我的丈夫,謝謝,你的心意我已經感受到了,這一場戰斗,我從你身上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知識。

    頭頂上,亞瑟王套裝部件之一,象征著王之榮耀的榮耀之冠,永久的加固了類似牧師的三階技能 清明效果的魔法,能讓阿爾托莉雅時刻保持冷靜清明的狀態。

    雖然,從榮耀之冠傳來的清涼之意,讓阿爾托箱雅的精神,就如同一潭冰冷透徹的湖水般,將外界的一塵一葉都到影在里面,分毫不差,但是此時時刻,阿爾托莉雅的心卻格外溫暖。

    或許,眼前所站之人,的確是最適合自己,最適合兩族聯姻,最適合成為在族里地位僅次于大長老和自己的精靈親王的人選。

    典

    阿爾托莉雅的腦海中突然劃過一道驚訝。

    最適合    自己?為什麼會把 最適合自己,放在前面?這場聯姻最重要的意義,不應該是讓兩族能夠完全放下彼此的成見。共同將地獄勢力擊退嗎?

    細心的阿爾托莉雅,很快就這上面糾結起來。

    並不是嚴厲到不允許自己去追求幸福,只是不能讓自己的私心蒙蔽罷了,是的,的確是這樣。

    垂新把握住了方向的阿爾托莉雅,目光變得更加堅定。

    實在是太慚愧了。

    在不知不覺當中,凡已經為自己做了那麼多,而自己卻什麼都沒有做到,看來,十二分努力還不夠,必須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才行,為了讓凡,變成一位能夠統領聯盟,甚至是統領百族的優秀的王,精靈族古書上記載著的,那讓人向往的理想鄉”或許,可以在凡的手中,在自己的輔助下實現。

    “凡,請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成為優秀的王。”

    下定決心的阿爾托莉雅,握著她手中的神器    勝利之劍封印的雙手,更緊了一分,眼中的堅定和執著,就像她此剪展現出來的氣勢一般,無可動搖。

    雖然不知道是哪里產生了誤會,但是阿爾托莉雅的確是誤會了沒有錯,話說回來,為什麼她就那麼執著于讓我變成優秀的王呢?就不能稍微想想我在家里做好飯菜,然後守在飯桌面前默默為率領著百族部隊與巴爾大軍大戰的阿爾托箱雅祈禱的情景嗎?

    算了,我也無法想象就走了,混吃等死可不等于讓妻子上前線自己卻在家里做家庭主婦。

    心里剛剛總結完畢,阿爾托莉雅的身影已經俯身沖了上來。

    一定會讓你成為優秀的王!!

    從她那雙如翡翠一般的滅里瞳孔里傳達過來的堅毅目光,傳遞著這樣的信息。

    是這樣嗎?我的性格,你大致上也了解了不少吧,就讓我看看你的決心如何。

    絲毫不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去達成,也不願意去努力成為什麼優秀的王的本人,出這樣的挑戰目光。

    就算面對我這樣無可救藥的廢宅,阿爾托莉雅的目光也沒有退縮分毫,無所畏懼,充滿了自信的瞳孔,讓她的氣勢中充滿了讓人凜然的光輝。

    兩把長劍,再次交錯在一起,出劇烈的踫撞聲,不斷爆出來的能量風暴依自強烈,帶給觀眾席上的冒險者一波搶過一波的能量風暴。

    這一次的交鋒,比前面以往任何時間都要持久,那持續不斷的踫撞聲霸道的將整個競技場上的一切存在都掩蓋掉,只剩下那再道不斷分開,不斷踫觸的身影。

    “這傻小子,好好的放著其他優勢不用,非得去和對方硬拼,我算是白教他了。”

    石壁上,卡夏一邊嘆氣一邊喝酒,嘴巴砸吧幾下,似乎覺得美酒的味道都淡了幾分。

    “哼,這才叫男人啊。”

    嘴里這樣說著,放下杯子,雙手抱胸懶洋洋的半靠著的蘭斯特,嘴角邊上那一抹嘲諷的冷酷微笑,卻更加的濃烈,似乎不管對方表現的是不是很男人,反正身為精靈族這一邊的自己都要給予毫不留情的嘲諷,由此可見他其實也是一位資深的腹黑男。

    反正能和卡夏一個隊伍的,應該沒有幾個會是正常人。

    “要是那個傻小子能用上七分實力,戰斗早就該結束了。”卡夏一口酒飲盡,將濃烈的酒呼出以後,憤憤道。

    “那又怎麼樣,我承認阿爾托莉雅的實力的確不如那傻小子,但是你應該也知道,作為 騎士王,的她,最強大的實力並不是體現在單獨戰斗上。”

    蘭斯特好整以暇的反駁道。

    “是嗎?很可惜的告訴你,雖然不想夸那個笨蛋,但是團體戰斗,依然也是他的拿手好戲。”

    卡夏露出高傲的神情,逼近擂台下面那個家伙,即使再怎麼笨,也是自己大半個學生啊。

    “哦,是嗎?。

    長久的相處,讓蘭斯特看出此刻的卡夏並沒有撒謊,不由露出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擂台下面的戰斗出神,半響之後,才緩緩開口。

    “不過

    頓了頓,蘭斯特嘆了一口氣,攤手搖著頭,露出一副萬分無奈的嘲諷笑容。

    “哎呀哎呀,這怎麼可能呢?剛剛有那麼一瞬間,我竟然會覺得,阿爾托莉雅竟然和你那個傻小子,挺般配的。”

    “不

    卡夏揉了揉眼楮,似乎也不大敢相信。

    “雖然我同意,除了戰斗方面,那傻小子的確沒有任何一點能夠配得上你們的女王,不過看情況,的確是這樣沒錯       此時兩個人注視的戰場上,已經生了微妙的變化,這種微妙變化,不斷的展露出來,由一開始只有這兩位級高手能夠看出端倪,直到以後,就連擂台周圍那些冒險者,都能夠微妙的感受得到。

    戰斗的氣氛,變了。

    用簡單的語言形容,就是擂台上交戰的兩個人一竟然打出默契來了!!

    就沒有人吐槽了麼,某個偉人說過,一個有意義的評論頂得上半張月票,看著一潭死水的評論區,小七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