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魔法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那是一種難以言述的感覺,只是從那不斷肆虐的能量風暴上,可以隱約的察覺到,台上戰斗的兩個人。ap;(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彼此的戰斗屬性和風格正在慢慢的融合,就好比從兩條不同顏色的繩索。逐漸擰成了一股。

    這種奇妙的戰斗融合感,經歷過漫長的歷練歲月的精英冒險隊伍,感觸最為深刻,那是只有在長年累月的互相磨練和配合,才能形成的一種隊友間的力量,互相同化,互相融合的情況。

    這樣的強大冒險隊伍,會讓人感覺到隊伍里面所有人的力量和氣勢都融合成為一個整體,凝成一道巨大的波濤海浪,翻天覆地,無可匹敵。一般能揮出整個隊伍的實力之和的近十倍,如果是遇到偽領域級別的這種組合,就連卡洛斯和西雅圖克也只有繞道走的份。

    台上全部觀眾,實力都還處于第一世界冒險者的水平,隊伍之間充其量也只是配合無間,心有靈犀,遠遠沒有達到同化和融合的地步,自然無法體會這種感覺,只是能隱約感覺到那種變化,只有石壁上那兩位傳說級別的人物才能清楚的抓住脈絡。

    “當然,能夠如此快形成這種默契,和阿爾托莉雅的職業脫離不開關系,騎士王職業無以倫比的包容力,才是形成這種狀況的關鍵。”

    這不,半靠在石壁,蘭斯特半眯著眼楮,好整以暇的這樣補充道。

    隊伍之間的同化和融合,和隊伍各自職業所處的戰斗風格,還有各自的性格有關,整體屬性平均,脾氣溫和的德魯伊,融合率居七大職業最高,野蠻人和聖騎士的融合率也較高,但是野蠻人和刺客較難融合,因為兩者的戰斗風格大相庭徑,聖騎士難以和死靈法師融合,這是屬性問題,亞馬遜和誰都合得來,但似乎又和誰都合不來,巫師和誰都能配合,也是比較平衡的類型。

    當然,還有少數特殊的例子。比如說死靈法師和牧師,這兩者想要同化合融合,估計,,呃,不是不可能,大概要花上其它不同職業的好幾倍時間吧,就看你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了。

    蘭斯特剛剛所說的,和阿爾托莉雅的騎士王職業有關,就是這個意思。身為騎士王職業,帶領自己的戰士團體作戰,那無以倫比的,讓整個隊伍的力量迅融合成為一個整體的能力,才是這個職業的真正價值所在。

    也就是說,哪怕對方再怎麼廢材。比如說是一心想著混吃等死的死宅,比如說是沒有一點高手氣質走在大街上經常會被小孩子認為是好欺負的大人而圍上去推搡的斗篷怪人,又比如說是一時玩火一時玩冰沒個,屬性定樣的智商只有九的笨蛋,阿爾托荷雅的力量所具備的強大包容性。都能夠很好的將其融合在一起。

    “劃當是這樣吧,但是能將需要幾十年才能培養出來的默契,就算騎士王這個職業的融合率再高,也不可能做到吧,不能否認那傻小子的勞。?ap;?  ?”

    卡夏從驚訝之中恢復過來,繼續抱著她的美酒一口接著一口,對于她這種存在來說,經歷過的千奇百怪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已經很少有東西能夠讓她驚慌失措。

    “的確,能和冒險者融合相處的異常強大的融合力,大概是那小子除了力量以外的唯一優點吧,因為這個,阿爾托荷雅才會產生讓這種無藥可救的笨蛋成為優秀的王的笨蛋念頭,結果其實兩個都是笨蛋,所以我才說,阿爾托莉雅和那小子或許真的很般配。(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114zbsp;   蘭斯特依然毒舌的緩緩分析道。然後無奈的嘆了以口氣,似乎對這個事實感到很郁郁,高傲的精靈女王啊,就算在某些方面上的確有點 呆笨,也沒必要和這種傻里傻氣的小子對上口吧。

    “不過,這種融合只是屬于靈光一閃的偶爾行為,想要真正把握住這種感覺,隨時都能揮出來。這兩個還愕再經過好幾個月的磨合才行。”

    最後,卡夏做出結論,蘭斯特沉默,雖然眼前的酒鬼已經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為所欲為的狂傲女王,但是唯獨她的判斷力卻並沒有隨著這種劇變而是有所變化,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鏘鏘鏘一  小

    擂台上,武器互相踫撞所出的宛如實質音波的聲音,依然一波接著一波,似乎永無休止,肆虐整個擂台和觀眾席的風暴,從一開始就未停止過,但是周圍眾人,卻逐漸從里面把握到了一絲那種讓自己產生微妙感覺的線索。

    力量,氣勢,還有戰斗風格,這三種屬性,就好像每個人的指紋一般,在這個世上,根本找到在這三種屬性上完全重疊的兩個人。

    但是此時此刻,在他們的眼中,台上兩個人的身影,他們所散出來的力量氣勢,還有戰斗風格,卻似乎逐漸融合在了一起,明明兩道身影不斷交織對撞著,但是看用曰旨,卻如同眼楮出現了幻覺一般。兩道身影變成了※

    這種情況,讓這些不明所以的人,以為是這場戰斗實在太激烈了。以至于眼楮跟不上,產生了疲勞。才老會出現這種狀況,從他們時不時苦惱的用力搖搖頭,或者揉一揉自己的眼楮,試圖努力將那兩道交織戰斗的身影分開,就可以看出。

    當然,也有一些比較敏銳的冒險者。比如說某只賊精靈可愛的狐狸,並沒有被這種情形所迷惑,懷疑是自己的眼楮出了問題,而是細細斟酌著這種變化,以自己的知識和經驗,一點一點的通過解析和猜測。判斷出其本質。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我無法具體用語言去形容,只是突然之間,我現可以從阿爾托薪雅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舉動,猜測出她的下一招,甚至是接下來幾招。將會以什麼方式攻擊過來。

    我想,不僅僅是自己有這種感覺,阿爾托莉雅應該也能感受到吧,這種默契究竟是何時開始在我們身上出現,卻已經不記得,但是並沒有懷疑它的存在,仿佛這是我和阿爾托莉雅本就應該具備的默契一般。ap;

    不僅如此,我們兩個甚至驚訝的現,阿爾托莉雅的劍光之中,似乎帶上了一股淡淡的冰藍色,而自己所造成的劍光,似乎也帶上了一絲銀白的殉麗,剛剛開始以為是錯覺,但是兩種顏色的交融越來越明顯。已經到了讓我們無法用錯覺這個詞解釋的地步了。

    最該死的是,就算眼前的景象如此詭異,正當想去驚訝,想開口詢問的時候,內心深處卻依然及時的涌出一股”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的認同感,這並不是非得要去弄個清楚的事情,就如同人的吃喝拉撒一般自然。(手打中文網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114zbsp;   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阿爾托莉雅那股正直光明浩大的力量,似乎就在身邊,帶著主人淡淡的香味,給自己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再也沒有剛剛那種,形成一道道凌厲劍光欲將自己砍斷的危險氣息。

    如果對手的力量變得不再危險。如果對手的招式,變得不再莫測,情況會怎麼樣?

    囂,如我和阿爾托莉雅現在這樣。

    並非沒有認真戰斗,但感覺不到對方的力量的威脅,感覺不到對方招式的凌厲,別人怎麼看我不知道,但是自己感覺上,就好像在排演一場早就練習過上百次的戰斗節目。彼此手中拿著的只是沒有傷害的仿真武器,對手要出的下一招,自己早就背熟了,可以光憑著身體的本能將自己所要出的招式餃接上。

    雖然這樣听似枯燥乏味,不過我卻樂在其中,並不享受排演的感覺。而是在細細品嘗這股突而其來。自己從未體驗過的默契”不,是融合,腦海中瞬間閃過這個詞,沒有錯。不是默契,應該是融合才對,彼此的屬性,還有每一招每一式,都已經融合在了一起。

    當我們兩個為這股突然出現的奇妙的融合感,感到新鮮和喜悅的同時。擂台外面卻有人不願意了。

    “他們兩個是在**是吧?是在**沒錯吧?!混蛋,可惡 色狼。壞蛋,氣死老娘了

    看著台上兩個人仿佛拍戲一樣的戰斗,露西亞氣呼呼直跺腳,用一種帶著可愛和楚楚可憐的哭腔,抓著馬拉格比的脖子一邊搖晃一邊不斷逼問道。

    “我,,露西亞,,你先放我下來,”

    被把著脖子吊在半空的馬拉格比。舌頭伸愕老長,他悲哀的現,身為刺客的露西亞,力量和自己這個聖騎士竟然椏差的並不是太多,沒有絕對的優勢,馬拉格比想要掙扎開來不是沒可能,但是肯定會對對方造成傷害,想想後果,,

    總是在關鍵時刻精明起來的馬拉格比,此時依舊做出了明智的判斷。在這兩者之間選擇其一的話,他寧願就這樣被露西亞吊死,也還好過以後天天因為這事被小心眼到家的露西亞摧殘。

    當然,還有第三種選擇。

    看了看臉上明顯寫著“吃醋”兩個字,已經失去理智的露西亞,馬拉格比僵硬的扭過頭,看向旁邊的庫特和白狼,露出求救的目光。

    吹一聲口哨,庫特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條白手帕,按著鼻子呼了一口鼻涕,擦了擦,然後扔到馬拉格比的腳下,臉上寫滿了大字︰因果報應。哥們您走好了。

    白狼再次以極其熟練的動作,在庫特目光移到他身上的零點五秒之內。從胸口掏出了吊墜,,

    “哈哈哈,看來這將會是一場歷史上最成功的聯姻,你說是嗎?凱恩長老。”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樹底下爬出來的兩位長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在前面找到了另外一顆大樹,一邊抱著,抵抗來自擂台的能量風暴,一邊呵呵笑了起來。

    雖然沒有冒險者的眼力,但是這兩位老頭卻有著冒險者遠遠無法比擬的知識和眼光,擂台上的變化。早就被他們看出了道道。

    “是極是極,不過擂台上的魔法防御陣真的沒問題嗎?”

    看著擂台四周,在持續的能量風暴施虐中,已經開始

    獅搖鼻起來的透明防御罩,凱恩滿是擔憂的問道。    “    “凱恩長老請放心,這一點本人絕對可以保證,就算戰斗強度再提高十倍,也休想將魔法防御陣擊破,咳咳,不怕告訴你,這個魔法陣,可是整個精靈王城魔法陣的其中一環。堅固著呢。”

    萊曼自信滿滿的說道,若不是兩只手要抱緊大樹,他恐怕已經抬頭挺胸,將胸膛拍得咚咚作響了。

    “哦,原來是這樣。”

    凱恩點了點頭,王城魔法陣可是歷經精靈族幾萬年的時間,由無數精靈族優秀的魔法師和高的魔法技巧打造而成,各個環節都堅固無比。所以只要和王城魔法陣這個名字拉上邊的,都能讓人再添三分信心。

    “但是,你不覺得魔法陣的動靜有點奇怪嗎?”

    覺得心里有了些底的凱恩,再次將目光落到擂台四周的精密的魔法刻紋上,看著上面不斷閃爍起來的紅光,雖然不是法拉那種魔法大師。但是凱恩對魔法理論知識的造詣也不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多問了一句。

    “那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要知道,皇城魔法陣的各全部分,每十天都會檢查一次。”

    萊曼咳嗽一聲,口氣有點虛。

    “應,,應該?!”

    凱恩額頭上開始滲出汗水。

    “恩,凱恩長老,你要知道,王城魔法陣平均每百年才會出現一次小故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是覆蓋整個內城的龐然大物,偶爾出現一點小小的問題也不奇怪對吧。”

    “的確如此。”

    凱恩點點頭表示可以理解,越是龐大的東西,出現問題的幾率就越大,這是常識。

    “那麼距離上一次出現故障,已經過了多少年了。”

    頓了頓,凱恩問了一個比較微妙的問題。

    “讓我想想看。嗯,沒荊昔,應該有九十四只了”

    萊曼長老沉思片刻,然後恍然造詣說道,話剛剛落音,兩個老頭就陷入了無語之中。

    “不    不要慌,說是平均百年。有可能是九十五年,也有可能是一百多年,沒,沒那麼巧合吧。”

    萊曼長老盡量的放松表情,但是語調還是不免有些結巴起來。

    “不,,不好了,萊曼大人,出大事了!”

    這時候,一位中年精靈法師邁著慌張的步伐沖了上來,從他連瞬移這種好用的交通工具都忘了使用。和讓這些平日以優雅高貴著稱的精靈露出如此驚慌的神色,就可以知道他口中的大事,究竟有多麼嚴重。

    “冷靜點,出了什麼事?”

    問出這樣的話時,萊曼心里已經有了不妙的覺悟。

    “水晶之樹上的王城魔法陣網絡脈圖上顯示,有個地方出了點問題。”

    擦了擦額頭上的緊張汗水,冷靜下來的精靈法師迅稟報。

    “哪,,哪里出了問題?”

    臉色變得蒼白的萊曼,還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這樣問道。

    指了指萊曼身後的擂台,精靈法師現尊妾的女王殿下也在里面,臉色不由惶恐萬分。

    “不要慌張,這件事情和雅蘭德蘭大長老說了沒有。”

    關鍵時刻,萊曼揮了身為長老的冷靜和干練,理清頭緒,繼續問道。

    “來之前已餐稟報了。”

    “大長老是怎麼說的?”

    “大長老大人只是微笑著說 不用著急不用著急,通知下去吧,做該做的事情就行了,這樣而已。”

    精靈法師稍稍露出困惑,似乎無法理解,事關女王殿下生命的事情。為什麼會被大長老說成不用著急了。

    不過,想到這是無所不能的雅蘭德蘭大長老親口說的話,精靈法師還是松了一口氣,竟然大長老這樣說了。就一定沒有問題。

    “這樣嗎?”

    萊曼細細琢磨著雅蘭德蘭的話,沉思片刻。

    “竟然大長老這樣說的話,那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但是她並沒有下達明確的命令,所以就按照我們自己的辦法去做吧。”

    片刻之後,萊曼果斷說道。

    “桑德斯,去將研究所的法師第一第二第三小隊召集過來,盡快解決問題。”

    “是,萊曼大人。”

    將桑德斯的精靈法師應了一聲,並沒有離開,而是拿出一個法師球。輕念著咒文,潔白的球體很快就散出白光並漂浮上半空。

    “還有,崔斯特,你還在那愣著干什麼,還不快點去讓女王殿下和凡閣下停止戰斗,啊,來不得了

    回過頭,萊曼對著崔斯特大聲喊到。不過余光看了一眼擂台,他立刻痛苦的捂住了額頭。

    本該守護擂台的魔法陣,現在已經變成了一道黑色的狂暴能量,像野獸的猙獰巨口一般將整個擂台包裹起來,

    無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