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淡定喝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黑色能量圈包裹著的擂台內,武器的交織聲依然連綿不絕,說里面的兩個人是打上癮了,不如說是對現下這種玄乎其玄的融合狀態 玩上

    。?ap;?  ?(偷天 .114zbsp;   當整個黑色能量圈,像巨獸的大嘴般,將整個擂台完全吞沒,並將大嘴合攏起來以後,擂台里面已經伸手不見五指,這種狀況,終于引起了兩個人的注意。

    “咦

    帶著巨大的遺憾,停下戰斗。那種奇妙的融合感,也像潮汐一般,緩緩從身上退年,讓我有一種重新舉起武器沖上去,將這種感覺留下來的沖動。

    當然,理智上並不允許自己這樣任性,抬頭看看漆黑的天空,我摸著下巴沉思片刻,智商高達鵬的大腦高運轉,在精確到以分為單位的時間過後,終于一拍掌心。

    “我知道了!!”

    高高指著天空,我用一種氣勢滿滿的語氣說道。

    “我們兩個打的太入神了,一晃天就已經黑了。”

    阿爾托莉雅︰懈  ”

    我︰”

    阿爾托莉雅︰“這就是人類一族傳說中的幽默嗎?”

    “大  ,大概是這樣沒錯,不過用傳說去形容也太”

    對于阿爾托莉雅以一個十分微妙的詞語形容出來的正確答案,我稍稍露出困惑表情,覺得她這句用著一本正經的嚴肅表情說出來的話,應該比我剛才的更幽默一些,這種幽默很大程度又建立在偏偏她沒有這個自覺這一點上。

    好吧,讓我們言歸正傳,,

    這群小精靈搞毛啊!!

    在內心怒吼一聲將茶桌掀翻。

    這種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傻子也知道不是夜晚吧,以德魯伊的視力。哪怕是夜晚也能擁有良好的視野。所以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常的黑夜造成的。也正是阿爾托莉雅覺得我剛剛那句玩笑話很冷的原因。

    “阿爾托莉雅,你知道生了什麼事了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排除大部分因素,剩下的最大可能性,就是擂台上的魔法陣出了亂子,記得吝嗇鬼那老頭以前可以千叮萬囑過,越是大型,越是繁雜古老的魔法陣。萬一生了暴動的話,威力就越可怕,所以魔法公會的那些花花草草可以亂踫,但是惟獨他那已經被炸的所剩無幾的白胡子。還有外面掛著“內有惡狗,請勿闖入”的處處散著可疑氣息的危險牌子,里面能明顯看到雕復著魔法陣紋理的地方,絕對不能胡亂去踫。

    綜合猜測和吝嗇鬼那番話,我現,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那我和阿爾托莉雅,現在的處境還蠻危險的,至于危險程度,就得看究竟是哪個魔法陣出現了亂子,不過估計這個競技場里面,也不會存在那種吝嗇鬼做實驗室簡單制作出來。但是爆炸威力依然能響徹整個營地上空的簡易魔法陣。

    作為一個魔法理論知識苦手。這時候應該詢問一下專家的意見才行。雖然不知道阿爾托莉雅的魔法造詣究竟如何,但是毫無疑問能確認的一點是    肯定比我好。?ap;?  ?

    “這種情況”應該是王城魔法陣出現故障了。偷天 .114Zbsp;   作為一族之王,王城魔法陣平均百年出現一次故障這種不算是太秘密的小秘密,她當然一清二楚,並且早在幾年前,在王城魔法陣進入故障高時段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時刻關注著,所以,她的臉色只是微微閃過一道驚訝,就冷靜了下來。用能讓人心平靜下來的淡定語氣說道。

    “原來是這樣,王城魔法陣出現故障了呀,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阿爾托莉雅的話在耳邊回蕩。等理解清楚她所說的話以後,我立刻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身影變得蒼白化。

    完蛋了,這次真的完蛋了,吝嗇鬼那種小小的簡易魔法陣就有如此威力,現在覆蓋整個王城的。經過精靈族數萬年打造而成的巨大王城魔法陣,出現了故障,萬一一個暴亂。說不定整個庫拉斯特都會消失在地圖上。

    “完”完蛋了,續地獄入侵和千年前的三魔神暴亂之後,暗黑大6的第三次沖擊,使徒來襲,人類就快要滅亡了,人類補完計劃呢,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嗚嗚”

    一想到即將面臨的大爆炸,我的腦子就亂成了一片,微妙的和一些詭異知識接軌上了。

    “使徒?”

    阿爾托莉雅眨了眨她那雙碧綠色的眼楮,用好奇的目光看著我。

    “不,沒什麼

    忘記了,像阿爾托莉雅這種呆毛,又怎麼可能會和那只小幽靈一樣。就算听不懂也能立刻做出吐槽的回應,寂寞啊,在臨死前的一刻都沒人吐槽自弓嗎?

    嗯,對了,那只小幽靈呢,還在項鏈里睡覺吧,在這種末日降臨走時刻,是不是應該冒著生命危險將她吵醒,交代一些後事比較好呢?

    想了想後果,打個寒戰,我還是選擇作罷,沒听說過嗎?冬眠時被吵醒的熊是最凶惡的。

    “現在該

    目光觸及依然老神在在,淡定無比,臨山崩而不變色的阿爾托莉雅。我抱著一絲希望問道。

    “等。”

    阿爾托莉雅帶著淡然自信的笑容,在充滿了自信和從容的目光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斟  ”

    “是的,等,魔法方面,我並不是很擅長,貿然行事的話,說不定反而會讓暴動加劇,不如等待外面的支援,我相信萊曼長老他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頓了頓,她繼續補充道。

    “而且就算萬一來不及,也沒多大關系,這並不是整個王城魔法陣暴動,只是一個小局部,我想以你我的實力,應該能承受得起。”

    阿爾托莉雅將王城魔法陣平均每百年一故障的事情稍微解釋了一下。以前出現的故障,很快就被解決了。只是這次有點特殊,竟然將我們兩個圍在里面,要不是真有其事,估計還會有人以為是貝利爾那個陰謀魔王的又一詭計,妄圖將大6雙子星撫殺在搖籃之中呢。d.dd

    原來如此,不過阿爾托莉雅果然不愧為最優秀的王,心思還真細密。

    “不過,就算是接近一百年。為什麼偏偏是今年,為什麼偏偏又選在這種時候呢?”

    垂頭喪氣著,我為自己的悲劇命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偷天 .114Zbsp;   “是啊,為什麼呢?”

    阿爾托莉雅輕輕應和了一句。臉上滿是冷靜。

    “你好像一點都不覺得驚奇?”

    隱約對阿爾托莉雅現在的想法有些感同身受,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

    。

    “的確,實在太偶然了,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總是給人一副充滿自信模樣的阿爾托莉雅,也微微低頭嘆笑,那根金色的呆毛似乎也跟著她的動作。轉了一圈之後也有氣無力的垂了下去。

    “是嗎?已經習慣了,看來我們兩個,在很多方面還真的意外般配呢。”

    聳了聳肩膀,我跟著對方的動作。也無奈的將頭垂了下去。

    沒有錯,我們兩個都是擁有著吸引麻煩的體質,所以當兩個人湊在一起的時候,這種體質就無限揮,將,嗯,我算算,根據阿爾托莉雅剛剛所說的,故障高期是在吶年後到 舊年之間的力年里,也就是說”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二十。這種算法實在太小兒科了,不值的我這種高智商人士動腦,還是弄復雜一些吧,用那能將四個以內的人消滅于無形之中的,世上恐怖的四舍五入方法,將三百六十五變成四百。乘以二十,,

    嗯,是八千沒錯,絕對沒錯。就算是三無公主來了,也不得不地下她那死高智商兒童的腦袋,承認這個答案的唯一正確性。

    來吧,是時候了,高呼數學帝威武吧,凡人們!

    咳咳,也就是說,在這八千天里的某一天會生,只有八千分之一的概率會生的事情,硬生生的被我們兩個的麻煩體質吸過來了。

    悲劇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對于我和阿爾托莉雅來說,一個擁有金蛋殼技能。一個擁有絕對守護戒指,只要不是大範圍的王城魔法陣爆 我們總是會有辦法從里面存活下來的。

    松了一口氣,宅男那顆不羈的心就開始活躍起來了。

    你說這樣站等著巨頭王黑幕。也無聊是吧,橫等是等,豎等也是等。干嘛不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呢?

    于是我開始鋪床,,

    好吧,其實是取出一張茶桌。也就是三番五次被我在心里掀翻那種。

    “來來來,阿爾托莉雅,干站著也不是個辦法,喝杯茶吧。”

    泡上兩杯熱乎乎的蔣神水,我朝站在擂台中央,抬頭凝神望著頭頂上的黑幕的阿爾托莉雅招手。

    “那我便卻之不恭了。”

    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並不是自己能解決的問題,阿爾托莉雅也不客氣,應了一聲,便筆直的坐在自己對面。

    該怎麼說呢,筆直坐著,臉上滿是認真和嚴謹的阿爾托莉雅,帶給人的壓力也很大呀。

    “這是,,清神水?”

    看了一眼杯中之物,阿爾托莉雅開口問道。

    “沒錯,你以前喝過嗎?”

    “上次拜訪聯盟,承蒙阿卡拉大長老招待,喝過一次。”

    阿爾托莉雅雙手捧著茶杯,輕抿著唇,十分優雅的啜了一口,然後深深呼出一口氣,臉上的嚴肅表情似乎也松了一份,由此可見阿卡拉特制的清神水的確有獨到之處。

    “喜歡的話,我這里還有一些,你全拿去吧。”

    看阿爾托莉雅要開口,我連忙繼續說道︰“我們已經是夫妻,要還是這樣客氣的話,那不顯得生分了嗎?”

    “所言極是,那我便收下了。  ”

    阿爾托莉雅的嘴唇顫了顫,似乎將什麼話給吞下去了一般,露出了一個較之太陽還要燦爛奪目,比之幽月還耍優雅柔和的笑容,差點讓我呆看著將清神水灌到鼻子里去了。

    “對了,阿爾托莉雅,你喜歡喝酒嗎?”

    為了擺脫那一剎那的不好意思,我連忙打破寧靜,開口問。

    “酒嗎?並不討厭。”

    輕輕將杯子放下,阿爾托莉雅如是說道。

    “酒量還好吧?”

    听阿爾托莉雅這樣一說,我下意識的就問了出來,無它,只是很感興趣的想和另外一位沾酒即醉的女王殿下做做對比。

    “抱歉,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從來沒有醉過。”

    “不,你已經回答了

    擦了額頭上一把汗,從來沒有醉過?以阿爾托莉雅的身份,應該沒少喝酒才對吧,看不出來,阿爾托莉雅的酒量竟然如此好雖然听她的口氣看來,她自己並沒有這個覺悟。說不定能和老酒鬼那家伙一較高下也說不定。

    也就是說,和同由女王之稱的莎爾娜姐姐相比,不但個性上存在著完全相反的差異,就連酒量也一樣嗎?

    “啊,對了,你剛剛說上次拜訪聯盟,是比武大會那次嗎?。我突然想起這個一直想問的問題。

    “沒錯,凡,你在決賽時表現的很出色,雖敗猶榮。”阿爾托莉雅輕輕點著頭。

    “不敢當

    每次被阿爾托莉雅稱贊,非但沒有絲毫開心,我的感覺更像是一個,衣著邋遢的平凡乞丐,被開著法拉利的白手起家的年輕企業家激動的握著雙手拼命說“人才啊”一樣。

    若是說到這個份上你還不明白,好吧,就比如你在上班時間突然放了個響屁,然後老總立刻激動的走過來稱贊你一句“好屁呀”會高興嗎你?

    無他,阿爾托莉雅給人的形象,實在太過于耀眼和完美了,完美到自她口中對他人出的自真誠的稱贊。在他人看來也變了味,不過作為呆毛王的持有者,其他人不說的話,她永遠都不會現這個事實就走了。

    “不過听說當時走的很匆忙是吧,我都沒來愕及見上一面。”

    說到這里。我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其實上一次的擦肩而過,對現在的我而言也並非那麼遺憾,如果當時就解開那層神秘面紗的話,總覺得會失去很多快樂刺激的事情。

    “抱歉,實在是要務纏身

    阿爾托莉雅再次嘆了一口氣,能讓時時刻刻保持著王的風範的她露出嘆氣表情的,也只有她那糟糕的吸引麻煩的體質了。

    “又來了,阿爾托莉雅,你已經連續說了兩次抱歉了,這可不像你。我心目中那個威風凜凜的王。”

    輕輕將沾在唇邊的茶杯放平。阿爾托莉雅露出了高貴的笑容。

    “是嗎?這樣的我讓你失望了?”

    “與其說失望,不如說是驚訝吧,我原本覺得你應該是那種會在想要說抱歉的時候說哼,我才不是想和你道歉呢二只是怕你傷心的哭出來才勉為其難的這樣做而已的人呢。”

    乘著這個機會,我決定向阿爾托荷雅灌輸一些傲嬌知識,個人認為,從小就在嚴格的環境中長大的阿爾托莉雅,就好像是那些涉世未深的深閨大小姐一樣,在性格方面,還具有很大的可朔性。

    “這,,也是你們人類那邊的幽默嗎?。

    對于我的回答,阿爾托荷雅微微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應該是,,吧

    好吧,無論阿爾托荷雅的可朔性有多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她現在古板認真的性格看來,絕對和傲嬌屬性搭不上邊就走了。

    我和阿爾托莉雅在里面悠閑的喝茶聊天,卻不知道外面已經鬧翻天了。

    “不行,拉曼長老,受到外層魔法暴動能量層的干擾,我們乙經試遍了所有的辦法,都無法與里面的女王殿下和凡閣下溝通。”

    遠處一位法卑瞬移過來,擦著臉上的緊張汗水對萊曼說道。

    沒想到女王殿下和凡閣下,這兩個暗黑大6上的未來之星,竟然全都困在了里面,要是他們生什麼意外的話,整個暗黑大6或許會從此一蹶不振,不知道要再盼上幾千幾萬年,才能重新盼來這樣的人物。

    這或許是精靈族幾萬年來遇到的。最嚴峻的事件,幾千年的小矮人入侵和現在相比,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饒是剛剛還一臉鎮定的萊曼長老。也不由緊緊抓住法師的肩膀,神色凝重的再次確認道。

    “是的,萊曼大人,屬下無能。已經想不到其他辦法了。”

    這位法師沮喪的低下頭,不敢直視萊曼那焦急的目光。

    “蒂亞公主,”

    凱恩看了旁邊的蒂亞一眼,身為魔法之族的公主,或許能想出什麼辦法也說不定。

    “不行,如果凡凡的靈魂魔法從小就得到正確的練習,說不定現在能夠通過靈魂魔法和他溝通,可惜

    赫拉迪克的小公主,也失去了原有的元氣,變得沮喪起來。

    “那魔法陣暴亂呢?有辦法讓它停息下來嗎?”

    眼看事不可為,萊曼也只好將希望放到另一方面,只要餐將魔法陣暴亂停息下來,那能不能溝通也就無所謂了。

    “我們這邊的人手正在加緊分析故障的原因,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精靈法師話剛剛說完,幾名法師相聚傳送過來,在他耳邊悄悄耳語幾句,立刻讓他的臉色變得蒼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