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史上最短的分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史上最短的分別

    將三無公主送回去以後,我一直還在考慮著這個問題。ap;

    該怎麼辦?

    印刷販賣禽獸公爵系列,將這種書大肆傳播,無疑是凱恩那些學者所不允許的,就我個人而言,也是不希望看到這些書繼續散布,無論是從這本書會給暗黑人帶來巨大的負面精神沖擊而言,還是對自己而言……

    畢竟可是以我為原型呀,要是若干年後不小心被傳出去的話,我大概會瞬間從救世主變成阿米巴原蟲一樣的存

    不過,那幫法師學徒也不是什麼壞人,只不過是十分普通的宅而已,當然,我更加關心的三無公主,自己是否應該破壞掉她這份心意?

    畢竟,她寫這些書,只是為了賺錢,而賺錢的目的,只是為了我這個羅格營地第三吝嗇的主人,能夠摸摸她的頭夸上一聲而已,三無公主自己根本不缺錢,倒不如說她是個富可敵國的家伙才對。

    當初走的時候,三無公主應該沒少搜刮國庫,那可是西部王國,擁有著珠寶之城的魯高因,是這個大6最富裕的國家,只要拿走其中百分之一的財富,三無公主這輩子都可以扔著金幣玩了。

    而且,據那時候的城堡士兵流傳出的八卦,阿滋親王……不,現在應該叫他阿滋國王,那頭肥豬,剛剛接手國庫去檢查的時候,出過半個魯高因都能听到的哀嚎,好像他的一塊肉被硬生生從身上割下來似地。

    想到這里,我就忍不住擦起額頭上的虛汗,這個八卦應該不是假的才對,就是不知道這小不點公主究竟是怎麼個搜刮法,才能讓那頭肥豬叫的如此淒厲,恐怕她也是有恃無恐,知道有我這個聯盟長老罩著,才敢做這種事情。

    難道說,三無公主其實在早一開始,策劃要把我這個長老拉下海的時候,就有搜刮國庫的打算?

    我再次擦擦汗水,難怪經常會听到十個三無九個黑這樣的說法。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想一想,究竟該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吧。

    一邊考慮著,我在法師公會門口徘徊了許久,要不是門衛認識,恐怕現在已經把我當成可疑人物給抓起來了。

    最後,我嘆了一口氣,將原本計劃去阿卡拉的小黑店的路線,再做修改,往另外一邊的凱恩家里走去。

    凱恩的家還是一如既往的……

    大啊

    這樣一想的話,我似乎也有好一段時間沒來了,總覺得比上一次來的時候看到的那棟巨大房子,又大了一些,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說連法拉老頭的空間魔法都已經滿足不了凱恩的那些海量藏書了,所以不得不再次擴建?

    雖然房子很大,但是凱恩家里並沒有雇佣佣人,至于如何打理那些海量的藏書,也不必擔心,一個人忙不過來的話,總是可以讓他的學生或者其他學者來幫忙打打雜。

    另外,據說這個家的最深處,藏了不少神秘的書籍,如果是記載著那些不能散播民間的黑歷史還好,但如果是一些蘊含著神奇的魔法力量,或者是封印著惡魔之類的書籍……

    不過果然,說到最能吸引人的傳聞的話,莫過于還是在那最深處的神秘圖書館中,在書海的眾星拱月之中,坐著人偶一般的精致少女,最好這位少女,還是某本神秘書籍的化身或者是管理者,和她定下契約或者用某把鑰匙在她胸前的某個奇怪鑰匙孔上輕輕一插就能獲得神奇的力量……

    若是傳出這種謠言的話,凱恩不會被當成是變態蘿莉控呢?嗯,這是個問題。

    帶著這些不純潔的臆測,我拜訪了凱恩的家,來的路上就打听過了,他難得清閑片刻,恐怕正在家里整理著書架……

    “轟隆”

    還沒想完,那仿佛一只延伸到無窮盡頭的書廊深處,就傳來了一陣崩塌聲,我連忙上去,看到一堆砸下來的書山,帶著為什麼別人找到的是少女而自己找到的卻是老頭這樣的遺憾,從書堆里將凱恩挖出來。

    “咳咳咳,抱歉了,吳,你能及時來真是幫了大忙。”

    片刻之後,四處堆積著尚未整理的書籍的書房里面,凱恩給我端上了一杯茶。

    “最近家里的書越來越多了,就連我有時候也會搞錯,所以想整理一下,沒想到……”

    “哈~~~”

    我出艱難的笑聲,听凱恩這樣說,難道說他竟然能將這個家的所有書,都記得一清二楚?

    要我怎麼形容凱恩家里的書的海量呢?打個比較俗套的比方,你在這個屋子里找到一個巨大的圖書館,上面琳瑯滿目都是書籍,書與書之間的間隔沒有一絲縫隙,正當你為此感嘆,理所當然的以為這些就是所有的書了,卻被告知這個圖書館里的書,是整座圖書館的目錄。?ap;?  ?

    就是如此巨大的藏書量,即使光是能記住這些書所在的位置,究竟在哪號圖書館的哪個書架,都已經是驚若神人了,因此我看著凱恩的目光充滿了怪異的佩服,這究竟誰才是怪物呀。

    “吳,你特地跑過來,有什麼事嗎?”

    凱恩事務繁多,也不廢話,歇了一口氣後,直接就插入正題。

    “沒錯,有點事情……那個……”

    想到三無公主這邊的問題,我神色一肅,困惑著該從哪里說起才好,最後,干脆嘆了一口氣,將那小公主塞過來的一麻袋寶石,提出來,擺到凱恩面前。

    “神誕日捐獻。”我簡單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看來這次的神誕日捐獻,又是吳你力壓群雄呀,不過,為什麼不直接交到阿卡拉的手上?”

    凱恩看了巨大的麻袋一眼,笑呵呵道。

    “不,凱恩爺爺,你誤會了,這些不是我的。”

    “那可真是稀奇了,究竟是誰的?難道說這一次神誕日的捐獻,會有人能將你壓下去?”凱恩的目光閃過一絲驚訝。

    “誰的我就不說了,將這些交到凱恩爺爺你手上,我這邊也是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在凱恩的注視下,我抓著腦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著道。

    “希望凱恩爺爺你能給我一張赦罪令。”

    “這樣啊……”

    凱恩撫著白胡子,目光沉靜,沒有說可以,沒有說不行,也沒有問我為什麼突然要一張赦罪令,一時間,氣氛陷入了怪異的安靜之中。

    看凱恩了然的樣子,難道說他已經……

    抱著這樣的不安,我的目光不斷在凱恩臉上飄過,希望從他的表情中窺出一絲端倪。

    “你是想知道,我究竟有沒有查出來禽獸公爵的幕後作者是誰,是這樣吧。”

    凱恩突然開了口,讓我心里一涼,完蛋了,自己還什麼都沒有說,凱恩就知道我的來意,這樣看來,無論是三無公主是禽獸公爵系列的作者,還是自己提出一張赦罪令的要求,都已經被他看破了。

    不過,這也不是很出乎我的意料,如果凱恩真的狠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以聯盟偵察部隊的能力,再加上三無公主她們的動作也算不得隱蔽,要查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

    “凱恩爺爺,你已經知道了嗎?”

    事已至此,我只能乖乖的垂下頭,俯認罪,雖然罪魁禍是三無公主,但我這個主人也難咎其責。

    “其實這件事,我一早就查出來了,只是猶豫著該什麼時候行動,我猜你很快也會知道這件事,說實話,你那麼晚才來找我,還真是有點出乎意料。”

    “抱歉,凱恩爺爺,給你添麻煩了,還有,能夠容忍小茉莉到現在,真是感激不盡。”我慚愧的低下頭。

    “比起吳你為聯盟做的貢獻,這點容忍也不算什麼。”

    凱恩撫著胡子,溫和的笑了笑。

    “但是,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這件事也就該做一個了結,你過來和我討要赦罪令,也不奇怪,畢竟你對自己的家人,可是營地里出了名的維護。”

    “哈……啊哈哈哈……”

    被凱恩這麼打趣,我的腦袋更加低垂一分,不好意思的都想把它埋到地里去了。

    “不過,親愛的吳,這件事我不能這樣答應你,就算是捐獻再多也不行,你應該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凱恩的語氣微微一肅,鄭重的說道。

    “本來,這件事我打算拖到神誕日過後解決,如果能說服小茉莉還好,她要是不听話的話,說不得就要關到牢房里,關上幾個月,等你親自來勸服她了。”

    “抱……抱歉。”

    我慚愧的淚流滿面,凱恩說出這些話,已經是極大的袒護了,如果換做是一般人,他早就火冒三丈的在查明以後,立刻把人扔到牢房里,勸服什麼的根本就不需要,直接關個十年八年再說。

    “我能容忍到現在,但是不能答應你,那種書不應該出現在暗黑大6。®. ® &reg”

    凱恩將手中的茶杯輕輕放下句,堅定無比的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考慮片刻,我深呼吸了一口氣。

    “小茉莉做這種事,也是為了我,我不想讓她失望,但是凱恩爺爺你說的也對,所以說,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好好說服小茉莉,至少讓她寫點正常的東西,行嗎?”

    “嗯,這樣自然是最好。”

    凱恩滿意的點頭笑著,或許這種結果,他一開始就已經預料到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謝謝你,凱恩爺爺。”

    我大喜過望,這次回去,無論如何也要和三無公主如果她連這點都做不到,那不用凱恩動手,身為主人的我,自個先將她關起來,關到老實為止。

    “既然是這樣的話……”

    事情有了進展,心中松了一口氣,羅格第三吝嗇的本性頓時揮出來,我眼巴巴的看著擺在凱恩面前的麻袋,眨了眨眼。

    “這個……這些寶石,我能不能要回一半……不,三分之一也行……”

    凱恩︰“……”

    “等等。”

    心里淌著血,我正要垂頭喪氣的離開時,凱恩突然出聲留人,並解開了綁著袋口的繩子,將里面閃耀著鮮艷光芒的寶石倒出。

    哦哦,難道事情有了轉機,凱恩終于良心大,要退回一點給我?

    我不由笑眯眯的掉頭湊了回去,這一刻,我眼中的凱恩形象,比上帝還要高大百倍。

    “把里面的鑽石挑出來吧。”凱恩這樣對我說道。

    “咦?”

    難道說不是賣我面子,是賣小幽靈的面子?這樣也好,反正能拿回來就好。

    我嗯嗯的點著頭,然後又听凱恩繼續說。

    “挑出來以後,拿去給吝嗇鬼,還有,你身上的鑽石,在給愛麗絲大人留下足夠的份以後,最好也不要浪費了,全都給吝嗇鬼處理吧。”

    我立刻就一頭栽倒的地。

    感情不是良心現退回給我,而是讓我交給法拉老頭,還讓我把自己身上的也一並上繳

    我眼巴巴的看著凱恩,目光里充滿了楊白勞式的委屈。

    “這也是為了愛麗絲大人好,只要能湊齊足夠的完美鑽石,到時候,他就能擁有對抗四魔王的潛力。”

    “這麼多完美鑽石,究竟要做什麼?”

    我忍不住再次問道,上百顆完美鑽石,就算光讓小幽靈吃下去,恐怕都能讓她從微光幽靈進化成白熾燈幽靈。

    “現在還沒準,我也說不上,等吝嗇鬼研究出了實際的東西,自然便會知道,現在你的主要任務,是要哄著愛麗絲大人,讓她好好練級。”

    “反正你們就會吊我的胃口。”我無奈的面癱。

    “對了,說到完美寶石的話……”

    我想起一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從物品欄里取出微波爐……哦不,是赫拉迪克方塊。

    “赫拉迪克方塊最多只能合成到無瑕疵寶石級別,凱恩爺爺,能不能幫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種事?”

    凱恩眉頭一皺,接過赫拉迪克方塊仔細打量起來。

    “赫拉迪克方塊不是還有一些屬性沒有顯示出來嗎?”一會兒之後,他這樣問道。

    赫拉迪克方塊(神器

    +2oo%增加爆率

    +o轉化為所有屬性(以角色等級決定,數值為等級/2

    +法力

    +%施法度

    +2oo%法力恢復度

    3o%技能冷卻時間

    +5技能點

    未知

    就是這個未知了

    我和凱恩的目光,同時落到最後一行字上面。

    “看來,關鍵點就在這里了。”

    “可是,怎麼才能找到解開這條屬性的方法呢,根本一點頭緒都沒有。”

    “這個……”

    凱恩遲疑了一會。

    “說不定到時候,還得去赫拉迪克族走一趟,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線索。”

    “沒辦法,只能這樣了,要是那時候,能和塔拉夏大人問一問就好了。”

    塔拉夏是赫拉迪克方塊的上一任持有者,他的話,一定知道該如何解開這個迷,可惜,當初和塔拉夏那一縷精神烙印相遇的時候,時間實在太急了,那時候也並未想到這個問題。

    “這件事,等神誕日過後再說吧,現在也不急,數量如此龐大的完美鑽石,就算傾盡整個聯盟之力,也未必能在十年之內湊齊。”

    凱恩搖著頭,將挑選出來的鑽石遞到我手上。

    “有空就去找吝嗇鬼吧,說不定他那邊有什麼線索,我這邊還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去了,對了,吳,待會你還有事嗎?”

    “我?我本來想去阿卡拉奶奶那邊一趟,不過,現在和凱恩爺爺你說也成。”

    “什麼事?”凱恩微微一愣。

    “關于神誕日擴建的事情,以現在的進度,真的還來得及嗎?為什麼你和阿卡拉奶奶都不急的樣子?”

    “這件事呀。”

    不知為何,我感到到凱恩的笑容,出現了一瞬間的微妙。

    “我現在還有點急事,你去和阿卡拉商量吧。”

    這樣呵呵笑著,凱恩把我一個人扔在他家里,拄著拐杖離開了。

    “真是的,明明只要花一點時間就能說明白了,為什麼還要讓我去找阿卡拉。”

    帶著這樣的抱怨,我從凱恩的家,又匆匆趕到阿卡拉的小黑店,她也在里面,不過並不像凱恩那樣忙里偷閑,而是處理著堆積如山的文件。

    讓我驚訝的是萊娜也在,哦哦哦,能夠在這種時候看到自己的寶貝妹妹,一整天下來的各種無力和疲憊似乎都煙消雲散了。

    “是吳嗎?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坐吧。”

    阿卡拉放下手中的羽毛筆,抬起頭沖我淡淡一笑。

    “我去倒杯水。”萊娜從輪椅上站起。

    “不用不用。”

    我連忙將萊娜按坐下,並在她腦袋那兩只毛絨絨的狼耳朵上,親昵的揉了揉,有這份心意就夠了,倒水這種事情我自己做就行,反正小黑店我來多了,也沒把自己當成外人。

    見阿卡拉正忙,我也沒有客套,坐下之後,就把自己的來意說了清楚。

    “原來如此,的確,如果是按照現在的進度,恐怕已經趕不上神誕日了。”

    “阿卡拉奶奶有什麼好辦法嗎?”

    我一臉黑線的看著阿卡拉,都這種時候了,這頭老狐狸為什麼能一邊說著趕不上了趕不上了,一邊露出若無其事的笑容呢?

    難道她真的不介意讓滿懷期待回來過神誕日的冒險者們,四處看到“施工中,行人止步”這樣的牌子?

    “咦?”

    阿卡拉微微一愣。

    “我還以為你有了辦法,所以才過來找我商量。”

    “我這里的確是有點想法……”

    我呆看著眯眯笑著的阿卡拉,不知為何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被請君入甕的感覺,然後就看到一邊的萊娜抿嘴直在偷笑。

    糟,掉入狐狸窩了。

    “如果有不介意的話,就和我這個老婆子說說吧。”阿卡拉淡定喝了一口清神水,說道。

    “呃,是這樣的,既然營地那些冒險者不樂意的話,我想干脆直接從其他區域里找些冒險者回來做好了,你看這樣行嗎?”

    “沒問題,當然可以。”

    阿卡拉用夸張到可疑的語氣,站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吳,你的辦法很好,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吧。”

    “咦,這樣就可以了?”

    看到事情輕而易舉的決定下來,我把頭一歪,總感覺中間被省略了很多東西。

    于是,帶著一臉的困惑和不解,我被公務繁忙的阿卡拉以無言魄力給趕了出來,還好,有萊娜出來送我。

    “萊娜,你說阿卡拉究竟是怎麼了?”

    一邊推著輪椅,我低頭湊上嘴巴,小聲附耳問道,萊娜那軟軟的、雪白毛絨的可愛耳朵,正一抖一抖,讓我有產生了輕輕在上面咬一口的沖動。

    “沒有看出來嗎?阿卡拉奶奶可是早就準備好了。”萊娜的心情很好,文靜俏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

    “早就準備好了?”

    “是的,早就準備好了,就等哥哥你自己入套了。”說著,萊娜忍不住出一連串柔弱清脆的笑聲。

    “可是,為什麼她能猜到我會過來和她說這件事呢?”我還是不懂,難道說特地為這種事情施展預言術?也太口胡了吧。

    “因為神誕日擴建的工作,是由琳婭姐姐負責呀。”萊娜理所當然的回過頭看著我。

    “咦?”

    “哥哥對琳婭姐姐她們的疼愛,可是營地出了名的,知道琳婭姐姐負責這件事,就一定會過來商量,阿卡拉奶奶猜測的憑據,就是這個。”

    “這頭老狐狸。”

    我恨的牙齒癢,難怪她不著急,原來是看準了我會主動送上門來,難道說當初讓琳婭負責這件事,就已經把一切都謀劃好了?

    “可是,也不一定非得等到我主動提出來才去實施吧,以阿卡拉的威望,她只要開口,肯定會有許多冒險者主動請纓。”

    想了想,我突然注意到這個盲點,沒錯,為什麼非得是我不可,她自己說一聲就行了,難道那頭老狐狸是不勞役我就會死星人嗎混蛋?

    “話是這樣說沒錯。”萊娜又是可愛的抖動了一下她那毛茸茸的雪白耳朵。

    “可是意義上,稍微有點不同哦。”

    “有什麼不同,反正是召喚勞力而已。”

    “確實,阿卡拉奶奶在聯盟里極有威望,大家都尊敬她,只要她肯開口,就會有許多冒險者自願幫忙,但是這樣一來就沒有意義了,阿卡拉奶奶想看到的,是哥哥你的威望,以你的意志召集大家。”

    “我的……威望?”

    腦袋上冒著一個個問號……

    話說,我有威望這種東西嗎?傻蛋到是認識一大幫。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麼難事,做就做吧。“最後,我搖著頭,放棄了繼續臆測阿卡拉的用意,凡人的智慧就是那麼可悲。

    “沒錯,就順著這種氣勢,一口氣去做吧,哥哥是最厲害的。”萊娜將兩只縴細的小拳頭緊緊一握,為我打氣。

    哦哦哦,有這樣乖巧可愛的妹妹,灑家這輩子值了。

    我流出幸福的淚水,感動的一把將萊娜摟在懷中。

    “就送到這里吧,天氣冷,別涼著了。”走出一段距離後,我回過頭對萊娜說道。

    “……”

    “萊娜,怎麼了?”

    我奇怪的看著似乎突然鬧起了小別扭的萊娜。

    萊娜還是一動不動的盯著我,那雙淡灰色的漂亮瞳孔,散出相當的魄力,讓我額頭開始冒出一滴滴冷汗。

    哦,對了,大概是忘記了這個,我在心里將掌心一拍。

    “那麼萊娜,我先走了,等會忙完後過來接你回家。”

    半跪在萊娜的輪椅面前,我輕揉著她的俏臉,在那光潔可愛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嗯。”

    萊娜這才展露出動人的笑顏,果然剛才是忘記了這個呀,從那股文靜聰慧的氣質上一點也看不出,萊娜竟然會是那麼愛撒嬌的妹妹。

    話說回來,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再見吻成為了我們兄妹之間的習慣規矩呢?

    一陣寒風吹來,我連忙將身上的斗篷脫下,為萊娜蓋上。

    “克羅蒂亞。”

    輕輕喚了一聲,片刻之間,那位盡職的羅格女弓箭手就出現在眼前。

    “萊娜就麻煩你送回去了。”

    “是的,這是我的職責,請長老大人放心。”克羅蒂亞筆直站立,用很能讓人放心得下的堅定口吻保證道。

    朝她點點頭,在萊娜的揮手道別下,我踏出了腳步。

    “哥哥,一會兒見哦。”

    身後傳來萊娜柔柔的聲音,總感覺……聲音里面好像帶著一絲調皮的笑意,就連平時一絲不苟,總是把臉龐板著的克羅蒂亞,我剛才轉身的時候也現了,她的嘴角似乎微微勾了起來。

    帶著這股朦朧的疑惑,在走出數百米遠後,我無意識的抬頭,看到了夕陽正在沉沉落下……

    “……”

    呆愣了一會,我機械式的轉過身,朝著原路返回,萊娜和克羅蒂亞似乎知道我會回頭似地,兩人一直停留在原地,未曾離開。

    “萊娜,我來接你回家了。”

    面帶著柔和的笑容,我這樣說完以後……

    腳步一蹲,湊到萊娜面前,兩只手捏著她的臉蛋,往外輕輕一扯,臉色燙的瞪著由眼含笑意到夸張的變成可憐兮兮的萊娜。

    “還有,作弄哥哥是不對的”

    總而言之,這次也算是趕上了,話說這個月特沒危機感呢,小七總覺得呀,全勤什麼,總是會在最後幾天溜掉的,遠目……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