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今天是禁止事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今天是禁止事項

    第二天一大早,先將萊娜送回去,然後帶著三無公主,和維拉絲她們打了招呼後,兩人坐上了傳送陣,來到魯高因。ap;

    如果是按照聯盟長老身份正式拜唔,說不定光是通報準備這些流程,都要一兩天,還得和一大堆滿臉流油的貴族打交道,所以我想都沒想,私底下和肥豬國王說了一聲,就帶著三無公主來到了她的父王,原西部王國國王海杰因被軟禁的皇宮小別墅里。

    杰海因看似精神還不錯,剛剛被踹下位的時候,他還有點無法釋懷,總是郁郁的板著一張臉像別人欠了他錢似地,那麼多年過去,大概也是想通了,或者說是看破了,那張帶著獨特的異國沙漠風情的滿絡胡須臉上,能看到一股安詳的神情,據說加入某個小教會,研究起什麼**來了。

    肥豬國王見此,幾經試探,確認了杰海因不似作假,自然是樂得笑眯眯,本來按照篡位者的正常思想,應該是偷偷將杰海因干掉才是最安枕無憂,無奈當初和聯盟這邊有過約定,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動手,再說聯盟這邊還是比較支持她在位,所以也沒必要太擔心什麼。

    對于我這個當年叫他踹下王位的主謀者之一,剛開始的時候,杰海因自然是沒有什麼好的臉色,本來他就是個頗有野心的家伙,因此才對掌握了絕對力量的冒險者勢力忌諱莫深,只不過在大多數人看來,你管理你的國家,冒險者打冒險者的小怪物,兩者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杰海因偏偏淡定不了,總覺得有冒險者在自己的國家溜達,這屁股就坐不熱,所以要和冒險者過不去,試圖將其控制,這也是他被推翻的最大原因。

    三無公主不同,雖然同樣是主謀,而且是最大的幕後凶手,但是怎麼說也是她的唯一的親生女兒,在理解女兒的用心良苦後,也就放下了,對我就沒有好臉色,特別是知道我“強迫”她的寶貝女兒做自己的侍女之後。

    不過現在,他的態度到是好多了,來探望他的時候,經常是先看看自己的女兒,再看看我,然後露出有那麼點天倫之樂意思的和藹笑容,笑的我是毛骨悚然,老國王喲,你的女兒我傷不起呀,此時此刻,我是多麼想拿出禽獸公爵系列,和杰海因一起分擔內心這份悲哀。

    讓三無公主留在這里後,我抱著勉強的態度,見了肥豬國王一面,怎麼說自己現在也是聯盟長老了,有些事情任性不了,並不是說我不喜歡,就可以不做,聯盟和西部王國打好關系還是必須的,比如說這次神誕日,如果有西部王國這邊大力支持的話,將會順利和隆重許多,最重要的是會賺更多錢。

    到也不是說我討厭肥豬國王,這家伙雖然噸位大了一點,但是為人處世卻是圓滑的不得了,不會給你擺國王的架子,說的話也特順心,阿卡拉好幾次都感嘆,等這肥豬國王下位以後,是不是要考慮聘請他過來擔當個榮譽長老,專門處理聯盟的外交,嗯,前提是他把噸位給減下來,要是讓他挺著這身肥肉跑去精靈族搞外交,話還沒說,印象分就先要減個了。.

    究其根源,是因為……我心虛呀,當年三無公主離開的時候,在國庫狠狠搜刮了一筆,在知道這件事以後,每次見到肥豬國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老感覺像是他時不時將債主的目光投過來。

    打了肥豬國王以後,本來想立刻離開,不過想了一會,我還是去貴族住宅區繞了一圈。

    真懷念呢,這里也有自己的搬個家呀。

    看著那棟肥豬國王送的,曾經住過的精致小別墅,我眯著眼楮,感嘆起來,時間一晃,從當年那個在魯高因混的小德魯伊,自己已經是一頭領域級的布偶熊了。

    好吧,吐槽自己就到此為止。

    別墅的鑰匙至今我還有保留,只要我還活著一天,只要沒有將它賣出去,就不會有哪個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打這棟小別墅的主意。

    別墅里面打掃的很干淨,花園也能看出剛剛修剪過,不知道是三無公主時不時回來照顧,還是那頭肥豬國王心細,總而言之,除了缺乏點人氣以外,並不像是好幾年沒有人住過的房子。

    順便拉爾他們的房子就在隔壁,再順便事實證明,在暗黑大6里囤房炒房,果然不是賺錢的買賣。

    哦,對了對了。

    離開之前,我的目光落到家對面。

    那是一座宏偉的如同城堡般的巨大別墅,自己的小別墅與之相比,就仿佛是一只小麻雀,在和飛機場上的波音747面對面干瞪著眼一樣,光是看一眼,心里就會不由自主的升起“有錢人呀”這樣的驚嘆。

    我對這座別墅的主人到是沒什麼印象,唯一印象尤深的是別墅里的可愛小蘿莉……咳咳,別誤會,我可不是什麼可疑的蘿莉控,我說的是當年,因為三無公主和莎爾娜姐姐的打鬧而不得不蹲在家門口數螞蟻,把那時的我當成了是乞丐,將她身上的零花錢一枚金幣送給了自己的對面別墅的那個善良小蘿莉。

    記得她的名字……叫莉莉絲吧,和自己給小黑炭取的名字很相似呢,只差一個音也完全一模一樣。

    我徒然現,說不定當時給小黑炭取名字的時候,正是受到了這份回憶的影響,那一枚微不足道卻飽含著沉重分量的金幣的影響。

    想到這里,我不由深深為世間微妙而神奇的聯系所感嘆。

    “ 鏘”一聲。

    對面別墅那金碧輝煌的巨大鐵欄門轟然打開,十幾名士兵排成兩行從里面整齊跑出,位列兩邊,用警惕的目光看著我,大概看我是冒險者,也不敢貿然行事。

    這時候,一輛精致的白色馬車,雕著精美的花紋,代表著身份和高貴的族徽傲然瓖在車前,馬車內里被一層白紗所隔絕就知道是女眷用車。d.dd

    馬車從大門處,在兩排士兵的拱衛中駛出,拐彎上道的時候,窗紗被輕輕掀開一條縫隙,從里面透露半張少女的美麗面龐,大約十五六歲,依稀有些面熟,帶著好奇的目光,朝這邊看來。

    然後,揚塵而去。

    整整七年了呀。

    看到這一幕,內心對光陰似箭的感慨瞬間全部爆了出來,無限的唏噓,無限的懷念,唯獨沒有後悔。

    我,盡力做了自己該做的事,盡力保護了自己該保護的人,如此足矣。

    接下來便是……

    很便利的遠程傳送站幫助下,我在庫拉斯特,群魔堡壘和哈洛加斯逛了一大圈,將能拉的人,都拉了回來。

    庫拉斯特那邊,我認識的人已經不多,那些曾經認識的人,都已經跑群魔堡壘,甚至哈洛加斯去了。

    只有一個……

    “喵,雖然接到表哥的邀請很高興但是總覺得不會有什麼好事喵~~~”

    綠林酒吧,被我和酒吧老板私底下談妥條件,交易過來的酒吧招牌娘菲妮,捂著臉,嘆著氣說道。

    “別這樣說,多虧我你們現在才能提前回到營地,參與這次盛大的準備。”摟著菲妮的嬌小肩膀,我朝她豎起大拇指。

    “盛大的準備……喵,指的就是這個喵?”菲妮一臉困擾的晃了晃手中的鐵鍬。

    “凡凡凡……凡長老,就算你是……是長老大人,也不能……不能對我家的菲妮……”

    菲妮旁邊的歐娜,緊緊握著手中的鋤頭,一臉緊張的盯著我摟著菲妮肩膀的動作。

    “討……討厭,歐娜,人家和表哥不是那種關系喵~~~”

    菲妮扭捏的低著頭,一邊把玩著侍女服的褶絲袖口,一邊臉色泛紅的解釋起來。

    拜托,解釋的時候別臉紅行麼?

    我一臉漠然的看著即將進入黑化模式的歐娜,再看看其他混蛋投過來的八卦目光,松

    了她的肩膀。

    “混蛋,這次你要不給我個解釋,我讓我家莎拉修了你”

    轉過身,怒氣沖沖的拉爾就抓著我的袖口搖晃起來,跟在他身後的道格和格夫,一左一右,像兩座門神似地瞪著我。

    “解釋?”我把頭一歪,然後指著一地的建築工具。

    “隨便選一樣吧。”

    “這算毛解釋呀我們被騙了”拉爾仰頭噴火中。

    “沒錯沒錯,說什麼提前回來感受神誕日的氣氛。”道格也在一旁不亦說乎的嚷嚷道。

    “結果卻連酒吧也沒有。”

    格夫這小子特細心,來的路上竟然已經注意到了營地的酒吧停業了。

    “我要見莎拉,我要見我的寶貝女兒”

    拉爾這條子竟然耍賴起來,就差沒滿地打滾了。

    順便說一下條子三人組的狀況吧,三人已經到了群魔堡壘,而且進度不滿,再過一陣估計就可以去和大菠蘿玩玩了,有趣的是,這個由一個聖騎和兩個野蠻人組成的小隊,在庫拉斯特的時候終于是熬不住,各自雇佣了佣兵,才算將魷魚墨給斬掉。

    到不是說這三人不給力,冒險者之中,他們的實力絕對是精英級別的,但再怎麼精英的冒險者,缺乏有效的組合,歷練路上也會感到淡淡的蛋疼,一個聖騎士,兩個野蠻人,全都是近戰職業,缺乏遠程和魔法攻擊,能夠一路走到庫拉斯特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

    他們雇佣的佣兵,我到是見過一面,野蠻人兩兄弟雇佣的是一對劍法師夫婦,而拉爾考慮再三,最後雇佣了一名羅格弓箭手,男的,呃……

    為了照顧這三個大男人,麗莎阿姨只能一路陪同到群魔堡壘定居下來,不過,她怎麼說也是我這個聯盟長老的丈母娘,用用遠程傳送這種小要求還是能夠滿足的,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從群魔堡壘回來看看莎拉,偶爾莎拉也會去群魔堡壘,所以拉爾現在撒潑耍賴,說什麼好久沒有見莎拉了,完全就是在口胡。

    “那就送你回去吧,等神誕日的時候,遠程傳送站向所有人開通後再過來。”我瞪了沙爾一眼,冷冷說道。

    “哼,別誤會,我只是想為莎拉打造一個完美的神誕日場所。”

    結果話才剛剛落音,這貨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手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抱上了一把大錘子,一臉大義凜然的說著女兒控才會說的話。

    “凡老大,你看我給你拉來一大幫勞力了。”

    話的是馬拉格比,指著後面果然,都是一些熟人,有八卦大光頭庫特,他的隊友卡迪亞,有冷冰冰的刺客迪卡,還有德魯伊馬克思……哦不,是馬科斯,等等,還有一些臉熟但是說不上名字的,都是曾經參加過支援精靈族活動的那幫家伙,只是粗略一算就有二三十人。

    “那幫家伙,我只是剛剛開了口,就有幾百人一哄而上,沒辦法,我也知道凡老大你不需要那麼多,所以精挑細選了二十幾個。”

    馬拉格比一臉的得意,他旁邊的庫克也是猛點頭,話說白狼去哪里了?

    我左右瞅了一眼,沒看到白狼,听庫克一說才知道他偷偷溜去見萊娜了,真是個無可救藥的死妹控,我搖著頭,哀其不爭的想到。

    至于露西亞那只小狐狸……不用馬拉格比他們說我也知道,她現在還在狐人族進行什麼奇怪的天狐試煉,從哈洛加斯離別後的這段時間,我們一直都保持著通信,只不過最近這半個月,小狐狸的來信明顯少了,看來是試煉到了緊要時刻。

    希望還來得及趕上神誕日吧,腦海中浮現出那只小狐狸的身影,便會被一股滿滿的嫵媚風情所充斥,那一顰一笑的迷人誘惑,僅僅只是回憶,就會有神魂顛倒的感覺,天狐這種生物,還真是天下所有男人的至寶,女性的公敵,什麼夜魔一族,在傾倒眾生的天狐面前,恐怕都只能用弱爆了來形容。

    接下來還有奧斯卡,這廝已經到了哈洛加斯,據說在那里混得還不錯,是還是個精英小隊,就是不知道打算什麼時候去找巴爾童鞋喝茶。

    哦哦,對了,還有他的隊友拉丁。

    一想到這個名字,我的心中就熊熊燃燒起了八卦之魂,不用尋找,目光直接往菲妮附近尋去,果然在她不遠處找到了正用含情脈脈的目光看著菲妮的刺客拉丁。

    這悲劇的刺客,上輩子一定是折翼天使。

    看到這令人心酸的痴情一幕,我在心中暗暗抹了一把鼻涕淚水。

    “吳院長”

    奧斯卡這大塊頭,笑眯眯的湊了上來,話說,我似乎被冠以了什麼奇怪的稱號,吳院長?

    “是的,忘記了,你可是孤兒院的創始人之一呀。”

    “哦,是有這麼回事。”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終于回想起來了點什麼。

    是的,死靈法師羅德死後,他一直照顧著的那些孤兒,就被奧斯卡成立的孤兒院所收留,而大力周旋,成功的讓孤兒院獲得聯盟承認和援助的我,還有死靈法師羅德,就被奧斯卡擅自推上了第一代孤兒院院長的位置。

    “你看,我也給你拉來了一大幫勞力,這些人大多都是孤兒院的救濟者,榮譽長老。”

    奧斯卡得意洋洋的指著他身後的一大群冒險者,有男有女,不過大多還是女性冒險者,能夠救濟孤兒院,自然都是一些同情心比較旺盛的人,願意過來幫忙也是情理當中的事情。

    “吳院長好。”

    在奧斯卡的帶領下,幾十人齊聲說道。

    “哈……哈哈……感謝諸位能過來幫忙。”

    我苦笑著,總感覺以後又要多上一個奇怪的稱號了。

    “凡長老好,我們相應菲妮大人的號召過來幫忙了”

    將菲妮眾星拱月包圍起來的那群人,不用介紹,我已經知道他們是菲妮粉絲了。

    最後還有一些閑散的冒險小隊,比如說德魯夫小隊,比如說胸部平平的那個……咳咳,抱歉,我只記住了這個稱號,真的是非常抱歉。

    這樣一算的話,來的冒險者就有一百多個了,而且這個數量,還是經過一再的刪選,不然的話,輕而易舉就能有幾千冒險者涌過來。

    哎呀哎呀,真是一群愛湊熱鬧的家伙呀,我頭疼的按著太陽穴,原本是愁勞力不夠,但是現在,我似乎該愁應該如何有效分配這群精力過旺的冒險者了。

    哈,不知不覺就是1o96章了,一直期待著這章到來,本來想亂入點什麼,但總覺得不大合適,只能作罷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