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弟弟紫,一起去打倒魔王吧!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弟弟紫,一起去打倒魔王吧!

    沒……沒有退路了!

    在如此多人,尤其還是包括自己最重視的維拉絲她們的注視下,無論如何,都不能弱了自己的威風,雖然維拉絲她們不會在意。ap;

    在數道關心目光的注視下,我牙齒一咬,舉起杯子一飲而盡。

    “嗝~~~~”

    打了一個酒嗝。

    還好,前段時間時不時被拉爾他們拉去酒吧吹吹牛,多少也鍛煉了一下酒量,不過我懷疑那時候酒吧的老板給我的麥酒里注了特多的溫水,至于原因……大家都懂,我也不怪。

    回頭明明是我先有動作,但是阿爾托莉雅卻不知怎麼的,早我一步將酒飲干,正面含贊許笑容的看著我,神s 不變,仿佛剛剛是喝下一杯清水似的。

    不愧是千杯不醉等級的nv人,咱自愧不如。

    但是,看到阿爾托莉雅的驚人酒量,我多多少少產生了一點豪氣……不,或許用酒膽來形容更加恰當,就像在戰場上,本來嚇的要死,但是突然有一名勇士沖上前鋒,悍不畏死的戰斗,並出讓人熱血沸騰的戰吼,非常具有感染力,讓膽小的新兵也變得勇猛起來。

    毫無疑問,阿爾托莉雅具有這種,乃至是更強上百倍的感染力。

    所以,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內心正在出“阿~~踏~~,阿~~踏~~”的怒吼,皮膚石化並且巨大化,正在生著巨神變身一樣的轉變。

    用我後來回憶起這一幕所用的詞語定義,那就是犯傻了。

    和阿爾托莉雅這杯歡迎酒喝完了,接著該找誰呢?

    我的眼珠子左右瞅著,開始找死了。

    不用想太久,我理所當然的將目標落在維拉絲身上,說起來,這時候我才突然想到,明明是自己的妻子,最常在一起,最親密的存在,但是,我卻鮮有和維拉絲她們喝酒的回憶,不知道是她們知道我的酒量不行,體貼心疼我,還是自身對酒也沒什麼興趣,或者二者有之。

    一邊想著,我慫恿著掌管酒瓶大權的卡麗娜大姐,給我和維拉絲也倒了一杯。

    “大人,你……沒事吧?”

    在眾人的睽睽注視中,害羞的小維拉絲,不顧那些調侃目光,硬是忍著羞澀,臉蛋紅撲撲的湊上我的耳邊,小聲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咱還能再戰個十……五杯。”

    雖然知道,在維拉絲面前,我肚子里有幾天蛔蟲,恐怕她都一清二楚,但是,我還是十分牛氣的拍著胸膛吹牛了。

    “話說回來,維拉絲,你喝多少杯了?”

    剛剛捕捉死狗,來到這里的時候,nv孩們手中已經端著杯子,說明在我來到以前,她們就已經喝上了,因此我才有此一問。

    “也……也不多,四杯。”

    維拉絲紅著臉,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怕我嫌棄她是個嗜酒的nv人一樣,有點小緊張回答道,聲音越來越細,最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四杯啊。

    看看維拉絲的臉s ,那臉蛋紅撲撲的紅暈,多半是因為和我的接觸才浮出來的,也就是說,我家小主婦的酒量,可不止是一般的不錯。

    這時候才現這一點的我,感到了微微驚訝之余,心里卻也十分愧疚,結婚那麼多年了,這種本不是什麼隱秘的細節,自己卻是第一次知道。

    “因為……那個……在和大人相遇之前……那個,我不是在酒吧里當侍nv嗎?大概是因為經常接觸酒,所以稍微好一點……”

    維拉絲不知道在想什麼,慌慌忙忙的回答道,難道是在擔心我知道了她的酒量竟然比自己還好,處于大男子主義而心生沮喪?真是個可愛體貼的小妻子。

    我情不自禁的笑著捏了捏她紅潤的俏臉,在那更加通紅可愛的臉s 中,舉起杯子。

    “等一下等一下。”就在我們要舉杯共飲的時候,卡麗娜大姐突然湊上來。

    “我說吳小弟,維拉絲可是你的第一個妻子,你該不會是想用這種普普通通的方法干杯吧?”

    “那大姐你說該怎麼辦?”

    我饒有興趣的問道,一點也不擔心卡麗娜大姐會出什麼鬼點子,反正咱臉皮厚,難道她還能讓維拉絲用嘴喂我喝,或者反過來我喂維拉絲不成,先不說我,維拉絲光是听到這樣的方法,恐怕就會害羞的大腦當機,暈倒過去。 ap;  

    “嗯~~~~~太過的維拉絲也干不了,就各自喂對方喝下去吧。”卡麗娜似乎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般,點頭說道。

    太過的……也就是說,卡麗娜大姐你果然是考慮過嘴對嘴這個選項嗎?

    我在心里冒了一滴冷汗,不愧是大姐,彪悍呀。

    “卡麗娜姐姐,你……嗚~~”

    就算是直接這樣喂,維拉絲也羞怯難當了,黑寶石一樣的清澈眸子,濕潤的看著卡麗娜,仿佛大家都是姐妹村的,相煎何太急。

    “別害羞嘛,來來來~~~”

    可惜,看到維拉絲這個樣子,我也是調戲yu望十足呀啊哈哈……嗝~~~

    不由分說,我已經將手中的杯子湊到維拉絲嘴前,另外一只手攬上她的小腰,防止她逃跑,然後將杯子一點一點的往那jing致水潤的櫻唇上bi近。

    “嗯嗚嗚~~~”

    在大家的注視下,維拉絲還是強忍著羞澀,喝下了這一杯,等我放下杯子的時候,她已經是目光mi離,俏臉酡紅,嬌軀軟,淳樸而又嬌yan,這兩股截然不同的氣質混合在一起,讓我有點挪不開眼楮,恨不得在她那瑰紅yan麗的臉蛋和嘴唇上親吻個夠。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mi人人自mi。

    然後是維拉絲喂過來,像是已經自暴自棄一樣,本來我還擔心中途這害羞的小妻子會不會腦袋過熱而暈過去,不過卻是很順利的喂下去了嗯,雖然因為小手顫抖有一半灑在了胸前,但是對于維拉絲而言,已經算做的很好了。

    不好,大腦已經有點熱了。

    喝下第二杯薩克水晶以後,我更是接連打嗝。

    但是,既然和維拉絲喝了,那麼同為妻子的莎拉和琳婭,也不能厚此薄彼啊,算算也就再多兩杯,估計,大概,或許能撐住。

    個大的酒量不一定大,相反個小的酒量也不一定就蘿莉莎拉,就完美的詮釋了這一點,當然,也不排除她的酒鬼父親拉爾,經常在家里釀酒,受了那麼點影響。

    當我看到莎拉的時候,她的小臉不過有些微微的酡紅,本就舉世無雙的美貌,加上這一絲憨態可掬的醉s 之後,更是yan光大sh ,純潔無垢與嬌媚yan麗融合在一起,緋紅的眸子,濕潤而鮮紅,比杯子中的薩克水晶酒還要美麗百倍,那股風情,連阿爾托莉雅的氣勢都要受到影響,變得不再那麼受矚目。

    “莎拉,干杯。”

    我將杯子輕輕湊到莎拉唇邊,雖然不是第一個妻子,但是,莎拉卻是最先和我產生感情的nv孩,也是支撐著自己在這片黑暗之地戰斗的第一道心靈支柱,意義非凡。

    “大哥哥……莎拉……嘿咻~~!!”

    不知道是有點醉意,膽子大起來了,還是怎麼樣,莎拉竟然在大家面前做出了驚人舉動。

    將杯子的美酒一口喝下,含的口腔里,在我完全無法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她突然輕展手肢,纏繞上我的脖子,混合著濃濃酒香以及莎拉的香甜味道的櫻唇,貼了上來,咕嚕一聲的粉舌鑽進,醉人的美酒,混合著甘甜的唾液,也從對面流了進來。

    大家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哈呼~~~”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香甜的味道永不褪散的嬌潤櫻唇,才緩緩離開自己的嘴唇,下意識的出滿足呼吸,一杯酒,被我們兩個不斷的從口腔中互相傳遞著,一絲一絲混合在唾液里吞咽下去,最後消耗殆盡。

    “這這這!!”

    維拉絲的眼楮轉起了圈圈,即使在一旁看著,她也無法承受這股粉紅曖昧的氣息,臉蛋紅的似要冒煙了。

    “哎呀呀,沒想到,莎拉小妹妹竟然那麼大膽。”

    反應過來的卡麗娜,嘴里雖然調侃著,但是臉s 也是有些微紅,心里不知為何產生一股長江後1ang推前1ang的滄桑感。

    阿爾托莉雅目光似水,但是額頭上的呆mao1uan轉。ap

    “這這這……這就是大人的喝法嗎?是這樣嗎?是這樣嗎?果……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明明一樣是小個子,這就是少nv和少fu的差距嗎?!”

    貝雅臉s 通紅的喘著氣,抓著站在她旁邊的蒂亞的肩膀,拼命搖來晃去。

    蒂亞ding中。

    露西亞尾巴炸mao中。

    “嗚嗚!!”

    在眾人的驚嘆聲中,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做了些什麼的莎拉,唰的一下,脖子和耳根都通紅了,乘著大家沒能回過身來,將手中的酒杯塞給我,轉身鑽入人群里面,竟然臨陣脫逃了。

    “算了算了,就讓莎拉妹妹好好冷靜一下吧,能看到這一幕已經值了。”

    卡麗娜大姐笑眯眯的打量端著莎拉留下的酒杯,有些不知所措的我,說道。

    “接下來是琳婭妹妹了,不如來點更加刺激的如何?”

    著,她的目光有意無意落到琳婭傲視全場的高聳胸部上。

    “卡麗娜姐姐!!”琳婭下意識的護著胸前,哭笑不得的朝卡麗娜瞪了一眼。

    我在一旁看著,琢磨出了卡麗娜大姐剛才那句話里隱藏著的邪惡想法後,也是驚訝的瞪大雙眼。

    這nv人,仗著周圍所有都是nvxing,就扮演起了怪叔叔的角s 。

    不過,如果只是我和琳婭兩個人的話,到是不介意試一試這種辦法,腦子里閃過這樣邪惡的念頭,我的目光,也下意識的在琳婭胸部上瞅了一眼。

    結果恰好被琳婭抓到,她的臉更紅了。

    因為卡麗娜大姐這一句怪大叔的調侃,我和琳婭都不好意思了,只是普普通通的喝了一杯,甚至沒有像和維拉絲那樣互相喂,而其余的人(主要還是卡麗娜大姐),也滿足剛才莎拉那一幕,對于我們這樣的簡單應付,並未繼續作nong下去。

    四杯,準確來說應該是三杯半,其中附帶了小莎拉的一記香甜濕吻。

    眼看任務已經完成,我不禁松了一口氣,晃晃腦袋,感覺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再喝下去,神智就要模糊了。

    只是這時候,萬惡的機靈鬼,貝雅,似乎看出了我現在的極限狀態,竟然湊上來,也要和我喝一杯,而不知為什麼,蒂亞也有點躍躍yu試的樣子。

    去去去,和你很熟嗎?就算要輪流,接著也是萊娜和小狐狸,哪輪得到你們這兩個丫頭。

    話雖然是這樣想,但是看到小狐狸也笑意yinyin的端著杯子走過來,我當時就無語了。

    這幫nv人,分明就是打著把我給灌醉的yin險目的啊!

    我將求助的目光落到其他人身上,阿爾托莉雅不能指望,她在這種時候特呆ma不定反而會跟著一起起哄。

    維拉絲還在捂著燙的臉頰,久久無法從我和莎拉剛才那酒s s 的喝法中回過神來,莎拉已經逃離戰場,琳婭孤身一人,力量有限,也只能投過來愛莫能助的目光。

    菲妮就更不用說了,她的說話權平時就是挨欺負的角s ,哪敢上來送死,所以,當我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時,她干脆拿起旁邊滿滿一瓶酒,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光,搖搖晃晃的回過頭,用悲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仿佛表哥喵,菲妮救不了你,只能陪你一起死了喵。

    然後,便醉倒了下去。

    我︰“……”

    抱歉,我還沒有悲情到要和一只偽娘,哪怕是不遜s 于在場任何一個nv孩的絕s 偽娘,一起共赴黃泉的程度,所以菲妮你就安心的去吧,清明時分,如果表哥我還記得的話(雖然不大可能定會在你的墳前cha三炷香,燒上十個胸mao漢斯的紙人,讓你黃泉之下不寂寞。

    眼看著貝雅一步步bi近,退無可退,擋無可擋,我不由的暗自皺眉,難道連老天也要讓我和菲妮做一對亡命鴛鴦?

    當然,不!!

    就在那瞬間,一陣香風吹來,從背後伸出一對縴縴細手,將我摟抱起來。

    莎爾娜姐姐!!

    我瞬間激動的淚流滿面,沒錯,莎爾娜姐姐正是這樣,可以瞬間逆轉形式的存在,果然還是姐姐對自己好,要過來拯救我于危難之間。

    我大喜過望,開心的嘴巴都不由自主的咧了起來,目光落到因為莎爾娜姐姐的突然出現,而僵住腳步的貝雅身上。

    愚蠢的jing靈喲,在莎爾娜姐姐面前,你還敢放肆嗎?啊?!!

    就算罵我是狐假虎威我也認了。

    “誒嘿嘿,弟弟紫~~~~”

    帶著冰涼的氣息,嬌膩而有一絲沙啞魅力的nvxing鼻音,在耳邊輕輕響起。

    是的,姐姐大人,弟弟紫在此,有何吩咐?!

    我像是可以隨時為將軍切腹自殺的忠心武士一樣,在心里大聲應道。

    咦?

    弟弟紫?!

    大腦在延遲了數秒之後,身體突然石化,脖子像生了蛌瑣鰼韘的,吱呀吱呀的艱難轉向一旁,莎爾娜姐姐那下巴壓在肩膀上的俏臉。

    “誒嘿嘿,弟弟紫~~~真可愛~~~”

    見我轉過頭來,莎爾娜姐姐嬌憨一笑,捏著我的鼻子輕輕搖了搖,那如麝蘭香的吐息中,夾雜著淡淡的酒味。

    酒味……

    酒味……

    “抱歉,不知道為什麼,這兩杯酒打翻了以後,莎爾娜大人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德絲和德娜,這對亞馬遜姐妹,從後面跟了上來,手上還抓著空空如也的酒杯。

    我的目光,機械的從莎爾娜姐姐臉上,移到她們身上。

    然後,慢慢的,悲情的虎目里,從無到有的突然流下兩行清淚,並且瞬間就擴張成了兩條汪洋大河。

    這一刻,我終于回想起來了,當看到德絲和德娜向莎爾娜姐姐獻殷勤的時候,心里產生的那股隱隱危險感是怎麼回事了。

    第一次看到莎爾娜的第二人格,阿爾托莉雅,卡麗娜,以及德絲德娜等人,同樣的不知所措,而知道第二人格的莎爾娜的危險xing的琳婭等人,卻是同時緊張的拉扯著其他人,四散開來,避免受到殃及。

    又是一個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完美詮釋。

    “弟弟紫,不行哦,不許你看其他人,只能看著姐姐我一個。”

    莎爾娜姐姐,強行的將我呆滯落到德絲和德娜身上的目光,轉到她的臉上。

    在她的寶貝弟弟,看不見的角度,朝德絲和德娜投過一道冰冷目光。

    德絲和德娜所看到的,是一雙即使在最凶猛殘暴的野獸怪物身上,也未曾見識過的暴虐和殺戮,卻又極端美麗的海藍s 瞳孔,僅僅是這一道目光,就讓這對亞馬遜姐妹如墮深淵,像是從地獄里走了一回似的,血液冰涼,絲毫動彈不得。

    德絲和德娜完全有理由確定,如果不是忙著向弟弟撒嬌的話,剛才的莎爾娜已經對她們下殺手了。

    就算是露出天真嬌氣的第二xing格,但是,也僅僅是對她的弟弟一個人開放,其余的人……還是那樣冷酷無情……不,甚至是更加的殘暴嗜殺。

    看著莎爾娜此時那張,和平時冰冷孤傲截然不同的,像撒嬌的小孩子一樣,洋溢著可愛和嬌氣的動人姿態,所有人心里,都不禁閃過這樣的念頭,難怪……難怪剛才維拉絲她們,會急忙拉著眾人避讓。

    完全不知道德絲和德娜已經在地獄里兜了一圈,我還在為莎爾娜姐姐的醉酒而苦惱著。

    貝雅,你不是要找我喝酒嗎?貝雅!!來吧,我成全你!!

    淚流滿面的將手伸向貝雅,可是,還沒等我伸出去,貝雅就已經面帶恐懼的,嗖一聲,畏縮在了阿爾托莉雅的身後,連一根頭都不敢露出來。

    “弟弟紫~~~弟弟~~~紫~~~!!”

    見我不理她,莎爾娜姐姐摟著我的脖子,不滿的嘟著小嘴,晃來晃去,撒嬌技能瞬間達到。

    “我在,我在,怎麼了?”生怕脖子被搖斷,我連忙應道。

    “呀呼~~~弟弟紫~~~我們一起去當勇者,打倒魔王吧。”莎爾娜姐姐立刻歡呼起來。

    “勇者……魔王?”

    腦子里,依稀閃過一些模糊的回憶,下一刻,我的臉s 大變。

    “琳婭我會盡量拖住時間,快去讓羅格酒吧的人避難!!”

    我只來得及朝琳婭,這樣大喊了一聲,就被高舞著長槍,熱血滿滿的莎爾娜姐姐,連拖帶曳給帶走了。

    “和弟弟紫一起~~嗝~~去魔王dong窟~~嗝~~打倒魔王~~嗝~~~”

    腦海之中那些模糊的回憶,終于讓我想起來了,第一次和莎爾娜姐姐聯手將羅格酒吧踏平的時候,我們不就是玩的勇者斗魔王的游戲嗎?

    因此,我有絕對的理由相信,莎爾娜姐姐口中的魔王dong窟,就是羅格酒吧。

    想到那酒吧胖子老板悲慘的背影,我不禁在心里抹了一把歉意的淚水,這個世上,終歸還是有比自己更加悲劇的人啊,更可悲的是,我不但無法阻止,還要成為這場悲劇的凶手之一。

    一路上,我使盡辦法,以各種諸如一般冒險的路上必須打打小怪攢點經驗和裝備才能挑戰魔王的理由為由,拖延著時間。

    等來到羅格酒吧的時候,原本在夜晚時分,整一條都是燈火通明,開滿了酒吧的大道上,已經漆黑一片,只剩下蕭條涼風不斷刮過。

    看來是趕上了。

    我在心里擦了一把冷汗,這樣一來,就算是將羅格酒吧踏平了,大不了也就再次割rou賠一筆錢,然後,或許還會給酒吧老板再次添加一條無法磨滅的心靈傷痕。

    就在魔王dong窟近在眼前的時候。

    突然,一道酒紅s 的身影擋在了面前,宛如一切英雄主角第一次登場的姿態般,狂風將那威風凜凜的披風刮起,手上一根長槍,透露出一股孤傲無敵的氣質,側著的半身,籠罩在yin影之中,只給人留下一抹神秘的英姿。

    “到此為止吧,怪物們,今天,就讓我卡密.夏亞.思密達來終結你們的罪惡之旅。”

    和大部分主角的開場白一樣,從對面傳來滄桑寂寞的聲音。

    好吧這家伙也算在幫自己的份上,我就不吐槽了。

    “姐姐,有敵人,一定是魔王的四大近衛之中,最弱的斯萊姆.哥布林.鼻涕獸.沉淪魔猛 !!”

    我大喝一聲,擺出防御架勢。

    “安心安心,就jiao給姐姐大人我吧。”

    自信滿滿的將高聳胸膛一挺,莎爾娜姐姐上前一步,擋在我前面,手中的長槍揮舞起來,同時一股威凜的殺意從她身上散去。

    “哼,愚昧的人類,有膽量就追上來吧,啊哈哈哈~~~~”

    一瞬間從勇者模式切換到魔王軍雜兵的某某某,突然向後一蹬,飛快的向黑暗掠走。

    “想跑,沒那麼容易!!”

    莎爾娜姐姐嬌哼一聲,跟著追了上去。

    一會兒過後,琳婭的身影從黑暗之中顯露。

    “幸好~~~”

    我擦擦額頭上的冷汗,吁出一口氣。

    “乖琳婭,你是怎麼將老酒鬼找來的。”高興的將琳婭摟在懷里,我好奇問道。

    “只是恰巧,在疏散酒吧里的客人的時候,看到卡夏大人,于是小小的做了一筆jiao易。”

    琳婭嬌俏的朝我吐了吐舌頭。

    “吳大哥,這筆jiao易,可是要你自己去拜托阿爾托,跟她要一瓶薩克水晶酒哦。”

    “自然自然。”

    我忙不迭的點著頭,這是小事一樁,我身上,潔露卡身上,阿爾托莉雅身上,都有現貨呢,請稱呼我們為土豪一家。

    “說起薩克水晶酒的話……”

    我突然想起之前卡麗娜大姐說過的話,再看看琳婭單身一人,頓時調戲之心蠢蠢yu動,不由的湊上她那白皙耳垂,輕聲呵氣。

    “琳婭,卡麗娜大姐的建議,不想試一下嗎?”

    這樣說著,目光往下,不懷好意的盯向那道深邃的ru溝,如果能將這當做酒杯……那灑家這輩子就值了。

    明白了我的意思,琳婭的俏臉瞬間通紅,呼吸變得炙熱和急促起來……

    果然還是沒辦法做到,從今以後,請稱呼我為拖神七(總感覺這個稱呼很厲害的樣子),七大媽自重,小七我已經在記在小黃本上了,關乃們小黑屋哦混蛋!!

    ps︰大家別忘記了一天一領,申請個小號吧,現在才現,原來凡是vip會員都已經無法領取,難怪贈送章節積累了那麼多消耗不掉,不被領取的話,作者又拿不到這部分的稿酬,點娘真是太yin險了。

    ps2︰一群又快滿員了,深海爛泥獸們,你們懂滴~~~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