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章魚,黏液,菲妮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章魚,黏液,菲妮

    回到宴會以後,琳婭的臉蛋依然紅撲撲的,比喝了一瓶薩克水晶更加醉人,讓卡麗娜她們感到萬分奇怪,她本來的酒量是很好的。 ap;  

    在酒吧街那邊當然不可能做什麼,先不說時間,萬一被人看到怎麼辦?不過,琳婭小妮子也沒有一口拒絕我的you人提議,不著急,等以後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

    這樣那樣的喝酒,到了六分醉以後,再各種各樣的獸血沸騰。

    光是在腦海里想一想,就有種留鼻血的沖動,我能理解琳婭的臉蛋為什麼會一直紅到宴會結束了。

    醉酒的莎爾娜姐姐,被老酒鬼吸引開了,這是整個羅格營地都要松一口氣的事情,不過,大家似乎還在驚訝于第二人格的莎爾娜姐姐,回去以後,氣氛多少有些沉默,似乎各有心事一般,沒有了剛才那股肆無忌憚的喧鬧。

    見此,我在心里得意的出一聲鼻哼。

    是時候拿出來了,我的秘密武器,不枉自己花大價錢從那個死jian商手里買來。

    沒錯,就是下午的時候,和拉爾三條子他們,在西區市場上nong到手的,那叫啥章魚來著,總而言之就是很nx的品種沒錯,據說從不浮出水底一萬米的高度,真是恐怖,太恐怖了,生活在那種黑漆漆的海底的家伙,心里究竟是yin暗到了什麼程度。

    那個……誰來著,把我的章魚抬上來。

    “表哥喵,是在叫我喵?”苦力菲妮適時湊了上來,問道。

    “我去,你什麼時候醒了。”我表示嚇了一大跳,這偽娘,剛剛不是已經掉落到名為肌rou地獄的地方去了嗎?

    “多虧了阿爾托陛下,讓我喝下醒酒湯,所以現在沒問題了。”似乎看出我的疑惑,菲妮驕傲的挺起了小胸膛。

    可惡,這家伙,連三途河都還未過就被救醒來了嗎?而自己卻差點被莎爾娜姐姐拖入到另外一個地獄之中。

    想到這里,我覺得有點心里不平衡,這種反差是怎麼回事?

    就像是一場問答比賽,我和菲妮各自坐在死亡的升降台上,自己就在剛才,向位于至高點的菲妮,又上升了一格,靠近了一步。

    “去去去,把帳篷背後放著的大箱子推上來了。”我沒好氣的揮著手,驅使菲妮。

    “是的喵。”

    菲妮領命,帶著些微的好奇神s ,繞到帳篷背後將一個裝滿水的箱子推到前面。

    那只大章魚,當然不可能一直放在拉爾的物品欄里,就算拉爾樂意,就算這是一只怎麼樣nx的,甚至蔑視五爺那樣的存在的章魚,長期離開水的話,還是會掛掉的。

    偌大的箱子頓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注意,除了拉爾三條子,以及維拉絲幾個知道里面裝著什麼以外,大家都是一臉的好奇,包括菲妮,都想知道這個一人多高,足足容得下好幾個人在里面泡澡的箱子里,究竟是什麼玩意。ap;

    “表哥表哥,這里面究竟是什麼喵?”

    菲妮忍耐不住好奇心,剛停下手中的動作,就忍不住蹦蹦跳跳的將頭探了進去,看著裝滿了水,黑呼呼的箱底,只覺得水底下有什麼奇怪的活物,正在猶如高雅的nv士一般,細微蠕動著。

    nice,就是這個機會!

    剛才積累下來的名為準悲劇帝的怨恨,讓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中升起了一股歹念,背著手掏出一根法杖。

    嘿,看我的心靈傳動。

    毫無防備之下,菲妮立刻一頭載入了箱子里面。

    “嗚哈,怎……怎麼回事喵?”

    嘩啦嘩啦的搗水聲下,菲妮一口氣從水里探出頭,露出疑惑的表情,箱子只不過一人高,只要踮起腳尖就能踫到底,而且菲妮的前身身為流1ang法師,身兼各種五花八m n的無用技能,游泳對她來說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就在這時,菲妮突然察覺到,在水底下,剛才她感應到的透露出些微氣息的活物,突然湊上來,一根手臂粗大,冰涼滑膩,帶著強大吸力的不知名物體,像快生長的蔓藤一樣,沿著她的腳下,一直盤上,很快就卷到了她的腰肢上。

    “喵喵喵喵!!!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喵?!!!”

    感覺到纏繞著下半身的東西,上面似乎長滿了無數拇指頭大的滑膩凸點,像舌頭一樣,在那jing致雪白的肌膚上不斷tian舐著,傳來一股宛如蠕動生物般的惡心酥麻感,一時之間,菲妮忘記了自己好歹也是個四階巫師的事實,像普通nv孩一樣不斷在水里掙扎起來。

    一時之間,整個箱子水花四濺,腰部以下被纏繞著的菲妮,只能靠雙手拍打水面,慌張之下不斷嗆著水,猶如掙扎呼救的溺水者一樣。

    “別……別慌,菲妮,我這就來救你。”

    菲妮的老相好,有著嚴重nv裝癖的歐娜,抱起一塊石頭沖向箱子,不斷用石頭砸向箱子,生生重演了司馬光救人的故事。

    可惜的是,歐娜是在場所有人中,唯獨的兩個普通人之一,另外一個自然是麗莎阿姨。

    自然,她的救人舉動,效率是最低的,砸了數次,箱子依然沒有破裂的跡象。

    而里面的菲妮,又感覺到了,和纏繞著她下半身相同的,好幾根滑膩惡心的東西,伸了上來,逐漸盤上她的整個身體。

    就在這時,隨著歐娜一聲嬌喝,狠狠的高舉石頭砸下,整個箱子終于出一聲清脆裂響,被砸破了個大dong,在水壓的擠壓下,轟隆一聲,整個箱子竟然整個破碎掉了。

    頓時,里面的大水傾灑出來,將周圍的泥地變成一片汪洋泥沼。

    菲妮也順利的從水中脫出。 ap;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卻沒有一個反應過來,目光呆呆的,包括砸破箱子的歐娜也是一樣。

    視線所及,身穿著嬌俏侍nv服的菲妮,被一只巨大的章魚纏繞起來,兩米多長的章魚觸手,有四五條都纏繞在了她身上,緊緊盤吸著,從那長滿了吸盤的紫斑觸手表面,分泌出大量的具備麻痹和刺激成分的透明滑膩黏液,粘滿了菲妮那濕漉漉的,緊著她那you人嬌軀的侍nv服,頭,俏臉,以及1uo露出來的雪白肌膚上。

    那是一副瞬間就能讓男人的yu望膨脹到極致的yin靡景象。

    更甚是有三根粗大觸手的末部,從菲妮的胸領,腰間,以及裙底的縫隙中,鑽了進去,直接和菲妮的嬌軀,在里面游來游去。

    “啊~~~恩啊~~~那里~~~那里不行~~~不能~~~啊~~~不能吸~~~吸~~~吸那里~~~會~~~啊~~~~~~!!!”

    隨著這幾根鑽入侍nv服里面的章魚觸手的游dang,全身凌1uan的衣服沾滿了黏液,俏臉緋紅,顫顫軟的菲妮,從那you人小口中,無力的出一連串不堪刺激,讓人浮想聯翩的嬌媚呻yin。

    “ ~~~ ~~~~”

    可以听到在場男xing的一片netbsp;   “糟……糟糕,我好像……好像突然覺得就算是男的也無所謂了。”

    呆呆看著這一幕的漢斯,兩條哧溜溜的鼻血鑽了出來,下意識的喃喃說道。

    “漢斯老大,要挺住,千萬不能陷入那種世界啊!!”

    聖騎士巴爾吸了吸快要流出來的鼻血,勉為其難的提醒在一旁的隊長。

    “靈感……完全沒有……靈感!!”

    本來對菲妮興致勃勃的阿琉斯到這一幕以後,本應該興奮不已的她,卻突然無力的跪倒在地上,一臉的挫敗。

    就算是靠強大的腐nv之力催眠自己,過了這晚,她也無法再將菲妮當成男xing看待了,也就是說,失去了世間最好的題材。

    這種事實的嚴重xing,就仿佛是小茉莉眼中用作參考禽獸公爵,制造靈感的某人,突然變得像卡洛斯一樣正經和聰明,就仿佛是潔露卡,突然沒有了節可賣一樣,可想而知阿琉斯內心受到的打擊。

    其他人的反應也不一而足。

    “夠了吧你這只該死的章魚!!”

    一聲忍無可忍的怒吼,手中長劍已經cha入了章魚光禿禿的腦袋里面。

    時間似乎停頓了一秒,然後,從長劍cha入的裂口中,噴出黑血,不到一會兒,纏繞著菲妮的觸手軟軟的從她身上滑落,被折磨了夠慘的菲妮,也無力的癱軟倒地。

    “謝……嗚嗚~~~謝謝喵,表哥喵~~~”

    躺在一地的黏液之間,手臂抱著凌1uan不堪,露出大片大片雪白肌膚的衣服,像是被玩壞了的jing致人偶一樣,吐舌喘氣,菲妮朝自己投過來感激目光,用小貓一樣尖細可愛的聲音說道。

    我︰“……”

    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在我的出乎意料之外,總而言之,現在絕對不能告訴她將她扔到箱子里去的凶手,就是自己。

    很快,癱軟無力的菲妮,就被歐娜抱走,歡迎會在這場鬧劇以後,也重新恢復了之前的喧鬧,甚至變得更加沸騰。

    看那些男人漲紅的臉就知道了,這些家伙,絕對還在腦海之中回想著剛才那一幕,真是一群無yao可救的家伙。

    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立刻朝維拉絲她們投過去沒有受you惑的堅定目光,表示就算菲妮再怎麼you人,哥也不會好那口。

    哼哼,咱好歹以前也是職業宅男,這種等級程度的you惑,還勉勉強強能夠忍受得住。

    “咳咳,都在什麼呆呢,來來來,大家把架子架起來。”

    一聲重重的咳嗽,總算將許多人從恍惚中驚醒,我將已經死透的章魚整個挑起,用水洗干淨了,然後對大家吆喝起來。

    章魚,必須要整個烤才有氣氛。

    看到難得一見的美味,那群吃貨也來勁了,總算在將剛才的那一幕暫時拋之腦後,開始忙乎起來,清理干淨內髒,為了調料入味而在表面上割花,偌大一只章魚,足足搗鼓了半個多小時,才被串在一根長槍上,束好八只觸手,放到燃燒正旺的炭火上炙烤著。

    不一會兒,原本呈褐s 的章魚rou,便慢慢轉變為熟紅s ,從上面散出一股章魚特有的鮮味。

    一邊轉著長槍,一邊在上面刷著調料,大家圍著烤架,都興奮起來,只有阿爾托莉雅站在人群之外,額頭上的金s 呆mao,轉得比平時還要快上幾分。

    “應該可以了。”

    隨著香味在整個宴會場上飄散開來,最後,維拉絲一聲大功告成的感嘆,頓時就像落到油鍋里的水一樣,炸騰起來。

    切了一根筷子長的章魚末端觸手,我從人群里鑽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顯得有些鶴立ji群的孤獨的阿爾托莉雅。

    “喲呵,阿爾托莉雅。”

    朝她揮了揮手,我湊上去,將手中的盤子也遞到她面前。

    “吃吧,味道絕對差不了。”

    上好的材料,加上維拉絲她們的手藝,讓我自信滿滿的咧著嘴巴,朝阿爾托莉雅豎起大拇指,牙齒仿佛有一道白光閃過。

    阿爾托莉雅看了看我,再看了看盤子上的烤章魚rou,臉上的神s 平靜如水,這樣大概過了幾秒鐘,她終于有所行動。

    不是接過盤子,而是直接兩只抓著章魚rou,一口塞入嘴巴,嚼啊嚼啊嚼啊~~~~~

    “那個……阿爾托莉雅?”

    看著抓著大半截還露在外面的觸手,嘴巴不斷嚼動,露出一個非常天然萌表情的阿爾托莉雅,我有些遲疑的問道。

    總覺得她的目光老在飄忽,就是不往手上的食物看,是我的錯覺嗎?”

    “好喊麼合?”嘴里塞著烤觸手的阿爾托莉雅,一邊嚼著,一邊含糊問道。

    有什麼事,大概是想說這個吧。

    “不用吃的那麼急,還有很多呢。”

    看阿爾托莉雅著急著似乎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的樣子,我認為她是口饞的不行了。

    “我再去給你nong點吧。”

    回頭不到不會兒,烤架上的章魚就只剩下一小半,心里暗暗罵了一聲這群吃貨以後,我端著盤子,轉身向烤架方向走去。

    就在這時,有什麼東西,像釘子一樣的感覺,突然敲了我的腦袋一下。

    “好疼,是誰?!”

    我立刻轉了一個圈,怒眼瞪向四周。

    可惜身邊的只有阿爾托莉雅一個人,先不說她會不會這樣做,兩只手都抓著章魚rou,她也做不到吧。

    另外幾個嫌疑是卡洛斯和小狐狸,以這兩個人的度,像要做到這種事情也不是很難。

    卡洛斯是不大可能,但是小狐狸……尋找著她的身影,現她正在維拉絲那一堆里聊著,也不大可能的樣子。

    “阿爾托莉雅,知道剛才是誰敲了我的頭一下嗎?”無奈之下,我只要向一旁的阿爾托莉雅詢問。

    搖頭搖頭。

    還在喊著章魚觸手,不斷往嘴里塞進去的阿爾托莉雅,一副萌呆的樣子搖著頭,額頭上的金s 呆mao伴隨著她的動作一翹一翹起來。

    見鬼了,竟然連阿爾托莉雅也沒看到,難道真的是自己喝多了,產生幻覺?

    我不可置信的搖頭晃腦,重新回過身,打算去給阿爾托莉雅nong多幾塊章魚rou。

    “疼疼疼!!!”

    和剛才一樣的攻擊,再次落到頭上,而且還是接連三下。

    我怒了,究竟是哪個混蛋!!

    四處張望,還是沒現犯人的蹤影,而阿爾托莉雅……算了,她已經變成吃章魚魔人了。

    滿頭霧水的剛轉過身,這一次是五連擊!!

    吼吼吼吼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故意轉過身,感覺到了剛才那股攻擊氣息,突然殺了一個回馬槍。

    四周無人。

    難道真的是見鬼了?

    仔細打量周圍,視線之中,在動著的,只有阿爾托莉雅不斷嚼動的嘴巴,還有她額頭上的金s 呆mao,我頓時驚恐莫名。

    “蒂亞,幫我nong點章魚rou。”

    使用大召喚將蒂亞叫過來,我將盤子遞給她,看著她高高興興的接下任務,小跑著離去,回過頭。

    在我的呆呆目光中,阿爾托莉雅額頭上的金s 呆mao,像啄木鳥的嘴巴一樣,在近在咫尺的我的額頭上,不斷刺著。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