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是九十四章 第三次神誕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一百是九十四章第三次神誕日

    “大人,大人,快起床了,要不來不及了哦。.”

    i糊之間,耳邊若有若無的響起維拉絲的細聲軟語。

    “唔咕嚕咕嚕咕~~~~~~小維拉絲~~~~~讓我再多吃一點嘛~~~”

    意識一片混沌之中,我本能的向聲音方向,撒嬌的抱了上去,蹭著。

    抱住了一具軟軟的身體,掌中觸及,是帶著溫暖的感覺,宛如高級綢緞一樣柔軟絲滑的you人肌膚。

    腦袋也同時蹭了過去,似乎埋在了兩座山丘之間的凹界處,少nv的體香,以及一股讓人產生依賴眷戀的ru香,絲絲鑽入鼻中。

    “大人~~真是的~~太喜歡撒嬌了~~”

    耳邊似乎又傳來了維拉絲害羞的,也溫柔到無以復加的聲線,將自己埋在那嬌軟香膩的懷中的頭,輕輕摟抱起來,就好像母親抱著孩子一樣。

    唯一一點清醒過來的意識,似乎還停留在阿爾托莉雅的歡迎會時間,在知道那呆mao討厭吃章魚後,我接過了蒂亞送來的章魚rou,以額頭上流下的鮮血和眼楮里涌出的淚水為調料,自個吃了起來,大口嚼啊嚼啊嚼啊~~~~

    還真是討人厭的調味料,為什麼我非得用這個不可?

    記憶的斷點似乎就到了這里。

    然後,在這一刻續接起來,我的嘴巴,找到了一團軟軟的聳起之物,上面似乎還細心的擺上了一顆櫻桃作為點綴,真是太貼心了,那麼,我就不客氣的開動了。

    啊嗚一聲,張大嘴巴,將那團聳起之物,從頂端含了進去,頓時,如同nai油一般香甜柔軟細膩的觸感和味覺,充盈在唇間和口腔之中,如此美妙,就仿佛含著一口藝術品般,讓我不舍得咬下去,十分珍惜的,對待珍寶一樣,就在含著,不斷吸允那似乎帶著淡淡ru香的甘甜味道。

    話說這章魚rou竟然是甜的,真奇怪呢,算了,好吃就行。

    “啊~~啊嗚~~”

    耳邊,維拉絲措不及防的,帶著驚訝的嬌yin聲隨之響起。

    “軟軟的~~~~甜甜的~~~”沒錯,有股清淡的,怎麼吃也不會讓人膩味的高級nai油巧克力的味道

    嘴里含著,我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語道,試圖和mi糊之中感應到的維拉絲,分享眼前這道美食的滋味。

    但是……沒錯……總還是有點缺憾呢。

    心里涌出一道遺憾的念頭,也跟著mimi糊糊的說出來。

    “就是~~~太少了~~~能多一點~~~就好~~~”

    “嗚!!!”

    仿佛踫到了哪個不該踫的開關,耳中傳來的那少nv似乎想極力壓抑,卻反而顯得更加可愛嫵媚的細細嬌yin聲,突然中斷,取而代之的,是像被刺中要害般,一箭穿心的巨大悲鳴

    “大人,該起床了!!”

    然後,是溫柔細語之中,夾雜著一股讓我的意識猛然清醒過來的險惡感情的聲音,傳來了過來。?ap;?  ?

    我立刻睜大眼楮,坐了起來,mi茫的看看左右。

    唉,不是在歡迎會中嗎?

    這場景切換的太快了吧,完全無法讓人適從呀混蛋。

    這里是……

    非常熟悉的地方,維拉絲的房間。

    我回過頭,茫然的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維拉絲。

    腰間以下,被萬惡的杯子遮擋起來,赤1uo著上半身,兩只小手羞澀的將胸前抱住,不讓人一窺她那少nv神聖之地,但是從中透露出來的若隱若現景s ,卻猶如在月光下裙裳半解的絕代佳人,顯得更加you人。

    只不過,這位赤1uo的美人,神s 有點不善的樣子。

    等等等等,這夫妻早早起床迎接新的一天的日常一幕,是怎麼回事?

    不是應該在歡迎會中嗎?難道說我又因為什麼奇怪的事情,失去了記憶?

    “那個……維拉絲……”

    我打算向維拉絲問個究竟,豈料剛剛出聲,就被她哼了一聲,氣呼呼的撇過頭。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我家的維拉絲不可能那麼嬌蠻!!

    我瞪大眼楮,敲著有點mi糊的腦子困惑不已,這一大早的,維拉絲生什麼氣,莫非自己還在夢中不成?

    “還……還真是抱歉了,反正……反正我的……我的胸……胸部就就……就是那麼少,沒辦法再多一點了!!”

    然後,從撇過頭去的維拉絲口中,氣呼呼的,結結巴巴的說出這番話。

    “哈?”

    維拉絲在說什麼,一定是有哪里搞錯了吧。

    我低著頭,開始苦思起來。

    慢慢的,剛才意識模糊的回憶,一點一點在腦海之中清晰起來。

    當看到維拉絲因為生氣轉身,導致露出了極大的破綻,將她那一對大手盈盈可握,玲瓏可愛的雪白yu兔,偷偷的暴露在我的視線之中時,結合從上面看到的,一絲散出yin靡氣息的口水水漬,我終于恍然了。

    剛才在夢中吃章魚rou,含到一團軟軟的,甜甜的東西,原來就是維拉絲的……

    然後,自己說了什麼?

    就是太少了,能多一點就好。

    我︰“……”

    好吧,還好是維拉絲,不是莎拉,不然那小蘿莉,此刻恐怕已經悲哀的蹲到床底下去畫小圈圈了。

    然後,經過一番好言解釋和道歉,維拉絲的氣終于消了,本來這小妻子就不是擅長生氣的nv孩,要她保持一直氣呼呼的狀態,比當著眾人的面前一直摟抱親吻著她,難度更加大。

    “對了,維拉絲,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記得還在歡迎會里……後面生什麼事情了?”

    乘著這個機會,我終于問出了心頭的疑惑,看著維拉絲,現這小妻子,不知何時已經用睡衣包裹住了那具you人的完美嬌軀,將雙手解放出來,不由的有點小失望,本來還想接著親昵一番呢。ap

    “哈~~~我就知道大人會這樣問~~~”維拉絲早有所料的嘆了一口氣。

    “那天晚上,在大家吃完烤章魚rou的時候……”

    “嗯嗯!!”

    我拼命的點著頭,不愧是和自己心有靈犀的嬌妻,說的正好是記憶的斷點處。

    “接著是宴會的主菜,帝王鱷rou。”

    “原來是這樣。”這段記憶已經完全沒有了。

    “在這段時間,大人被灌醉了。”維拉絲露出輕柔的,困擾的笑容。

    我︰“……”

    難怪……是醉酒啊,這一定就是自己失去記憶的凶手。

    “是哪個家伙將我灌醉的?!”

    我摩拳擦掌,準備無論是誰,都要給予鐵拳的制裁。

    “大人真的忘記了?”听到我這樣大吼大叫,維拉絲的神s 更是微妙。

    “忘了,說吧。”

    “是蕾奧娜偷酒喝,然後挑釁大人,大人氣憤不過,于是就和蕾奧娜斗酒……”

    到這里,維拉絲的聲音越來越小。

    “你是說,我的酒量竟然輸給了一條狗!!”我抱頭悲鳴。

    “從當時的場景看來,大概……或許……應該是這樣吧,蕾奧娜在大人倒下之後,還接連喝了好幾瓶……”

    維拉絲小心翼翼的看著我,柔聲安慰。

    “不……不是說誰都有不擅長的事情嗎?比如說蕾奧娜那軟軟的金s mao,就讓我很羨慕。”

    維拉絲,你這樣笨拙的安慰,只會讓我更加傷心而已。

    我悲哀而又欣慰的將維拉絲輕輕摟著,抹了一把淚水,心里暗自想道。

    有維拉絲這樣的妻子,真好。

    不過,就算怎麼逃避,也抹殺不了自己在酒量上輸給了一條狗的事實,估計等于遇到拉爾那幫家伙,一定會因為此事而被好好調侃一番,好一陣子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

    “醉酒後呢,就被送了回來?”

    “這個……”

    維拉絲遲疑的樣子,讓我懷疑起來。

    難道說醉酒之後,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說吧,維拉絲,那之後生了什麼事?放心吧,就算告訴我當時大跳了一場脫衣舞,我也能承受得住。”

    我臉s 深沉,一臉哀大莫過于心死的絕然。

    “那到是沒有……”緊貼在懷里的維拉絲,仰起下巴,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大人喝醉以後……打算唱歌……”

    “原來是這樣啊,太好了。”

    在決定生死的一瞬間,維拉絲的答案,讓我重新看到了光明……不,是直接到了極樂淨土。

    我這不是挺厲害的嘛,就算是在醉酒的情況下,也是選擇了相當于有著數百條分支路線,一個不小心就會生黑化柴刀喋血治愈便當好船事件的ga1game里面,最完美的你們都是我的翅膀的後宮達成路線。

    “哈~~~”

    維拉絲困惑的把頭輕輕一歪,老實說,她無法比較出來,大人唱歌,和大人當眾跳脫衣舞,這兩個選擇,究竟哪一個造成的影響會更糟糕些。

    “然後呢?”

    一定是大家都被我的歌聲給mi住了吧,我現在在意的是當時阿琉斯有沒有跟著上場,在意一來,我們要在神誕日表演的節目豈不是在昨晚就暴露了?!

    我表示非常震驚,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也沒有找阿琉斯確認,神誕日那天我們兩個究竟表演什麼曲目。

    “哈~~~然……然後是……對……對了,該起床了大人!!”

    我︰“……”

    感覺剛才的問題,被非常笨拙和明顯的轉移話題技巧,給含糊過去了。

    直到帝王鱷rou,還有和死狗斗酒,乃至醉了以後,爬上自家的帳篷頂上,取出專屬神器麥克風(魔法擴音器),這些失去的記憶,在維拉絲的提醒下,都在腦海中模糊的隱現出來。

    只是,恰好到了將麥克風放到嘴邊,正準備高歌一曲的時候,記憶愕然終止,就像正在播放的,2o世紀初,畫面充斥著模糊水花的黑白電影,突然被掐斷了一般,大腦變得一片漆黑。

    總覺得有讓人mao骨悚然的事件,生在自己身上。

    “大人,快點起床了,大家都在等著你哦。”

    回過神來的時候,維拉絲已經將衣服穿上了,好快,這也是萬能家庭主婦的必備技巧之一嗎?

    “咦,維拉絲,今天是怎麼了,你怎麼穿這身衣服?”

    我突然現,維拉絲身上穿著的,竟然不是平時的侍nv服,而是她那套頗具民族氣息,紅s 描邊,藍紋為領的雪白美麗袍子。

    “怎……怎麼,不合適?”

    維拉絲有點扭捏害羞的牽著自己的衣服,在我面前轉了一個圈,不安的問道。

    “不……怎麼會呢,太漂亮了,只是平時很少看到你穿。”我老老實實的投去欣賞mi醉的目光。

    “因……因為是神誕日,想穿上……”听到我的贊美,臉蛋變得紅撲撲起來的維拉絲,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小聲嘀咕道。

    哦哦,原來是神誕日啊,我說呢。

    我恩恩的點著頭。

    慢著,等等!!

    今天是神誕日?!

    我一個呆滯,然後將十只指頭伸到眼前,比了又比。

    歡迎會那天,離神誕日還有一天。

    也就是說,歡迎會之後,還要過上悠閑的一天,接下來,才是沒有了阿卡拉,讓人膽戰心驚的神誕日到來。

    沒錯,沒有錯啊,就是這個樣子。

    在維拉絲疑惑的目光中,我松了一口氣,放下不斷比劃的指頭。

    你看,大腦都混1uan了,這種時候,還是去找小茉莉,討杯熱茶喝喝,好好放松一下身心。

    沒有錯個mao呀!老子在歡迎會和神誕日中間那悠閑一天的記憶呢?!!

    下一刻,我怒吼著將心靈的茶桌重重掀翻。

    該不會是被外星人綁架了,帶到宇宙飛船上,對自己的身體做了一些奇怪研究實驗,然後再被抹掉記憶放回來,這樣過了一整天吧。

    回想起原來世界的某些駭人新聞,我不安起來。

    雖然不是不可以問維拉絲,但是……

    如果有一天,你的丈夫(妻子)在起床的時候,突然對你問,昨天一整天我做了些什麼,這樣的問題,你會將其當成是開玩笑,還是老伴已經患上老年痴呆癥的預兆?

    有鑒于此,我決定還是把這個問題暫時放在一邊。

    “真是的,大人,再不起來的話,真的趕不上祭禮了哦,不能讓大家在外面等急哦~~~”

    維拉絲溫柔嬌軟的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催促。

    在維拉絲的侍奉下,我這個快要變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柴大人,終于穿好了衣服,在選擇斗篷的時候,維拉絲突然將一塊疊成四四方方,像整齊豆腐一樣的白s 布料子遞過來。

    “大人,今天穿這件吧。”

    著,那雙黑寶石一樣的濕潤眸子,微微上仰,有點期待的看著我。

    “這是……”

    我困惑的看著眼前的白s 豆腐。

    維拉絲知道我的喜好,所以從未做過黑s 以外的其他斗篷,如今,卻突然拿出一襲白s 斗篷。

    難道是終于要進入第二季,或者是游戲續篇,因為還是沿用同一個主角,所以制作方不得不給主角改頭換面,變一個形象,以免觀眾或玩家說︰“啊,這混蛋制作公司,又在偷工減料,原搬照抄了”。

    “這個……普普通通的就好了吧。”

    我將手中已經取出的,平時穿的黑不溜丟斗篷,在維拉絲面前晃了晃。

    “真是的,不行哦,今天可是很重要的日子。”

    維拉絲硬是將那塊白s 豆腐塞到我的懷里,並一把將黑s 斗篷搶過去。

    以前的神誕日,不也是這樣穿的嗎?

    我有些奇怪的看著維拉絲,不過她十分罕見的強硬態度,還是讓我屈服了。

    穿上就穿上吧,又不會懷孕。

    將手中的白s 豆腐抖開,我不由出一聲驚嘆,維拉絲則是露出小害羞的笑容。

    “這是混合了jing靈族的手藝做的,第一次做這樣的斗篷,也不知道合不合適。”

    雪白s 的斗篷,周圍點綴著jing致的金邊花紋,肩膀部分里面還特地墊了硬護肩,沒有穿上,光是這樣完全展開,放到眼前都能從衣服上感覺到,宛如聖騎士的高潔挺拔,天使一樣的神聖,以及宛如王的高貴和風儀,這樣的氣息散出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