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出發,神誕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出,神誕日!

    遙想當年,維拉絲多純潔的一朵小白花,如今卻變了,在萬惡的資本主義風氣荼毒下,學會了欺騙自己的丈夫。®. ® &reg

    莎拉也是,我還依稀記得她嬌滴滴的叫自己一聲“大哥哥”時,那像是灌了蜜糖一般抑揚頓挫的甜膩嗓音。

    當然,現在也沒有變,只是人心莫測,當年那個一心為大哥哥著想的小蘿莉,現在已經開始學壞了,依然甜蜜的呼喊之中,悄悄放入了miyao。

    琳婭,回想當年的琳婭,第一次相遇的時候,連說上幾句話都會臉紅,那個沉默害羞的嬌小nv孩,幾經老狐狸阿卡拉的燻陶,已經變成了一只小狐狸。

    茉莉就不用說了,她欺騙我這個主人,已經不是一回兩回,還寫了什麼邪m n歪道的書籍系列,試圖將不斷寬容她任xing囂張的善良主人,描繪成一個無惡不作,無nv不歡,切對侍nv這個職業有著獨特狂熱的禽獸公爵。

    萊娜……萊娜早就變壞了,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在哈洛加斯看到的,雪一般純淨的小狼nv。

    算了,事到如今,只能帶著小幽靈背井離鄉,遠走他鄉,遠離這個傷心之地了,只有小幽靈不會背叛和隱瞞自己。

    我抹干淨了最後一滴苦澀淚水,將稀里嘩啦的鼻涕全部吸了回去,將一個小背裹上在肩上,黯然回頭,最後看了一眼維拉絲她們,似乎要斬斷什麼一般,絕然的回過頭,大步跨出……

    從此以後,就要以一名流1ang者的身份,離家出走,四海為家,天地為席,天大地大,任我逍遙……

    結果和凱恩漠然擦身而過的時候,被他一把抓住了。

    我扯!

    沒扯開,混蛋,這老頭的力氣究竟是從哪來里的?我似乎找到了法拉老頭經常在他的多結棍之下變得鼻青臉腫的原因了。

    “咳咳,非常出s 的表演,吳。”

    凱恩老臉一個舒展,眯著眼楮,上面的皺紋都快要綻放成一朵憂郁的菊花。

    切!!

    明明是很有自信的話,果然只是加成十倍智力,還遠遠不是凱恩的對手嗎?

    看來,軟件頻已經達到了極限,果然還是得換一個u,進行最根本的xing能提升,才有可能和這些老狐狸級別的家伙抗衡,難怪大家都說笨蛋是硬傷。

    “大人~~~”

    背後傳來可憐兮兮的,能讓人瞬間在腦子里聯想到一條被大雨淋濕的小狗模樣的聲音,衣角也被輕輕扯著,是維拉絲。

    “哼!”

    我撇過頭去,堅決不予理會,今天,至少在今天,就讓我默默的在心里獨唱單身情歌吧。

    “吳大哥果然生氣了吧。”琳婭皺著秀眉,對一旁的莎拉她們無奈嘆道。

    其他nv孩,也都垂頭喪氣。

    蹭蹭~~~

    像是一只被主人不耐煩的踢開,卻依然鍥而不舍的湊上去磨蹭褲腳撒嬌的小狗,維拉絲從後面抱了上來,背上頓時傳來一陣柔軟溫暖的nv體觸感。®. ® &reg

    以為這樣就可以攻陷我這顆冷毅的內心嗎?愚昧的小狗喲!!

    我依然不為所動的小腿打著哆嗦。

    蹭蹭蹭~~蹭蹭蹭蹭~~

    維拉絲干脆轉到前面,在懷里磨蹭起來,並仰起下巴,眨著被霧氣打濕的修長睫mao,以及里面晶瑩剔透,朦朧著楚楚可憐的濕氣的眼楮,看著我。

    像是一條哀求主人不要拋棄它的小狗。

    可……可惡,這究竟是什麼攻勢,維拉絲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凶殘了?

    我猛地驚覺,雙臂竟然不受控制的舒展開來,做出一副要將現在的維拉絲緊緊摟在懷里,摸著她蹭過來的臉蛋,輕撫安慰的姿態,連忙用強大無比的意志定住。

    就連一旁的琳婭她們,也是目瞪口呆。

    “維拉絲姐姐好……好厲害!”

    光是用閃閃亮的眼神,就能征服所有的人心,撒嬌技能早就滿級封頂的莎拉,也不由的驚嘆贊嘆起來。

    這種無聲的撒嬌加蹭蹭加可憐攻勢,殺傷力絕對驚人,最重要的是,不是做作出來,而是天然的,與生俱來的能力。

    “這難道就是吳大哥以前提到過的……維拉絲的犬屬xing?”

    琳婭眨了眨眼楮,有點羨慕的看著維拉絲撒嬌的樣子,這種小狗被拋棄以後會向主人哀求的,天生的,類似本能一樣的行為,可是想學也學不來,故意模仿,只會變得下作。

    “本來還以為大哥哥這樣說,是為了作nong維拉絲姐姐,不過現在看來~~~”莎拉死死盯著,然後肯定的把小腦袋一點,露出崇拜目光。

    “維拉絲姐姐很厲害,但是早就察覺到這一點的大哥哥更加厲害。”

    “哥哥對這方面,似乎有著十分微妙的敏感度呢。”

    “只是以前為什麼從來沒有見維拉絲用過呢?”

    “這是哥哥第一次對維拉絲姐姐鬧別扭吧。”

    “也對,以維拉絲的溫柔xing格,想要生她的氣,難度還真不是一般大。”

    幾個nv孩,就這樣在後面竊竊私語的討論開來。

    這時候,我早已經抵擋不住維拉絲的小狗撒嬌攻勢,將她緊緊摟在懷里,臉蹭著臉,一副蜷縮在一個窩里,相互tian舐著的幼貓的溫馨場面。

    受不了了,好可愛,太可愛了,我的維拉絲為什麼能夠那麼可愛呢?

    “嗚嗚~~對不起~~大人~~”

    “沒關系沒關系,萌即正義,可愛萬歲!”我含糊不清的繼續蹭著維拉絲的小臉。

    “想要給大人做一身~~合適的衣服~~太得意忘形了~~所以隱瞞了大人~~”

    維拉絲也主動的將臉蛋湊上,親昵的耳鬢廝磨著。

    這樣一听,我頓時感動的稀里嘩啦,原來愛情還是可以相信的。

    “大人~~~真的不會~~不要我了吧~~~”

    “怎麼可能,是哪個家伙說的,我去剁了他!”

    听到這樣信誓旦旦的答案,維拉絲終于松了一口氣,雖然明知道心上人只是在對自己鬧別扭,但是,當對方撇過頭去,不理會她的那一刻,維拉絲還是突然產生了一種天塌地崩,兩眼一黑,心死若灰的恐懼。?ap;?  ?

    哪怕是開玩笑也好,大人如果真的不理自己的話……光在心里想象一下,維拉絲就感到身心已經冰涼一片。

    這樣安心的呼出一口氣,本能慢慢的褪去,理智重新回歸身體。

    剛才,這具身體在本能的恐懼控制下,所作的一切,並沒有隨著本能的消散而一起消散,而是深深的銘刻在了大腦里面。

    所以,當那個害羞的維拉絲重新回到了身體里面,頓時,臉上一層紅暈,飛快的蔓延到了脖子和耳根上。

    從這個角度,維拉絲能看見站在大人身後的琳婭她們,投過來的各種新奇目光。

    以及,似乎能想象到她所敬重的凱恩爺爺,背過去,不斷咳嗽著的一幕。

    巨大的羞臊感一瞬間涌了上來,就仿佛千萬架飛機從腦海之中嗡鳴而過一般,維拉絲的身體搖搖yu墜,然後突然出一聲尖叫,從那溫暖的懷中竄出,化作一道颶風,沖回自己的房間里面。

    完蛋了,剛才那副的樣子,竟然被大家看到……最重要的是,為什麼自己會做出那種……那種不知羞臊的舉動。

    似乎要將外面的一切隔絕開,維拉絲緊緊的背靠在m n上,不讓一絲光線進來,眼眶里充盈著一股害羞到極點的淚光。

    嗚嗚,沒辦法出去見人了,祭禮不去了,神誕日這幾天,也干脆就窩在房間,躲在被窩里度過好了。

    害羞模式全開的維拉絲,現正自暴自棄中。

    “咳咳,還真是一大早就那麼熱鬧,讓人羨慕啊,老了,老了。”

    外面,凱恩哭笑不得的回過頭,一簇白胡子直直的搖來搖去,仿佛現在的年輕人啊……

    “到也不是每天都這樣熱鬧。”

    在維拉絲的治愈下,由憤世嫉俗的毀滅公爵重新變成陽光傻氣的三好少年,我爽朗一笑,扳著指頭數了起來。

    雖然家里因為各種xing格的nv孩存在,日常的確是比較歡樂,但是像今天這種……我算算,就算一整年算下來,大概也只有三五次的樣子,當然,排除掉自己不在家的時間,其實頻率也沒有看起來那麼低就是了。

    不過尤為難得的是,這一次的主角竟然是維拉絲。

    “時間差不多到了。”

    對此,凱恩只是呵呵一笑,回頭看看窗外的天s ,神s 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恰值此時,從外面傳來的腳步聲,也化作一條長龍似的連綿震響,大地為之顫抖,最後,突然整齊一停。

    順著凱恩的目光看去,只見,天邊的第一抹橙s 光線,已經從草原的東方破空而來,給漆黑一片的天地,拉開了第一道光簾。

    “凱恩老頭,臭小子,還不快點出來,想讓本大爺等到什麼時候?”

    腳步聲一停,m n外就傳來某個老酒鬼的叫囂聲,活像是帶人鬧事的一流氓頭子。

    順便不是本大爺,是本大媽才對。

    “酒鬼,你就別催促他們了,又不是不知道,凱恩老頭那把老骨頭,那麼早起來,估計是夠嗆了,說不定扭到腰了,至于那臭小子,說不定還在被窩里摟著nv人呢,啊哈哈哈哈!!!”

    法拉老頭囂張的聲音接著響起,兩人一唱一和,在別人家m n口鬧騰起來。

    呼啦一聲,凱恩手中的拐杖,在法拉老頭的話剛落音,就變成了一根三節棍。

    背後傳來一陣涼意,顫顫的回過頭,現nv孩們都面帶著比平時更加燦爛的微笑,明顯是加多了一味“險惡氣息”才能炮制出來。

    能一句話得罪一屋子的人,法拉老頭也算是鬼才了。

    “算了,今天是大日子,不和那老東西計較。”凱恩深呼吸一口氣,三節棍重新變成一根拐杖,回過頭看了我一眼。

    我則是回過頭,看了琳婭她們一眼。

    “我們還是等和維拉絲一起去吧。”

    琳婭將萊娜輕推到我懷中,目光余光,偷偷瞅了維拉絲緊閉的房m n一眼,竊笑中。

    “那我先走了,快點……以免趕不上祭禮儀式。”

    我朝維拉絲的房間努了努嘴,示意她們快點搞定維拉絲,然後牽著萊娜的和凱恩一起緩緩走出帳m n。

    一陣漆黑刺骨的寒風吹過,天邊那一抹朝陽散落到這邊,充其量也不過是螢火之光,天地之間,仍是被濃濃的墨s 所籠罩,偌大的草原黑森森一片,仿佛是那無邊無際的黑暗寒冷虛空,讓人不由的心生冰冷孤寂。

    “萊娜,冷嗎?”我憐惜的將牽著nv孩的手一緊。

    “不冷,哥哥的身體……很暖和。”萊娜側著臉,仰起下巴,投來一記溫柔微笑,並將嬌弱的身體向自己更加貼近一分。

    如果不是考慮到她現在的身份,我真想將這個嬌弱憐愛的nv孩,緊緊包括在斗篷里面,給予溫暖,讓寒風永遠與之隔絕。

    “喂喂喂,臭小子,不要無視我們呀!!”

    老酒鬼臭著一張臉,怒瞪過來。

    “你,給我去伐木場砍樹。”我冷冷的回以一記毫無感情的目光。

    “不!!”

    這家伙似乎才想起我現在手抓大權,惹不得,听這樣立刻就抱頭驚恐起來,不知情的人看到她這副夸張的樣子,還真會以為她在伐木場有過什麼黑歷史,留下了巨大的心靈yin影。

    看在她歡迎會那晚,立了點小功的份上,現在就暫時饒了她吧。

    “親愛的吳,偉大的凡長老閣下,請,請挪步。”

    前車之鑒,踩著老酒鬼的尸體跑過來的法拉老頭,殷勤的朝我比著雙手。

    他所比劃的方向,大概兩百余名士兵,正排成一個整整齊齊的方陣,在刺骨寒風吹刮下,就像一根根永恆不倒的挺拔石柱,紋絲不動,神s 剛毅。

    目光一一掃過,這些手持長槍,背掛彎弓,腰系匕,無聲無息的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戰士,不約而同的將手中的長槍,在地上重重一頓,臉上露出自豪與自信的神s 。

    能在幾萬名士兵之中脫穎而出,成為這一次祭禮儀式的長老護衛隊,他們的確有自豪的資格。

    我深呼吸了一口冷氣,看著這些一大早就要冒著寒風和黑暗趕過來的戰士,心里有種難以言喻的激動,一切的感激,道謝,似乎都在不言中,最後只醞釀出了一句話。

    “你們,都是聯盟引以為豪的戰士。”

    場面頓時一片肅靜,冰冷的空氣之中,一股宛如焰火般的熊熊氣勢,在每一人心中 啪的燃燒起來。

    就連打鬧不斷的老酒鬼和法拉老頭,都安靜下來,用一股明澈的目光,注視著眼前的戰士們。

    “出!!”

    隨著一聲令下,方陣從中間整齊的分開,露出一條筆直的,似乎延伸至無限未來的道路,我和萊娜,還有凱恩,一同肩並著肩,踏在了其上。

    在兩百名jing銳士兵的護衛下,我們這支略具規模的隊伍,行走在寬大道路上,這個時間,已有不少的平民,乃至冒險者出現在道路兩邊,遠遠的就听到了急促而整齊的腳步聲,不由紛紛驚訝的回過頭,駐足觀望。

    那一陣一陣讓地面震鳴,嘹亮整齊的腳步聲,以及數百人的氣勢完全擰成一條繩子,如鋼鐵的冰冷和強大,時刻都在透露著軍隊般的鐵血與肅殺氣氛,哪怕是冒險者,都忍不住要為這股氣勢而為之膽怯讓步。

    是阿卡拉大長老?!

    有過以往神誕日經驗的人民,心里掠過這樣一個念頭。

    雖然今年的排場和氣勢,要比往年強大一倍不止,但是仔細想想,這一次神誕日,乃是聚集了暗黑大6許多種族,甚至傳言連jing靈族的nv王陛下都親臨參觀,自然是要將聲勢nong大一些,不能弱了聯盟的氣勢。

    阿卡拉在營地的聲望,絕對是屈一指,無人能與之比肩,這些人眼看就要高舉雙手,為一直以來守護著聯盟的這位長老大人而歡呼。

    但是,他們的動作突然停頓在半空。

    視線所及,士兵的護衛中,第一抹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那道總是跟在阿卡拉大長老的左右兩邊,同樣受大家所尊敬愛戴的凱恩長老。

    但是兩外兩道白s 的身影……

    “是凡長老!”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了出來。

    雖然大名鼎鼎的凡長老,在營地里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平時總是穿著一身過時款式的黑s 斗篷,乍一看就宛如是從二十年前來到現在的土兮兮冒險者一般,第一次見到的話,誰也不敢相信,這個一臉路人樣且人畜無害,感覺不到一點強者氣勢,以及似乎隨時都可能領便當的老土衣著的德魯伊,就是號稱大6雙子星之一,和名聲早已如雷貫耳、高高在上的jing靈族nv王並駕齊驅的大人物。

    據說這廝才三十歲出頭,就已經有過打敗領域巔峰級怪物的驚人戰績!!

    嗯,神誕日的劇情還是有點難下筆呢,想要寫一本正經的某凡,還真有點難度,看來咱這個作者,也被某凡平時表現出來的傻氣給mi惑了,嗯哈。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