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第二測試︰禽獸公爵的馬群召喚之術!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第二測試︰禽獸公爵的馬群召喚之術!

    “怎麼樣,小狼,還有什麼其他招式可以使出來嗎?”[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腳下的大海,以及那頭讓人無力的海王鯨並未消失,如同海島一樣,那龐大無比的身軀浮在海面上,笑意正濃的女xing騎士,像寵物般拍了拍它的腦袋。.

    沒那麼容易,看我見招拆招,既然你是鯨魚的話,那麼我就……

    “出現吧,巨型深海霸王食人章!!”

    轟隆一聲,同樣是沖天的水柱升起,另外一座小山,緩緩的浮出了水面,瀑布似的海水從身上留下,1u出了它龐大的yin影!

    一頭比海王鯨還要巨大的深棕s 巨無霸章魚,身上同樣是覆蓋了堅硬的甲殼,只留出一雙冰冷yin沉的巨目,頭頂上的章魚冠,就如同一頂巨大的皇冠,無愧于其深海霸王的號稱。

    隨著那巨大的章魚冠1u出來,八條章魚觸手也跟著筆直沖出海面,如同八根巨柱一般,每條觸手都有幾十米粗,上面密布的吸盤,個個如同房間大小,煞是駭人。

    “攻擊吧,霸王章,消滅對手。”

    我不知不覺喊出了奇怪的台詞,咳咳,總而言之,章魚大戰鯨魚這種設定,應該是一場ji烈的大戰吧。

    章魚的念頭,才剛剛在腦海中升起,我那可愛的霸王章魚(?)就被海王鯨徑直一個沖撞,頭頂上那根尖刺,將霸王章魚刺了個透心涼,高高掛起。

    那種氣勢,就跟騎在馬上的騎士,用長槍將地上朝他亂吠的野狗刺穿,然後將它掛在長槍上的尸體,高高舉起一般,怎麼看,對方怎麼霸氣,怎麼看,我這邊怎麼淒涼。

    “我的巨型深海深海霸王食人章啊!!!”

    不可置信的抱著腦袋,仰頭出我一聲悲吼,隨即似喪家之犬人生負犬一般無力的跪倒在地,鼻涕淚水一把一把的。

    那台猥瑣的高達也就罷了,我才不會承認那種寫作高達讀作賣節操的玩意是自己幻想出來,但小章卻是無辜的,也是好不容易才構造出來的,沒想到竟然被秒殺了。

    章魚和鯨魚不是宿敵嗎?哪有被宿敵秒殺這種設定?

    虧我小時候還很萌趙大叔的聲音,原來動物世界里的內容也有騙人的。

    “哎呀哎呀,這樣可不行哦,雖然看起來很有威勢,但是外強中干。”女xing騎士歪著頭,有些困擾的看著我。

    那頭海王鯨也是,甲殼下面房屋大小的冰藍眼珠子,冷冷的注視著我,似乎在說,小樣,你弄出來的東西就這點本事?

    “小狼啊,雖然我剛才的確跟你說了,幻想構造能力很重要,光憑想象而缺乏構造能力的幻想,就像粗糙亂筆的畫畫,但是,你似乎因此走向另外一個極端了。.”

    輕輕朝我搖著白皙食指,她說了一句。

    “構造能力算是勉強合格了,但想象力卻又掉隊,這樣所幻想出來的東西,完全就是紙老虎嘛,小狼,明白不?”

    “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將它想象的很厲害了。”我絕對不承認,身為一個宅男竟然會在想象力上出現短板!

    “這個……胡亂的想象可不行哦,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女xing騎士更加困擾的看著我,即使如此臉上還是帶著柔和笑意。

    “小狼你似乎把想象力的意思搞錯了,構造一樣事物,並非是無所顧忌的想象,而是建立在對其的了解上,了解的深刻,構造的越精細,所揮出來的能力程度就越高,甚至是百分之百還原。”

    “你的海王鯨那麼厲害,也是建立在對它的了解上?”

    道理其實很簡單,我立刻就明白了,在這片幻想世界還好,可以不花費任何的精神力創造出事物,但是出了這片世界,就要完全依賴自己的精神力能量,有限的精神力,怎麼可能讓你去胡亂的想象和構造,你以為你是時空管理局監獄里的那個家伙啊。

    所以說做人還是腳踏實地為好。

    “沒錯,年輕的時候,一次偶然機會,我和這個大家伙交戰過一次,當然,我現在也很年輕哦。”女xing騎士一臉憶往昔的懷念。

    我自動將最後一句忽略掉了,然後注意到一點小小的矛盾。

    “等等,你剛才不是說這頭海王鯨是傳說中的人魚之王的坐騎嗎?”

    竟然是用了傳說這個詞形容,就代表沒見過吧。

    “咦,有嗎?”

    這人妻騎士開始裝傻了,偏偏那mi糊天然的樣子,讓我就算明明知道她在口胡,卻忍不住不的被她的氣質所欺騙而相信。

    不過說起來,在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能和海王鯨這樣的恐怖存在戰斗了,這家伙的實力還真有點讓人背脊涼,亞瑟王和她的手下都是怪物麼?

    等等,建立在了解的基礎上……

    我最了解,而且實力又很強的東西,會是什麼?

    維拉絲的平底鍋,小幽靈的牙齒,三無公主的公主踢……呃,雖然都很強力,不過現在不是吐槽這些的時候,說到底的話,我最了解,而且又有點小厲害的東西,果然還是……

    我自己啊。®. ® &reg

    準確來說,是地獄格斗熊才對。

    雖然卡夏老巫婆的(明面上的)能力我也比較了解,不過我可不想去想象那種不詳的詛咒之物。

    “地獄格斗熊,給我出來!”

    果然,只是在心里一想,一頭幾乎是完整無缺的地獄格斗熊,就出現在了面前。

    雖然不是不可以再弄多幾頭地獄格斗熊,但是想想對方也可以跟著再弄出幾頭海王鯨,同等條件下,最後只會變成漫天的地獄格斗熊和漫海的海王鯨大亂斗,所以還是乖乖的,大家都別開掛,單對單比較一下彼此的實力好了。

    “嘎姆~~~!!”

    剛出來,地獄格斗熊(偽)就很有氣勢的朝天一聲咆哮,哦哦,要的就是這種氣勢,雖然對方是應該是世界之力級別的海王鯨但是請不用擔心,沖上去送死就對了。

    沒想到大吼一聲後,這頭布偶熊就不知從哪里掏出一個一人高的大圓球,踩在上面開始耍起了雜技。

    不對啊混蛋!!!我對地獄格斗熊的最深刻認識才不是眼前的賣萌屬xing!!!

    女xing騎士已經笑彎了腰,海王鯨則是打了一個蔑視的哈欠。

    “看,那家伙在小瞧你,你內心難道就不覺得憤怒嗎?難道就不想教訓對方一頓嗎?”我對眼前的地獄格斗熊(偽)循循善you道。

    听見我的話,地獄格斗熊(偽)回過頭看了一眼,正好和海王鯨蔑視的目光對上,對,就是這樣沒錯,然後理所當然的摩擦出ji烈的火花吧!

    對視了數秒後,地獄格斗熊(偽)無所謂的回過頭,繼續踩球。

    混蛋,你這頭笨熊,你這個沒有一點強者自尊心的家伙!!

    我在心里重重的把茶幾一掀,卻不得不承認,這的確就是自己,一模一樣的,沒有絲毫高手覺悟的自己。

    “拜托,請把這個掛在海王鯨頭上。”我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將一條橫幅交給對面的女xing騎士。

    作為最了解自己的我,當然知道什麼樣才能輕而易舉的惹怒自己。

    于是,掛在海王鯨頭頂的顯眼處,橫幅上面的內容是“唱歌我第一,歌神無壓力”九個大字。

    果然,剛剛還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地獄格斗熊(偽),立刻像是感應到了命運的宿敵在接近般,猛地回頭看向海王鯨。

    恰好又在這時,海王鯨長大嘴巴,長嘯了一聲,仿佛在挑釁的展示自己的歌喉死的。

    頓時,地獄格斗熊(偽)熊熊燃燒起來,剛剛還是無害的肉呼呼熊掌,蹭蹭的彈出了利爪,提著武帝劍就沖上去,一副要和對方同歸于盡的樣子。

     里啪啦,一陣打斗,地獄格斗熊(偽)完敗,不過臨消失前總算還是將海王鯨頭頂上的橫幅扯碎了。

    果然自己對歌神的怨念很大啊,我嗯嗯的點起了頭,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雖然仗著瞬移的靈活和武帝劍的強大攻擊,支撐了一陣,但是這頭海王鯨畢竟是世界之力級的實力,而且顯然不是痛苦蠕蟲那種水貨,甚至是站在世界之力境界巔峰的四魔王,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它,輸,很正常。

    “還不錯,總算想到幻想最了解的自己本體,而且熊人變身形態的實力也不賴,若是小艾魯法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高興。”

    女xing騎士點著頭,肯定的說道。

    沒有任何理由,我卻感覺到,能得到對方這樣一句認真的肯定,是一件十分自豪的事情。

    想想看,雖然看起來是人畜無害的慢調子人妻騎士,但是眼前之人,卻是實打實的三魔神那一個等級的強者,她的一句真心表揚,簡直抵得上所有暗黑大6的人的夸贊。

    當然,雖然能被這樣的強者夸是很光榮,不過本德魯伊歷來不感冒沒有任何實質意義xing的好處,所以也就得意了那麼個幾秒鐘。

    等等,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如果說我最了解,能幻想出來的最強大事物,是自己,那麼對方呢?也應該一樣吧,絕對不是這頭海王鯨那麼簡單。

    這樣想著,我1u出渴望的目光。

    的確,作為十二騎士之一,這名女xing騎士雖然只是一絲殘hun,只能揮出不足百分之一的實力,但是,如同通過這片想象世界的話,她是否能創造出全盛力量的自己呢?

    很想很想很見識一下她的全部實力,究竟有多恐怖,能否比得上人魚之王艾克西亞帶給自己的威壓。

    “雖然很想讓你見識一下,不過可惜,我這個幻想世界,可承受不了全盛實力的自己出現哦,抱歉。”

    女xing騎士搖了搖頭,1u出些許悲哀的神s ,對著我溫柔的歉意道。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小狼的表情,很好懂哦,這可是可愛的地方之一。”

    我︰“……”

    我的表情真有那麼好讀懂嗎?好像不止一個人跟我這樣說了,奇怪啊,小時候鄰居家的阿姨明明都笑著夸我是個深藏不1u的好孩子。

    “好了,第一個測試就到此為止吧。”輕輕一揮手,大海和海王鯨齊齊消失,她繼續對我說道。

    “第一個測試,考驗的是整體細節,精神力技巧的把握,接下來的第二個測試恰好要反過來,必須將精神力分散,面面俱到。”

    “直接告訴我該怎麼做就行了。”

    對智商是硬傷這句話有著充分認識的我,直截了當問道。

    “簡單來說呢,測試的內容是小狼你必須在同一時間,創造出大量的生物對我動攻擊,就比如說我剛才用過的毒蛇群。”

    “這個可真有點難度啊。”我頭疼的抓起了後腦勺。

    別看我用來對付剛才的毒蛇群的無數平底鍋,似乎也符合測試條件,這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和難度。

    平底鍋,無論數量再多,也是同一個模樣,簡單來說,就是做一個模子,然後就可以用這個模子進行批量制造。

    而按照現在的測試要求,我得同時在腦海之中,構造出一個個惟妙惟肖,姿態形狀各有不同的作品。

    還是先拿點自己熟悉的,比較容易上手的東西實驗一下吧。

    我經常想象的,熟悉的,大量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沉思,再沉思。

    “有了,果然還得是這個才行啊。”好一會兒,我突然打了個響指,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潔1u卡,那笨蛋黃段子shi女,難道我還真的感謝一下她才行?

    臉上1u出微妙的不甘表情,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來吧,禽獸公爵之馬群召喚術,被十萬匹馬踹死吧!!”

    一聲怒吼,雪白的世界變成茫茫無際的草原,轟隆隆的正兒娛樂聲響起,大地開始劇烈震動,伴隨著遮天蓋日的塵土揚起,一眼望去望不到邊的白馬群,仿佛是草原上的白s 毛毯般,氣勢洶洶的奔騰而來。

    什麼叫萬馬奔騰,就是這個了。

    因為經常被黃段子shi女各種的“匹馬踹吧”,“匹馬踩死吧”詛咒,我自然也會去想象一下那種場景,所以說,最熟悉的應該就是這個了!

    雖然一眼望去,這次幻想創造的馬群還有很多瑕疵,比如說在那煙塵滾滾的深處,有些白馬甚至只是一團蠕動的白s 物體,根本尚未成型,但總體看去,到還像一個馬群,應該能勉強及格才對。

    本來只是實驗一下,沒想到一次就成功了,莫非是被黃段子shi女詛咒太多導致?

    總而言之,我現在的心情十分痛快,隨便騎上一匹馬,直指前方,如同統帥萬軍的大將軍般大聲吼道。

    “小的們,給我沖。”

    貌似這樣的台詞應該是山大王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