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VIP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第二關︰打敗我吧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咳咳,好了好了,別擺著一副臭臉,就算你通過第一關好了。d.dd”

    不知道是看我的十萬馬群召喚術略有小成,堪堪過關,還是被我幽怨的目光盯著不好意思,總之,女xing騎士這樣宣布。

    “那麼,我們開始第二關的內容。”[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輕搖著那根好看的食指,她笑意盈盈的看著我,被純白s 世界點綴的媚麗容顏,帶著些許的朦朧之美。

    “沒有中場休息時間嗎?”

    我1u出可憐巴巴的神s ,第一關就那麼難了,第二關該更折騰人吧,還是先喘口氣,想想應對之策。

    “到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順便問一下,第二關的考驗是什麼?”我舉起手,頗有些得寸進尺的問道。

    “很簡單。”

    雙手輕輕合十,出啪的一聲,女xing騎士臉上的笑意,更加嫵媚和溫柔,滿滿的一哥十分期待第二關考驗的樣子。

    “第二關的考驗,就是打敗我。”

    我當時就一頭栽倒在地。

    “大姐,你不是開玩笑吧。”悲嚎一聲,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恨不得沖上抱住對方的大tui,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她的鎧甲上面抹。

    你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嗎?我要能打得過你,我直接去踹四魔王家的大門叫罵了。

    “安心安心,我也知道這個條件,對小狼來說有點太勉強了,先听我把話說完。”

    完全就是一昏作弄成功的抿嘴偷笑樣子”偏偏這張陽光燦爛的絕s 妻笑臉,又讓我不起火,只能在心里化身哥斯拉童鞋一個勁的搖晃帝1嗶1大廈泄恨。

    何止是有點勉強,根本就是等同于讓我去打斷上帝一條狗tui的難度啊!

    輕輕一揮手,純白s 的幻想世界已經被撤掉,也不是第一次剛剛見到的蒼涼戰場,而是一片灰m ngm ng,沒有任何顏s 的孤寂世界。

    眼看幻想世界化為泡沫,我心里十分惋惜,這可是好康的技能啊,可以無限制的揮咱的宅幻想”待會看看能不能央求學到這一手吧,雖然貌似得到了世界之力高深的境界才能施展出來。

    “所以呢,听好了,小狼,第二關的考驗標準是,踫到我。”

    哦呀?

    雖然女xing騎士讓我不用擔心,但走了解她隱藏在mi糊天然人妻屬xing下的腹黑,我還以為就算降低了標準,也是讓我去三魔神家門口撤泡尿寫上吳凡到此一游而後安然返回。?ap;?  ?

    沒想到,只是輕輕踫到一下就可以了,相當于邀四魔王一起去唱k

    的難度。

    從億分之一的幾率,增加到萬分之一的幾率”真是一個可喜的進步。

    坑爹啊!!!

    “就算只是踫到你,也太難了吧。4小說,

    ,用手機也能看。”我覺得我還能討價還價。

    “是呢,因為小狼是笨蛋嘛。”女xing騎士點著下巴,也開始認真的考慮起來,我能踫到她的可能xing有多少。

    啊啊,是笨蛋還真是對不起了混蛋,如果承認是笨蛋就能讓我通關的話,請隨便混蛋。

    “這樣吧,再加幾個條件。”

    似乎早有準備的樣子,1u出些許狡黠的笑容,再次對我搖起了食指。

    “什麼條件?”

    我有種跳進了別人挖的坑里”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第一,我不會使用世界之力結界,制造出對我有利的條件。”

    “好吧”這可是最基本的,應該還有吧。”

    我勉為其難的接受了”如果能去掉後面那句讓人微妙的感覺到又要如何如何調戲自己的附加條件,那就更好了。

    對方的世界之力結界是必須制約的,偽領域面對領域的領域結界威壓,運氣好的話還能揮出化八成的實力,但是上到世界之力,結界產生了質的改變,一個領域級戰士在世界之力結界面前,已經不能用能揮多少成的實力形容,只能說被虐的有多慘。

    本來實力就遠遠不如女xing騎士了,要是她還用世界之力結界鎮壓我,這考驗干脆就不用試了,直接收拾包裹回家洗洗睡覺吧。

    “第二呢,小狼你只準用狼人變身,不許變成熊。”

    “這也可以。”

    你才變成熊,你全家都變成熊。

    心里暗暗翻了一個白眼,我到是答應的ting爽快。

    因為只要自己的攻擊,能踫到對方一下就算贏了,雖然地獄格斗熊有瞬移,不能施展很是可惜,但是在這種考驗條件下,月狼也有月狼的辦法,並不會比地獄格斗熊的瞬移差。ap

    “就這兩點了?”

    雖然對方答應限制使用世界之力結界,已經達到了讓我十分滿意的程度,但人心又豈能那麼容易滿足呢,尤其是我這樣的羅格第三吝嗇,以和平第一為口號混吃等死為終生奮斗目標的宅男,自然是想越輕松越好。

    “1卜狼你還想要其他條件嗎?到也不是不可以,讓我想想看,比如說只能用尾巴攻擊……”

    “等等,夠了,就這樣吧,就這樣好了。”我頓時淚流滿面。

    “小狼如果準備好的話,考驗可以隨時開始了。”

    靜靜溧浮在灰s 空間,那具身穿白s 騎士鎧甲的女xing軀體,伴隨著這句話散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壓迫感,顯然,依然面帶著溫柔笑容的她,正做出完全不符合表情的舉動完全沒有考慮過稍微放一點水。

    真是的,這家伙,完全捉mo不透的說。

    “可以了。”

    下一刻,我神s 平靜的說了一句。

    “好的,那麼……”

    輕輕打了一個響指,臉上的笑意微斂”讓那股威壓感更加強烈,從她的口中,緩緩吐出兩個字。

    “春雨。”

    “轟隆隆!!!”

    原本灰m ngm ng,不存在任何事物的灰暗世界”突然,頭頂上的灰s 變成了無邊無際的yin沉黑雲,眨眼之間,磅礡大雨伴隨著突然一道撕開長空的電蛇,便開始在這個灰s 的世界施虐起來,平添一股沉重肅殺的戰意。

    即使家在羅格草原,從來沒少看過下雨,但是如此的傾盆大雨,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真就如同直接從頭頂不斷的倒水下來般,灰暗s 的景物中,密集的雨線粘在了一塊,形成了一張張厚重的水簾,一道道灰黑的天幕,將所有的光線反彈回來,幾米開外就已經見不到除了雨以外的任何事物。

    即便是天空那銀蛇亂舞,咆哮吐焰的炙白閃電,也被磅礡大雨給喧賓奪主,隔著無數的雨簾,只能看到微微的白光一閃,在震耳yu聾的沙沙雨聲中,只能听到一絲絲的雷鳴轟隆。

    原來如此,不使用世界之力結界,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嗎?

    傾盆而下的大雨完全格擋住了視線,乃至氣息,對雙方來說都是不利的條件,所以並不算犯規。

    如此一來,想要鎖定對方,除了依靠感覺以外,就只剩下精神力鎖定了,打的一手好主意啊對方。

    有趣”就讓你看看,我的月狼可不是白練的。

    偽領域,開啟!!

    一聲長嘯”即便在漫天的雨聲雷聲之中,也傳出許遠許遠。

    條件里沒有限制我使用偽領域吧”沒有吧,估計對方根本也不在乎,你想想,一個到達魔神那個級數的高手,還會在意你用不用偽領域嗎?

    沒有限制就好,所以,精神力偵查!!

    大雨能阻止視線,能阻隔氣息,卻無法限制無形的精神力蔓延出去,剎那間,閉著雙眼,方圓千米之內的細小動靜,已經全在我的掌握之中,那種感覺,就如同拿放大鏡觀察般,清晰無比,如果想,我甚至能立刻算出在精神力完全籠罩的這片區域內,一共有多少滴雨珠,任意兩滴雨珠之間,在形狀上又是有著如何的細微差距。

    這些都能做到,可以說,在這近一千米之內,完完全全就是我的地盤,任何敵人都無所逍形。

    再往外擴散,精神力才逐漸稀薄,就跟用眼楮看一樣,越遠的地方,越是模糊,饒是如此,月狼的精神力偵查,也遠遠的勝過了我這雙德魯伊眼楮的可視範圍。

    我曾經有打算一直保持著月狼變身狀態下,用精神力偵查代替雙眼,以此鍛煉這個十分有用的技能。

    但是老是閉著眼楮,別人會以為我妹控病作,已經無藥可救的在模仿萊娜了,維拉絲她們也會擔心我是不是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把腦子給吃壞了,所以只能在歷練的時候用一用。

    而且眼楮的作用也很大,精神力偵查再怎麼好用,也代替不了這雙眼,親眼看到我的寶貝妻子女兒們的溧亮模樣。

    閑話少說,開始戰斗吧。

    在精神力的蔓延下,我迅察覺到了一個真空帶。在這個數百米直徑的空間里,我的精神力無法滲透一分。

    也就是說,這就是敵人的位置嗎?

    雖然無法鎖定具體的位置,但是相應的,我對月狼的精神力還算有自信,我的精神力無法滲透到她的數百米範圍內,她的精神力再怎麼強,至少也就比我好一點,百米範圍內,休想滲入進來。

    而且,數百米的空間,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無限冰箭,給我去!!!

    隨著我的起手,一直僵持著,如同緊繃弓弦般的戰斗氣氛,終于崩斷,爆出ji烈的氣勢。

    一狠狠手臂長的粗大冰箭,在我的控制下出現在四面八方,瞬間就將那片數百米的真空包圍,輕輕一揮手,數千根冰箭已經攜帶著呼嘯的破空聲,如同槍林彈雨般將里面覆蓋。

    這些冰箭,已經足夠在數百米的空間里組織起一張密集的火力網,蒼蠅我不敢說,但是一個大活人在里面的話,絕對無法躲避。

    不過,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我從來沒指望過,這只不過是試探攻擊而已。

    果然,在數千根冰箭進入到那片空間的一眨眼,數之不盡股不屬于自己的能量,便從里面爆出來,不但將冰箭全部擊毀,甚至那些懸浮停留在目標空間的四面八方,打算組織第二

    o更加強大的密集攻擊的上萬根冰箭,也被這股突然爆的能量給盡數毀滅。

    然後,一股龐大的能量直指我這邊,以驚人的騎士沖臉而來。

    攻擊未到,攜帶起來的氣勢,就已經將中間隔著的厚厚雨簾給撕破,那三瞬間,我們的目光,透過這條被撕裂的巨大通道對上。

    女xing騎士的溫柔眼眸里,依然帶著笑意,只是多了一股戰斗的凜冽和嚴肅,她的身邊,一團團冰藍s ,蘊含著讓我背脊寒的球體,正如衛星一般,圍繞著她不斷旋轉。

    難道說她和月狼一櫸,也是冰系的精神控制系強者?

    心里瞬間閃過這個念頭,但是,我已經無暇去確認,因為在我們的目光之間,那道撕破重重雨簾襲來的能量一一根數十米長的巨大冰柱已經迎面沖來。

    按道理來說,月狼已經無限接近于冰凍攻擊免疫才對,可是這根縈繞著藍s 能量的冰柱,在隔著百米的距離時,就已經讓我感覺到了極度冰冷的銳意。

    里面的冰凍能量太恐怖了,就算是以月狼的天賦抗xing也會受到傷害,不能硬接!

    心里閃過這個明智判斷,我輕輕一移,憑著月狼的度,輕易躲開了冰柱的攻擊,目送其帶著的氣勢,一路破空斬雨,呼嘯而去。

    回過頭,破開的在雨簾合上之前,目光再一次和對方交織。

    不僅僅是對方眼眸里的笑意依舊,我現,不知合適,自己的眼楮,或許也應該帶了一點笑意。

    這樣和月狼屬xing如此相近的對手,我還是辜一次踫見,雖然很恐怖,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