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小亞瑟王之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小亞瑟王之吻

    無無無、無論是做……做任何的事情?

    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我很man很自然的不由自主朝那個方向想了去。?ap;?  ?

    結果腦子里浮想聯翩,或許還不自覺的露出了奇怪笑容,到最後連阿姆露迪娜如何清醒過來,又是以什麼樣的方式離去,都不知道。

    擦了擦嘴角邊上可能存在的口水,清醒過來之後,我左右看了看,身邊就只有小亞瑟王呆呆的看著我,歪著頭,吸吮著手指,一副在考慮著什麼事情的萌爆了的模樣。

    然後這小家伙似乎想到了什麼,嘿噠一聲,三蹦兩跳的來到我的肩膀上,踮起腳尖,努力的伸高小手,在我的頭上輕輕開始撫摸起來。

    我說這位客官,您這是要鬧哪樣,輕撫狗頭笑而不語嗎?

    似乎沒有現我的古怪表情,小不點王依然在自我感覺良好的摸著,一摸摸出樂符,二摸摸出紅心,剪羊毛,生雞蛋,產牛奶神馬的。

    “哼噠,怎麼樣,坐騎,一定很舒服噠。”摸了一會,小亞瑟王做狀自得。

    “這個嘛……”誰能告訴我,我該怎麼回答才好?

    “所以快點噠,快點像阿姆露迪娜那樣,說出

    這樣的話噠。”

    不不不,阿姆露迪娜沒有那個

    字。

    听到這里,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小家伙奇怪舉動的目的了,原來是想仿照我剛才和姆露迪娜那樣,摸摸頭,然後輕而易舉的就馴服對方呀。

    哼,太天真了,真是圖樣圖森破了。

    所謂的人啊,就是因為各自有著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能力,才會顯示出魅力,有能做到的事情,有不能做到的事情,才必須走到一起,形成所謂的關系。

    做抒情詩人狀的仰起頭,將右手高高伸出去,五指張開,讓從窗口照進來的陽光,從指縫之間透過,映入我這多愁善感的瞳孔之中。

    也就是說,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雙我這樣的太陽之手,可以做出英國面包,德國面包,法國面包以外的暗黑面包……

    咦,等等,好像從哪里開始就完全跑題了,剛才的不算,重來。

    也就是說,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雙我這樣的把妹之手,可以輕輕一摸,手到擒來。

    藐視的看了小亞瑟王一眼,我將她從肩膀上強拽下來,示意她別白費力氣了,沒有太陽之手還可以用太陽的手甲代替,沒有把妹之手,你就乖乖當1v8o魔導師去吧。d.dd

    被我抱在懷里的小家伙一臉沮喪,不過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哼起了奇怪的小調(在我听來所有歌詞都是由噠噠噠組成),看樣子,她似乎很喜歡有挑戰性的事情,而擺在她面前的最大關卡,除了創造理想鄉讓同伴們復活以外,就是把我馴服的乖乖听話了。

    “從今天開始,對笨蛋坐騎改觀了噠,改觀了噠。”忽然,停止住奶聲奶氣的哼唱的小亞瑟王,這樣說道。

    “哦?”驚訝的應了一聲,不過,我從來不奢望能夠從小家伙那里得到贊美之詞,差不多也就是損我的改觀吧,這樣想道。

    “笨蛋坐騎,有成為昂的資質噠,有成為昂的資質噠。”

    “咦?”這一下,我真的是驚訝了,少見了,這應該算是夸我對吧。

    “笨蛋坐騎腦子不好使,到是長了一張利索的嘴巴噠。”

    我︰“……”

    這才剛剛興奮起來,立刻又損我了,我哪里腦子不好使了,乘法口訣杠杠的倒背如流。

    “昂的嘴巴噠,素昂的嘴巴噠。”

    小家伙的話越來越莫名其妙了,是觀剛才我和阿姆露迪娜有感,在說我有一張能忽悠人的嘴巴嗎?

    這個嘛……該怎麼說好呢?就算我實話實說,告訴小家伙在原來的世界,有網絡這種東西,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楚吧。

    在原來世界,通過網絡的話,一個人光是坐在電腦面前,可以接觸數萬人,數十萬人的思想,觀念,性格,而這些人的思想,觀念以及性格,也是通過不斷接觸其他數萬人,數十萬人所形成,這些編制在一起,換言之,只要有網絡的話,差不多就能知道整個世界的人生百態。

    而在暗黑世界,哪怕一名旅人,窮極其一生的進行旅行,走過一個個城市,村莊,能夠真正接觸到的人,恐怕也不會過百萬數吧,而且這百萬數的人,絕大多數也都是從未離開自己的出生地,認知有限,性格極為單純的人。

    也因此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這個樸素的世界里,有時候哪怕是極惡之人,也是惡的簡單,惡的單純,畢竟是知識和閱歷,尤其是閱歷,決定著一個人的思考行動方式,成熟並不意味著人性一定會變得復雜,只需有擔當,敢于面對一切。.

    所以說,非要較真的話,算上那些亂七八糟無用糟粕雞肋甚至是有害的知識,暗黑大6第一博學的人,說不定應該是我才對。

    當然,三無公主和阿琉斯除外,你只要想想十億個人里才能出一個這樣的人,就不會覺得奇怪了。

    “你就不怕我將阿姆露迪娜給拐了,她可是你們精靈族的大將,而我是聯盟的人。”見小亞瑟王一副搖頭晃腦,之乎者也的老氣橫秋模樣,我忍俊不禁道。

    “所以才所乃是笨蛋坐騎噠。”小亞瑟王用眼角斜看了我一眼。

    “乃可素要成為世界之王的男人噠,還分什麼聯盟和精靈族噠,統統都給本昂征服就素了噠。”

    “……”話的確是這麼說。

    “再說噠,說阿姆露迪娜,乃怎麼不想想,連身為女昂的阿爾托莉雅,現在不素一樣被乃拐了噠?”

    “……”唉唉?有這回事嗎?阿爾托莉雅被我拐了?

    “所以笨蛋坐騎加油噠,繼續征服更多優秀的人,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昂噠。”

    頓了頓,這小不點王補充了一句︰“在本昂之下的世界上最偉大的昂噠。”

    虧你還記得自己曾經是世界最偉大的王啊,我現在怎麼看,你是朝著世界最偉大的萌王進軍呢?

    我內心快要笑爆了,但還是一個勁的點著頭。

    “還……還有噠。”小亞瑟王突然扭扭捏捏起來。

    “怎麼了?”

    “那……那個……那個噠。”現在的小家伙,就好像尿了床不想被人現一般,神色躲躲藏藏,掩飾到了極點。

    “究竟想說什麼,你到是說呀。”難得看到小家伙這樣扭捏害羞的表情,我有點迫不及待了。

    然後就是白光一閃,額頭中劍。

    “我又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無緣無故的……”

    捂著直噴血的額頭,話沒說完,感覺到摟在懷里的小亞瑟王忽然一躍,跳到了肩膀上面,然後,臉頰上傳來輕輕的溫軟一點。

    就如同一根粘著溫水的柔軟棉簽,在臉頰上輕輕劃過的感覺。

    沒等我反應過來,頭上一重,小家伙已經蹦到了上面。

    剛才是……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摸著還殘留些許酥癢感的臉頰,伸出手想將小家伙抱下來,好好問一問。

    沒想到,小亞瑟王第一次拒絕了我的手和摟抱,利索的將我的手拍了開來,似乎在說,本昂就要坐這里,哪里都不要去噠。

    “這素……這素報答噠。”頭上傳來小亞瑟王結結巴巴的解釋。

    “多……多虧了坐騎,幫本昂解決了黑龍艾利亞斯,明明素本昂的私事,卻連累了大家,要不素坐騎的話,可能連精靈族都要承受巨大的災難噠。”

    原來如此,事態的急劇變化,讓我早就忘記了這件事的起因,回過頭一想,整件事的開端,還真是最先由小亞瑟王的異常古怪舉動所引。

    “坐騎為主人排憂解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有感于小家伙的誠實可愛,獎罰分明,我沒有刻意刁難,反而順著話這樣說道。

    “這……這當然素理所當然的事情噠,主人的事情,就素坐騎的事情噠,主人有困難,坐騎當然要幫忙噠。”小亞瑟王立刻傲嬌起來,不過微微一頓,又老實的說道。

    “所以同樣,主人獎勵坐騎,也素理所當然的事情噠。”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這份獎勵了。”亞瑟王之吻,光從名字看來的話,也是足以自豪一生的獎勵。

    “哼噠,乃就感恩戴德的收下噠,從此好好服侍本昂一輩子噠。”小亞瑟王上揚著尾調,十分驕傲的說道。

    “風有點大,還是下來吧。”我故作自然的再次伸出魔爪。

    小家伙似乎慢慢恢復正常了,無論如何,都很想看看她剛才扭捏害羞的樣子,坐在頭頂上的話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   攏 獾惴綾景翰挪慌邏鍘!泵幌氳叫【一錒峽闖雋宋業囊饌跡 桓 氯位鰨 目 宋業氖鄭 顧呈平柯陌紋鵒br />
    。

    似乎心情很高昂的樣子,一會兒,她又在我的頭上哼起了小調。

    雖然都是由

    組成的意義不明的歌詞,但是听著听著,還真听出了帶感的感覺。

    “這歌怎麼唱,也教教我吧。”我的歌神之魂,自神誕日以後,在久違了大半年的今天終于再次甦醒。

    “哼噠,不能教噠。”

    本來想著是一件小事,沒想到小亞瑟王卻無情的拒絕了我。

    “潔露卡的小本子上寫著,

    ,哪怕面臨著

    ,都

    不能教笨蛋坐騎唱歌噠。”

    我︰“……”

    很好,黃段子侍女,我記住你這句話了。

    雅蘭德蘭的住處並不遠,沒等我多聊上幾句就已經來到了。

    “亞瑟王陛下貴安。”

    雅蘭德蘭似乎早就預料到了會有貴客到訪,早早讓黃段子侍女來到門口相迎。

    但是很顯然,她派錯人了,竟然讓黃段子侍女這樣目無主人,囂張至極的家伙出來迎接,正如某句經典的台詞︰我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局。

    “喲。”

    眼看這笨蛋侍女只跟小不點王打招呼,完全忽視了我的存在,我不服,決定搔弄姿也要引起她的注意力。

    “親王殿下這是長痔瘡了嗎?這里有特效藥,需要不?”

    結果,雖然是引起了笨蛋侍女的注意,卻被她連帶著推銷過期避孕藥了,我對上次那瓶芥末還心有余悸,此時看到,那是又怕又怒,新仇舊恨統統都涌到了一塊。

    現在可不是報復的好時機,在黃段子侍女的帶領下,我們見到了房間最深處的雅蘭德蘭,依然是仰躺在她那張標志性的大椅子上,如果再胖個幾倍,就和那美

    星的大長老沒什麼區別了。

    “一大早就感覺到會有貴客臨門,沒想到竟然會是亞瑟王陛下和吳,快請坐吧。”說話間,黃段子侍女已經手腳麻利的端上了茶,不過我是絕對不會喝的,這茶里面一定動了手腳。

    “很抱歉,雅蘭德蘭奶奶,一大早就冒昧過來打擾你的休息。”

    “呵呵,人老了,哪里需要那麼多休息,能有人過來陪著說說話,我是求之不得。”雅蘭德蘭點頭笑道,在黃段子侍女的攙扶下,緩緩從椅子上坐了起來,帶著調侃之意繼續道。

    “拯救了我們精靈一族的小小英雄,怎麼樣,感覺精神好了一點沒有?”

    “雅蘭德蘭奶奶,您就別取笑我了,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再說了,還用得著分彼此嗎?”我不好意思的撓頭傻笑道。

    “沒錯噠沒錯噠,本昂的坐騎,做這些事也素理所當然的事情噠。”小亞瑟王迫不及待的開口道,好像說的都是她的功勞似的。

    “我的意思是說,以我和阿爾托莉雅的夫妻關系,還用得著分這些嗎?”看不得小家伙得意洋洋的樣子,我補充了一句,結果自然又是被氣呼呼的一邊罵著笨蛋坐騎,囂張坐騎,嗚禮之徒等等,一邊被拔草。

    這樣下去,我想很快三無公主就該轉寫

    或者是

    了。

    察覺到雅蘭德蘭投過來的關切目光,我搖了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