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挖到了寶,艾利亞斯的遺物!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挖到了寶,艾利亞斯的遺物!

    “等……等等,我知道錯了,但我真的有要急的事情和雅蘭德蘭奶奶說,給我點時間吧。®. ® &reg”

    眼看小亞瑟王和黃段子侍女兩個,似乎打算無論如何都要把我送回床去,哪怕是武力強制,我連忙舉手投降。

    “小亞瑟王陛下,潔露卡,就讓吳說說看吧,反正已經來了,我也很好奇,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能夠讓你忍受著這樣的痛苦,也要過來問個究竟。”

    雅蘭德蘭在一旁打圓場,讓兩人止住了行動,卻依然神色不善的看著我,眼楮里充滿了刀光劍影和不信任感,就仿佛我是貝利爾那樣的大騙子一般。

    “咳咳,是這樣的,雅蘭德蘭奶奶,其實那時候,在我被艾利亞斯偷襲的時候,生了……”

    眼看她們兩個是在動真格的,我哪里還敢繼續裝傻,連忙歸入正題,也順帶轉移她們的注意力。

    在三人的認真聆听中,我將艾利亞斯試圖侵佔我的靈魂的事情,說了出來,其實內容不多,我比大家多知道的,也就是在靈魂空間之中醒過來後,听到的艾利亞斯那番話,至于接下來生了什麼,我也是一頭蒙。

    “原來竟然還生了這樣的事情,艾利亞斯……不愧是巨龍一族的天才,活了千年的強者,就連我也沒有預料到,它竟然還留有這樣的後手。”雅蘭德蘭閉上眼楮,微微感嘆道。

    “坐騎噠,你沒事噠?不要嚇本昂噠,那個家伙真的對你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噠?”

    和陷入沉思的雅蘭德蘭相比,小亞瑟王的想法更加單純直接,一路都是緊張兮兮的听著,等我的話一完,立刻就滿臉害怕的湊上來,在我身上打量來打量去。

    “還好吧,除了精神衰竭的痛苦以外。”我聳了聳肩膀道。

    “那頭該死噠黑龍,跑到哪里去了噠,該不會還賴在你的體內噠?”小亞瑟王問道。

    “這個……”

    我沒有預料到這一層,听小亞瑟王這樣說,還真覺得有這個可能性。

    見我頓住,小亞瑟王和笨蛋侍女都情不自禁的握緊拳頭,瞳孔顫抖,一副想要剖開我的腦袋將黑龍艾利亞斯從里面揪出來的混亂模樣。

    你們給我清醒點,我會先死在你們手中的混蛋!

    “我想我知道你急著過來找我的目的了。”那邊的雅蘭德蘭,不知道想了一些什麼,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又幫我解了圍。®. ® &reg

    “是的,我想麻煩雅蘭德蘭奶奶您看一看,艾利亞斯是否還活著,做出那種事情,我和它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而且還有小亞瑟王剛才所說,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還殘留著什麼奇怪的東西在我的靈魂里面,當然,如果勉強的話就算了,或許阿卡拉奶奶那邊也行。”

    我將這一次到訪的目的說出來,不知道艾利亞斯的死活,老實說,就算休息也休息的不安穩。

    當然,也我也知道雅蘭德蘭的難處,听說她已經有數百年沒有真正意義上使用過預言術,而是用自己的智慧取而代之,在其他人看來,可能是雅蘭德蘭年紀大了,已經不堪負荷,無法使用預言術了,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大,不過以我穿越者的知識看來,她在暗中儲蓄怒氣槽憋大招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所以這一次前來,我也並未抱著太大的希望,只是想著如果雅蘭德蘭這邊不行的話,就去找阿卡拉,總得知道艾利亞斯的死活才能夠安心下來。

    至于為什麼我不直接去找阿卡拉,從這里回到營地,其實也不過是一會兒的事情,那是因為平時從萊娜那里知道的一些零零碎碎的關于預言術的知識,讓我知道,預言術,說簡單了也就是順藤摸瓜,只是這個藤,是命運脈絡的藤,而不是什麼奇怪的會蠕動的麻花藤。

    雖然說並不一定非得有這個藤,才能摸到瓜,但是有的話,肯定會比沒有更加省力,更加準確,親眼目睹過艾利亞斯和我們之間的戰斗的雅蘭德蘭,等于是掌握了藤,而阿卡拉則是什麼都不知道,施展預言術,無疑更加費力,得到的信息也不一定百分百可信。

    “當然沒問題。”

    我心里正忐忑著,沒想到雅蘭德蘭奶奶卻幾乎不經思考就同意了。

    “真的?不會給您添麻煩吧。”我喜出望外。

    “咳咳,雖然說我這副身軀老了,經不起太大的折騰,但如果只是判斷艾利亞斯是生是死的話,這種程度還是能夠輕松做到的。”

    “是這樣的話自然最好,不過雅蘭德蘭奶奶,如果您是在勉強的話,就算了吧。”

    我還是有點不放心,雖然艾利亞斯的死活事關重大,,但萬一雅蘭德蘭勉強自己,出了什麼意外,我豈不是要成為精靈族的罪人?這更劃不來。

    “怎麼,莫非我在大家眼中,就真的已經垂老腐朽到這種程度了?”雅蘭德蘭一臉溫和笑容的呵呵反問道。ap;

    “當然不是,雅蘭德蘭奶奶您還是老當益壯,起碼還能再活個一千年。”我連忙搖頭,順便拍上一記馬屁。

    “放心吧,我真的沒有問題。”說著,頓了頓,似乎為了增加說服力,雅蘭德蘭開始解釋道。

    “命運,簡單點說,就如同一個參天大樹上面的所有葉脈,每一片葉脈都有無數分叉,無數種可能性,想要預言一個人的未來,的確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任何一件微小的事情,都有可能導致這個人的葉脈走向另外一個意想不到的分叉里去。”

    接過潔露卡遞過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雅蘭德蘭繼續說道︰“生與死,對于一片葉脈來說,是十分特殊的,因為一個人,除了生,就是死,僅有這兩種情況,這等于是將無數的分叉剔除,僅僅留下兩條生死的分叉,所以施展預言術的難度,要比預測一個人的將來簡單上不知道多少倍,我這樣說,你能放心了嗎?”

    “放心了放心了,那就麻煩您了,雅蘭德蘭奶奶。”我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因為從萊娜那里了解過一些,再加上雅蘭德蘭解釋的十分簡單,我竟然全都听懂了。

    這是凡人智慧+妹控黨的勝利!

    “別著急,我還有另外一件好東西。”雅蘭德蘭笑道,不用她說話,身後的黃段子侍女就轉身離去,等了不到一會兒,她很快就回來,手中捧著一根奇怪的東西。

    一根……呃,大骨頭,或者說是巨大的肋骨,光是直徑部分就有半尺,而且更讓人看呆眼的是,這一截肋骨還是末端部分。

    光是一根肋骨末端就如此巨大,骨頭的巨人到底是誰啊,該不會是一頭巨龍吧。

    等等,巨龍?

    該不會是……

    “沒錯,這就是艾利亞斯的骨頭。”雅蘭德蘭看出了我的內心的驚訝,開口確認道。

    “為什麼艾利亞斯的骸骨會……”

    我左右想不通,那家伙不是將身體變成純能量形態,又從純能量形態轉為精神形態,如此折騰了一番嗎?怎麼還會有骸骨留下來。

    “笨蛋坐騎,本昂不素跟乃說了噠。”將我傻頭傻腦的樣子,覺得大丟面子的小亞瑟王氣不打一處來,就想高舉勝利之劍給我放點血,但不知道想起什麼,悻悻然的又把劍放了下去。

    莫非是在體諒我的病人身份?還真是個體貼細心的王,完全不像暴君,當然,僅限于對自己人是這樣。

    “因為本昂和……咳咳,因為本昂的相逼,讓艾利亞斯不得不提前從封印里脫出,身體還未轉化完全。”

    小亞瑟王這樣一說,我的確是有印象了。

    不過這時候,只要說自己頭疼忘掉了就行了,病人還真是個好用的借口呢。

    “所以說,這就是它未轉化完全的部分嗎?”我看著黃段子侍女手中的肋骨,再看看黃段子侍女,雖然一臉的鎮定,但千萬別忘記了我和她是什麼關系,瞳孔深處的動搖和厭惡,一覽無遺。

    雖然以前說過但還是再說一遍,這笨蛋侍女很是有點潔癖,此時拿著艾利亞斯的骸骨,想必感覺就跟身上爬著無數螞蟻沒什麼兩樣吧。

    “拿過來給我仔細看看。”真是的,真是個膽小怯懦卻偏偏囂張到了極點的笨蛋。

    我幾乎用搶的從她手中接過肋骨,左右打量起來,真正的龍骨啊,嘖嘖,還是……哦,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在魯高因的沙漠里見過,不過那些巨龍骸骨早就已經被歲月侵蝕的只剩下外殼了,完全不能和這根新鮮出爐的相比。

    “回來以後,听了阿爾托莉雅的親歷經過,我就注意到了這一點,讓人去封印之地找了找,果然找到了艾利亞斯的骸骨。”

    雅蘭德蘭滿臉和藹的說道,仿佛一點也不知道挖人尸骨的行為有多麼惡劣,果然不愧是能教出阿卡拉這種狠角色的人,一山還有一山高啊。

    不過艾利亞斯也是活該就是了。

    “巨龍一族那邊沒有問題嗎?”我突然想起這個這場戰斗,除了艾利亞斯這個神一般的中二敵人以外,還有豬一般的龍族,虧我和阿爾托莉雅一開始還將勝利的希望寄托在它們身上。

    以巨龍一族的實力來說,隨隨便便出來一頭成年巨龍,至少也是世界之力境界等級,甚至是吞噬世界之力的境界,哪怕是隔著天涯海角的距離,真心想要趕來戰場幫忙的話,對這些存在而言只不過是眨一眨眼楮的事情,卻愣是一場艱難持久的戰斗結束了,還沒見它們的蹤影,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反射弧?干脆叫巨龜一族好了。

    “巨龍一族那里沒有問題噠,已經確認過了噠,說素叛徒的尸體隨便怎麼樣處理都可以噠。”

    小亞瑟王代替著嬌聲嬌氣的回答道,至于是誰這樣說的,除了身為龍族公主的蕾奧娜還有誰。

    不處理掉,莫非還要將這種大逆不道的叛徒的骸骨,移到龍墓里安葬不成?那樣祖先們的骸骨都會蒙羞的,蕾奧娜雖然是未成年巨龍少女,但是並不缺乏判斷力以及處理這件事的權力。

    很在意這小家伙究竟是怎麼和巨龍一族確認的,莫非是靠著額頭上的金色呆毛射電波遠距離傳達信息?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艾利亞斯的骸骨,還剩下肋骨以及頭骨的一小部分,當然,對于艾利亞斯來說是一小部分,對我們而言,卻已經是十分龐大的財產了。”

    雅蘭德蘭笑眯眯的說道,的確,哪怕是以精靈族的富裕,這一次的收獲,也算得上是

    了。

    “吳,艾利亞斯是你打敗的,這些龍骨,自然也該你獲得。”沒想到話鋒一轉,雅蘭德蘭忽然這樣說道。

    “這……我要來這些玩意也沒什麼用啊。”如此一分大禮,的確是讓我驚呆了,隨即撓了撓頭,苦笑起來。

    我到是不覺得雅蘭德蘭將這些龍骨給我,有多麼的難為情,或者是受之有愧,正如我和阿姆露迪娜說過的話,不否認自己的過失,但也不會否認自己的功勞,懷疑自己是否應當獲得這些龍骨。

    當然,就算雅蘭德蘭不說這話,我也不會有什麼感覺,以自己和阿爾托莉雅之間的關系,還用得著計較嗎?

    問題是,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龍骨是無價之寶我知道,但究竟該怎麼使用,我卻是一頭霧水。

    “這可就和我無關了,你自己看著辦吧。”雅蘭德蘭難得的露出一絲調侃笑容,不過最後還是好心的提醒了我一句。

    “人類七英雄之一,死靈法師塔格奧的神器套裝,據說就是用黑龍的殘骸做成的。”

    听雅蘭德蘭這樣一說,我頓時恍然的拍著掌心。

    怎麼忘記了這回事呢?雖說死靈法師塔格奧的神器套裝(塔格奧的化身),不一定就是龍骨做成的,有可能是龍皮龍眼什麼的,但至少說明了一件事情——這些龍骨可以用來打造一些龍傲天級的裝備。

    “據說塔格奧曾經是一頭巨龍的化身……嗯,算了,還是先來看看艾利亞斯吧。”

    說起死靈法師塔格奧,雅蘭德蘭似乎燃起了一絲八卦火苗,但很快就熄滅下來,回歸到正題。

    我也立刻停住了對龍骨的美好打算,畢恭畢敬的將手中這一段肋骨末端遞到雅蘭德蘭手上。

    不見她有任何的動作,僅僅是這樣握著龍骨,然後合上眼皮,呼吸逐漸細微均勻,似乎睡著了一般。

    但是,我卻感受到了冥冥之中有一股無形的氣息開始縈繞在雅蘭德蘭身邊,這股氣息是曾相識,在萊娜身上,以及阿卡拉身上,我都曾經感受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