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薩綺麗的小狡猾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第二天上午,我將腿毛仙人和貝安沙送到了營地傳送站。ap

    “這些肉包子,要快點吃完,冷了就不好吃了,就算再加熱味道也會變差,實在沒辦法吃完的話就施舍給旁邊那老頭吧。”

    我將一張隔熱布包裹著的巨大餐盒子,塞到貝安沙的懷里。

    這是昨天外出的時候,順路到法師公會留下傳訊,讓維拉絲在今天早上做好的,剛剛出爐還不到半個小時。

    “還有這些蜂蜜,去了魯高因,恐怕就沒那麼容易買到了,都拿去吧。”我又指了指身後用四輪木車拉著的數十罐蜂蜜,一罐一罐的塞給貝安沙。

    這已經是昨天掃遍了整條大街,才能到的量。

    頓了頓,想到貝安沙吃蜂蜜的度,我還是不大放心,接著道︰“如果吃完了,不用客氣,讓這個老頭給你買就是了,不給就揍他。”

    旁邊的腿毛仙人一听,胡子都氣掉了幾根。

    又是仔仔細細,里里外外的交代了幾番,比如說叮囑貝安沙不要吃別人給的奇怪的東西,不要相信陌生人,不要隨便對別人出拳。不要逛出城門,迷路了就找那里的沙漠士兵問路,下水道有危險。輕易不要進去,諸如此類。

    “好了好了,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有 鑼碌囊幻妗U嫻北窗采呈潛康奧穡俊br />
    旁邊的腿毛仙人不耐煩了,在我正口沫橫飛的時候插嘴打斷道。

    然後,我看著他,他看著我,數秒過後。

    “你繼續。”似乎察覺到自己說錯了什麼,他無比沮喪的退後幾步,蹲在角落,背影顯得格外蒼老悲哀。

    足足大半個小時後。我才意猶未盡的停下來,拍了拍已經被口水淹沒,兩眼轉著圈圈,大腦儲存理解不能的貝安沙的嬌小肩膀。

    現在的我,從未有過的清晰體會到維拉絲一直向我嘮叨的那份心情。

    “萬事小心,一路順風。”所有的語言,化為這七個大字。我鄭重的叮囑道。

    “師兄也是,要常來找貝安沙玩哦。”貝安沙依依不舍的上前一步,抱著我的腰貼上來,可愛笑臉在懷里蹭了蹭。

    “當然,一定會去找你的。”我拍著胸膛保證。

    “約定好了。”

    “嗯。約定好了。”

    “師兄,再見,再見,要來找貝安沙哦,一定要來哦~~~”

    目送著在傳送站里拼命招手的貝安沙,我微笑的送別,極力掩飾著心里的不安和操心。

    和不負責任的腿毛仙人在一起,貝安沙去魯高因真的沒問題嗎?

    可惜我不是孫猴子,沒辦法拔下毫毛變幾個分身跟上去,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希望她和腿毛仙人一切順利了。

    “小弟,加侖大人已經離開了嗎?”回去的路上,恰巧遇到了腳步匆匆的薩綺麗。

    最近這幾天可是很少見到她的蹤影,自從決心下海,加入了聯盟管理層以後,她就被拉斐爾使喚著忙個不停,變成了營地里的天字一號雜工,說是要先熟悉一下事務,才能委以下一步重任。ap;

    這的確是合情合理的安排,但是偏偏落到拉菲的口里,卻變成了像是在乘機欺負人,薩綺麗也是憋著一口氣,為了盡早勝任新的身份,而以驚人的度掌握著營地的大小事務,誓要在以後向拉斐爾還以顏色。

    正因為這樣,她這些日子可謂是馬不停蹄,所有人都只能瞻仰她一路留下的滾滾塵埃,紛紛感嘆營地的魔女之一改性了,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呀霍~~~小弟,怎麼,不認識我了?”懷里還抱著一疊文件,薩綺麗難得的停下腳步,向我招呼道。

    “嗯……啊,不好意思,嚇了一跳,這幾天都沒見到你的人影了。”我回過神來,笑著應道。

    “還不是拉斐爾那家伙……等著瞧吧,遲早會讓她知道什麼叫風水輪流轉。”薩綺麗一听,頓時眉頭高高挑了起來,顯示著內心的郁悶和憤怒,隨即冷笑道,似乎已經想好了反擊的手段了。

    老天保佑,希望她反擊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這里了。

    我暗暗的祈禱起來,實在不願意卷入這兩大魔女的戰斗之中,自己這種小魚小蝦,在兩尊呼風喚雨的龍王面前,哪怕是被余波踫到,估計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加侖大人已經走了嗎?”似乎不想暴露太多,薩綺麗眉頭一挑之後,回到了剛才的話題。

    “嗯,剛剛送走。”我點了點頭。

    “真是太可惜了,加侖大人怎麼不再留多一會兒,這樣走了,小弟豈不是沒辦法和他討教世界之力境界的方方面面了?”

    “你怎麼知道我之前沒有和那老頭討教?”

    “嘿嘿,想知道嗎?小弟的一切都瞞不過我哦。”

    薩綺麗神秘兮兮的在我眼前輕搖了搖指頭,嬌俏笑道,白皙的玉指,就宛如剛剝開的雞蛋一樣光滑精致,在眼前晃著,讓人有一種想張嘴含住的沖動。

    “是從圖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那里听說的吧。”我回過神來,哈哈一笑。

    這件事,我訓練的時候告訴過他們,也只有他們兩個知道,除非薩綺麗會掐指算命,不然只能從這兩個人口中得知。

    “嗯哼,那兩個家伙最近被小弟揍慘了。稍微灌幾桶酒就什麼都招了。”

    腦子里想象著圖拉科夫和沙希克這對死對頭,手牽著手,肩踫著肩。一起借酒消愁的傻樣,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實我昨晚和那老頭問了,他說他的道路不適合任何人。所以才什麼都沒教我。”雖然說腿毛仙人不受人待見,不過我也不屑去冤枉他,讓人覺得他不負責任,于是便解釋道。

    “那可怎麼辦,接下來的路,自己摸索可是很困難。”

    “綺麗阿姨莫非有什麼辦法?”見薩綺麗一副笑而不語的樣子,那微微翹起嘴角的得意神態,仿佛就在跟我說︰來問我啊。我知道該怎麼辦,快點來問我。

    雖然覺得很可疑,但我姑且還是問上一句吧。

    “哼哼,我的消息可不是白給的哦。ap;”薩綺麗擺出一副魚兒上鉤的笑容。

    果然嗎……

    “好吧,如果不是太過分的條件。”我猶豫了一會兒,以進為退道。

    “我啊,最近忙死了。”她忽然答非所問的嘆了一聲。

    “的確。綺麗阿姨這些天忙的幾乎兩腳不沾地。”

    “再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到處閑逛,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所以說啊……”

    “呃,實現說明,不是我不想幫你,這些事情我不拿手。”我連忙打預防針。

    “當然不是想讓你幫。小弟一看就知道不是擅長處理這些事情的人。”

    我︰“……”

    雖說很正確但是心有點受傷呢。

    “這幾天拼了命的在忙,終于的終于,在明天空出一天休息時間了。”

    “那真是太好了。”

    “可是沒有人陪啊。”

    “圖拉科夫他們呢?”

    “帶著他們的隊伍,說是出外兜幾天,賺點外快去了。”

    啊,這兩個家伙竟然跑了,我說從昨天下午就沒看到他們的蹤影。

    “那你的小隊呢?”

    “也被圖拉科夫他們拐去了,那群沒良心的混蛋,隊長我在這里沒日沒夜的忙,他們卻在游手好閑。”

    薩綺麗恨恨的咬牙切齒道,如果那些人出現在眼前,她保準每人賞一記衰老一指。

    “所以說只能找小弟你陪了,怎麼樣?不是很過分的條件吧。”

    “說的好像我是最後挑下來,沒人要似的。”我不甘心的嘀咕一聲,想了想,感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琳婭被拉斐爾拐了,陪練的圖拉科夫和沙希克也出去打秋風了,笨蛋小師妹剛剛才送走,難道我要去找宓瑟雅一起耍中二?

    這樣想想的話,我和薩綺麗還真是同病相憐的說,沖著這個份上,陪她逛逛也沒什麼不可以。

    “好吧。”

    “那就這麼定了。”薩綺麗哼著小調,緊緊抱著懷里的文件,一副中了大獎的高興模樣。

    真是的,不就是逛街,有那麼好高興麼,看來她這段時間已經被忙壞了,連以往如同家常便飯一樣的事情,現在也能為之雀躍。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辦法呢。”

    我沒打算讓薩綺麗忽悠過去,這可是交換條件來著,可不是無償三陪。

    “當然,我原本就沒打算騙小弟。”

    薩綺麗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讓我有種不妙感覺,好像……上當了。

    “剛剛從哈洛加斯那邊傳來消息,泰瑞爾終于出手了,和大魔神巴爾對峙了一會兒,對方已經退回了老巢,世界之石要塞里面,哈洛加斯的警戒,再過幾天應該就可以解除了。”

    “泰瑞爾嗎……”我驚嘆道。

    以前的自己不知道厲害,如果那時候听到這個消息,多半會在心里描繪出一副白色觸手魔大戰黑色觸手魔的四格暴走漫畫。

    但是現在,隨著實力晉升到世界之力境界,我更多的卻是一種向往,對那種景象的向往,乃至瞻仰。

    實力越是提升,對世界之力了解的越多,越是能體會到自己的弱小,我現在毫不猶豫的相信著,如果是四魔王……不,哪怕是一個世界之力高級強者,也能輕易的捏死自己。

    那麼。比世界之力境界更高一個境界的吞噬世界之力,擁有這般強大境界的五爺和巴爾,兩者之間的對峙。又將會是什麼樣的驚天動地景象呢?

    有點後悔啊,早知道會生這種好事,就應該親自去哈洛加斯圍觀才對。

    咦。等等,不對啊!!

    我忽然反應過來,忿忿的將心靈茶幾怒然掀起。

    “這算是哪門子的交換條件啊,只不過是一個很快就會傳開的消息吧!”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至少小弟比其他人都要更快的了解到,了解情報的時間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解釋了吧。”

    薩綺麗露出狐狸笑容,不容我多做抗議的道。

    “說好了。就這樣咯,我可是很忙的,再見。”說完像一陣風似的跑開了。

    我愣愣的盯著那道背影,最後無奈的垂下了頭。

    這算哪門子的情報啊,果然還是上當了。

    ……

    另外一邊,懷里抱著一大疊文件的薩綺麗,卻沒有朝這些文件拜訪處理的目的地走去。在下一個岔路口,她走向了另外一條路,通往冒險者區域的大路。

    而此時,在冒險者區域的某個酒吧里,有兩個宿醉了一宿的醉漢。搖搖晃晃的攙扶著桌椅,捂著還在漲的腦袋,站了起來。

    “水,誰都好,快點給我來一大杯水!”口中冒煙般的干燥,讓他們立刻大嚷大叫起來。

    “是的,圖拉科夫大人,沙希克大人,馬上就來。”侍者殷勤的應道,很快就端來了兩杯摻了醒酒香料的清水。

    “我說……沙希克,有點不對勁啊。”一口氣將足足幾升的水,牛飲了個干淨,圖拉科夫這才緩和過來,拍著額頭說道。

    “你說薩綺麗那家伙,什麼時候那麼好心過,竟然特地的請我們喝酒了?”

    “好像的確是頭一回。”沙希克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打了一個響指,叫來侍者。

    “我們昨天的酒錢,已經給了嗎?”

    “是的,沙希克大人,圖拉科夫大人,全部的帳都已經由薩綺麗大人結了。”侍者應道。

    “你看,這不就得了?”沙希克哈哈一笑。

    “既來之,則安之,薩綺麗當時可是說白請的,難道她還能讓我們把喝下去的酒吐出來?”

    “那到也是。”圖拉科夫仔細回憶了一下,兩人的確沒有露出什麼破綻,便放心下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這時候,薩綺麗走了進來。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要睡到中午呢。”她嫣然笑道。

    “嗯……睡到中午,那還不被你賣了?”看著懷里抱了一大疊文件跑來的薩綺麗,感受到一股濃濃的陰謀氣氛,兩人頓時警覺起來。

    “瞧你們說的。”輕搖了搖細指,薩綺麗笑的更加燦爛。

    “就算把你們賣了,這一斤肉又能賣到多少錢,你們還真當自己的肉是什麼美味不成?”

    兩人頓時一陣寒顫,摸了摸身上的肉,還好沒少。

    “老實交代吧,我們才不信你會那麼好心,無緣無故請我們喝酒。”

    “說起來,也的確不是無緣無故。”

    “你看,果然是吧。”

    “其實這一次請客,是為了前些天,強迫你們成為小弟的陪練那件事道歉,听說很辛苦對吧。”

    “那可不是嗎?天天被新人小弟想出的新鮮花樣給揍的鼻青臉腫。”

    一提起陪練的事情,兩人頓時打倒苦水,無形中,也等于是相信了薩綺麗這番話。

    “所以啊,我心里十分的過意不去,想了又想,覺得光是請你們喝酒還不足以彌補心中的歉意,于是,我又特地去了小弟那一趟,幫你們兩個請了假。”

    “請了假?”

    “沒錯,我和小弟商量,讓他放你們幾天假,理由是你們的隊友閑不下去了,強烈要求要出去兜轉幾圈,活動活動手腳。”

    “真的?”

    “那還能騙你們,不過,我和小弟說昨天下午你們就已經出了,所以為了配合,你們待會得瞞著小弟回去,帶著你們的小隊……哦,對了,把我的那幾個也帶上去吧,一起去外面兜轉幾天,賺點外快什麼的也好,對吧。”

    “太好了,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們現在立刻就出。”圖拉科夫和沙希克一臉的感激。

    “少跟我裝模作樣,你們心里一定還在警惕我的動機對吧。”薩綺麗白了二人一眼,道。

    如同她熟悉對方一樣,對方也熟悉她的性格,什麼覺得歉意,為了補償,信了這番話,那才是枉和薩綺麗並肩作戰數十年。

    “明人不說暗話。”果然,兩人收起臉上的感激,嘿嘿一笑。

    “我就直說了吧,雖說是帶著目的,但是無論如何,也算是請了你們喝酒,也幫你們推掉了幾天的陪練,對吧,這做不了假吧。”

    兩人點了點頭。

    “但是,似乎有一個同犯,甚至是罪魁禍,現在卻悠哉悠哉,絲毫不理會你們兩個的感受,不是嗎?”

    圖拉科夫和沙希克面面相窺,然後笑了起來。

    “女人就是麻煩,非要說的那麼拐彎抹角,不就是想讓我們幫你回敬拉斐爾嗎?”

    “怎麼樣,做不做?”

    “沒問題。”

    “坑人的事,我最喜歡做。”

    “是該讓最近氣焰囂張到極點的拉斐爾吃點苦頭了。”

    “以報仇的名義!”

    三只手疊在一起,狠狠一壓,頓時,冷清的酒吧被一股陰謀氣息籠罩起來……

    走在回家路上的我,忽然打了一個冷戰。

    總覺得好像又被人算計了,是錯覺嗎?好冷,好冷,背後這股冷意吹之不散,還是快點回去和小幽靈滾床吧……

    ********************************************************************************************************

    繼續求月票的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