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事情的樣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在貝雅莫名的生氣跑了之後,我又將女兒們的戰斗制止下來,只見一道無敵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到戰場雙方之間,馬步一蹲,雙手向兩邊一張,輕喝一聲,將雙方各自射過來的兩團沖擊波牢牢的揣在手里,用力一抓,啪嚓一聲抓碎了。d.dd

    那氣吞山河的氣勢,風輕雲淡的笑容,簡直帥呆了。

    想是這麼想,可事實上,我只不過是打著哈欠走過去,來到卡潔兒身後將她一抱,抱在了懷里不讓動,小天使一見是我,立刻將敵人拋下,使勁的撒嬌起來,一場ji1i 的戰斗就這麼被輕松化解了。

    成就感為零呀諸位!

    好像……總感覺忘記了一點什麼的樣子?

    我捏著下巴想了想,記憶不斷倒退,回到和蒂亞在屋子里,再回到遇到蒂亞的時候,再回到來到這里的時候……

    猛然間,我渾身一震,想到自己忘記什麼了。

    那個很好用的開路先鋒阿琉斯何在?這小腐女,莫非是和三無公主學了無存在感的被動技能?所以才會在用完之後被我拋到後腦勺去了,真是不可小視的家伙。

    我東張西望,還沒等現阿琉斯,背後的衣角就被扯了扯,回頭一看,可不是小動物yiyang的阿琉斯嗎?

    “你去哪里了?”

    “阿琉斯,沒去哪?”阿琉斯頭一撇。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點生氣的樣子。

    “為什麼生氣?”

    “老師,叛徒!”

    “叛徒?”我疑惑了,然後一道靈感穿過腦子。猛地反應過來。

    莫非……莫非這家伙……偷窺了我和蒂亞剛才在房間里做的事情?

    想想的確是最有可能,身為刺客的阿琉斯,若是有心窺視,而我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根本沒有提防的情況下,還真有可能被她得逞。

    “你……你這家伙啊!!!”我額冒青筋,掏出卷紙筒。在手中握的啪啪響。

    “偷窺了還敢理直氣壯罵人?受死,給我統統忘記掉吧!”說著呼嘯的向阿琉斯拍了下去。

    可是這一次,竟然沒有拍中,機智的阿琉斯頭一偏,竟然躲了過去!

    怎麼回事,對阿琉斯神器卷紙筒不是自帶無法躲閃的能力嗎?難道說阿琉斯……她爆種了?

    “阿琉斯,不忘記。”果然。阿琉斯抬起頭,氣呼呼的瞪著我。“哼哼,有膽量嘛,竟然敢違背老師的話。”我更加火大,手中的卷紙筒化作無數道影子朝阿琉斯拍下。

    阿琉斯的身影也機靈得狠。她的雙足原地不動,像不倒翁似的,上半身左搖右擺的躲閃,竟然硬生生的躲過了我這波攻擊。ap;

    “哈哈哈!加快度!”我大笑著,加快了卷紙筒的落下度。

    “阿琉斯,能行!”阿琉斯的度也加快了。

    “還不賴嘛,那看看這招如何?”

    “阿琉斯,戰斗中!”

    “很好,不愧是我的學生,那麼看看我的拿手絕技吧!”

    “阿琉斯,感覺更加,強壯了。”

    “有意思,接下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看我四大天王之一,百獸親王的絕招獸王會心擊!”

    “阿琉斯,天地,魔門式!”“我勒個去,我只不過是軍團長而已,你竟然變成大魔神了?!”

    “阿琉斯,最強!”

    “那就快點給我去找一百個朋友!”

    “阿琉斯,最弱……”

    “到底是想強還是想弱,給我選一個啊笨蛋!”

    咦?總感覺好像莫名其妙的走題了,原來的話題是什麼來著,對了,是為了讓阿琉斯忘掉偷窺到的那些事情。

    沒辦法了,看來只能拿出最終絕招了!

    “啊,快看那邊!兩個肌肉大漢赤身露體的抱在一起!”

    “哪……哪里?啪哈嗚嗚~~”

    阿琉斯兩眼閃過一道犀利光芒,以法律也無法阻止的氣勢猛地朝我指著我方向看去,結果下一刻就被卷紙筒拍了個正著,抱頭蹲地嗚嗚悲鳴起來了。

    “忘記了沒有?”我居高臨下的看著蹲下去阿琉斯,露出殘忍目光,只要她敢說一個不字,我就……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惡意,阿琉斯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忘記了,老師和,蒂亞,在舞台,後面的,房間里,做了什麼,完全的,忘記了。”

    “啪”一聲,卷紙筒落下。

    這不是還記得一清二楚嘛,知道地點是在舞台後面的房間。

    “阿琉斯,這一次,真的,忘記了,老師,和蒂亞,做過什麼?”阿琉斯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再次更改。

    又是“啪”的清脆聲響起。

    還記得主角是我和蒂亞,很可疑,本著寧可錯殺一千的原則,還是再給她一記。

    “嗚嗚~~阿琉斯,是誰?在這里,做什麼?忘記了……”結果似乎拍過頭了,這小腐女陷入了巨大的迷茫狀態,這樣的笨蛋真的沒問題嗎?

    解決掉阿琉斯這個後患之後,我回過頭,向蒂亞出邀請,自然是讓她晚上過來吃晚飯,大家聚在一起熱鬧熱鬧。

    其實,我本來想說既然已經確立關系,而且維拉絲她們也認同了,干脆就直接搬到我家去住下來吧,可是這小丫頭的逆推**太強烈了,而且這樣做的話,在赫拉迪克族那邊,我的聲望估計也會瞬間從崇拜掉落到敵對,還是算了吧,飯一口一口吃才香。

    “對了,那方塊……咳咳。娜娜去哪里了?”我忽然現,一直跟在蒂亞身邊的方塊公主,竟然沒看見。.也不在貝雅那邊,難道說終于了卻了所有心願,心manyi足的成佛去了?

    “娜娜的話,用凡凡給她做的身體外出去散步了。”

    “難怪……”我理解的點了點頭。因為這趟出去我和蒂亞要了微波爐,那方塊公主自然也就只能做項鏈公主或者是木偶人公主了。

    只不過……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那具木偶,就算以我的審美觀來看。也的確做不的咋樣,充其量只能算是馬賽克哥斯拉童鞋的優化版而已,這樣一具木偶走在路上,真的不會把人嚇壞,或者是被哪位樵夫砍了拿回家去當柴燒嗎?

    這可不是匹諾曹世界呀老大!

    我對那為萬年公主的安危,表示憂心忡忡,不過見蒂亞一臉平靜的樣子。想必是沒什麼問題,也就沒有追問下去了。

    因為蒂亞那一句本來我是想親自上台表演,以及之後生的女兒們的戰斗,赫拉迪克族這邊的舞台已經是空空如也,只剩下小貓三兩只了。

    見此。蒂亞只能提前結束今天的表演,收拾東西準備回駐地去。

    看看天色,時間已經不早了,西露絲和艾柯露要帶我來看的表演也看了,于是我們也踏上了回法師公會的路程。

    去的時候三個人,回的時候多了一個小腐女,也罷,漢斯肯定也是會受邀過來蹭晚飯的,到時候讓她把這迷失自我的小腐女牽回去吧。

    維拉絲,莎拉和三無公主,大概也是預料到了今晚會很熱鬧,蹭飯黨將強勢降臨,在市場上買了很多很多,光是米面就有幾十袋,多的三人的物品欄都放不下,最後連尾隨在後保護她們的希爾曼雅也不得不現身充當儲物櫃,才將巨量的東西帶回家。

    見她們逐漸的將地窖給塞滿,我整個人都目瞪口呆了,這是七世同堂的野蠻人一家要來我們這做客呀?

    不過想想人還真的不少,光去里肯和漢斯的隊伍就十二人了,加上拉爾他們,都是大胃王,這個分量也不算很夸張。

    還有誰沒有邀請呢?一路逛街,我自然不可能把每個熟人都遇個遍,比如說卡洛斯和西雅圖克,听說大師兄和二師兄這兩個月做神誕日的護衛隊長做的狠哈皮,神出鬼沒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幾只墮落聯盟的漏網之魚。

    不過他們兩個到是不用通知,肯定知道我已經回來了,會按時的過來蹭飯,還有誰呢,到時候拜托士兵們一一通知吧,或者拜托道格站在營地中央大吼一聲也行。

    對了,小狐狸還沒有回來,我和她一直保持書信來往,估計她得在神誕日的前幾天才能趕回,老馬他們自然是得等到隊長回歸,于是也在哈洛加斯混著,天天喝風吃雪,偶爾去撩撥撩撥嫵媚的狐人妹子和爽直的狼人妹子,據說是不亦樂乎,樂不思蜀。

    對此,我只能說祝你們好船柴刀。

    夜幕降臨,法師公會也逐漸熱鬧起來,萊娜和琳婭回來了,帶來了阿卡拉和凱恩,這兩只老狐狸現在可輕松多了,每天恨不得多分幾道身去四處溜達,享受神誕日的趣味,這不,他們平時哪有這個美國時間過來蹭飯呀?

    蹭飯黨也一一前來,最先來的是里肯和漢斯,兩人剛剛出獄就趕過來,咋見阿琉斯跟在我身邊,漢斯眼楮立刻紅了,想來上一段出獄後的兄妹重逢,結果阿琉斯一句你是誰,讓漢斯墮入了無情的漩渦地獄。

    卷紙筒的後遺癥還未好嗎?看來這次拍重了一點,漢斯,你要學會堅強,這是每個哥哥必定會經歷的妹妹叛逆時期。

    接下來是蒂亞和貝雅,萊曼長老也跟著來了,喂喂,話說我沒有邀請你吧笨蛋精靈公主,回去回去,你的出現把在場所有人的平均身高和女性的平均罩杯數據都拉低了。

    這番吐槽我只敢在心里出,要是說出來絕對會被殺的。

    “那萬年……咳咳,娜娜呢?”我東張西望,沒能看到萬年公主的身影。

    這時候,身後伸來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是?”我回過頭打量著眼前的陌生人,一身沾地的淡粉色豎領連衣裙,手上戴著白紗手套。頭上是一頂蝴蝶結淑女圓帽,寬大的帽檐將她的臉蛋也遮擋起來了,看起來就像是哪個貴族家的小姐的出門打扮。

    我我認識這種家伙嗎?難道說無意之中開啟了豪門的恩怨情仇支線?

    這時候。眼前的女士,把她微微低著的頭一抬,透過帽子的陰影,我看到了一張木偶的面孔。當時就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提問︰什麼生物才會被自己的作品嚇著,回答︰笨蛋猴子。”對面傳來萬年公主那人工智能yiyang的悅耳冷漠聲線。

    “誰……誰說我是被自己做的木偶嚇著了,是我這雙三生三世真魔之眼。看到了你不潔的靈魂,所以才被嚇壞了。”我站起來,拍拍屁股嘴硬反駁道。

    “好啦好啦,凡凡,娜娜,你們兩個不要剛剛重逢就開始斗嘴。”蒂亞慣例的站出來幫我們緩和氣氛。

    “重逢?這個字眼用在我和她身上實在太浪費了。”我輕哼一聲,高貴冷艷的說道。

    “言之有理。應該用觀賞才對,對于一只馬戲團里的猴子。”

    “你說什麼?!區區一具木偶,你以為你能買到進入馬戲團的門票嗎?少開玩笑了!”我怒然掀桌。

    “到是一點也沒有否認是馬戲團猴子的事實。”

    “魂淡,我跟你拼了!”

    “雜兵台詞。”

    “大人,娜娜公主殿下。請冷靜下來,難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吵架好嗎?”維拉絲投來懇求的目光。

    因為人太多,家里根本容不下,所以連廚房也設在了外面,維拉絲又可以將她得意心愛的簡易廚房拿出來使用了,這不,正在整理著呢。

    我看了一眼,立刻做出一副大人不計小人過的大度姿態,放過了萬年公主。

    蓋因簡易廚房上放著一柄平底鍋,在維拉絲伸手可及的範圍內……

    緊接著又是一大波蹭飯黨逼近,直到差不多開飯的時候,麗娜大姐和大猩猩高特的羊騾雞動物小隊才姍姍來遲。

    “得到吳小弟的邀請,我可是快馬加鞭,好不容易才提前完成工作趕過來。”麗娜大姐朝我爽朗的豎起一記大拇指。

    “哼,我可是給麗娜幫了不少的忙。”高特在一旁側身站立,帥氣的叼著朵紅玫瑰。

    “是是是,有勞你了,拿去吧,香蕉。”麗娜大姐隨手遞去一根香蕉。

    “噢噢噢,那麼多年過去,麗娜既然還記得我最喜歡吃什麼,實在是太感動了!”高特感動的兩眼淚汪汪,我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連米山和可汗都投去憐憫的目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