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笨蛋親王和呆萌公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順便說說,自拯救赫拉迪克的任務結束以後,沒過兩天,薩綺麗,圖拉科夫一行人就回營地來了,魯高因雖然是繁華之地,但那的沙漠氣溫太操蛋了,作為常駐營地的薩綺麗一行人可不怎麼喜歡,薩綺麗更是用一句沙漠是女人的大敵這樣的借口,爽利的閃了回來。.

    雖然我也不怎麼喜歡沙漠氣候,但是最後那句話我可不會認同,沙漠要是女人的大敵,那我家水靈可愛的蒂亞,是打哪里來的?

    和大家一起回來的還有我和阿爾托莉雅,塔莫婭等,生活在森林中的精靈,自然不會喜歡沙漠氣候,而在大雪山深處的塔莫婭,比起冷熱不定的沙漠,顯然也更喜歡草原氣候,雖然現在剛剛過了冬天,草原的氣溫稍微那麼一點點……冰冷刺骨,但是武帝大人表示,這種冷簡直是小case,她換上清涼夏裝都沒問題。

    因此,我們每天的訓練多了一道程序,去營地傳送陣,到魯高因訓練,再坐傳送站回來,至于為什麼非得去魯高因的訓練場,因為那的訓練場比較多,比較大,更合適我們使用。

    從赫拉迪克族救回來的上萬赫拉迪克人們,現在交由艾倫奶奶負責,她也是赫拉迪克人,只是和凱恩一樣,祖先在千年前僥幸沒有呆在族內,遭到那千年之困。

    將這件事交給艾倫奶奶負責,其一自然是因為她是赫拉迪克人,更能獲得被救族人的親切認同,其二。也是因為營地這邊生了一點小小的事情,需要拉斐爾回來主持大局,艾倫奶奶畢竟年紀已高,一些高強度,需要大量精力和時間處理的事務,她已經無法勝任。

    現在,赫拉迪克族那邊天天有情報傳來。而每天往返魯高因的我們幾個,也抽空去瞅幾眼,赫拉迪克人的安排還算順利,最終,艾倫奶奶和泰恩爺爺,以及幾位赫拉迪克族的負責人的商議下。經過全族人投票,已經找到了落腳點。

    他們打算在綠洲之城附近,建立一個全新的赫拉迪克族部落,畢竟祖祖輩輩都生活在沙漠之中,早已習慣,他們也不想改變生活環境了。

    雖然有點遺憾他們沒有選擇羅格營地,但是這個決定也在我們意料之中。現在,就等著他們建立好村落,搬遷落腳後,前去慶祝了,以赫拉迪克人的實力,想要建立起一個部落所需的基本設施條件,比如說房子什麼的,那真是太簡單了。魔法可不僅僅是拿來戰斗用的,怕是用不了半個月就會有好消息傳來。

    赫拉迪克人安定下來,我們也算完成了雷頓長老的托付,這個任務最後那百分之一的進度,也宣告完成,終于可以將這件事情放下,安心考慮自身了。

    自身啊……想到現在面臨的困境。我趴在桌子上,又是有氣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而對面,則是繼續傳來兩大魔女交火的聲音。

    “薩綺麗,我忽然現。ap;最近把小小吳說成是你的小情人的時候,你連臉紅一下的反應都沒有了,是不是已經默認了?”話鋒一轉,拉斐爾出犀利攻擊。

    “干嘛要臉紅,我要是臉紅了,不就稱了你的意,讓你得意高興了嗎?”薩綺麗的防守不弱,輕而易舉的擋了回去。

    “我看不止如此吧,難道說……”拉斐爾的目光,在我和薩綺麗之間來回徘徊,狐疑中帶著曖昧,意思不言而喻。

    “我說,你們二位吵架,別把我牽扯進去行嗎?”眼看又要躺槍,我連忙在事件醞釀爆之前,舉手阻截。

    “切,真沒意思,薩綺麗,你來干嘛,這里可不是你的地盤,少沒事在這里晃來晃去,想見小小吳的話,就把他領走吧。”

    “那我可真的不客氣咯。”見拉斐爾的話,還是明刀暗槍的,薩綺麗並沒有生氣,而是笑呵呵的坐在我旁邊,手臂往我趴在桌子的背上一搭,示意此物佔為己有。

    “薩綺麗,你的臉皮還真是越來越厚了。”

    “過獎,只是想追上你還有點難度。”

    “該不會是真的對小小吳有意思吧,哼哼,正好,我們剛才還聊著這個話題。”

    “哦,什麼話題?”

    “關于小小吳的百族親王稱號。”

    “喂喂喂,根本沒有聊這種話題吧!”我哭笑不得的打斷道。

    拉斐爾卻不理我,繼續挺起胸膛,得意的說道︰“聯盟有我一個百族公主,自然也要有一個百族親王,才比較對稱,不是嗎?”

    “百族公主暫且不說,你確定百族親王是褒義詞?”就連薩綺麗也苦笑了。

    “當然了,那可是越我這個百族公主所能做到的事情,把許多許多種族真正聯合到一起的最務實,最有效的身份和地位。”

    “所以,事實上那種存在,其實就是百族面吧……”薩綺麗小聲的嘀咕道,以免被我听見。

    但是我听見了,嗖嗖嗖數聲,這顆好不容易才剛剛粘黏上的心靈,遭受萬箭穿心,再次粉碎。

    我今天得罪誰了我,為什麼非得平白無故的遭受這些打擊不可。

    “所以說呢,薩綺麗,想要吃下小小吳的話,我可要問問你,敢問你是哪來的公主,不是我自夸,我家琳婭算得上是聯盟公主。”

    “必須得是公主才行嗎?”薩綺麗下意識的咬起了大拇指,陷入沉思之中。

    我說綺麗阿姨你到是別真的和拉斐爾來勁較量啊!!!

    “我是……營地公主,這樣足夠了吧。”一會兒後,薩綺麗挺了挺胸,得意宣布道。

    “哈?什麼時候營地魔女變成營地公主?”拉斐爾嗤之以鼻。

    “你出去隨便找誰問問,看看有哪個敢說我不是營地公主的。”

    “你這是威脅逼迫,大家都是屈服在你魔女的淫威之下,才不得不說。”

    “你管我怎麼樣,只要大家承認就行了。好了,小弟是我的人了,我要把他領走。”

    “請問……我的感受呢?”看著魔女間的爭斗,我再次有氣無力的舉手詢問,拜托,能讓我安靜的好好蛋疼憂傷一會兒嗎?

    “看來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就在這時,圖拉科夫和沙希克也過來了。?ap;?  ?

    “正是時候。圖拉科夫大叔,快來幫我擋槍。”我抬起頭,連連朝大嘴巴圖拉科夫招手,有他的大嘴巴在,多少能幫我擋掉一些火力。

    “真是充滿了惡意的招呼。”圖拉科夫嘀咕著,選了一張椅子坐下。

    “怎麼全都跑我這里來了。你們一定是把我這里誤會成什麼奇怪的地方了,對吧。”拉斐爾頭疼的捂額。

    “你以為我願意,我只不過是來報道情況的罷了,神誕日過了也有一個月了,春種的時間就在眼前,我是代替大家過來問問進展的。”

    第三世界羅格營地的農場和牧場,不比第一第二世界。因為要縮小營地面積,增強防御能力,所以這些農場和牧場,都建立在地下面,就在我們平時生活著的腳下,少說也有十幾層的地下農場,地下牧場。

    這些地下的農場和牧場,需要依賴魔法來維護和管理。所以每年都是聯盟的頭等大事,雖然難是不難,但卻十分繁瑣,耗神,稍有一個疏忽,可能營地明年就會陷入糧食困境之中。

    “春種嗎?可惡,我知道了。沒看我現在正忙著嗎?”似逃避現實一般,薩綺麗抱頭趴桌,斷斷續續的出可憐呻吟。

    “我這邊也是代替大家過來問一問情況,外面陰魂不散的地獄一族。該怎麼處理,總得給個法子才行吧。”圖拉科夫和沙希克也在眉開眼笑的給拉斐爾增加壓力。

    “你們這些混蛋,是商量好了一起過來給我添亂子的吧。”拉斐爾暴走,站起來,沖著眾人氣沖沖一指。

    “我不干了,我要辭職!”

    “哦。”大家紛紛鼓掌。

    “你們到是給點其他反應啊!”見大家態度平淡,拉斐爾更加不高興了。

    “拉斐爾,加上這一次,你這幾天都已經足足把這句話叨念十二次了。”薩綺麗不緊不慢的啜著一口熱茶,說道。

    話說,什麼時候,從哪里找來的茶,為什麼我一直沒有現?

    “雖然今年的狀況的確讓人頭疼一些,但是請堅強一點,堅持下去吧。”另外兩人也出言安慰。

    “到底怎麼了?”我只知道最近營地遇到了一些小麻煩,關于地獄一族那邊的,正因為如此拉斐爾才將安排赫拉迪克族這麼大的事情扔下,跑回來主持大局,卻不知道具體生了什麼。

    “小弟你有所不知,以前我不是說過嗎?安達利爾幾乎每年都會組織一次進攻。”

    “有點印象,不過都是小規模的進攻吧,除開我上次來的時候,骷髏將軍率領的地獄軍團,安達利爾已經有幾十年沒有組織過大規模的進攻了。”

    “嗯,正是如此,所以今年也不例外。”薩綺麗點點頭,另外一邊的圖拉科夫忍不住了,接著她的話說起來。

    “安達利爾這家伙,幾乎每次都是在春季組織進攻,而且算準了我們最忙的春種時間,有時候我真懷疑這家伙是不是農夫家出生。”

    “有那麼準?”我心里大奇。

    春種的時間並沒有具體的一個時間點,而是得根據天氣變化而定,這種工作通常由最有經驗的農夫來判斷,所以說圖拉科夫說安達利爾竟然也能看出來,這實在是一個驚人的消息。

    就好像是生活在富麗堂皇,金碧輝煌的宮殿里面,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高貴女王陛下,出巡在外,經過農田,竟然能經驗老道的說出許多書上學不到的農事,和農夫們親切交談,這般讓人驚訝。

    “今年的進攻,有什麼異常生嗎?”想不通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轉而回到正題問起來。

    “嗯,本來根據偵查人員回報,安達利爾已經將她的怪物爪牙們集結起來,眼看就要和往年一樣,例行的展開進攻了,可是忽然不知為何,這些怪物又逐漸散去了。說完全散去也不是,就是游蕩在冰冷之原和石塊曠野這些地方,給人一種若即若離,隨時都會回來的感覺。”

    “這難道不是疲兵之計嗎?”我想了想,好奇問道,這種事情。大家不可能看不出來。

    “雖然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但是卻不像安達利爾的風格,她是那種雷厲風行的家伙,不是說她不聰明,只是高傲的不屑于耍一些小陰謀,小手段。”

    “所以說,應該不是她在策劃什麼。而是另有其人?”

    “是啊,除了貝利爾還能有誰?”圖拉科夫打著哈欠,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目光卻有些深沉銳利,畢竟貝利爾這個名字,是任何一個冒險者都無法忽視的。

    原來如此,難怪拉斐爾要匆匆趕回來,以她的能力。恐怕也只有貝利爾才能讓她如此頭疼了。

    “所以我早就說了,我正在想辦法,現在只能靜觀其變,多派些偵查人員,看能不能收獲有用的情報。”拉斐爾沖兩人不滿的嚷嚷道。

    哦,難怪這幾天不見辛巴大叔和達迦大叔的身影,肯定也是不得已被派出去偵查了。

    “不如干脆沖出去大殺一場就是了。”圖拉科夫按捺不住的咧了咧嘴。

    “好呀。你去吧,有你這樣的默契拍檔,貝利爾肯定會很高興。”拉斐爾做了一個揮揮手的手勢,示意大塊頭趕緊去送死。別在這添亂。

    就在這時,又有幾道人影走了進來。

    阿爾托莉雅,卡露潔,塔莫婭,以及阿姆露迪娜四個。

    她們應該比我還早一點離開訓練場,回到營地,不過畢竟是女孩,訓練過後,回來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先去洗澡。

    “打擾了,大家都這麼了?生什麼事了嗎?”見里面的氣氛有些沉默,吾王的金色呆毛一翹一翹,好奇問道。

    我剛想說明,拉斐爾卻搶先一步︰“咳咳,沒什麼,阿爾托,坐吧,小小吳,還不快去倒茶,只不過是在商量春種的問題罷了。”

    我翻了翻白眼,剛想站起來,卡露潔卻已經麻利的幫我完成了倒茶工作,好侍女呀,娶了我吧。

    看樣子,拉斐爾的高傲好勝心又作了,不想在同是領導者的吾王面前露出破綻。

    “春種……抱歉,我似乎幫不上忙。”阿爾托莉雅歪歪頭,她也不是萬能,雖然精靈也會種植一些食物,但是依賴森林資源的她們,並不需要像人類這樣的大規模耕種,所以不懂這一行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啊哈哈哈……不是什麼大問題,阿爾托好好練習就行了,好了,你們聊吧。”

    大概是吾王的坦誠,讓我們的百族公主殿下有些不好意思,她輕輕一笑,站起來,回到書房準備繼續工作。

    “熊塔,我剛才在路上看到氣氛似乎有點不對,是生了什麼嗎?”武帝大人直覺十分敏銳,已經感覺到因為地獄實力的詭異舉動,而帶來的輕微躁動。

    “沒什麼,只不過是地獄一族慣例的每年進攻罷了。”我不想讓塔莫婭分心,就稍微的掩飾了一點實情,將她那透澈無暇,宛如雪山清泉的眸子看過來,想起剛才和拉斐爾的對話,不禁稍稍有些難為情,避開了她的目光。

    “熊塔,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剛說了武帝大人直覺敏銳,果然,我這個輕微動作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不禁將身子探過來,湊近的看著我。

    “咳咳……咳,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剛剛沐浴後的少女清香,隨著塔莫婭的這個動作傳到鼻子上,讓我更加的坐立不安,隱約間,仿佛听到了書房里的拉斐爾,因為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在偷笑著。

    吼吼,還不都是你的錯!

    “熊塔,我們是伙伴,要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可千萬不要瞞著我。”很是認真的看了我一眼,塔莫婭鄭重說道。

    “當然了,要說為難的事情嘛,那的確是有一件。”我乘機轉移話題,將這幾天苦于找不到方向的難題和大家說出來。

    “原來是這樣,小弟,我想具體的問一問,你現在到底是想要一個指導的人,還是指需要一個提升的辦法。”

    得知我的苦惱後,薩綺麗點點頭,忽然問道,難道說她有什麼主意了?果然是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我早該和大家說一說的。

    “如果有前輩指點,當然是最好,沒有的話給點建議也行。”我嘿嘿笑了幾聲,撓了撓頭,目光炙熱的注視著薩綺麗。

    “這不就好辦了,雖然前輩們沒有時間來指導你,但是稍微向他們要點建議,應該不難吧。”

    薩綺麗一語驚醒夢中人,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怎麼沒想到呢,並不一定要親自過來,而是給點指導就行,

    “拉斐爾!!!”好打不平的薩綺麗,忽然大喝一聲。

    “你這家伙,竟然連這點都想不到,白白浪費了小弟幾天時間。”

    我是因為腦子笨沒想到,很正常,但是拉斐爾竟然也沒想到如此簡單的事情,顯然,這次的烏龍絕對應該怪責到她身上。

    話說,為什麼得出這個結論的我,內心有股淡淡的,化之不去的悲哀呢?

    “因為……因為小小吳跟我說想找個世界之力強者指導嘛,我這邊忙的天昏地暗,沒多想,也跟著小小吳一根筋了……”書房里傳來拉斐爾委屈懊悔的聲音,讓大家哭笑不得。

    原來我們的百族公主,偶爾也會犯呆萌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