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精靈森林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薄暮之魂,算得上是庫拉斯特區域最讓冒險者討厭和畏懼的普通怪物,沒有之一,因為招式是閃電攻擊,所以冒險者們給它取了個“愛稱”,叫電鬼。?ap;?  ?

    一般來說,這種攻擊屬性單一的敵人,是很好克制的,薄暮之魂擅長的不是閃電嗎?那我湊齊一套抗閃電裝對付它們不就行了。

    是的,可以這麼做,的確有效,但是它們電不死你,也能煩死你,因為這些白霧狀的家伙身形飄渺,還會一個極其令人指的技能瞬移,元素攻擊對付這些沒有形態的家伙,傷害不高,反到是物理攻擊頗為有效,亞馬遜的箭術是對付它們的最好手段,前提是能扛過這些薄暮之魂的一波閃電海攻擊。

    娜娜公主在前兩天遇到過一次這些敵人,知道它們的厲害,而這一次出現的數量卻是那次的數倍,且是被偷襲包圍的狀況,形勢大大不妙。

    薄暮之魂可不會讓敵人有反應過來的機會,在包圍娜娜眼前的人類的一瞬間,它們霧狀身體就纏繞上了無數到雷蛇,下一秒,鋪天蓋地的閃電吞吐而出,宛如刺眼的巨大光球。方圓數百米一片白茫茫,什麼也看不見,只能感覺到令人心悸的恐怖閃電力量,正在四面八方涌來。

    那一瞬間,娜娜公主的身形也化作了一道閃光,仿佛要和這些閃電比快似的,竟然不退反進,朝著宛如巨狼一樣拍打過來的閃電海洋沖了上去,要在那一絲尚未合攏起來的電浪縫隙之中穿過。

    閃電與閃光的交鋒,度和度的踫撞。讓這一次突圍莫名的帶上了神聖感。即便是策劃這一場劇本的我,也忍不住屏住呼吸,一眨不眨的看著這場巔峰的較量,拳頭不自覺的緊握起來。

    時間仿佛放慢了百倍。無論是閃電的合圍。還是閃光的突破。都變得如同龜,讓人將那閃電海的猙獰姿態,以及閃光的一往無前。都看得一清二楚,一目了然。

    眼看閃電海之間的縫隙,逐漸縮小,再小,很快就要合攏在一起,徹底形成包圍,到時候,萬年公主就算沖了上去,少不了也要被閃電海刮一刮,當然,以她的防御,這種閃電攻擊應該是不痛不癢,畢竟這群薄暮之魂里沒有太強大的存在,否則我也不會放心讓她去踩陷阱。

    但還是那句話,這是能力揮的問題,也是面子的問題,如果她有這個能力躲開,卻沒有做到,那就是無能,不光閃電海能不能對她造成傷害。

    閃電海和閃光越靠越近,但是此時,前方的閃電海已經合攏的只剩下一條只有一尺寬的縫隙,按照估算,等閃光迎上去的時候,這道縫隙還要合攏一些,變得只有半尺寬多一點。ap

    這是連小孩子側著身也鑽不過去的寬度,萬年公主就更加不可能了,她剛才要是反應能再快一點,哪怕早零點零一秒行動也好,說不定還有機會,眼下是肯定沒有了。

    我搖搖頭,心里已經放棄,看來她的隨機應變能力還是有待于提高,不是說沒辦法應變,而是應變的不及時,說來說去還是經驗問題,這樣的事情遇得多了,比如說薩綺麗她們,都不用腦子轉動,身體本能就知道該怎麼做最好,換成是薩綺麗,就算度比萬年公主慢幾倍,但是她逃過閃電海的圍殺的幾率,卻還是要比萬年公主高上幾倍,應該說,薩綺麗根本就不會輕易被這些薄暮之魂包圍,這是個大前提。

    就在我都已經放棄,不看好萬年公主這次突圍的時候,忽然間,形勢突變,象征著萬年公主的那道閃光,竟然不斷變細,變小,與此同時,看似已經到達極的度也再次加,時間忽然恢復正常,光與光交錯而過,在因刺目而眨眼的一剎那,萬年公主那優美瀟灑的身姿,出現在了薄暮之魂的包圍圈之外,猶如破籠而出,展翅高飛的雲雀。

    怎麼做到的?我驚了個呆,張大嘴巴看著萬年公主那一層不染的姿態,嚇尿了。

    就算是會縮骨功,也不可能從那麼小的閃電縫隙中,毫無損傷的鑽出來,難道說那一瞬間,萬年公主真的完全化作了一道閃光?好像只能這樣解釋,但卻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理解。

    人,怎麼可能變成一道閃光?赫拉迪克族的黑科技為何so.diao。

    不僅僅是我,當事人,萬年公主自身,在突破閃電海出來的一剎那,臉上的表情也是驚訝迷惑,似乎搞不明白剛才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為什麼在一瞬間就出來了。

    正因如此,她喪失了一次大反擊的好機會,等反應過來,現在還在和敵人戰斗,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薄暮之魂已經重新調整好了姿態它們大概是對萬年公主這一次詭異的突圍,唯一沒有覺得驚訝的家伙了,到現在冒險者都沒搞清楚,這些霧狀的怪物到底有沒有感情,唯一能肯定的是它們有智慧,不然怎麼懂得陰人?

    出風嘯聲一般的奇異怪叫,一道道薄暮之魂身體一卷,忽然消失在原地,仿佛離開了一樣,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們又出現在另外一處,四散開來,隱隱又有將萬年公主重新圍起來亂拳打死亂電電死的陣勢。

    萬年公主當然不會再吃這種虧,她的身體再次化作一道光芒,朝著最近的薄暮之魂刺去。根本來不及躲閃,這道薄暮之魂就被刺了個窟窿,霧狀的身體慘叫消散。

    是不是給她換一把劍呢?遠遠看到這一幕的我摸著下巴想到,這把劍的威力太強大了,導致本子娜“喪失了”許多游戲趣味和挑戰性,最好換把攻擊命中後能給敵人加血的劍,那才好玩,一個小矮人就可以白天一直玩到晚上,直到玩壞為之,至于到底是誰先被玩壞。ap;我可就管不了了。

    一擊成功。萬年公主自信大增,身形一轉又朝其他薄暮之魂沖去,這一次被鎖定的目標學乖了,直到敵人的度快。早早就把霧狀的身體一卷。消失躲開。

    無奈。萬年公主只好朝靠近的另外一只薄暮之魂沖過去,這只薄暮之魂也不傻,在萬年公主將頭轉向它的時候就察覺不妙。也是身體一卷,跑路為上。

    這樣來來去去,跑了幾十回,卻只干掉幾只薄暮之魂,這些號稱電鬼的家伙的狡猾程度,實在令人指,萬年公主的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竟然被一群怪物圍成圈玩傳球游戲。

    我和愛娃兒遠遠看著這一幕,又開始扶額,慘不忍睹。

    不要去追那些早有準備的薄暮之魂啊笨蛋,要去追那些剛剛瞬移過的,薄暮之魂的瞬移是有冷卻時間的。

    不過有句話叫旁觀者清,我們這邊看的清楚,那邊被數十只薄暮之魂逗來逗去的萬年公主,可就未必能冷靜下來,以上帝視角觀察自己的戰斗,察覺到突破點。

    菜鳥啊。

    長嘆一聲,我覺得我不能再這麼看下去了,得做點什麼,于是神色凝重的往物品欄里一掏,在愛娃兒期待的目光中,緩緩的,緩緩的掏出……一包瓜子。

    “要嗑瓜子不?”女士優先,我將瓜子遞到愛娃兒面前。

    愛娃兒︰“……”

    “不要嗎?還有果酒,放心吧,喝不醉的,正好還有下酒的魚干……”

    我滔滔不絕的將維拉絲給我準備的小吃拿出來,也不管愛娃兒,盤腿一坐,左手抓著一把瓜子,右手捏著一條魚干,精神力控制著酒壇倒上一杯碧絲釀的果酒,一切準備就緒,先嗑幾個瓜子先。

    捏著瓜子往嘴里一送, 一聲。

    “……”

    我不死心,再一送,還是那一聲清脆刺耳的“ ”。

    “……”

    “ !”“  !”“ !  ! !   !!!”

    較勁一般,我不斷的嘗試,最終換來的是連續不斷的  踫撞聲。

    于是,我悟得了一個真理。

    帶著面具……果然不能吃東西啊。

    變身聖月賢狼好像有點得不償失,而且旁邊還有個變態天使,變回原形,又怕萬年公主生意外,來不及救援,我呆呆看著眼前的美味小口,一滴悲愴的淚水自面具里面的臉頰緩緩滑落。

    在我為怎麼吃東西而愁的時候,那邊的萬年公主卻忽然找到了竅門,終于將那些煩人的薄暮之魂一個個擊殺,嬌喘幾口,向這邊走來。

    我一驚,想要收回已經來不及了,只能連忙迎上去,背著雙手,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攔在萬年公主面前。

    “做的不錯,我還以為你要再晚一點次才能現竅門。”忍住“菜鳥”二字的真實評價,我用著欣慰的眼神和語氣,仿佛萬年公主已經能出師……不對,是青出于藍了。

    感受到了吧,我的和藹目光,能夠面對表現出菜鳥水準的學生,卻給予高評價的包容心,像我這樣的老師已經不多見了。

    所以,拜托了,別再往前走了,前面是酒池肉林,罪惡的深淵,一腳踏過去就回不來了知道不?

    “是嗎?”萬年公主面無表情,對我的表揚不置可否。

    “當然是了,我的目光,可是一直在凝視著你成長的身影啊。”一句自覺頗有深度的話脫口而出,我為自己感到震驚,難道說我真是一個急中生智,智深若海的可怕男人?

    “是嗎?”

    “當然是了。”

    “我口渴了,想喝果子酒。”

    “這邊請,這邊請。”

    宛如殷勤的店小二一般,帶著萬年公主來到剛才觀戰的地方。看著一地的零食小口瓜子,我的額頭上漸漸冒汗。

    “準備的真充足啊。”萬年公主面帶笑意的看著我,目光里卻一絲笑意都沒有。

    “這是提前給你準備的慶功宴。”我神色一凜,一股辛勤園丁的氣質從身上勃然散。

    “那好啊,以後每次戰斗結束,可都要記得準備慶功宴。”

    “是……是的,當然沒問題。”表面上滿不在乎,我的心里卻在滴血,維拉絲給我開小灶做的可口小吃,要完蛋了。

    ……

    數天後。我們終于穿過龐大濕地。來到精靈森林,在第一第二世界,到了這里,就是精靈族的地盤。

    而在我們身後不遠處。換做是第一世界的話。那里有著一個已經變得非常著名的地方。原本是人類和精靈兩族聯盟後試探性接觸的中轉站,小集市,後來隨著兩族的關系越來越好。這個小集市也越建越大,最終……變成了婚紗鎮。

    至于為什麼叫婚紗鎮?不多說,說多了都是淚,我在某方面的三大恥點之一就在這里,不過算是最程度最輕的恥點。

    天色漸黑,我們恰好找了一個荒廢的精靈村落,把里面盤踞的怪物清理干淨以後,鳩佔鵲巢了一會,不對,準確來說,身為精靈親王的本德魯伊,是在收復領土,嗯嗯,沒錯,就是這樣。

    夜深,一堆篝火緩慢有力的燃燒著,五只鬼狼在村落邊緣自的巡邏守衛,看起來很是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