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畫集一出,必有福利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看著這一幕,我笑了笑,低頭隨意在散落桌子上的畫紙中挑了一張,拿起來一看,驚了個呆。d.dd

    這這這……這也太細致了吧,分明就是一本詳細的設定圖集,一張大紙上,不僅構造出了我和蒂亞完整的婚禮畫像,而且連整圖上無法看出來的各個部位細節,也都另外單獨構造出來,還用細膩的陰影筆法畫出了3d感!

    話說,看到這幅畫紙後腦海中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要是能將作畫的畫師綁架到原來世界去畫同人本該有多好的我,從現在開始吃藥,還來不來得及治療?

    這……這到底是……

    我又連忙拿起另外一張,果然都差不多,不同的只有我和蒂亞身上穿的衣服以及擺出的姿勢。

    “我看這張不錯。”貝雅忽然哈哈大笑著,將其中一張擺在台中央上。

    畫紙上畫著的我和蒂亞,穿著風情怪異的禮服婚紗,擺出了一個即使三歲小孩看到也會說“哇塞好土”的正義騎士造型。

    我就知道這小丫頭挑出來的不可能是好東西,話說回來,畫這幅畫的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什麼?把你弄到原來世界去沒日沒夜的畫美式風格的基佬漫畫哦混蛋!

    “我覺得這個挺不錯。”本子娜也帶著連旁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惡意,將她的中意作挑選了出來。

    畫紙上。蒂亞整一個唯美畫風,仿佛在面朝夕陽,我卻是穿著花俏的民族裝擺出一個少年先鋒隊向前進的中二姿勢。

    很好,這很符合本子娜的性格。

    “我覺得這個更勝一籌。”黃段子侍女也不安分了,湊了個熱鬧。

    她選在這一幅,咋看是最靠譜的,至少比起前兩位是這樣,畫紙中的我身穿學者袍,擺出思考者的深沉表情和姿勢,一旁身穿沙漠風情婚服。手執鮮花的蒂亞迷戀的看著我的側臉。好一副郎有才女痴戀的美好畫面。

    可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笨蛋侍女在想什麼,知道我最介意的東西是什麼嗎?除了天空部落的倒吊男以外,就是造紙廠門前的做拉屎狀的思考者。而眼前這幅畫的我。擺出的姿態和造紙廠那一具出奇相似。

    接受了我代表正義的懲罰之後。三無公主也不甘寂寞,將她最滿意的畫像挑出來讓大家欣賞。

    畫紙剛在桌上展開,一股凜冽的氣勢就澎湃欲出。讓我很是虎軀一震,瞪大雙眼。

    只見身穿鎧甲,肩披斗篷的我,筆直站立,一手自然垂落,另一手臂卻大筆展開,揮斥方遒,平凡的面龐透露剛毅,雙目栩栩如生,充斥堅定,嚴肅緊閉的嘴唇,嘴角處若有若無的帶著一絲絲自信心笑容,背後的披風隨風凜冽飄舞,一股救世英雄,大6霸主的氣勢躍然紙上。

    旁邊,面帶溫柔的蒂亞,親切的挽著我垂落的那只手,將手臂緊抱懷中,腦袋側歪,枕在肩膀上面,將整個身體依偎在我身上,露出幸福笑容,將剛與柔,冷峻與熱情,肅殺與溫馨這些矛盾的感覺,完美的糅合到一起,讓人拍手叫絕,恨不得立刻將其設為桌面背景。ap;

    咋一看,就算在全部畫紙里面,這張畫應該也能排得上前三了,三無公主好像沒有坑我的樣子。

    但是仔細再一看,不對啊,畫里的我,那姿勢還是有點眼熟,這不是禽獸公爵系列之中的《禽獸公爵番外篇之讓全世界的美少女身上散出本公爵的【嗶】液味》中的第三百三十六頁里的禽獸公爵的插畫嗎?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啊混蛋!

    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愛娃兒,你呢?”既然大家都出了主意,也就不少這抖m變態天使了,我回過頭,見她恰好拿著一張畫紙盯著看,于是便好奇問道。

    “這張。”這貨立刻將畫紙擺上,帶著一股氣勢,仿佛非選它不可。

    大家探頭一看,覺得還不錯,不愧是天使的省美觀。

    畫像中的我和蒂亞,背後長著天使翅膀,身穿婚紗禮服,隔著不到一尺的距離面對面站立,雙手握于胸前,彼此握著對方的手,微微低頭,額頭輕觸,似親密情侶,又似禱告的虔徒。

    該說不愧是天使,選的畫像也是如此有天使的風格,不過聖母光芒氣息太濃重了,好像不大符合我和蒂亞的性格,還是三思為好。

    在眼前擺著的五張畫像上一一看過,我現竟然是愛娃兒選的最為正常,偏偏她卻是一個變態抖m屬性的天使,難道說其他四張畫像的主人比變態抖m還要可怕?

    又察覺到一個殘酷真相的我,打從心底里出戰栗,開始回憶這十多年的人生,到底是不是遇人不淑?

    “蒂亞,你呢,有什麼想法嗎?”

    其他人的選擇我可以考慮,可以否決,但是蒂亞的選擇就不同了,事關自己後半生的**……哦,不對,是信譽,我心里分外緊張的看著這小丫頭,害怕她選出什麼稀奇古怪的造型,讓我和在造紙廠以及天空部落一樣,在赫拉迪克族也把畢生的節操留下大大一份供持續圍觀消耗。

    “這個嘛,其實我還沒有完全決定下來,誒嘿嘿。”

    蒂亞點著櫻唇想了想,陽光燦爛元氣滿滿的她難得露出一絲愁容,她的心態也和其他女孩不同,事關自己和凡凡的體位……呃,姑且這樣形容吧。甚至還關乎到整個赫拉迪克族的聲譽形象,當然要慎重一點,不能憑著一時沖動喜好選擇。

    “要選兩張呢,到底是哪兩張比較好呢?”

    “對啊,這里的畫像都挺不出,除了少數幾張以外,太好了也是讓人難以選擇。”我一邊感嘆,一邊心里再次涌起把畫師拐到原來世界畫同人本的邪念。

    等等,不對,我好像忽略了什麼?

    “兩張?你剛剛說是兩張?”我拉高音量。甚至帶上一絲尖銳恐懼。

    不止一張。還要追加一張,我的節操又要翻倍流失看嗎?赫拉迪克人的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難道到了最後的最後,人畜無害的它才露出最終Boss的猙獰嘴臉,打算要成為我的節操終結者?

    “是哦。ap兩張哦。第一世界的廣場一個。第二世界的廣場一個。”蒂亞扳著手指頭,數的很開心,笑容里滿滿的持家人妻風情︰“第三世界暫時還是算了。部落才剛剛建立不久,廣場還未完善不說,族人們肯定還有許多重要事情要處理,還要時刻面對地獄一族的正面威脅,現在還為之尚早。”

    “是……是啊,哈哈……啊哈哈哈……”

    我這才想起還有第一世界,雖然撒克隆忙于展,抽不出時間來管這些事情,但是雕像這件事,只要是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做了,他絕對不會讓其專美于前,退一百步,就算不是為了乖孫女蒂亞,為了推動經濟,他也有理由去建造這樣的雕像。

    “那麼,干脆兩邊建立一樣的雕像不就好了?”我干巴巴的,提出一個連自己都覺得不怎麼樣的建議。

    “凡凡認為這樣真的好嗎?”一眨眼,蒂亞整個人耷拉下來,變得無精打采,失望之色洋溢于外……

    “這個男人真沒夢想。”

    “一點也不浪漫。”

    “蒂亞,再考慮考慮吧,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找只蠍子都比這只猴子要好,至少關鍵時刻還能拿來充饑。”萬年公主更是用鄙夷之極的目光看我。

    “我……我是開玩笑的,兩座,當然是兩座不同的比較好,至少選了最糟糕的也不是翻倍節操喪失……不,這句也是在開玩笑,我的意思是說,兩座不同的雕像,不是更加吸引人嗎?說不定看了其中一座的人,會好奇另外一座,特地跑去第一或第二世界看全了,這樣一來不是又可以促進赫拉迪克族的展了嗎?”

    我慌慌張張,語無倫次的解釋起來。

    “我就知道凡凡對我最好了,誒嘿嘿。”蒂亞親昵的摟住我的胳膊,將胸前豐滿柔軟的酥胸壓迫上來,以示獎勵。

    “但是,我們可不能像爺爺一樣,滿腦子都是展哦,怎麼說也是我們兩個的雕像,那個……是至關重要的……的紀念,是承載幸福回憶的東西,所以說……所以說稍微自私一點點也沒關系,選擇自己喜歡的就好了。”蒂亞說著說著,滿臉羞紅。

    “看不下去了,你們自己玩耍去吧,本殿下要休息了。”貝雅怒掀心靈茶幾,對眼前這對狗男女公然毫不知廉恥的秀恩愛舉動終于忍無可忍。

    蒂亞一走,黃段子侍女自然也跟著離開,本子娜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了蒂亞一眼,看的蒂亞不好意思了,再說道結婚那天再……似乎也更浪漫一些,也沒什麼不好的。

    臉紅紅的給了我一記香吻,小丫頭跟著她的萬年小伙伴一起上樓了,只剩下我和三無公主和愛娃兒。

    “你們請自便吧。”我指了指樓梯,目光卻落在桌子上散落的上百張畫紙上,打算一個人再仔細看幾遍,為了所剩不多的節操。

    嘰~~~~~身後的二位站著不動,用仿佛能出聲音的目光看著我。

    嘰你妹啊,那麼大的年紀了還學卡潔兒一點都不萌好不好!

    在我的催趕下,二人終于一臉冷淡的回房了,她們心里的想法我清楚,全是因為昨天在拉甦克那三人一起睡的時候,一方面是我想繼續修煉,一方面是又心軟了,知道愛娃兒還無法接受我的本體,所以就變身了聖月賢狼。

    結果,愛娃兒就不說了。一覺醒來看到三無公主枕在我胸上,一只手還不安分的抓住一團,上面有些微口水的痕跡,睡的那是賊舒心,似乎繼從我身上找到了杰.海因沒能給她的父愛之後,又找到了完全沒有過印象的母愛。

    察覺到這個真相的我,已經想怒膉W帝了,快把我的聖月賢狼變回純爺們形態,混蛋!

    深呼吸幾口,讓自己冷靜下來。我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畫紙上面。在橘黃色的燈光下一遍又一遍的瀏覽,尋找屬于自己的那份可以讓節操盡量不流失,不蒸,畝產一萬八的金坷垃。

    等回過神來。已經是深夜時分。我將畫紙整理疊起。收入物品欄之中,洗了個澡之後回到房間,看看小幽靈。抱著魔方睡大覺,也罷,今晚的夢之境界修煉就不打擾她了。

    別忘記,小幽靈通過和我的合體,也是可以和埃里雅一樣,進入到我的夢之境界里一起修煉。

    愛娃兒呢?我得把門和窗戶關緊了,以防這變態抖m天使夜襲。

    鎖好門,用木棍緊緊頂住,我依然不放心,尋思著明天是不是去市集買幾個捕獸夾之類的東西?

    然後是窗戶,我正想鎖緊,冷不防一道影子從外面掠過,嚇了我一大跳,連忙退後幾步,來了?這就來了?

    窗戶被一陣風吹開,無聲無息的,剛才掠過的黑影已經站在了我身後。

    我聞到香味,回過神,轉過身,義正言辭的對著忽然而至的黑衣蒙面人大手一推。

    “不行,再過一段時間就是我和蒂亞的大婚了,怎麼能夠在這時候胡來。”

    “哦,是嗎?”黑衣人顯得不慌不忙,那凹凸玲瓏的身材在緊身黑衣修襯下顯得更加妙曼誘人,她那唯一露出的紫色眸子,在听到我的話之後,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一抹促狹得意,仿佛勢在必得。

    這個黑衣人,可不是黃段子侍女是誰?肯定是伺候貝雅睡熟以後就過來夜襲了,這笨蛋侍女,自從那年的拯救小黑碳事件初嘗黑衣蒙面采花女賊之後,似乎就上了癮,每次偷偷過來的時候都是這副打扮。

    而且,別以為我不知道,每次每次在貝雅因為我和蒂亞的大秀恩愛而氣走時,她雖然不動聲色,仿佛與己無關,但是身上散出的酸味兒,都能開醋店了。

    所以說,她來夜襲,我是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到不說這小心眼愛吃醋的小侍女能忍到現在,已經是生命的奇跡了。

    但我是誰,號稱羅格第一男子漢,正義友愛好男人,坐懷不亂柳下惠,六欲皆空田伯光,豈能在這種時候和這黃段子侍女胡搞毛搞。

    只是,為什麼這小侍女面對我的拒絕一點都不生氣呢,一般不應該是生氣了,目無主人的囂張侍女想要仗著十二騎士繼承人墊底的實力揍我一頓,然後打著打著,兩人就打上了床,這種節奏嗎?你看我連劇本都寫好,是不是導演不小心睡著了?

    “真的可以嗎?好色**的笨蛋親王,真的要拒絕嗎?”小侍女的紫色美眸彎成了月牙兒,仿佛勝券在握。

    “當然了。”我將身上的王霸稚氣……不對,是之氣,用力一抖,那簡直就像是一個月沒洗過頭時抖下來的頭皮屑一樣,連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正義之魂給嚇著了。

    “我算了一算,赫拉迪克族似乎並不打算讓婚禮簡單完成,按照我所知的他們的禮俗,好色親王和蒂亞公主的婚禮,至少得在一個月之後才能準備好,而蒂亞公主嘛,因為貝雅公主的阻撓,似乎已經打算堂堂正正的在婚禮之後再讓好色親王吃掉。”

    “那……那又怎麼樣?”我不自然的退後一步,警惕的看著黃段子侍女。

    “也就是說,好色親王還要禁欲一個月哦,當然,你要是偷偷溜回去找維拉絲大人她們解決,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要是讓被人現了,可不知道會傳出什麼樣的謠言,算了,親王殿下那麼機警,肯定不會生這樣的事情,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若是沒事,我先退下,不打擾殿下休息了。”

    說著,黃段子侍女轉身,作勢欲走,就在這時,一只大手忽然將她緊緊拉住,並順勢一扯,不知是毫無防備,還是早有準備,伴隨一聲低呼,黃段子侍女就被拉了回去,落入了某親王的懷抱之中。

    “放開我,笨蛋好色親王剛才不是把話說的很好听嗎?”

    黃段子侍女在懷里掙扎幾下,隔著黑色面巾似乎也能感覺到她的臉蛋迅通紅燥熱起來,果然還是外厲內荏的膽小抖m侍女一枚。

    “這種事情日後再說,日後再說。”說著,仿佛有一陣風拂過,遮擋著黃段子侍女的臉蛋的面巾被吹落下來,露出一張白皙精致,唯美絕倫的精靈俏臉,還未等她出聲再說點什麼,就給另外一張大嘴給堵住了小嘴。

    “嗯……恩嗚嗚~~~”

    緊接著,結界,關窗,鎖緊,拉簾,熄燈,滾床,一氣呵成,完美的演藝了一對奸夫淫婦在經歷過無數偷情之後所衍生出的熟練配合。

    片刻之後,黑暗之中,被剝成白羊羔的香噴噴小侍女,就出了怯生無助的驚呼。

    “好色笨蛋無恥的親王殿下想做什麼?”

    “**做的事情。”

    “才……才不對,你在找哪里?!”

    “我覺得背【嗶】式也不錯,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害羞個什麼勁?”

    “不對不對,你這荒淫無道的笨蛋親王,說過多少次了,那里……那里是不行的!”小侍女的聲音帶上了羞顫泣音,卻沒有察覺到這種聲音會讓人想欺負她的**變得更加強烈。

    “唉?但是卡露潔她已經……嗯咳咳。”男音仿佛說漏了什麼,連忙打住。

    “什……什麼?那個笨蛋妹妹,竟然……竟然長著一副正經的樣子,竟然已經做了……竟然能答應做這種……我果然沒猜錯,她就是個悶騷的妹妹。”

    現身下的抵抗減弱了,某德魯伊偷笑中。

    然後,一聲沉悶酥軟的嬌吟響起,很快就變得像是雨打芭蕉般的急促,一抹偶爾的月光掠過,鑽入窗簾,微微照亮了一具泛著潮紅的無暇玉體,仿佛在暴風海嘯中被動的翻騰著,出永無止境的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