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 對戰請求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終于收拾好了。ap;*”拍拍手心,我一本滿足的擦了擦額頭上的不存在的汗水,一看太陽,竟然已經快升到了三桿的高度,竟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整理。

    裝備暴戶也不容易啊,所以你們這些人,別動不動就土豪友乎了,我們也有我們的痛苦,知道不?

    正想喝杯茶好好歇一歇,豈不料肩膀卻齊齊被沙希克和圖拉科夫扳住。

    “新人小弟,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忘記了什麼?”我一臉迷惑。

    “除了那頭巨大的血肉復生者以外。”

    “你還干掉了上萬的血肉復生者和血肉野獸嘍  比唬 綿 穩菀膊淮笳罰 暇估錈嬗脅簧俚木  屯紡俊!br />
    “所以呢?”我兩條腿開始打顫,感覺今天沒歇了。

    “所以,繼續來整理裝備吧。”這時候,薩綺麗湊上來,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給這次的話題蓋棺。

    數千嘍  比槐炔簧霞堆 飧瓷擼  T謔顆喲螅 液媒鴇乙丫 晃頤竊ゾ忍舫隼矗 詈笠還贍勻莆 慫橇耍 裨蜆饈喬謇碚廡┘鴇搖<柑於疾揮盟 酢br />
    饒是如此,院落還是再次被堆滿,這還是圖拉科夫一個人的量,還有薩綺麗和沙希克的沒有拿出來,我當時就想跪了。

    不過,大概是被級血肉復生者吸到肚子里消化了一會,這些嘍 謀 示谷桓褳獾停 賢虻泥  渲芯  氖可偎狄燦惺 付 靄桑客紡烤透揮盟盜耍 墑搶錈婢谷幻揮幸患到鴰蚴鍬躺 氨浮H怖齪蛻誠?四潛咭彩恰?蠢春米氨腹歡急患堆 飧瓷呶攪碩親永錚 刪  豢諂 隼戳耍 裨蛟趺純贍苡邪誦陌思昝辣 湔庵趾檬隆br />
    小小的失望了一把,但是隨後。我被挑揀春來的滿地寶石的各色璀璨光芒給照得眉開眼笑。極品裝備沒有。寶石你總不能也摳吧,哪怕是最低級的碎裂寶石也好,我要。我統統都要。

    光是圖拉科夫這邊,大大小小的寶石加起來就有兩百多枚,薩綺麗和沙希克那邊料想應該也不會差太多,這樣一算的話,光是各種高低級寶石就有六七百枚的收獲了,換算成完美寶石的話,最最最起碼能合二三十顆,這筆賬算的我頭有點暈,不行,先扶扶牆,讓我喝杯恆河水冷靜一下再說。

    此外,金色裝備,藍色裝備以及白板裝備,也是數的我腦袋漲,金色裝備三人身上加起來一共有三四十件,尚未辨識,藍色裝備和白板裝備我已經數不清了,白板裝備到好,分類好後閉眼往鐵匠那一扔就成,藍色裝備可不行,里面有可能會有不遜色于金色裝備的極品,必須逐一辨識確認。

    糟糕,我是不是得先擔心一下辨識卷軸夠不夠用了?前些時間一口氣從阿卡拉那里批了好幾百張,以為夠用好幾年了,沒想到才過了不到一年,辨識之書就要空空如也了,這算是幸福的痛苦麼?

    此外,藥水就更別說了,足以倒滿游泳池讓我們痛痛快快的游個泳,用不了那麼多,都拿出去分了吧,就當是聯盟的免費福利大派送,第三吝嗇長老的唯一慷慨之時,好吧,實話是我們真的懶得去整理了,反正賣也賣不了多少錢。 ap;  

    當然,全面回復活力藥劑這種保命的好東西,還是要留在身上備用的,當初我用一瓶這玩意,可是拜托圖拉科夫去換了一件暗金級古代裝甲,穿了好一陣子啊。

    結果這些小嘍 敲蝗夢沂  淙幻揮斜 黽 罰  且┤ 矯嬡純犢 暮埽  婊馗椿盍σ┘撂舫隼匆皇 谷揮惺 迤恐 啵 沂 執蠓降母怖鋈嗣咳巳肆狡浚 閌切量嚳選br />
    這玩意雖然是保命藥,但身上帶多了也沒用,因為有抗藥性這種坑爹的設定,短時間內喝太多藥水,效果是會減弱甚至為零的,若非如此的話,給我一車全面回復活力藥劑,我世界巔峰極限之境,也就是死林統治者那個等級的強者,都敢單挑給你看,四魔王就算了,能秒殺我,再多全面回復活力藥劑也不夠看。

    除了這些以外,最令我驚喜的還有幾樣東西,其一是符石,有足足十一顆,可惜七顆是低級符石,中級符石只有四顆,高級符石肯定不會有,畢竟只是一群嘍  腋彌 懍恕br />
    其二是灰色裝備,也就是凹槽裝備,一件三孔執政官鎧甲(精華級),一件三孔巨皇冠(擴展級),還有一把四孔幻化之刃(精華級),其他一孔兩孔的就不多說了。

    執政官鎧甲最大孔數為四,可惜只有三個,加上是精華級裝備,現階段還沒有任何一個鐵匠可以給它打到四孔,我也就死了心,巨皇冠已經是最大孔數,幻化之刃最大孔數雖然是六,但同執政官鎧甲一樣,也是不可能再加孔了。

    縱使如此,三孔執政官和四孔幻化之刃,都有不小的市場,足以用來做神符之語裝備了。

    忽然,我現薩綺麗三人看著我的眼神有些古怪。

    “怎……怎麼了?”我摸了摸臉,難道是不小心流口水了?

    “小弟,這一定是命運。”

    “沒錯,命運的邂逅。”

    “神的指引。”

    三人一人一句,說的我一頭霧水,最後順著他們的目光落到三孔巨皇冠上。我才恍然,知道他們指的是什麼。

    “不行,絕對不干!”

    我連忙將巨皇冠塞到物品欄里,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最悲哀的是,我忽然現,那四顆中級符石里面,竟然真有一顆是16號符石,也就是說,制作神符之語迪勒瑞姆的條件已經完全具備了。這難道這真的是命?

    不對。我命由我不由天,這一刻,我就是吳傲凡!

    “可憐姐姐我歷練多年,卻從來沒有看過迪勒瑞姆是什麼樣子。這輩子活的窩囊啊。”

    薩綺麗傷心的蹲了下去。雙手捂臉。一副悲痛欲絕的表情,我說,這也能叫窩囊的話。全大6一億人里起碼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人活在窩囊之中。ap;

    “人生,又有多少個第一次,我們的歲數也不小了,或許,錯過這一次機會就再也見不到了。”沙希克和圖拉科夫也紛紛背對著我,被夕陽拉長的影子充滿蒼老和落寞感,喂喂,那邊明明是朝陽好不好,代表生機勃勃的朝陽!我讀書少你們不要忽悠我!!!

    面對忽然化身影帝的三人,我無語了。

    “不干,說什麼也不干。”

    “真的不干?”三人齊齊盯著我,似乎要訴諸武力。

    “不干!”

    “那就算了。”

    “咦?”我驚了個呆,這雷聲大雨點小啊,這麼輕易就放棄了?不像他們的風格。

    “其實我們也不想小弟浪費如此重要的符石,去打造作用不明的迪勒瑞姆,只不過是看小弟爆率那麼高,才想小小的任性一下,慫恿小弟奢侈一把,你不願意也好,要是真的做了,我們反倒要內疚。”

    薩綺麗笑著拍拍我的肩膀,說出了輕易放棄的原因。

    “兩顆高級符石,一顆中級符石外加一定三孔精華頭盔,代價的確大了點。”

    我撓撓頭,忽然覺得好像是自己小氣了,對別人來說這或許是級高的代價,但是在我眼里,在我眼里……好像代價也很高,高級符石我身上也不過十顆啊喂!

    待我想想,待我好好想一想。

    終于,快到日落時分的時候,我們才將所有裝備整理好,白板裝備全被運輸大隊長沙希克裝了起來,準備弄去鐵匠那賣掉,本來這種活應該我去做,可是薩綺麗和圖拉科夫都說沙希克這方面熟手,拗不過我也就答應了。

    藍色裝備和金色裝備則是被集中起來,準備改日再辨識,有用的拿去賣掉,那些難以賣出去的按照國際慣例扔給鐵匠處理,多余的藥水則是被拉斐爾派人來收取了,似乎真的準備參照我的建議來個免費福利藥水大禮包派送。

    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是免費的,而且藥水這種頻繁消耗品對于一個小隊而言是永遠不嫌多的,想必冒險者們也會樂得多走幾步去領取。

    “終于,終于可以收工了。”看著面盆大的藹藹夕陽,我伸了個大懶腰,擦擦額頭,這一次是真的有汗水了。

    薩綺麗三人也在各自舒展身體,錘著手臂,表示累的不行。

    “這次真是多虧了大家的幫忙,我一個人還不知道要忙活道什麼時候呢,走,晚飯我請客。”

    “哎呀,真難得,大方的小弟G。”薩綺麗瞪大美目,故作驚訝。

    “說的好像我什麼時候跟你們吝嗇過似的。”我吹胡子瞪眼道。

    “當然沒有,到不如說對我們太好了,太大方了,你看全面回復活力藥劑這種東西都隨手送。”

    圖拉科夫憨厚的摸著大光頭笑了笑,雖然受之有愧但是這玩意真的能保整個團隊的命,只能厚著臉皮收下了。

    “圖拉科夫大叔總算說了一句實在話。”我嗯嗯點頭,看吧,雖然承認了羅格第三吝嗇的屬性但我也是個有原則的好人,該大方的時候絕對不會小氣。

    “那麼忽然變得大方起來的小弟……”薩綺麗又開口了,眼神濕潤而嫵媚,和她打的交道不少了,我一看就知道有陰謀,暗自後悔剛才把話說的太滿了,一頭撞到了早已編制好的大網里。

    “怎,怎麼了?事先說明。天天蹭飯可不允許,小茉莉是我一個人的侍女,可不能累著她。”

    “不是這個,不過小弟這樣一說到是提醒了我。”薩綺麗做出一副恍然狀。

    席馬達!!!

    “是這樣的,小弟,我們想……”不僅薩綺麗的神色忽然變得認真起來,連沙希克和圖拉科夫也是,三人站在一塊,給人一種有重要事情要商量的氣氛,讓我也忍不住緊張起來。

    “我們三個剛才商量了一下。有個不情之請想和小弟說一說。”

    “到底什麼事?你們就別吊我胃口了。痛快說吧。”

    “我們想和新人小弟對戰一次。”說著,三人的眼神沉靜,以示並不是在開玩笑。

    “當然,說對戰不大恰當。也太看得起我們自己了。就是想看一看……看一看實力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我們離真正的強者還有多遠而已。”薩綺麗又是解釋道。

    “這個……到不是什麼問題。”我撓了撓頭,對我來說的確是小事一樁,可是這樣真的好嗎?我怕的是讓三人受到打擊。

    “小弟無需給自己背心理負擔。我們可是從領域境界開始,就找世界之力級的前輩請教對戰,什麼挫折沒有經歷過?”

    說到這里時,薩綺麗三人也有些小自豪的抬起頭,畢竟敢這樣做,能這樣做的冒險者寥寥無幾。

    情況不同啊,那時候你們是領域級,別人是世界之力級,輸了也是理所當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沒有任何負擔,現在大家都是世界之力級,要是讓你們知道還是輸的理所當然,甚至比當初以領域級挑戰世界之力級更加艱難,差距更大的話,還能保持淡定嗎?

    我心里苦思著,抬頭看見薩綺麗三人眼中堅定的目光,知道她們是下定了決心。

    “好吧,我答應你們。”

    “太好了,但是事先說明,小弟可不能放水哦。”薩綺麗像小孩子般的歡呼雀躍。

    “嗯,我們找個偏僻點的訓練場吧,不怎麼習慣被人圍觀。”

    “你看,小弟還為我們的顏面著想,真沒白疼你。”小貓一般貼上來,忽然伸出冰冷的手心,在我的臉上用力一捂,惡作劇成功的薩綺麗咯咯脆笑著拉開距離,讓我哭笑不得。

    很快,四人就來帶一處偏僻無人的訓練場,除了我們以外,外面竟然多了幾個人,三無公主和愛娃兒自是不必說,拉斐爾是怎麼回事?

    “你的狗鼻子可真靈。”薩綺麗看著老對頭,氣的牙癢。

    “那是當然,我怎麼能錯過你被打趴下去的可憐表情呢?”拉斐爾得意的微仰下巴,對我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小小吳加油,把這些老跑到我帳篷里打擾我做事的家伙給揍翻了。”

    “……”

    這樣說真的好嗎?貌似你說的這些家伙里,也有我一份吧。

    “可惡,竟然被最不想被知道的家伙知道了,要不如改天如何?”薩綺麗輕咬著指頭,想要任性。

    “我可是要提醒你,小小吳明天就要去赫拉迪克族舉行儀式了,儀式完了之後,在第三世界呆不久咯。”拉斐爾笑呵呵的說道。

    “可惡,被擺了一道,早知道去野外找個地方的。”

    “薩綺麗,算了,就當拉斐爾不存在吧。”

    “就是就是,老女人何必為難老女人呢?”

    “找死!”

    結果圖拉科夫真差點掛了。

    很快,在訓練場的防御結界開啟後,氣氛凝固起來,薩綺麗,沙希克和圖拉科夫紛紛換上主力裝備,化身兩座手持巨錘和巨劍的鎧甲大漢,以及一名黑袍凜冽,散著詭異莫測的死亡氣息,飄浮在半空的女死靈。

    “綺麗阿姨,不先召喚出你的死靈召喚物嗎?”我好心提醒道,等會一開戰,可未必有這個機會了。

    “都說了,這次的對戰主旨不在戰斗,而且小弟你不是也沒變身嗎?難道就不怕我們乘著你沒變身,先沖上去把你揍一頓再說?”

    薩綺麗柔柔一笑,說出的話可是一點都不溫柔,這些家伙啊,難道心里真的這樣想過?

    沒辦法了,你們愛怎怎滴,我可要開始了。

    說著,紅光一閃,cosp1ay熊低調登場,現在沒有人再笑cosp1ay熊的模樣了,至少在場的人不會。

    “新人小弟,說好的要拿出全部實力。”沙希克握了握手中的巨錘,被全復式頭盔籠罩著腦袋,做了一個舔舌的動作。

    “絕對不能放水。”

    圖拉科夫微微低俯他那龐大的身軀,手中的五孔巨神之刃閃爍著灼眼的紅藍兩光,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他要施展野蠻人的跳躍,但是知道有什麼用呢?憑借跳躍技能,野蠻人的直線沖刺度甚至要比刺客還快,讓人防不勝防。

    薩綺麗手中的法杖輕輕一揮,幾具尸體剛被她抖落,就化為亡靈甦生,正是死靈法師招牌的重生技能,話說這些尸體不是血肉復生者嗎?她還真懂得現拿現賣。

    看到薩綺麗將幾頭精英級的血肉復生者重新喚醒,我熊嘴微微一咧,將背後的鮭魚劍抽了出來,大口開餐,如三人所願,開啟最強模式。

    第一見我在這種時候啃鮭魚劍的人自然都愣了,只有見識過那場戰斗的薩綺麗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身體繃的緊緊。

    前幾天那一場戰斗,縱使遠隔十里,吞食鮭魚劍後的cosp1ay熊散出的沖天氣勢,依然讓他們心悸,這種感覺被深深的印入靈魂之中,難以釋懷,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會提出要來一次對戰練習。

    呃……對手是這三個人的話,身體應該不怎麼需要變大吧?

    一邊迅消滅鮭魚劍,我心里一邊想道,當然,話是這樣說,經過鮭魚劍加持的cosp1ay熊,原本的身體還是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力量,不可避免的開始巨大化起來,在我盡力抑制後,最終變成一頭七八米高的巨大布偶熊。

    雖然和對面最高只有三米多點的野蠻人圖拉科夫比起來,還是顯得很龐大,但比起當初對戰石人王和級血肉復生者,已經小了很多了。

    那麼,大家都準備好了的樣子,就開始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