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艾芙麗娜︰吃我一記陰球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目送塔莫婭離開之後,我帶著尤麗葉進了屋子,雖說很不贊同武帝大人的話,有我這個迷宮殺手在,區區暴風雪什麼的,想要阻擋我的方向辨識度簡直開玩笑,不過說實話熊人族也沒什麼好逛的,生活過的比我剛剛穿越的時候的羅格營地還要單調乏味。d.dd

    &nbsp&nbsp&nbsp&nbsp咦,說起來,是不是忘記了點啥的樣子?

    &nbsp&nbsp&nbsp&nbsp門推到一半,忽然間受到強大阻力,仿佛門背後有人堵著,想要阻止我打開門一樣。

    &nbsp&nbsp&nbsp&nbsp到底是哪個家伙的惡作劇?就算是塔莫婭的那些熱血少年少女跟班,也不會做出這種無聊的事情吧。

    &nbsp&nbsp&nbsp&nbsp我警惕的停頓下了動作,看著打開一半的門,忽然行動,側身穿了過去,進入屋內,然後猛地往門背後一瞧。

    &nbsp&nbsp&nbsp&nbsp什麼東西都沒有,奇怪了,阻力哪來的?

    &nbsp&nbsp&nbsp&nbsp下意識往地下看了一眼,我無語了。

    &nbsp&nbsp&nbsp&nbsp毫無疑問,罪魁禍就是這小家伙,而且也是我剛剛察覺忘掉了什麼東西里的那個【東西】。 .

    &nbsp&nbsp&nbsp&nbsp一只晶瑩剔透,仿佛水晶雕刻而成的小狗,正躺在門後,睡的天昏地暗,連被推開的大門卡住了身體也恍然不覺。或許對于它的水晶身軀來說,這的確連撓癢癢都算不上。

    &nbsp&nbsp&nbsp&nbsp“你這家伙,別堵門。”我毫不客氣的將它拎了起來,扔到一旁,再將門打開,迎接尤麗葉騎士大人的進入,臥槽,這家伙好重,下次用踹的吧。

    &nbsp&nbsp&nbsp&nbsp“是誰,是誰在偷襲偉大的巨龍水晶大人!”

    &nbsp&nbsp&nbsp&nbsp被拎起一扔。這只小狗模樣的水晶龍終于醒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飛快舞動著四肢翻身站起來,化身一頭【猛犬】,前肢趴伏下壓做撲咬勢頭。顯得高高拱起來的屁股上面。小尾巴筆直豎起。呲牙咧嘴的東張西望。

    &nbsp&nbsp&nbsp&nbsp見凶手是我,水晶龍一愣,很是猶豫了一番。最終決定原諒我這個衣食父母。

    &nbsp&nbsp&nbsp&nbsp“原來是你,這兩天跑到哪里去了,快點給水晶好喝的。”凶色一斂,這頭厚臉皮的**水晶龍立刻就吃貨相十足的向我討要美酒了。

    &nbsp&nbsp&nbsp&nbsp“走之前我不是留了幾壇給你麼?”我無奈聳了聳肩,表示沒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丁點怎麼夠水晶大人幾天喝呢,一分鐘也不夠。”水晶龍呼嚕嚕的搖著頭,憨態十足。

    &nbsp&nbsp&nbsp&nbsp“自己不會省著點喝,怎麼可能有那麼多好酒填到你那喝不飽的肚子里。”

    &nbsp&nbsp&nbsp&nbsp“水晶不管,水晶想要好喝的,想要好喝的。”這頭水晶龍,果斷舍棄了巨龍的尊嚴,開始打滾耍賴了。

    &nbsp&nbsp&nbsp&nbsp“好吧,給你一壇清神水,自己省著喝,真的沒了。”生怕這頭幼稚任性的水晶龍又做出什麼事情,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將身上最後一壇清神水扔給了它。

    &nbsp&nbsp&nbsp&nbsp身上真沒什麼酒了,上次迎接我和尤麗葉的宴會里,我已經將身上大部分的美酒都拿出來給塔莫婭的跟班們享用了,這幾天又得侍候這頭水晶龍吃喝,現在身上只剩下幾瓶應急用的碧絲給我釀的特制酒,以及薩克水晶酒等幾樣貴重稀有的美酒,我可不能將這樣的珍藏限量版拿去喂喝不飽的水晶龍。

    &nbsp&nbsp&nbsp&nbsp似乎從我的臉色里察覺到了真實,水晶龍格外珍惜的將清神水抱在懷里,打開壇口,小心翼翼的吸了幾口,然後立刻合上,一臉忍耐到極限的表情,看的我忍俊不禁。ap

    &nbsp&nbsp&nbsp&nbsp畢竟還是小孩子呀,如果身上能再拿出幾壇,我到也不會吝嗇,一頭大熊貓級別稀有的水晶龍淪落到這等地步,看了未免讓人有些憐憫不忍。

    &nbsp&nbsp&nbsp&nbsp“好了,我來熊人族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等過個幾天就會回去,到時候你想喝多少,就得看看你自己的討要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說著,我想起了阿卡拉,不知道這頭小小的水晶龍,到底能不能在那頭老狐狸那里討要到好處呢?我看難,最大的可能性是會被阿卡拉抓住吃貨屬性,管的死死,然後心甘情願的做苦力,這樣一來,我這個現任聯盟第一苦力日子或許會好過許多,嗯嗯,這很好。

    &nbsp&nbsp&nbsp&nbsp不再理會把玩著壇子,一副想喝又舍不得喝,滿臉愁色的水晶龍,我回過頭看向尤麗葉。

    &nbsp&nbsp&nbsp&nbsp“尤麗葉,時間還早,接下來你想做些什麼,在這里似乎也們什麼好干的。”

    &nbsp&nbsp&nbsp&nbsp“我還沒決定,親王殿下呢?”迷糊騎士露出讓人心里酥的柔軟笑容,反問道。

    &nbsp&nbsp&nbsp&nbsp“我也沒,在這種地方,似乎想出去熱個身戰斗一場也困難。”我聳了聳肩,還是乖乖听武帝大人的話留在屋子里吧。

    &nbsp&nbsp&nbsp&nbsp“那麼,不如一起看書吧。”雙手合十,尤麗葉隆重推薦道。

    &nbsp&nbsp&nbsp&nbsp“我啊,平時沒什麼做的事情,就是在呆和看書哦,有時候一天能打將近二十個小時,真是太棒了。”

    &nbsp&nbsp&nbsp&nbsp別說了,別再說了,你再說我都要心疼的哭出來了。

    &nbsp&nbsp&nbsp&nbsp尤麗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外表雍容華貴,典雅絕麗,內心卻單純空虛到令人傷心落淚的公主殿下。

    &nbsp&nbsp&nbsp&nbsp“看看書也不錯,我們就來看看書吧,順便,再給你看點我絕密收藏。”

    &nbsp&nbsp&nbsp&nbsp面對這樣可憐的尤麗葉,我忍不住想將自己最好的東西拿出來和她分享,這些可是除了女孩們以外,連身邊最親密的朋友也不給看的東西。

    &nbsp&nbsp&nbsp&nbsp當然,這絕對不是什麼禽獸公爵系列唯一珍藏版,或是薔薇花下悄然盛開的淚雛♂菊,我說三無公主和阿琉斯。你們真的夠了,別再往我的物品欄里塞這些奇怪的東西了!!!

    &nbsp&nbsp&nbsp&nbsp更不可能是像怪大叔一樣說“小朋友你過來叔叔給你好看的東西”然後張開齊膝大袍露出大【嗶】狂笑,話說暗黑大6根本沒有這種等級的變態痴漢吧!

    &nbsp&nbsp&nbsp&nbsp我說的絕密收藏,是指女孩們留給我的記憶水晶,當初淪陷到地獄世界,我可就是靠這些度過了最難熬的日子,溫柔害羞的維拉絲,親切體貼的琳婭,純真燦爛的莎拉,活潑可愛的蒂亞。傲嬌嫵媚的小狐狸。嘴硬身體卻很老實的黃段子侍女,笨蛋呆萌的小師妹等等。

    &nbsp&nbsp&nbsp&nbsp說起小師妹,我又想起雙尾的糗事,嗤嗤嗤。那天女散花。無論何時想起都會忍不住笑出來。雖說這樣有點不厚道,人家畢竟是一邊尿褲子一邊趕過來救駕,和這家伙可不同。目光瞟了抱著壇子呼呼大睡的水晶龍一眼,我還是覺得雙尾順眼可愛多了。

    &nbsp&nbsp&nbsp&nbsp原本是想給寂寞的尤麗葉解解悶,結果這一看,立刻就陶醉在了女孩們的世界之中,忘乎所以了,等我回過神來,收起記憶水晶,現尤麗葉已經躺在一邊睡著了,睡臉上嘴角含著一絲輕松笑容,這樣一看,我剛才做的一切應該算是給她解悶了吧?

    &nbsp&nbsp&nbsp&nbsp不大自信的想了想,因為後面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顧得上尤麗葉了,我這個人真是的,妻子控也該有個限度啊。.

    &nbsp&nbsp&nbsp&nbsp“尤麗葉?”我試著喊了一句,在這里睡覺可不大好,最好能回房間去。

    &nbsp&nbsp&nbsp&nbsp“嗯”迷糊騎士甜美柔軟的夢囈一聲,轉個身,繼續睡。

    &nbsp&nbsp&nbsp&nbsp這睡相未免也有些太毫無防備了,我畢竟也是個正常的男性啊,她就一點都不擔心?

    &nbsp&nbsp&nbsp&nbsp撓了撓頭,我脫下斗篷蓋在尤麗葉身上,至少讓她睡的暖和一聲,然後站起來,伸個懶腰,開始考慮自己該做點什麼,看看外面的天色,只過了一個下午,天色漸黑的模樣,武帝大人回去以後還要和莫西德卡爾夫婦談心,還要休息,今天應該是過不來了。

    &nbsp&nbsp&nbsp&nbsp看來只能隨便找點做做了,對了,進入夢之境界修煉吧,又落下一段時間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來熊人族的一路上,有內塔外塔,有尤麗葉,我不可能堂而皇之的變身,來到以後又是住在塔莫婭家的客廳里,更不可能變身。

    &nbsp&nbsp&nbsp&nbsp唉,要是能再給充裕一些的時間我專心修煉就好了,要是能再給充裕一些的時間我和女孩們過日子就好了,這兩句話從十多年前念叨到現在,就從來都沒停過,將我坎歡坷樂悲後慘宮的暗黑大6生**型的淋灕盡致。

    &nbsp&nbsp&nbsp&nbsp呃……總覺得被什麼人給吐槽了,也罷,雖說時間還早,修煉去,修煉去。

    &nbsp&nbsp&nbsp&nbsp看了熟睡的尤麗葉一眼,再看看抱著壇子睡的口水直流的水晶龍,我忍不住也被睡意感染,伸懶腰打哈欠,有氣無力的走向睡房,房門關上的一刻,聖潔冰冷的氣息光芒一閃,聖月賢狼以一副慵懶的表情出現,然後往床上一滾,被子一拉,秒睡。

    &nbsp&nbsp&nbsp&nbsp若是被愛娃兒看到這副模樣,想必會形象大跌吧,我是不是應該故意在她面前以聖月賢狼的姿態上演一次摳腳大漢的戲碼,讓她徹底死心回天界去呢?

    &nbsp&nbsp&nbsp&nbsp不,等等,這樣不行,不僅起不到效果反而有自投羅網的可能性,在我剛脫下鞋子的時候,這變態舔足天使十有**就可能會產生誤會,以為是某種信號,就算她知道不可能大概也會強行誤會,而像聞到骨頭氣味的小狗一樣撲上舔個夠了。

    &nbsp&nbsp&nbsp&nbsp想到這里,已經進入睡夢中的聖月賢狼,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仿佛做了一個恆久的噩夢般。

    &nbsp&nbsp&nbsp&nbsp夢之境界,一番久違的暢快淋灕戰斗過後,我擦著熊腦袋上不存在的汗水,取消變身。

    &nbsp&nbsp&nbsp&nbsp“艾芙麗娜,你這家伙在嗎?”

    &nbsp&nbsp&nbsp&nbsp“主動找朕,意欲何為?”耳邊想起高高在上的莊嚴聲音。

    &nbsp&nbsp&nbsp&nbsp“……”這貨莫非是跑到哪個位面世界看了一場腦殘的宮斗劇,入戲太深整個人劍智商都下降了?

    &nbsp&nbsp&nbsp&nbsp“我主愚蠢的咸魚劍,卑微的聰明佣人有一事相問。”沒辦法,我只好勉為其難的配合一下了。

    &nbsp&nbsp&nbsp&nbsp“你這叫配合個屁!”結果天空傳來一記彈指神功將我彈飛出去。

    &nbsp&nbsp&nbsp&nbsp“混蛋,給了你三分顏色。你還真不要臉的開起染坊了。”捂著挨了一下平沙落雁的屁股,我指天怒罵。

    &nbsp&nbsp&nbsp&nbsp“朕,不需要顏色,更不想開什麼染坊。”艾芙麗娜又開始耍腦殘了。

    &nbsp&nbsp&nbsp&nbsp“好吧,認清事實乖乖的做一條咸魚也是挺幸福的事情,螻蟻也有螻蟻的樂趣,我理解我理解。”

    &nbsp&nbsp&nbsp&nbsp“你是在說你自己吧混蛋!”

    &nbsp&nbsp&nbsp&nbsp“到底誰才是咸魚,你連咸魚都不想當了你還能做什麼你這咸魚劍!”

    &nbsp&nbsp&nbsp&nbsp“呼哧,呼哧,很好。這梁子我結下了。哪天你的鮭魚劍變成了咸魚劍絕對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艾芙麗娜就像一頭氣瘋的公牛般呼呼喘氣,出不懷好意且極具真實感的威脅。

    &nbsp&nbsp&nbsp&nbsp“等等,不要,我錯了還不行。順便。能把鮭魚劍變成其他魚嗎?最近吃鮭魚吃的有點口膩了。想換個口味。”我厚著臉皮拜托道。

    &nbsp&nbsp&nbsp&nbsp“門都沒有,我也做不到,還真以為我是上帝啊!”

    &nbsp&nbsp&nbsp&nbsp“那你剛才威脅個屁啊!”我怒掀一記心靈茶幾。感情這貨威脅我要將鮭魚劍變成咸魚劍都是吹牛。

    &nbsp&nbsp&nbsp&nbsp“嘿嘿嘿。”

    &nbsp&nbsp&nbsp&nbsp“嘿你妹!”

    &nbsp&nbsp&nbsp&nbsp“嗤嗤嗤。”

    &nbsp&nbsp&nbsp&nbsp“我說你今天腦子被劍鞘給夾了對吧,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

    &nbsp&nbsp&nbsp&nbsp“才沒有魂淡,我的劍鞘可是能創造世界的劍鞘!”

    &nbsp&nbsp&nbsp&nbsp“不,是沾滿了毒液的劍鞘才對吧。”

    &nbsp&nbsp&nbsp&nbsp“沾滿毒液是什麼鬼?!”

    &nbsp&nbsp&nbsp&nbsp“不,沒什麼,等等,你這貨竟然有劍鞘,我上次送給你的銀劍魚劍鞘呢?欺騙我的愛心真的好嗎?”

    &nbsp&nbsp&nbsp&nbsp“那玩意被我扔到十億倍重力的即將爆炸的中子星和異次元風暴黑洞白洞的踫撞點去了,你想要回來我到是可以送你去。”

    &nbsp&nbsp&nbsp&nbsp“……”對那把劍鞘的怨念真深啊,這小心眼的家伙。

    &nbsp&nbsp&nbsp&nbsp“好吧,我們來談點正事。”

    &nbsp&nbsp&nbsp&nbsp“抱歉,朕和你沒有共同的語言。”

    &nbsp&nbsp&nbsp&nbsp“明明都已經說了那麼多話了,這樣自己打自己的臉真的好嗎?”

    &nbsp&nbsp&nbsp&nbsp“我沒有臉!”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不對,說錯了,我有臉,不過不是那種臉,你這家伙啊,為什麼老是逼我說錯話。”

    &nbsp&nbsp&nbsp&nbsp“自亂陣腳的人不應該是你才對嗎?”

    &nbsp&nbsp&nbsp&nbsp“還不是你的錯!要是換成別人,我早就將他扔到上帝的便池里去享受天屎的滋味了!”

    &nbsp&nbsp&nbsp&nbsp“你這家伙,粗俗起來也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味呢。”

    &nbsp&nbsp&nbsp&nbsp“啊啊,高貴的我墮落了,都是你的錯。”

    &nbsp&nbsp&nbsp&nbsp“所以,從上面那句話判斷,你應該就是上帝的刮屎棍了對吧。”

    &nbsp&nbsp&nbsp&nbsp“我真的閹了你哦混蛋!”

    &nbsp&nbsp&nbsp&nbsp“我要你和談正經話,你自己不樂意,怪誰?”

    &nbsp&nbsp&nbsp&nbsp“長話短說。”艾芙麗娜沒好氣的應道,姑且算是屈服在了本德魯伊的淫威之下,哼哼哼,就這戰斗力還敢自稱朕,那我就是時空管理局的王牌了。

    &nbsp&nbsp&nbsp&nbsp“是這樣的,前段時間和一頭水晶龍干了一架,你應該知道吧。”

    &nbsp&nbsp&nbsp&nbsp“我不知道!”

    &nbsp&nbsp&nbsp&nbsp無視艾芙麗娜的傲嬌嘴硬,我繼續說道︰“那時候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第一世界竟然好像變成了我的鐵哥們,給我偷偷放水了,演技還不是一般的逼真,我就想問一問是不是你的杰作?”

    &nbsp&nbsp&nbsp&nbsp“不是,我恨不得你能反過來被那頭水晶龍揍的尿褲子!”艾芙麗娜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看,這家伙剛才還說不知道,卻連水晶龍嚇尿了的細節都一清二楚。

    &nbsp&nbsp&nbsp&nbsp“真的不是你?”

    &nbsp&nbsp&nbsp&nbsp“要我弄出一條水晶龍把你打尿了你才願意信?”

    &nbsp&nbsp&nbsp&nbsp“別,有話好說。”想起當初艾芙麗娜制造出來的十二翼天使,我就隱隱蛋疼,雖然戰斗力遠沒有十二翼那麼夸張但是把一百個我輕松打尿絕對不成問題,我還是不要輕易去摸虎須自尋死路的好。

    &nbsp&nbsp&nbsp&nbsp“好吧,既然不是你,那我就姑且再問一個問題,雖然知道你十有**是要故作神秘,不肯回答,到底是為什麼,第一世界會對我如此友好?”

    &nbsp&nbsp&nbsp&nbsp“你既然知道我不會回答,還廢話干嘛?”

    &nbsp&nbsp&nbsp&nbsp“嘗試問一問唄,反正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又沒什麼損失,就當了買了張彩票吧。”

    &nbsp&nbsp&nbsp&nbsp“你的彩票連五塊錢都沒中過還想中頭等獎?”艾芙麗娜嗤之以鼻。

    &nbsp&nbsp&nbsp&nbsp“魂淡,你這跟蹤偷窺狂,適可而止吧!”

    &nbsp&nbsp&nbsp&nbsp“我才是對你做的那些傻事沒有絲毫興趣,拜托快點認清楚自己別再做無用功了吧!你這家伙別說是彩票,就算是市節日弄的必中抽獎活動都能抽出唯一的一張廢票,上面還沾著不明粘稠液體!”

    &nbsp&nbsp&nbsp&nbsp“泥垢了混蛋,我才沒有那麼悲劇,只不過是有一次這樣罷了!”

    &nbsp&nbsp&nbsp&nbsp不知不覺又吵了起來,吵了個天昏地暗,不相上下,兩敗俱傷。

    &nbsp&nbsp&nbsp&nbsp“不和你這種笨蛋說話了。”忽然,艾芙麗娜仿佛察覺到了什麼似的,果斷掛免戰牌。

    &nbsp&nbsp&nbsp&nbsp“快點出去吧,外面好像生了什麼事。”

    &nbsp&nbsp&nbsp&nbsp“你別騙我,聖月賢狼的感知可是很敏銳的,外面了什麼我會察覺不到?”

    &nbsp&nbsp&nbsp&nbsp“你愛信不信,再不醒過來就太晚了。”艾芙麗娜哼哼唧唧一聲,果斷閃人,任由我怎麼呼叫都不吭聲了。

    &nbsp&nbsp&nbsp&nbsp這家伙……總感覺語氣帶著一種……一種陰謀氣息。

    &nbsp&nbsp&nbsp&nbsp不過,我還是沒辦法忽略它的話,立刻從夢之境界中清醒過來,坐起一看,沒有生什麼啊。

    &nbsp&nbsp&nbsp&nbsp莫非說的是外面?尤麗葉?

    &nbsp&nbsp&nbsp&nbsp我心里一驚,從床上一蹦而起沖了出去,剛剛開門,就和一只不明水晶物體不期而遇。

    &nbsp&nbsp&nbsp&nbsp我低頭,水晶龍抬頭,一人一龍同時呆了。

    &nbsp&nbsp&nbsp&nbsp水晶龍呆呆的看著我,那沉醉認同的眼神,仿佛看了一萬年,然後,它全身果斷爆出了劇烈白光。

    &nbsp&nbsp&nbsp&nbsp什麼情況?我驚了個呆…………未完待續……&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