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三章 抖M的自我進化之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夢之境界,此時正奏響著有史以來最激烈的戰斗詩歌。 ap;  ☉

    沒有魔王血肉復生者那種龐然大物的震撼沖擊,但是血肉相搏所激蕩的氣旋,足以將一整頭魔王血肉復生者刮飛起來。

    三個高大勇猛,全身鎧甲覆蓋,宛如遠古凶獸的野蠻人,兩把巨斧,兩把大劍,一枚盾牌,這些人揮舞著這些武器,所交織出來的歌曲,充滿了野蠻人式的粗獷豪邁戰歌,響徹整個夢之境界,一瞬間霸氣側露,竟難以分清楚這里到底是誰的地盤。

    在武器交織的中心,cosp1ay熊猶如一葉驚濤駭浪中的小舟,艱難形勢,顛簸不斷,隨時都有傾覆的危險。

    用一句話足以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境地——毫無還手之力。

    五分鐘,依然還是這個數字,沒能熬多哪怕一秒,cosp1ay熊已經渾身是傷的躺倒在地,擺了一個純正的撲街姿勢,屁股上的那團圓溜溜尾巴豎了起來,宛如一面白旗,說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三位野蠻人這才停止進攻,跳回高台,進入石化狀態。

    “怎麼樣,被吊打的滋味,能表一下感想麼?”艾芙麗娜充滿惡意的笑聲響了起來,已經不單單是幸災樂禍了。

    對此,我強行抬起一只熊爪,對著天空擺了個豎中指的動作。內心奔騰而過的無數草泥馬化作一個字。

    滾遠點!

    幸好這里是夢之境界,身上的傷沒一會兒就好了,我重新生龍活虎的蹦起來,準備再次挑戰,不畏險阻,屢敗屢戰。

    第二次和三位野蠻人大爺戰斗。我多了幾分冷靜分析,這時候才感覺到這三個吃貨的戰斗力真是吊炸天,可怕到了極點。

    哪怕是單打獨斗,cosp1ay熊的力量更勝幾籌,也沒信心能贏過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何況是三個人加到一起,更何況這三個人聯手調戲了冒險者數千年,早就形成了巨大的默契。

    這些因素統統加起來,動用我所剩不多的腦細胞仔細一分析。我驚然現,這三位大爺綜合各方面的戰斗力總值,可能達到了完美之境巔峰。

    無怪乎艾芙麗娜先就告訴了我,想要堂堂正正打敗他們,現在的我必須將實力提升到完美之境難有敵手才行。ap

    無論是獲得和他們同等的戰斗經驗技巧,還是突破到完美之境巔峰,對我而言,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尤其是前者,實力還可能開掛。但是經驗技巧這種東西,無論再怎麼天賦奇才,都得一步一個腳印的積累,沒有捷徑。

    當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比如說夢之境界就是一個。只不過,它雖然能讓你在同樣的時間里獲得更多的經驗技巧,但是所要付出的努力,卻和其他冒險者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是更多。畢竟維持夢之境界還需要龐大的精神力。

    對我而言,唯一能在短時間內成,在三位大爺手上堅持不敗的可能性,就是艾芙麗娜剛才給我的答案,只能劍走偏鋒,對這三位大爺的戰術技巧進行背版了,幸好這咸魚劍沒有光動嘴皮子,竟然還給了我一點小恩惠,但正因為如此,我對它的手段,比對三位大爺的戰斗力更加吃驚。

    夢之境界里捏出來的敵人,那怕我再熟悉對方的能力,最多也不過能造出只有本體六七成實力的山寨品,畢竟這些山寨敵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沒有智慧,直會一個勁的將強大招式往我臉上糊過來。

    但是由艾芙麗娜創造出的這三位山寨版遠古野蠻人英雄,卻和正品一模一樣,這種相似不僅表現在實力方面,還有戰術,走位,思考方式,換句話說,艾芙麗娜創造出來的野蠻人,具有智慧,或者說人工智能,而且不是一般的智能,簡直和那三位大爺沒有任何區別,否則我怎麼會在相同的時間敗北?

    對于能做到這一點的艾芙麗娜,我只能驚嘆,這家伙真是個怪物啊,有時候感覺和艾芙麗娜很親近,可以隨意嬉戲打鬧,但是偶爾的偶爾,它又會給我一種無法揣摩的神秘,就如同螞蟻與神明一般,感覺遙不可及。

    這把咸魚劍到底是什麼來歷?不可能真是天界的一把搞笑用的錘子劍吧,就算是,那也是遠古級別的,或許那時候末日之戰還未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區區一把搞笑錘子劍竟然擁有這樣的見識和能力。

    撓撓頭,我將這些沒有答案的猜測統統扔到一邊,熊爪伸出,再次作死的探向那本古石之書,激活野蠻人祭壇。

    三座石化的野蠻人雕像,第二次化作一個個大活人,手持讓人心悸的武器,散出讓整個夢之境界動搖震撼的威勢,朝我逼近過來。

    來吧,戰個痛!

    熊嘴咧了咧,露出一個悲壯燦烈的笑容,我怒吼一聲,沖著山寨科力克撲了上去。ap

    誰讓這家伙最是嘴賤,老打擊我,今個就算繼續戰敗,屢戰屢敗,至少,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一點點紀念。

    戰斗毫無預兆的打響,一次次的敗北,又一次次的站起來,繼續挑戰,若非這里是夢之境界,某德魯伊早就將自己給玩壞了。

    就算如此,第二天起床的時候,某人還是盯著國寶眼,大腦充斥著和那三位野蠻人戰斗的信息,神色恍惚,喃喃自語,兩手時不時比劃一下,標準一副走火入魔的狀態。

    女孩們見狀,自然是心疼極了。果斷放棄了今天的歷練,全天候的照顧陪伴丈夫(爸爸),由此看來,她們這次來哈洛加斯的目的更多是為了照顧某人,而不是歷練,與其說她們是一個歷練小隊。倒不如說是一個全天候保姆團,只為一個人服務。

    經過夢之境界一整天的戰斗,我現在一看到那三位大爺的嘴臉,胃袋就開始劇烈翻騰,想要吐出點什麼,被虐了多少次來著?至少不下一百次吧,若非我神經大條,早就在這樣的非人自虐下崩潰,對自己的實力。對自己的人生,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了巨大的懷疑和否認。

    但是,在這樣的魔鬼式訓練下,進展卻依然極為緩慢,被虐了一整天,我在三位大爺的手上堅持的時間竟然都沒過六分鐘,一直在五分這個坎上徘徊,多個幾秒。少個幾秒,感覺根本就沒有進步。

    對此。我對艾芙麗娜的建議產生了懷疑,這家伙,該不會是為了看到我被虐才提出這種辦法吧?其實根本沒有效果吧?

    對此,艾芙麗娜只是淡淡解釋了一句。

    “想要看到進步,至少得等到你被虐習慣了,被虐成本能了。”

    我竟無言以對。

    第二天晚上。我第一次對進入夢之境界產生了強烈的抗拒,早就消失了十多年的懶癌竟然再次作,不斷告訴自己,明天就要再登亞瑞特之巔,找三位大爺談心了。今晚得好好休息一會才行,修煉就放到明天回來再說吧。

    輾轉幾番,看到女孩們的恬靜睡臉,我愣了許久,一咬牙,變身了聖月賢狼,緩緩合上雙眼。

    “哦呀,我還以為你今天會不來呢,畢竟昨天被虐的幾乎精神崩潰了,這可不像你啊,說,你是不是冒牌貨?!”

    艾芙麗娜見我又來作死了,頗為驚訝,竟然懷疑起我的身份來了,簡直好笑,說的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啊,我可是天下第一抖m,越被虐越開心,一天不被虐不舒服斯基星人!

    眼中留下兩行悲愴虎淚,雖然內心的想法讓我敢到羞恥無比,但是如今也只能這樣催眠自己了,否則我怕我分分鐘會切斷夢之境界,逃避修煉。

    我沖艾芙麗娜做了一個挑釁手勢,變態自戀錘子咸魚劍,有種來虐我啊,來打我的臉啊?

    “呼呼,我真佩服你作死的勇氣。”艾芙麗娜不帶感情的笑了幾聲,宛如黑化的主神。

    “既然你那麼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于是,某德魯伊的自虐之旅再次拉開帷幕。

    “吳大哥,你這兩天的狀態很差,還是別去了。”第三天,見我要去亞瑞特之巔再次挑戰野蠻人三大爺,讓維拉絲準備一頓豐盛佳肴,琳婭她們憂心忡忡的將我攔下來。

    “沒事,今天是大好時機,在我……我將這兩天的戰果忘記之前,得快點去會一會那幾位大爺。”

    我一搖一晃的站起來,腳步有些虛浮,宛如在網吧里肝了三天三夜的網癮少年,急需楊叫獸的電擊治療。

    戰果?忘記?

    女孩們相視一眼,知道夢之境界的正確使用方法的她們,已經隱約猜到了某德魯伊這幾天為什麼會如此疲憊,甚至是接近崩潰,肯定是在夢之境界里捏造出了三位遠古野蠻人英雄的化身,在里面戰了個痛,或者是被虐了個痛。

    很接近真相了,不過她們永遠想不到,三位野蠻人大爺並不是某德魯伊捏出來的,而是另有他人,所以某德魯伊這兩天的受虐經歷比她們想象的還要殘酷百倍。

    “安心,我沒問題,而且那三個野蠻人又不是敵人,無論怎麼樣,也不可能對我下太重的手,不是嗎?”我極力的安慰女孩們。

    見我十分堅持,大家都沉默了,誰都想阻止,但是誰都無法說出阻止的話。

    一直以來,不是都這樣堅持過來的麼,這就是獲得救世主的稱號的同時,所需要承擔的責任,屁股越大,責任越大,為了保護大家,不這樣做不行,偷懶是不可以的,逃避更不可取,前面只有一條路可走,只能前進前進再前進,絕對不能後退,甚至不能回頭留戀一眼。

    等在終點的,是和女孩們永遠在一起的幸福混吃等死生活,這是一直以來激勵著我抬起腳步前進的最大動力。

    維拉絲默默的將飯菜準備好,打包好,幫著我把這些能喂飽好幾頭牛的食物放到物品欄里,然後和大家一起目送我開啟傳送卷軸,在白光之中,朝她們豎了一個安心我沒事的大拇指,隨即消失。

    “我想去歷練,大家呢?”佇立良久,維拉絲忽然神色堅定的回過頭,看向伙伴們。

    “嗯。”琳婭用力點頭,一個嗯字,一聲輕應,重若泰山。

    “我們也要!”西露絲和艾柯露不甘示弱。

    莎拉輕拭長劍,三無公主則是握緊了法杖。

    或許,她們再怎麼努力歷練也沒用,微薄的實力根本幫不上忙,但是,一毫和零相比,卻是有和無的天淵之別。

    或許沒什麼作用,但是,哪怕能讓他安心一點點,都值得自己付出一百二十分的努力,這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必須去做的事情。

    內心堅定的女孩們,飛快收拾好東西,重新踏上了歷練路程,站在她們身後,愛娃兒好奇的眨了眨眼,第一次感覺到,女孩們的光芒讓她有些羨慕。

    雖然很微弱,幾乎難以察覺,但卻溫暖,真實,堅定,有著一種愛娃兒十分向往渴望的東西在里面。

    或許只要一直跟在她們身邊,慢慢地,自己就會找到答案吧。

    來到亞瑞特之巔後,我習慣性的來到古石之書前,啟動祭壇,看著三位大爺跳下來,氣勢一凜,準備戰斗。

    “小子,小子,你是不是忘了什麼?”科力克一見不對,這傻小子腦子壞了還是怎麼滴,不想上供也就罷了,竟然還想在這里就開大?

    我猛然驚覺過來,不好意思的哈哈一笑。

    “抱歉抱歉,有點習慣成自然了。”

    “習慣成自然?真不知道你這小子在說些什麼,盡是讓人听不懂的東西,好酒好菜呢?”科力克和馬道克一點都不覺臉紅的向我伸手討要,塔力克臉皮薄一點,沒好意思湊熱鬧,不過听到酒這個字眼也是兩眼放光。

    “當然了,已經準備好了,大家快吃吧,吃了我們再戰一場。”

    “你到是迫不及待的想受苦了,好吧,我們成全你。”

    于是三位大爺一陣狼吞虎咽,吃飽喝足後拍拍肚子,也不擔心吃太撐會影響戰斗力,打著酒嗝,直接朝我一招手,領著前往世界之石要塞的野蠻人競技場。

    而後,又是一場少見的慘烈激戰,某德魯伊又躺了。

    ***************************************************************************************************

    燒三十九度,整個人暈暈沉沉,實在沒狀態,看看這個月末能不能多更幾章補償一下大家吧,這兩個月真是災難。

    。。。(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