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 內力比拼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暴風雪地獄和雷霆地獄都是持續型魔法,持續型魔法一般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爆傷害不如瞬傷型魔法那麼強力,更何況還是這頭世界高級境界,看起來皮粗肉厚,壯的看似能徒手打死一頭巨龍的惡魔屠夫。ap

    在兩大環境魔法的摧殘下,它屹立不倒,就是行動和戰斗力下降了許多,如果光是這樣的手段,沒有後續,就算讓它站在暴風雪和雷霆之下一天一夜,恐怕也掛不了,到是聖月賢狼會先累嗆。

    但是,惡魔屠夫不傻,行動和戰斗力下降已經是很嚴重的事件了,它才不會相信對方只有這板斧頭,自己的實力一旦被削弱了,迎接自己的將是更恐怖的攻擊。

    所以,先下手為強這個道路,在任何時候都是通用的。

    見難以擺脫纏人的魔法,惡魔屠夫怒吼一聲,終于被逼出了真正實力,或者說真正形態,它接下來的變化讓人目瞪口呆。

    只見暴風雪和雷霆下,它那肥胖而壯碩的身體忽然羊癲瘋似,的劇烈抖動起來,之前就一直有听到的,從它體內出的惡心恐怖血肉蠕動聲,變得更加響亮,在呼嘯的風雪和轟鳴的巨雷之中也能清晰听到。

    這樣渾身抽搐不斷的惡魔屠夫,忽然間,它的肚子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肉撕裂聲,緊接著一道裂口緩緩從它那高高凸起來的大肚子上出現。伴隨著越來越讓人驚栗的聲響,最終,她的肚子完全裂開,變成一張大嘴,從里面流出令人作嘔的腥臭液體,上下兩排利齒仿佛鯊魚一樣。尖銳密布,一旦被咬入里面,後果不堪設想。

    惡魔屠夫那高高挺起的大肚子,完全化為一張大嘴以後,它的身體形態也隨著生變化,胸部以上的半身後仰,尤其是腦袋,仿佛頸椎骨斷了般完全垂落到後背,從正面看去。似乎已經沒了一樣,只剩下那突顯異常的大肚子,以及肚子上那條裂開至兩肋的森森巨嘴,成了這具軀體的主人。

    整體看去,惡魔屠夫原本的腦袋已經變成了無用累贅之物,而它的上半身則是取代了原本的腦袋,強而有力的雙臂長在了這個腦袋的頭頂位置,似乎變成了一雙垂落的長耳朵。兩條腿直接和腦袋相連,看起來無比怪異。

    “我要吃了你們。我要吃了所有一切!!!”

    就連惡魔屠夫的聲音,也變成了從肚子上的那張巨嘴出,更亮響亮,更加狂暴。

    出這樣的怒吼之後,那張巨嘴忽然張開,幾乎有九十度那麼大。惡魔屠夫後仰的怪異身體也幾乎折成了一個直角,雙手垂落在地。

    張開的巨嘴里面,是一個黝黑的無底洞,仿佛連接著異次元般,讓人看了怯。就在這時,這張無底洞巨嘴忽然怒吼,而後一個鯨吸。

    比天空狂暴的暴風雪更加猛烈,是從那張巨嘴傳來的吸力,鵝毛大雪,黑色龍卷,統統敵不過它的巨嘴鯨吸,甚至是天空落下的雷霆,都因為這股吸力而在半空折了一下,最後落入那黑不見底的無底洞之中。d.dd

    站在暴風雪地獄的邊緣,我和小狐狸對這張巨嘴出的恐怖吸力更有直觀的認識,此時此刻,惡魔屠夫就像是一個黑洞般,暴風雪地獄和雷霆地獄的能量統統化作一股巨流,被吸入它的巨嘴之中,消失不見。

    漸漸地,在巨錘的吸食下,地面上的暴風雪減弱,消失,而從天而降的暴風雪以及雷霆,則是直接被擰做一股,落入到惡魔屠夫的大嘴之中,遠遠看去,就像是惡魔屠夫在張開巨嘴,吞噬整個天空。

    “不……不行,這樣的對手根本戰勝不了,快點施展熊人變身,戰決。”

    小狐狸被這恐怖的一幕嚇住了,即使隔著這麼老遠,她都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正試圖將她吸到那張巨嘴里面,要是再靠前個數百米的話,說不定以她的力量就沒辦法抵擋了。

    想到這里,想到被吸入那張巨嘴里的恐怖下場,小狐狸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如此詭異的敵人,她誓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一遇到就跑的遠遠的,哪怕將來實力勝過對方。

    幸好,小狐狸對cosp1ay熊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可不是麼?惡魔屠夫撐死了戰斗力也只不過是世界巔峰,而cosp1ay熊可是吊打世界圓滿之境的存在,它若是登場,三分鐘之內妥妥結束戰斗。

    我卻不這麼想,如果是換成cosp1ay熊,那這場戰斗也太沒意思了點,純屬虐菜,我這次來地獄世界,除了完成最重要的任務以外,也是抱著磨練一番的目的,在不影響任務的情況下,我並不介意多費一番周折。

    現在的惡魔屠夫看似威猛,吞噬天地,無可匹敵,但其實它的壓箱底功夫已經被逼出來了,主動權現在掌握在我們這邊,要打要逃都是由我們說了算。

    這一波,其實是我們佔了優勢。

    既然掌握了主動權,為何不嘗試用聖月賢狼做多一點事情呢?我嘗試暗中使用魔法陣,想將這頭巨嘴屠夫挪移一個位置,讓它無法再吸食暴風雪和雷霆,未果,巨嘴狀態下的惡魔屠夫,世界力量澎湃,魔法陣根本無法直接作用到它的身邊。

    該怎麼辦好呢?嗯……

    我低著頭,陷入沉思,目光時不時落到還在源源不斷吞食從天而降的暴風雪和雷霆,仿佛永遠也填不飽肚子的惡魔屠夫身上,忽然閃過一道靈光。

    挺簡單的靈光。

    惡魔屠夫現在的舉動,不正是一場毫無技術含量的硬踫硬戰斗嗎?就好比兩大絕世高手掌心相對。比拼內力一樣。

    換成我和惡魔屠夫現在的交戰,那就變成是在比試到底是它的肚子大,能將聖月賢狼的所有能量吞吃的一干二淨,還是聖月賢狼的能量大,先將它的肚子撐破。

    有意思,這不是挺有趣的較量嗎?雖然差惡魔屠夫一個境界。ap;但是我絲毫不虛,因為聖月賢狼是法師,法師是什麼?和戰士不同,能以自身少許的力量調動更強大的力量,這就是法師的本質,聖月賢狼的強大精神力和法力所能調動的能量,我有自信一定能撐爆這個大家伙。

    正好,現在不是測試魔法陣系統的最好機會嗎?

    “笑的那麼作死,別告訴我你打算和對方硬踫硬。”小狐狸算是了解我至深。我嘴角才剛剛勾起一絲,她就立刻察覺到我那顆作死的內心又在放蕩不羈的上躥下跳了。

    “有什麼關系嗎?先讓我試一試,我又不是要冒險近身去對付那家伙,只不過是想拼一拼而已,贏不了我自然會用熊人變身將它搞定。”我無辜的朝小狐狸眨眨眼,解釋道。

    “哼,最怕就是等你現拼不過對方的時候,已經沒有力氣變身了。”

    小狐狸一听。貌似的確沒什麼危險,于是就放下心來。不忘提醒我一句,最好別玩脫了,把身上的力量全都耗光,連變身都變不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不會不會,不是還有你在一邊看著嗎?”我訕笑一聲。如果沒有小狐狸在一旁盯著我的話,我或許還真會做出這樣的蠢事。

    “那麼……開始。”

    聖月賢狼深深吸了一口氣,宛如絲綢一般輕薄的純白女神武裝泛起迷人光澤,忽然,一個又一個的魔法陣從它體內舒展出來。組成一個神秘奧妙的立體魔法陣,將聖月賢狼守護在里面。

    “雷球!”

    此時的聖月賢狼,就像是站操作台前操縱一切的主宰,透露著冷靜夢幻色彩的烏黑雙眸里,倒影著無數魔法光芒,那些魔法陣就仿佛是她眼前的一個個按鈕指示,口中輕吟二字,它的細指在前輕輕一點,其中一個繞著它而轉的魔法陣立刻從魔法陣系統中出列,擴大,光芒綻放。

    從光芒大綻的魔法陣之中,釋放出一個又一個雷球,這些雷球高高升起,在高空中組成一個十字陣型,雷球與雷球之間互相吸引而又互相排斥,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有閃電之力被吸納過來,落入到這個十字雷陣中,終于,里面的閃電能量飽滿,一道巨大的十字雷光從天而降,狠狠砸到惡魔屠夫身上。

    十字雷光來勢凶猛,但還是敵不過惡魔屠夫的巨嘴,剛剛落下就被吸了進去,但是雷球們毫不氣餒,繼續聚集雷光,準備下一波十字雷光,按照這樣的度,幾乎每十秒就會落下一次。

    再然後……

    “奔雷!”

    聖月賢狼口中再次輕吐二字,又一個魔法陣從魔法陣系統中釋放出來,緩緩沉落到地面,和地表融為一體,當魔法的光芒完全爆時,無數走地雷光瘋狂涌出,宛如萬獸奔騰般在地面竄行,以大地為載體,最後狠狠撲向惡魔屠夫。

    自然,這些奔騰的雷霆在靠近惡魔屠夫的時候,也全都被它吸到了肚子里面。

    做完這一切後,我將暴風雪地獄撤下,僅維持著雷霆地獄,然後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這樣就夠了,接下來只要源源不斷的給魔法陣提供能量,和惡魔屠夫硬耗,看誰拼得過誰。

    選擇雷霆之力是有原因的,雖然對聖月賢狼而言,冰凍之力是最順手的力量,但是之前我說過,在這烈焰之地想要調動冰凍之力得花費好幾倍的精神力,平時我不在乎,在這種硬踫硬的比拼中,精神力的節約卻顯得尤為重要,或許最後的輸贏就在于自己能不能夠多堅持一分鐘。

    至于火焰之力,我才不會那麼傻,惡魔屠夫是烈焰之地的主人,而且剛才沐火療傷,明顯就具備吸收火焰的能力,用火焰之力對付它和給它充電沒什麼區別。

    當然。其實聖月賢狼除了魔法以外,還有一手,並且這一手已經漸漸越冰凍之力,成為聖月賢狼的招牌。

    那就是神聖之力,或者說月之力,使用月之力對惡魔類型的惡魔屠夫肯定有傷害加成。

    但是我不能用。在地獄世界,神聖的力量實在太過顯眼了,一旦我用了月之力,就算能隱瞞三魔神的耳目,方圓百里的怪物惡魔肯定也能感應到,到時候瘋狂涌來,想不驚動三魔神都難了。

    沒辦法,其實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是毫無技術含量的使用月光束“biubiubiu”啊。

    不過。雖然不能大範圍的使用神聖力量,但是小範圍的,隱蔽點用,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在雷霆之中加了一點料,手段很隱蔽,隱蔽到胃口大開的惡魔屠夫根本沒有察覺到。或許得吸個好幾小時,它才能感覺到肚子里多出了一些比冰凍之力更讓它討厭的能量。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非常無聊的戰斗,兩個武林高手比拼內心,或許一開始會動人心弦,讓人神經緊繃,但是如果你現這一場比拼要持續好幾個小時,甚至是幾天幾夜後。說不定就會哈欠連連,甚至準備些糕點茶水,擺上一桌麻將了。

    小狐狸就是這個德性,一開始魔法陣展現的威能的確深深吸引了她,讓這只小天狐看的目不轉楮。尾巴好奇的擺來擺去,似乎想湊上去一看究竟。

    但是看久了後,她就眼酸了,這些閃電太刺眼了,堪比一千瓦的大燈泡,笨蛋才閑著沒事一直盯著瞧呢。

    惡魔屠夫那邊,面對三個魔法陣的同時轟擊,還有聖月賢狼源源不斷的提供能量,此時也是騎虎難下,一旦它合上嘴巴,三個魔法陣的火力都會集中到它身上,敵人肯定也會乘機火上加油,到時候可就真的危險了。

    在這樣的僵局中,小狐狸現自己什麼也做不了,靠近了,妥妥的會被惡魔屠夫吸到肚子里,隔著老遠嘛,扔幾個陷阱,射上幾箭,對惡魔屠夫這樣的肉盾又形成不了實質傷害,還不如對方的恢復能力。

    于是乎……小狐狸摸出了她剛剛得到的惡魔機器,往肩膀上一扛,瞄準惡魔屠夫,上箭,射,轟一聲,這把巧弓弩竟然出火箭彈一般充滿威力的出彈聲,化作一道紅色激光炮筆直向惡魔屠夫射去,強大的後坐力讓措不及防的小狐狸退後了一小步。

    但是,看似威力不俗的一箭,仍舊是被那張大嘴吸了進去。

    小狐狸停下來,琢磨一下,覺得是自己太正直憨厚,這一箭射的太蠢了,于是朝我這邊打了個眼色,讓我繼續保持,牽制住惡魔屠夫,這只滑溜的小天狐無聲無息消失,眨眼間就繞了個半圈,來到惡魔屠夫的背後,再次扛起她心愛的巧弓弩。

    上箭,射!

    惡魔機器的攻慢的令人指,有可能是所有裝備,包括暗金金色藍色乃至白裝武器里面攻最慢的一件,傷害也不是很高,但是它附帶的屬性牛啊,火焰爆炸外加穿刺攻擊,就問你的菊花夠不夠硬。

    但是顯然,惡魔屠夫是個很細心的惡魔,如此明顯的弱點它怎麼可能留給敵人?小狐狸特地瞄準它的菊花射出去的一箭,在近身的時候依然被吸的繞著惡魔屠夫半圈,最後還是歸入到了肚子里。

    背後也不行,惡魔屠夫的巨嘴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

    “氣死我了,要是我現在能轉職亞馬遜就好了。”看到這一幕的小狐狸,對地獄世界的強者又多了一層認識,在這個廝殺混亂的世界里頭,每一頭生存下來的惡魔都奸詐狡猾,經驗豐富無比,不可能被簡簡單單的招式給陰著。

    刺客這個職業,對弓弩沒有任何技能加成,如果換成亞馬遜,如果換成沙爾娜的話,握著這把火箭炮一般威力的巧弓弩,或許才能有辦法突破惡魔屠夫的吞噬力量。

    確認惡魔屠夫沒有死角後,小狐狸也死了心,回到我身邊,百無聊賴的開起了小差。

    “要吃一口嗎?”小狐狸拿出糕點,對我問道。

    “是你做的還是買來的干糧?”維持著魔法陣輸出的聖月賢狼,雖然沒辦法做太高難度的事情,但是吃吃喝喝卻一點問題都沒有,慎重起見,我問了一句。

    如果小狐狸說是她做的,那我就說我肚子還飽。

    “是維拉絲做的,怎麼,不想要?”小狐狸眯眼笑道。

    “要要要。”一听是維拉絲的手藝,我連忙點頭,都忘記察覺小狐狸臉上隱隱的壞笑了。

    “來,張嘴。”

    “啊噗!!!”

    “這……這神奇的口感!!!”我差點一口噴出,捂嘴驚叫道。

    “哦,我好像弄錯了,這盒糕點是蒂亞給我的,好像是赫拉迪克族的特色糕點,甜甜的餡料混合上能量充足的沙蟲肉,再以螞蟻的唾液為和汁,怎麼樣,味道如何?”

    “你們都是壞人。”我艱難的將糕點吞咽下去,瞪著小狐狸,一字一句說道。

    然後,一晃兩天過去……

    。。。未完待續。。

    ps︰&nbsp&nbsp哼哼,終于完成一代情聖結局了,小七要嚴重向大家安利一,俠客真的很好玩哦,接下來挑戰mod!!!